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7.第967章 , 猜不透的人
    监狱长听不懂他要表达一个什么样的意思,确切的说他压根就不了解这个年轻人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一直以来,他跟在那个神秘老板的身边,处理着一些他人不清楚的事情,只知道他是老板的军师,至于其他,他是不敢说。

     对于顾凌峰,监狱长自然不能放开心怀,也不可能全无遗漏的让他知道的太多,只是微微一笑,算是知道了他的话。

     “看来你还是没明白这话,其实我今天找你来,只是告诉你,我是站在你的这边的,我希望……我们能达成一定的共识,希望能有所用,来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事情。”

     “做一些自己的事情?”监狱长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一时之间有些不明所以了。对于监狱长来说,自己的结局已经注定,确切的说是没人能救得了他,可是这家伙又是几个意思呢?

     “你这样被人当成了没用的棋子给人摆布,不,确切的说是被人这么无情的抛弃,我就问你,甘心么?如果监狱长你感觉这样下去就没事了,你把所有的罪责给背了,人家就不追究,那么当我这句话没说。”顾凌峰忽然用很刺耳的声音说着。

     监狱长正在那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在顾凌峰这种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说法之间,他的确有些迷糊,真不知道这家伙打的是什么样的一个心思,但是他绝对不能在将事情弄明白之前彻底的摊开心扉了和人家说。

     纵然知道自己必死,那么就不能让自己的家人也跟着承受这些自己犯下的错。是的,这些年在征途上的不满意就是因为他身后没人,在司法界这里混了这么多年,心里面比谁都清楚,身后没人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被别人看在眼里的。

     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也是作为普通人的悲哀,他心比天高,怎么可能成为一个监狱长而就此潦草一生?他做出了最为有效的反抗,也就是找到了自己的靠山,京城里的那个神秘大老板,而且他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些自己享用的东西,可是现在看来,与其那样,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做一些自己的事情,就算平淡一点,最起码是善始善终。

     此刻有些后悔,可是这天下所有的东西都能卖,就是没有早知道和后悔药,对于他来说,这绝对是一种最大的失算。

     “你就是我的前车之鉴,或许你感觉我这么说,对于老板是有些揣度了,可是你应该知道,身份地位越高的人,他们就没有多少的感情,对于亲情他们都可以冷漠,对于我这个只是打工的人来说……也不会有任何的好结果的。”

     “顾先生,你的意思是……”.........................

     “知道就好,何必要说出来呢?”顾凌峰打断了他要说出来的话,微微的一笑道:“这一次是一个机会,你能对于那个沈浩抱有那么大的幻想,那么我也不妨独上一把,有的时候啊,对于命运所安排的事情,我们就要学会反抗,固然有的时候这种反抗是徒劳,可是什么都不做,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监狱长要是现在还不明白顾凌峰想说什么的话,那么他就是完全的没脑子,看来聪明人就是聪明人,在自己的事情上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没错,别看他顾凌峰的确现在很风光,出门的时候还带着老板最为信任的保镖,可是你也不想想,这些保镖到底是为了保护你,还是为了监视你呢?

     这事情监狱长无需去猜测,心知肚明的东西,只能你顾凌峰自己去猜测了,至于你说的那些话,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因为监狱长比你多活了一些年岁,他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沈浩绝对比你想象中还要不好惹。

     因为就算是大老板所展现出的冰山一角,换来的是人家不屑一笑,甚至带着那股子的藐视让监狱长的内心之中也是风起云涌,自问是不会看走眼的,也不会认为沈浩能和大老板抗衡,那是因为身后有什么了不得的人。

     最起码在自己的调查情况看来,他放在明面上的一些身份证明了自己的猜测,这个沈浩,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而已,能将自己的一切掩藏的那么好,那就证明人家很低调,一个学会低调的有能力的人,就像是一只藏在暗处的猎鹰,随时都要给你发出致命的一击。

     “顾先生,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你现在应该看出我的出境了,恐怕我是没多少的能力来帮你,至于你想知道的,说实在的,恐怕我知道的不是比你多,那个沈浩,各方面都有关系,甚至这里的市长和副书记,绝对是用支持他的手段做事的。”

     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要对大老板出手,那是你的事情,他只能乐享其成,至于成不成功,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已经是被推在了明面上要顶岗的人了,就算发生什么样的意外,也绝对改变不了他如今的命运,人有的时候也就是这样明知道有些事情就算你怎么做都不可能改变的时候,就会陷入了最深刻的绝望。

     顾凌峰貌似很清楚这一点,缓缓的起了身,道:“那么就谢谢您了,监狱长,既然你现在还没有被老板给抛弃掉,我想是时候你该和老板去谈一些事情的时候了,别到时候人搭进去了,自己反而什么都没得到,这人就是有所图的对吧?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己想收不到的,就让自己的孩子和老婆过个像人一样的生活。”

     他来的快,去的也快,至少给人的感觉是没有来过。可是当监狱长仔细的思考他临走之前说的话的时候,内心之中出现了更大的一片风暴,这混蛋绝对是个可怕的人,他这么随口的一说,绝对是要把自己往绝路上逼的节奏。

     大老板如今已经将他推了出来,自然是从各方面和自己撇清了关系,这时候自己去找人家谈判?简直是开玩笑,估计大老板不但不会答应任何的东西,还会立刻比你去死,甚至那种所有的罪过都会让你背的那种,甚至这也会祸及到家人。

     监狱长明白,这个是顾凌峰留下的杀招,他今晚给自己说的这些话,隐隐约约透露出了对大老板的不信任,确切的说是大老板极有可能有动顾凌峰的意思,若是这个时候自己活下去,就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为什么啊,你们这到底是为什么?”监狱长显得有些悲切,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成了你们手中的祭品,虽然自问我做错了一些事情,可这一切都是你们要求的,现如今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放过我么?”

     哀莫大于心死,这种后怕的感觉让他此时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来,以至于就算到了现在,他都感觉云里雾里,他还能做什么?

     现在所能做的,也只能等了,或者说等着大老板真的和沈浩干起来,双方来个两败俱伤,到时候都被人给收拾了,那样他可能会稍微的舒服些。

     是的,没有大老板的不仁不义,自己就不可鞥落到现在的天地,若不是沈浩那混蛋忽然撞破自己的事情,那就不会成为今天这个时候。

     总而言之,监狱长两个人都在怨恨,甚至都特别的恨。

     仇恨是一种无解的毒药,就算是大仇得报,但终究还是让你陷入疯狂的角色之中去,监狱长的内心极其的不甘,或许,他应该做点什么。直到自己回到了办公室,拿出了一份材料。

     龙彪自打上一次的事情之后变得异常的沉默,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味让人觉得貌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在这里,除了监狱长之外他最大,可是自打小五子来了之后就出现了那微妙的变化。

     没几个人不怕龙彪,可是如今的龙彪每天愁着一张脸,貌似别人欠了他钱一样。

     “龙彪,出来!”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很大的声音,是狱警叫他的名字。

     “来了么?就这么送老子上路?”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虽然不明白那些大人物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于大人物来说那绝对能构成致命的威胁,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被人家给灭了口,甚至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身陷囚笼,代表着他的活动范围有限,就算他能顽强的让自己能做点什么,可是终究是没办法改变太多的,这种悲哀是让他没有办法思考太多的,甚至没有一点的选择。

     自己刚出了门之后就被狱警给套上了头套,甚至没有任何选择的被人带去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其实他的心里面已经安静了,自知活不了,那么何须那么挣扎,就当是给自己送行吧,直到他被人暴力的安坐在了一把椅子上,感觉到了一些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