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5.第965章 ,可怜可悲又可恨
    李雨灵离开李家的时候有太多的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山岳上的一切,面露凄切,甚至还有些无法割舍的东西在里面。沈浩无话可说,说实在的,对于这个地方他是没什么好感的,就像是去了别人的领地,在他人的世界上生活一样。

     而且李振带给自己的伤害,沈浩记忆犹新,或者说李雨灵自然也被那个该死的男人伤害过,只是她没有太多的选择,还得认了这一切,这里就是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家,也没办法选择父母亲人。

     本来按照沈浩的意思,可以的话是想继续在这里呆一个晚上,让李雨灵重温旧梦,或者说,至少她会找到一些比较快乐的成分在里面吧。

     “沈浩,老公……其实我在李家的地位就像是一个孤儿一样的,我的母亲并不是李家的真正媳妇,说穿了,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只是知道我母亲过世的很早很早,早的连我到现在都无法记清楚她长什么样子。”

     她的声音很低很低,陷入了回忆之中说着连沈浩都有些心痛的过往,最后忽然抬头看着沈浩,重重的舒了一口气,道:“在我的生活当中,所能记住的人是阿嬷,不过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来了,我的生活,我的学习,都没有什么朋友,就算我的兄弟姐妹们,其实他们并不注意到我这么一个人,可是……当我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很难受。”

     一点一滴的回忆,像是洪水泄闸了一样清晰无比的展现在了李雨灵的脑海之中,她不想面对的,或者说一直在逃避的问题都出现了,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委屈了自己,却又不得不面对这一切。

     沈浩停住了车,将手伸了过去,随即揽住了她的小蛮腰,用很低沉的话说道:“一切都过去了,往后有我,有一帮在乎你的姐妹。”

     “我知道,只因为有你们,所以我才能坚持,只因为有你们,所以我才能意识到如今活的像个人,我的心中没有恨,也不怪你,其实你知道的,只是还是很感伤这一切,人,毕竟是个感性的生物。”

     这一番的话从李雨灵的嘴里说出来,让沈浩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甚至都感觉听错了一样的错觉,可是沈浩却知道,他没有听错,经过这一次的事情,李雨灵也在慢慢的长大,她的思想也逐渐的开始成熟了起来,或许往后很难看到那个很特别的女人了,但是只要她好,这一切都不是很重要。

     车子里的地方还是稍微的显得有些拥挤,两个人相互依偎着稍微的有些地方不足,沈浩推门下了车,和李雨灵肩并肩的坐在了旁边的田埂上。

     秋天已经来了,周边的稻谷们也披上了一层金黄的外衣,远远的一股风吹了过来,那股香甜的味道进入了他们的鼻腔,沈浩甚至有些贪婪的深吸了两口,微微的闭着眼睛,感受着身边的人儿传来的温度,这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自然和谐。

     他们坐了很久很久,李雨灵已经沉沉的睡去,沈浩从身上摸出了一支烟,随手点上,遥望着离自己特别遥远的星空,微微的吐了一口气,眉头微微的有些紧锁,其实他的内心也有少许的不开心,身边如此多娇的美女,以及需要自己守护的。

     原本已经退出来了,可是……沈浩却必须要去完成,甚至还要努力与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职责。虽然说他享受的财富是因为那个而来,可是……那一切都是拿命换来的,不认为自己欠别人任何的东西,如果他有选择,沈浩觉得,还是可以将一切都给放下,只是他作为一个男人,有些东西,就没办法逃避。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沉睡中的李雨灵抱了起来,放在了后排上给她盖好了衣服,自己回到前面开车而去。

     车子在深夜之中急速而去,一路上留下的是低沉而清楚的发动机轰鸣声,来到了山庄外面,他提前给梁秋霜打了个电话,让出来帮忙把李雨灵给扶了进去。

     “雨灵这些日子压抑的太久了,或许这一次的省城之行会让她释然一些,哎……老公,这不是你的责任,你也别往心里去。”梁秋霜开解道。

     “没事,总有个人来承担责任,就算怪我也没什么过错,毕竟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何况雨灵是我们家的一份子,如果连我都不能承担这一切,难道还让她去承担么?我想她会好起来的,但是……倒是你,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么?在我看来,这一切的原因都出在你过度的操劳上,如果你不稍微的分担一些东西出去,恐怕我们的目标很难达成。”

     一提到生孩子这个问题,梁秋霜总是显得有些着恼,带着一些羞涩微微的瞪了沈浩一眼,不过当听完人家说的这一切之后,还是吐了一口气,微微的皱眉道:“看来是这样。”

     没错,两个人的身体都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确切的说都很健康,可是唯一的原因估计也只能出现在了这里,虽然说人类的繁衍生息本来没有想象中的复杂,可是一旦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就很难找到具体的原因。毕竟现代人生活的压力就很大,各方面的亚健康就算是再先进的仪器,也未必能给你说个一二三来。

     离开了李雨灵的住处,沈浩没有直接回去睡觉,而是去了那边的地下室,见到了已经被自己扔下好久的李家公子哥。

     昏暗的灯光下,这个原本鲜活的帅气小伙子此时变得胡子查查,说不上的颓废,衣服上还传来了一股让人恶心作呕的味道,坐在那里神色特别的木然,眼神呆滞,仿似和死了的情况差不多。沈浩站在了他身边良久,他这才抬起了头。

     “你……”

     他的眼神之中有一抹说不清的怨毒,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生活了这么久,他的神经系统已经差不多快崩溃的边缘,只是或许心中还有一股子的恨意,所以这才勉为其难的坚持了下来,这时候见到沈浩,他的神色很激动很激动,一下子猛然间站了起来,显得很紧张。

     貌似他对于沈浩不仅仅只有怨毒,而且还有恨意,说不上的恨意,但是却又惧怕沈浩,一时之间所形成的那种比较特殊的感觉让他极其的矛盾,以至于此时他无法面对沈浩。

     “怎么,难道见到我就没话可说了?”站了良久,沈浩忽然开口,淡淡的一笑。

     “沈浩……你别让我出去,虽然我知道我的威胁不算什么,可是你给我记着,这事情不能就这么完了。”李家公子哥对于沈浩的恨意终究是没有压抑的主。

     沈浩一向是一个将危险给消灭在襁褓之中,可是现在对于这位李家的公子哥,沈浩连一点的压力感都没,说实在的,现在他的这些威胁,这些狠话,听上去就像个小孩子说的气话一样,连一点的可塑性都没有。

     “恐怕你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吧?”沈浩的话让李家的公子哥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哼了一声,道:“外面发生的一切又和我有什么关系?这遮掩不了你沈浩对我做过的一切,你记住今天我说的话。”

     沈浩轻轻的笑着,死死的盯着他,看的对方有些发毛,沈浩这才说道:“你真是幼稚的让我无言以对,你家的老爷子李振死了,你难道没有一点点表示?”

     “爷爷……这不可能。”他感觉沈浩在这里咋呼自己,可是这个消息还是让他瞬间紧张了起来,李家的半边天差不多是让这位强势的老爷子乘着,他就是李家的保护伞,虽然他只是一个没用的公子哥,可是对于一些事情,他还是很清楚,最起码他知道,自己的三个爹,貌似没有办法将这个家族给撑起来。

     沈浩呵呵笑着,道:“有什么不可能呢?凡事都有可能,毕竟李振活了这么多年,而且做过的事情啊,都让很多人发毛,你说他不死怎么可能?”

     “沈浩,你继续忽悠,没事……我知道你在忽悠我。”慌乱之中李家公子哥显得有些急促不安起来,这种一下子丢掉了支撑自己的消息,足够让他的神经系统感觉崩溃,如果李振死了,别说他往后要找沈浩算账,就算是自己,恐怕往后也没什么好日子过。

     “行了,我也没有时间和你扯皮,今天来这里,只是将你放了,至于我带来的消息,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这一切看你自己,但是我警告你,除了这个门,就别想再回来,我也没时间和你再闹下去。”

     说完沈浩丢下了一张银行卡,道:“密码是六个八,里面有二十万,至于你往后做什么,这一切和我没有关系,我所能做的就这么多。”

     沈浩走了,后面的李家公子哥不断的咆哮着,仿似这一张卡就像是侮辱了他一样,骂道:“沈浩,沈浩你给我站住,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还需要你来可怜么?不……这事情不能算完。”

     沈浩自然是没有再回头,对于他的叫嘛和威胁,这只是一个比较可笑的事情,现在的李家公子哥,没了最大的靠山,说穿了就什么都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他能对自己做什么?

     恐怕是什么都做不到,自己留给他二十万,这也是看在李雨灵的脸上做的,至于其他……只是一笑带过,如果他真想继续报仇,沈浩接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