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8.第968章 ,你我都没有退路
    <!--章节内容开始-->    白炽灯至少有两百瓦,刺眼的让人睁不开眼睛来,龙彪用带着手铐的手挡在了面前,这才将面前的情况看的清楚。这应该是监狱里的某个牢房,不,确切的说是为了审讯而存在的地方,墙上的刑具确切的说明了这一切。

     监狱是见不得阳光的地方,不要说这里有人权,恰巧这里没有。对于穷凶极恶,或者那些不服管教的囚犯来说,那是要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的,列入……会用点特殊手段让你老实一点,至少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每个监狱都有一个不曾打开过的门,恰巧哪里就有些你们不知道的东西,更加巧合的是,当他第一次进来,感觉坐牢也就那样的时候,他在这个地方貌似尝试过一下那些东西给自己带来的感受。

     那种感觉是记忆犹新的,或许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早就让他下意识的将一些事情给忘记,但人还是一个触景生情的动物,当见到某些熟悉的环境的时候,总能让你想起一些早就被尘封了的东西。

     或许他会被人做掉,这是迟早的事情,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还要让他尝试一遍最惨无人道的东西以后再死。这对于他来说,内心深处产生了莫大的怒气。

     可是感受着手上戴着的手铐,已经脚下的沉重,他的心里却没有一点的希望了,甚至还有些对自己的默哀。

     在这里,你最好别学那些硬骨头一样,对那些疯子一样的人出言不逊,那样做的后果,就是你会裸得更为凄惨的后果,说不上人家会把你弄的死的不能再死。

     沉默之下,这里变得反而很安静,甚至他没有听到有任何的声音,一个人都没有。

     “哐啷啷”的声音,那是生锈的铁门被人给推开了,他这才勉为其难的抬起了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人,和他预想的效果差不多,真的是那个该死的监狱长。

     “怎么样,对于这里还算熟悉吧?”监狱长带着温和的微笑,看上去是人畜无害的,可是龙彪却感觉他的微笑是何等的扎眼,是何等的面目可憎,呵呵轻笑道:“监狱长,你不觉得现在对我下手,稍微的晚了一些?”

     监狱长呵呵也是轻笑,道:“可是我知道你很聪明的选择了闭嘴,对那些调查员们并没有吐露什么情报。”

     “哦?”龙彪不仅仅感觉绝望,甚至感觉自己很气恼,感情自己在监狱里的一举一动都被人家给监视着,而且全部给掌握了,如果是这样,他的日子会更加的比较困难。

     可是转眼一想,自己无缘无故的被人家带到了这里,估计今天是没啥可能性活着出去了,秃子脑门上的东西那是一览无遗,这些人终究还是要封住自己的嘴了。

     沉默并不能代表一切,至少监狱长在那边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之后,带着温和的微笑问道:“抽一根么?”

     “如果我连其他的东西都没得选,这烟抽不抽,或许都说不过去,我只想让你给我个痛快。”

     龙彪就是龙彪,就算此时觉得生命无多,也并没有卑微的求别人施舍自己什么,有的时候这种十恶不赦的混蛋反而比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要靠谱的多,至少他们不会因为所谓的生死就要出卖自己的灵魂。

     “呵呵……龙彪啊龙彪,你说的没错,有些事情你的确没得选了,怎么样?是不是挺后悔当初我给你的那份承诺?不过你别怪我无法对你兑现,因为当初人家也是这么给我说的,而且你心里清楚,无论你成功还是失败,可是你却毫无顾忌的答应了下来,你的想法难道不就是想赌一把么?”

     “不过看现在的样子,是我输了。”龙彪不以为意的冷笑了一声,道:“如果有下一次的话,我可能会稍微的安分一些,虽然说这里没什么自由可言,但蝼蚁尚且还有偷生的欲望呢,我貌似比那玩意稍微的强一些。”

     “说的好,蝼蚁都有苟且偷生的机会,况且还是人。”监狱长闻言发而笑了,这句话现在说出了他的心声,确切的说,他也想活下去,只是能不能,还是另外一说。

     龙彪没有说话,淡淡的笑着看着监狱长,是指现在,貌似说什么都没用了,就看看他最后到底想做点什么,或许自己的死,会让他稍微的心里感觉愧疚一下吧。监狱长就站在那里抽着烟,沉默之中带着的一股子沧桑的味道,让龙彪越发的不安起来,如果说自己进门监狱长很果断的对自己动手,那么他什么话都不说,极有可能……也就认命了,可是现在人家什么都不做,越是这样,就会让他的心全部给提起来。

     “龙彪,先表示一下我的态度,那件事情自始至终都不是我的意思,或者说,那是小五子他父亲一手策划的,你应该清楚,那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反抗。”

     他不清楚监狱长到底想表达什么,可是自己的小命已经落在了人家的手里,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还容得了自己去表达什么么?不,必须要,他可以随便的要了自己的小命,这种不含营养的解释,压根就没必要。

     他坐在那里冷漠的笑着,没有多说,他现在也不知道这监狱长到底想表达个什么。

     “所以这件事情,你不应该恨我,说穿了,你我都是受害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我应该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如此说,不是说让你能原谅我什么,对不起,我也不需要你原谅我什么,但有一点,你说的没有错,我们都有苟且偷生下去的希望,就算明知道这事情难度太高,但不做一下,怎么能说一定就不行呢?”

     听着监狱长的话,龙彪貌似是明白了点什么,苟延残喘的偷生,这的确是他所需要的,可是自己这样做了,致死为了活着么?龙彪感觉没必要,最多的还是给别人做了嫁衣,恐怕监狱长最多的还是利用自己而已,自己怎么可能出的去,说实在的,在这里这么多年了,该试过的办法都已经试过了,要是能那么简单的出去,还需要别人帮自己做么?

     恐怕就是监狱长,也只不过是在糊弄而已。

     看着龙彪脸上那若影若无的微笑,这是在嘲讽自己。监狱长并不奇怪,因为之前的事情过去么有几天,而且自己付出的东西尚且还没有成功,那个沈浩,也不是他龙彪能杀死的人。

     “这没什么可笑的,你要杀一个你杀不掉的人,我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人,这就是你我现在面临的处境,或许你感觉这多少的有些匪夷所思,可是……你应该感受到了,这里现在即将要发生的一切,这对你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监狱长并不忙着解释什么,或者说他现在解释什么人家龙彪未必会相信,可是监狱长如果放任什么事情都不做的话,那么这一切都是免谈。

     随即,他从桌子上拿出了一个东西,道:“看看这个,你就会明白这一次至少不是骗你的。我没办法给你和小小五子所给的全部相提并论,但有一点你应该明白,我能帮你,而且比小五子说出来要管用的多。”

     对于龙彪来说,对于生命的渴求也不是那么的重要,一个已经和死神肩并肩的人来说,一切都不在那么重要,只是他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看了一眼那张纸上的东西,确切的说那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写了一大堆,可最后还是盖了一个特别红的公章,这让他愣在了当场。

     “这是我给你的保证,我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我还是希望能在最后关头赌一把,至少这一次,我的命要捏在我自己的手里,如果我死了,你绝对也活不成,可是你却可以死的稍微的体面一些,但你要是像个男人那样不憋屈的死,有些事情,我劝你还是做一下的好,小五子,那种人渣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监狱长说完将所有的空间都留给了龙彪,确切的说他这时候继续说下去已经没什么必要,该表达的东西已经表达的清楚,自己想干什么,只要龙彪不是个笨蛋就能听出来,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最后一条路,如果任由事情发展下去,沈浩的身份会逐步的明朗化,两个大人物真的较量起来的话,那么很多的事情就说不上了。

     龙彪看着这上面的东西,微微的有些愣神,尽然是一个新的身份,是人家监狱长提供给自己的一个新身份,如果按照这个身份,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走出去,从此脱离监狱,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监狱长在走之前已经将话说的明明白白,这不是免费送给他的东西,而是需要他付出一些什么的,具体是什么,最后一句话已经点名了一切。

     或许说龙彪依旧不相信那个狡猾的狐狸,或许说这是那个监狱长被逼上绝路时做的最后苟延残喘的事情,是身后那个主子不顾他的死活了,或者说他要拉一个人给自己陪葬。

     这个身份能不能帮自己度过难关呢?龙彪不知道,而且心里也清楚,这一次的赌,恐怕比上一次还要严重的多,一旦出手做了这事情,代表着原来的龙彪已经死了,按照这纸上所提供的假身份,从此要过暗无天日的生活了,龙彪一时之间有些摇摆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