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4.第964章 ,言而有信
    不管顾凌峰打的是什么主意,在这么否定了自己的担忧却听从了老板的意见,这的确不是他的个性,可是能看得出来,他的脸上还是有一抹的担忧,就算保镖头子不知道具体为什么,可是这个叫沈浩的人,至少会给他们带来一些灭顶之灾的。

     ……

     沈浩被李雨灵的电话叫了回去,这是这些日子以来,李雨灵第一次主动联系自己。一想到这妞儿这些日子的强颜欢笑,沈浩没来由的心情也就凝重了,在矛盾和亲情之间多少的还是有些难以取舍,可是谁都没办法帮李雨灵。

     妞儿越发的清瘦了,脸颊上没有了之前的丰满,而且眼神之中的神采仿似也凭空消失,没有了那自信张扬的微笑,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犹豫,这让沈浩的心里都有些抽搐,本想上前问候一下,或者说用男人的双臂去温暖一下她的身体,可是这一切都是治标不治本的。

     “老公……我……”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巨大的煎熬之下,她的睡眠都不是很好,整个人看上去异常的憔悴,说了一句话,显得很为难。

     “无论你现在说什么,要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如果你感觉为难,我帮你做。”

     沈浩无法在这样看着李雨灵煎熬下去,这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为了保护这个家而平掉了李家,可是却伤害了李雨灵。从大局观上来说沈浩感觉自己做的没错,可是往小里说,对于李雨灵来说,这就是错误的,这就是不对的。

     沈浩从来都不会伤害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李雨灵,这妞儿从自始至终都生活在自己的生活里,仿似她天生的无忧无虑给别人带来的欢乐,以及到现在,沈浩都没办法说,那些感觉变淡了。

     “不,不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看着沈浩那焦急而认真的眼眸,李雨灵憔悴的脸上一抹的焦急一闪而过,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我只是想,回家看一眼,我……”

     逃离了那个家,李雨灵就没想过再回去,可是家里发生了那种变故之后,她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想回去看看,一时之间这种感伤就控制不住,或许这样求沈浩显得有些任性,可是,她再三考虑之后决定还是想继续将这是请继续下去。

     沈浩好不思索的说道:“行,我们这就出发。”

     可以说,沈浩说干就干,从车库里提了车沈浩便载着李雨灵赶往了省城,这个距离有些远,可是沈浩真怕李雨灵什么都不干,一直将自己窝在屋子里,迟早会憋出什么毛病来,这里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那位来自京城的姑娘貌似在家里没有存在感一样,她良久都不出门,偶尔出来,只是在周围走上一走而已。

     沈浩怕李雨灵变成她,而绝对也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对于一个勉强研究过心理学的人而言,清楚这时候尽力的还是顺着她,办到她所要求的一切。

     一言不发的李雨灵坐在车上,透过车窗看着外面一闪而逝的景色,不知道在想什么。沈浩总是想找点话来和她说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和她说,就这样,一沉默就是好几个小时,车子进入了省城。

     繁华的街道或许让李雨灵想到了很多的事情,或许沈浩知道这里一些景色或者街道勾起了她的一些回忆,这才放慢了车速,让她多看一会。

     “好久都没回来了。”反而是李雨灵先打破了这个沉默,带着些许的感伤和无助,最后将目光放在沈浩的身上,道:“老公,我虽然不后悔逃离那个家,也不后悔现在我们的日子,反而很幸福,只是我怎么都觉得,也知道,我是李家的孩子,就算我怎么想忘记,也知道,我的身体里流着他们的血液。”

     “我知道。”沈浩点了点头,道:“那么我们就看看吧。”

     现在的李家,不再是风光无限的李家,山头变得落寞了下来,以及被封上的封条看上去那么的刺眼,李家被查出不正当的收入若干,一切充公,而且这里的资产会被拍卖掉。

     沈浩拉着李雨灵的手慢慢的走了过去,他能感受到她在微微的颤抖着,越是临近那个山门,手就颤抖的越是厉害,她仿似很害怕。

     这里是她熟悉的地方,只是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回来,可是现在却感受到了物是人非,以前这里是何等的热闹,以及就算是走到这里就会有安保人员接引,可是这里现在连路卡都被人给撤销掉了。

     这里不再属于李家,这里变成了公共场合,而从另外一种角度而言,这里的建筑物本来就是违章的,只是没人去追究这个罢了,如此美好的环境,被一些人霸占着,这就是对大多数人的不公平。

     摸着那头石狮子,李雨灵的手终于平静了很多,最后悠然叹气,道:“我记得和那个弟弟一起来这里的时候,他偷偷的对着它撒尿,最后让老爷子知道了特别的生气,所以那天晚上吓得家都没有回。”

     听说越有钱的人就会越迷信,他们认为这镇宅的狮子是亵渎不得的,那种没有礼貌的做法就是对整个家族的侮辱,不过还好那个人毕竟是李家人,惩罚一下就足够了。

     这山门还时请高人做的,听说是附和了某种玄学,至于是什么,沈浩作为一个门外汉当然是不清楚了,只是能站在这里,就能感受到了李家当日的辉煌,奢华,以及气派。伴随着李雨灵的脚步上了山,一栋栋金碧辉煌的建筑物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里不像沈浩所拥有的别墅群,是清一色和相同格调的建筑物,这里各种各样的设施,尤其是山顶那别墅,更是看的让人心里颤抖,像是庄园里面的王者,一切的崭新,在阳光下散发着一股奇特的韵味来。

     哪里估计就是李家的家主住的地方,周边的建筑物就没那么气派了。

     “我以前就住在那边的四合院里,虽然说比不上那别墅那样奢华,可是小院里还是有一些土地,我喜欢种点花,更喜欢在花里面跳舞,估计这一年时间里,哪里早就不被人重视了吧?”

     顺手撕掉了门上的封条,沈浩有些暴力的踹开了大门,这青石铺路的小四合院具有复古的风格,的确如李雨灵所说的那样,巨大的石头屏风后面,左手边就是一小块土壤,从留下的痕迹而言,是种过很多的花草,只是不知被什么人给践踏了,还是说没人去料理,此时已经凌乱不堪,杂草丛生。

     李雨灵带着一抹的伤感轻步走了过去,呆呆的看了好久好久,最终吐了一口气,整个人东倒西歪的,差点栽倒,好在沈浩反应快,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她揽入怀里。

     原本健康多姿的女人,如今感觉瘦弱了很多,就算沈浩这么抱着她,却感受不到她的重量,让他微微的皱眉。

     “我没事,老公,只是有些触景生情,当初真的很讨厌这个院子,尤其这四堵墙,它挡住了我所有的视线,也阻止了我出去的想法,自打被爸爸知道我要逃走的时候,连大门都是被锁上的,现如今回来了,却没人再锁我了。”

     她挣扎着从沈浩的怀里起来,带着一抹的疲惫,倔强的站定了身子,对着面前的一间房发呆,沈浩清楚,哪里估计是她以前住的,不过不用进去了,这里的东西都被查封,恐怕里面已经没有半点的样子。

     可是李雨灵还是走了进去,顺手推开了门,里面一片狼藉,满地的废纸,值钱的玩意一件不剩,就像是小鬼子进了村一样,鸡毛鸭血。

     她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小熊,看时间应该是很久很久的,上面还落满了灰尘,小心翼翼的将上面的尘土排掉,道:“你还在。”

     沈浩微微的怔了一下,李雨灵这才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我所留恋的,只不过是一种感觉,可是当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留恋的那种感觉其实早就找到了,一直就存在我们的生活中,或许这就是我到现在还恨不起你来的原有,老公……我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李雨灵,我还是那个一意孤行的可恶女人,为了让i留下我,不择手段的女人哦。”

     沈浩愣了一下,灿烂的笑道:“我知道,其实你一直都是。”

     李雨灵最终还是拒绝了去看父亲,她显得很矛盾,可是最后还是下了决心,进过这一次的出行,她显得更沉默了,可是沈浩却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她流着眼泪哭了好久好久,那种宣泄让眼睛都有些红肿。

     这只是压抑在了内心深处的负面情绪,今天故地重游让她哭了出来,这或许让沈浩看的心里难受疼痛,甚至有些抓狂,可感觉这却是一件好事,毕竟,人的情绪是不能太过于压抑的,悲伤的时候需要眼泪,高兴了需要笑声,一旦违背了自然道德,那么就会接受这自然的惩罚。

     或许李雨灵短时间内也没办法摸去内心深处的这种阴影,或许这事情会让她缠绕一辈子,但从今天开始,她绝对不会因为此事而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