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9.第969章 ,扑所迷离
    <!--章节内容开始-->    监狱的生活很无厘头,至少对于龙彪是这么回事,没有原因的老大,没有原因的孙子。总而言之,这里和外界的生活隔绝,反而和外界的生活有着一定的联系。

     他注视着远方提着铁锹怒骂牢骚的小五子,愣了很久,微微的有些不知所措之后开始工作起来。

     周边的小弟们都有说有笑,这监狱里没多少可以乐呵的事情,唯一的乐子就是吹吹牛,大伙儿说说之前是多么的牛逼。

     可大部分都是吹的,要是真牛逼,恐怕你不是坐牢,而是直接枪决。

     “龙哥,那孙子这几天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他貌似被监狱长给抛弃了一样,是不是来了大姨妈?”一个人凑到了龙彪的耳边,小声的表达着自己的疑惑。

     “老子怎么知道。”龙彪无视了这家伙的恶趣味,带着些许恼火说道:“顾好自己就行了,至于那家伙,你们能理他远点就远点,免得惹一身的骚。”

     “龙哥,虽然当初你对他是照顾有加,加上那小子出手也大方,我们是卖他面子,可这监狱的老大是你,压根不是他,你看看,你看看现在他那怂样,干个屁事磨磨唧唧的,还真把自己当老大了。”

     对于其他人的说发,龙彪压根就没当回事,估计这家伙都是闲出病来了,总是要找点乐子给自己干,不过以前的确小五子出手阔绰,一包一包的烟往别人身上砸,这人家的确给面子,不过今日貌似还真没啥动静,这一旦少了这种的贿赂,没几个人去卖他这面子。

     看着老大貌似也没啥说得,其余的人们都装作没说没听见,只是和小五子保持了距离。

     “那个谁,老子渴了,那杯水给我。”小五子还没工作几分钟,将铁锹扔在了旁边,一屁股坐在光秃秃的石头上,很拽的说道。

     “要喝水自己去那边的棚里面喝去,老子没工夫搭理你。”

     对于他的颐指气使,狱警全然装作没看见一样,现在连监狱长都有些自顾不暇,更别说你这种靠着监狱长活着的人。

     “行,你行,你给我记着,还以为老子真是虎落平原百犬欺?”小五子的脸色很难看,从这些日子的待遇来说,不难看出这待遇是天壤之别,被人如今给欺负的是不要不要的。没错,自己现在是遇到了事情,可对于小五子来说这压根就不是事情。

     一个随意能干涉到其他地方政务的男人,将自己的儿子放在一个完全能控制的到的地方,可见手头的能量是何等的强大。

     自己已经明着告诉这帮人,自己是什么来头,可是除却能到手的好处之外,人家压根不搭理他,这多少的让他感觉异常的失败,小五子心中有恨,最终还是自己跑去那边的阴凉地喝水去了,一喝就是半个小时,最后惹得狱警心中不快,呼喝着把人给赶了过来。

     “老子让你死,让你全家死,特么的,你是个什么玩意?”

     小五子差点被气疯了,这绝对是赤裸裸的鄙视,如果不出言说话,那可真有些过了。狱警闻言脸色铁青而难看,以至于看着小五子的眼神杀气腾腾的,别无其他,只因为小五子的话戳在了他的痛处之上。

     这个监狱里的人,或多或少的对于监狱的管理人员有恨意,可是有却没有一个人敢对着人家当面这么说,小五子不顾一切的说了,而且……人家恰巧还真有那个能力。

     “我去你妈的,你还真以为这天下你最牛逼是吧?”狱警的好脾气被彻底的磨了个干净,一脚就踹在了小五子的屁股上,这家伙一个不查之下,狠狠的挨了一脚,一个趔趄差点趴在地上起不来,愣了一下之后用那种特别疯狂的眼神等着狱警。

     “你敢打老子?你特么……特么……”小五子一时之间憋得难受,压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要是再敢威胁老子一句,老子特么不让你出去。”

     那边发生的一切,恰巧落在了龙彪的眼睛里,他停下了干活,用很怪异的目光看着狱警和小五子。在他的认知里,这两个人都不是啥好玩意,一个仗势欺人,另一个是狗眼看人低,差不多能把所有监狱里的囚犯给踩在脚下,如果……他的心里咯噔了一声,心跳果断的跳快。

     从矿山上下班,路过一条很崎岖的路,这一条连一辆手推车都无法行驶过去的地方,下面是好几十米的悬崖,一旦人掉下去,就算不被摔死,也会弄个残废,一行人在狱警们的督促下,一点点的往对面的山坡上围着,可以说这一段的路,对于他们来说挑战稍微的有些高。

     龙彪走在小五子的身后,听着那有些大放厥词的说法,这家伙忽然之间变得很牢骚。

     很忽然的,一阵风吹过,小五子的身躯骤然颤抖了一下,用很诧异的目光看着龙彪,随即……

     监狱里死个把人貌似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某些时候,总会让一滩水变得浑浊。

     监狱长打了电话给沈浩,带着些许的玩味,道:“沈浩先生,我现在恭喜你,你的目标终于达成了。”

     沈浩皱眉不解,问道:“我有什么目的需要达成?”

     “呵呵……沈浩先生您这是和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啊,小五子难道不是你买通了龙彪杀的么?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小看了你,我想我们那位老板会很快找上你的。”

     监狱长幸灾乐祸的声音让沈浩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这几天他忙碌于公司的事情,一直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注外界,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情。小五子死了,而且死的不明不白的,可是沈浩清楚自己做没做。

     “不管你们有什么手段,我接着就是。”

     沈浩能从其中感受到很大的阴谋,没做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而且对方这是在嫁祸于自己,当然先要将事情给调查清楚。

     一日下来沈浩算是受到了确切的消息,小五子被龙彪给暗算,掉下了山崖摔死了,而且龙彪已经跑了,这是一件死无对证的事情,貌似一切都是冲着沈浩来的。

     “消息看来是没有错的,至于对方的目的不言而喻,肯定是为了嫁祸于你,不过我就好奇了,这个小五子貌似对于监狱长是很重要的,如果他死的不明不白,那么……监狱长必然要接受那位幕后人的怒火。”猥琐男第一时间调查了信息,和沈浩讨论道。

     “重不重要我不知道,但是对方明显是要做最后的反抗,不过这么看来,人家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我不知道对方具体的目的,可是想要通过我的手而活命,想多了。”

     沈浩耻笑了一声,点了一支烟后大概的有了一个清晰的死路,他记起了顾凌峰忽然的到访,以及监狱长,貌似两个人应该达成了某种见不得人的关系才对。

     这天下没有一个人是真正服务于某个人的,就算是老板,那也只是互利互惠的关系,一旦时机成熟,就代表着你已经失去了价值,那么……人家自然要往高处走,人之常情的事情。

     沈浩自始至终都不曾动一下,暗中观察了好久好久,只是奇怪的是,外界依旧很安静,安静的让人感觉有些奇怪。

     “嘿,有个不好的消息和好消息,你先听哪个?”

     猥琐男貌似给沈浩带来了比较确切的消息,沈浩瞪了他一眼,道:“你他娘少给老子卖关子。”

     猥琐男带来的消息是,至少查清楚了小五子的老爹是什么样一个人,这多少让沈浩有些吃惊,或许说和这个人没有过交集,可是他的一些事情,沈浩多少的还是有所了解。

     当初的那个名单,第一个是张狠,而第三个,就是这个人,只是人家聪明,貌似和一席人扯上了关系,最后就退了出来,现如今是半白半黑的身份色彩。

     “原来如此,是他?”沈浩点了点头,道:“看来这一次的事情还真有些意外,能和他出现这种情况,多少的让人有些始料未及啊。”

     沈浩的承认造化弄人,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的时候,又来了这么一件事,他倒是希望人家来,顺道把这名单上的人给解决解决。

     问题貌似并没有任何的动静,以至于事情发生十天之后,愣是没人出来说这事情,苏娅的肚子越来越大,沈浩只能收心起来在家陪着。

     母性光辉下的女人,总是带着香甜的微笑,微微的一笑之下像是阳光下的花儿一样,她总是喜欢一只手摸着肚子,一只手放在沈浩的肩膀上,累了就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喜欢讨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孩子,或许感受着肚子里的小生命一天天的成长,在慌乱之中还是感受到了幸福。

     “你听,你听,他又动了,哎哟,这小坏蛋,你慢点踢人。”苏娅总是用这样的话来表示对于肚子里那个总是喜欢调皮捣蛋的家伙的不满,偶尔的幽怨会让沈浩看的很想笑。

     她比以前要嗜睡的多,貌似之前没有睡够的日子,现如今要全部睡到一样,随着大伙儿的准备,也算是将小孩子出生需要的一切给折腾妥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