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6.第966章 ,顾凌峰的动作
    一连几天,老板并没有打来电话给他指示事情该如何做,这对于他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事。自己在沈浩那边吃了一个很大的亏,这让他心里面极其的不愉快,而且保镖头子固然遮遮掩掩的,可是最后还是通过旁敲侧击之下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

     意识到琉璃这水可能很深,不过那又能如何?他敢说,这天下没有几件是他老板摆不平的事情,况且,这一次的事情,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而起。

     既然都来这里了,自然还是要去看一眼自己老板的公子哥,小五子。虽然监狱那地方他并不喜欢,可很多事情不是说因为他不喜欢就不去做,如果走动家门口,他都无动于衷的话,这对于那位小少爷,绝对是得罪。

     监狱长貌似不再,或者说他已经证明了那位是在坑他们,这种不在,只是某种意义上的回避他们罢了,但他此行的目的还是见到小五子。

     小五子被两个狱警给带了进来,一边走着路,他一边不断的叫骂着,喝道:“你们真特么沈浩瞎了狗眼,看清楚本少爷是谁,这几天你们这么对待老子,你给我等着。”

     “小五子,别闹了,他们也只不过是公事公办。”

     顾凌峰带着温和的微笑,看着小五子心中叹气,估计这段时间是因为东窗事发,让他的日子不怎么好过,再加上监狱长如今是不敢顶风作案,之前自由自在的日子,以及当大爷的日子没了,让他大骨子里都有些不爽快。

     “顾凌峰,我特么怎么闹了?你看看你们给老子办的这破事,如今随便一个阿猫阿狗的就骑在我的头上拉屎撒尿的,你让我特闷怎么不闹?今日个你来了就好,给老子想办法把老子给我弄出去,这破地方我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

     顾凌峰听着这孩子气的话,心中苦笑,这事情是你说怎么就能怎么的么?这里进来容易,出去可没那么容易,再说你的案子那么多的人注视着,谁还敢那么明目张胆的把你给折腾出去?

     不,至少顾凌峰以及他老子还没那个胆,就算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个事情,可还是有些事情要走程序,可是没想到他们还是小看了这位小少爷折腾事情的能耐,就算被送进了监狱,还是折腾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小五子,这事情你先别急,老板已经开始想办法了,我想这几天就会有消息。”顾凌峰面对孩子气十足的小五子,依旧是没有办法沟通,只能用这样的话来安抚他,希望他不要继续闹下去,这样对谁都不好。

     “少来,都给我准备了多久了?老子还是在这里呆着,难不成老子真的要坐满老才能出去?顾凌峰,今日个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把这破事情给我折腾清楚,不然我到时候也找你麻烦。”

     顾凌峰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心好意的来看这位小少爷,可是现在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从小的娇生惯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环境了促就了他这种嚣张跋扈的性格,他现在根本就分不清楚谁对他好,谁对他坏,不过这句话的确让顾凌峰感觉有些不爽。

     自己在老板那里得到了重用,那是因为自己有价值的,倘若自己那一天不能给老板带来好处,恐怕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说实在的,这种高高在上,整天众星捧月的日子的确很舒服,可是有朝一日从这个位置上掉下去,那么就意味着,他将会承受那些他承担不起的后果。就像是那些昧着良心做过的事情,那些没办法动老板的人,会将那怒火彻底的发泄在自己的身上。

     到时候的下场,顾凌峰虽然没有想过,可是今天从小五子这里忽然感觉到了,那是一种挑战,那将是一种悲剧的收场方式。

     “干嘛不说话了?顾凌峰,不管你来这里到底干什么的,但是你给我记着,小爷我今天在这里受的罪,绝对不能白受,必须要有人给我给个说法,不然……没完。”怒吼声中,他只能保持着微笑。

     有些无言以对,更多的还是真担心自己的处境,貌似已经彻底的明白,自己真在老板那里没有什么身份,至少这个小五子没有给他多少尊重。

     “不是不说话,因为你知道这件事情是老板一手操办的,我又能有什么办法为你做这些?哎……你这不是为难我么?”

     “难为你?难道我爸一个月花那么多钱养着你们,凡事都要靠他来处理不成?注意你自己的身份……”

     和小五子交谈,顾凌峰感觉满肚子的难受,甚至出来的时候一脸的阴沉,司机看着他,一句话都没敢说,他不确定这位贴身秘书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个青年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的。

     如今这样,那肯定是没发生什么好事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就是个开车的。

     顾凌峰原本的一些想法终究是没有去实现,虽然沈浩让他不爽,可是在这里他感受到了危机,可是一时之间他却找不到如何处理的方式,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愣是一个下午都没有露头。

     “监狱长,我想我们可以谈谈。”最终他还是拨通了电话,开门见山,声音沙哑。

     “哎,我就是一个被舍弃的棋子,你和我有什么好谈的?在小五子的事情上,我已经无言以对,确切的说我已经做不了任何的事情了。”

     的确,如今的监狱长可以说无限悲剧,纵然有人希望这件事情息事宁人,可他成了牺牲者,仿似是让他来堵住天下人的嘴,这也就是自欺欺人的注意,难道说这天下的人都是傻子么?不,只要有点想法的人都不会认为一个监狱长能那么的胆大包天,可以一味的放纵一个人。

     这位顾凌峰,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监狱长也不明白他此刻给自己打电话是什么意思。

     “顾先生,我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可是我只知道我已经触犯了国家的法律,国家追究我的责任,我无言以对。”监狱长还是口不对心的说了一番连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话。

     触犯国家法律,难道真的是自己么?他轻轻的自嘲的笑着,感觉这人生对他就是这么的不公,只是垂死的挣扎,让他做出最后的反击,自己是没救了,市政府的专案组还在暗中调查这件事呢,要是不查在自己的头上,那才叫个有鬼。

     “监狱长,你手下的那点猫腻难道我不知道么?你这种祸水东流的计策,可以说用的够烂的,你难道认为老板是个傻子不成?我知道那个沈浩绝对不简单,可是你以为一个地方性的人物,能办得到老板?”

     那头的监狱长愣了一下,这话一下子让他冷汗直冒,难道说自己的那点小心思真被人家给看穿了?这绝对不可能,这件事只有自己知道,绝对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的,他很清楚一旦老板清楚了这事情的后果。

     恐怕他绝对不得好死,老板这个人强势,其次就是能力很大,再者……就是不允许手下的人背叛他,甚至有人真的做出那种事情被其知晓,那么绝对是凄惨的后果。这一点监狱长有所耳闻,如今他所做的这一切,不是出卖那么简单,而是要讲对方往火坑里推。

     “请不要狡辩,也别否认,至于你是否有这个方面的意思,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怎么看待这个,我想,现在我们能谈谈了?”

     顾凌峰淡淡的笑着,这种能控制他人的感觉的确很舒服,如果能控制他所说的那个沈浩,真的和老板闹起来,说不上他就能打赢这一场战斗,对于老板手下的财富,顾凌峰知道是有多么的恐怖的。

     “好,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两个人还是约定了地方,在四下无人的包厢里进行了绝密的谈判,监狱长的脸色清白,带着一股子的死灰色,确切的说这些日子的事情已经彻底的折磨的他食不能下咽,夜不能寐。顾凌峰看着他,亲手为他倒上一杯茶。

     “现在四下无人,至少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害你,我想,既然你知道那个叫沈浩的人,也是该给我说说一些你知道的消息了。”

     “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不管顾凌峰来见自己,和自己交谈是为了什么,可是这个人在老板那里的确有很大的话语权,他已经走投无路,只是希望做最后的努力,不希望那位背后的人放弃了自己,那样……他的下场不会太好。

     “你是知道老板那个人的,知情不报,和背叛是没有什么区别的,监狱长,或许你不知道老板是怎么对付那些叛徒的,可是我亲自见过……当初京城某个帮派的人背着他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老板将那个人的女儿从万里之外的美利坚给绑了过来,当着他的面,嘿嘿……还有他的妻子,最后那个人想自杀,可是呢,在老板的面前,想死?”

     顾凌峰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的冷笑,甚至很仔细的观察着监狱长的表情,道:“他最后被人送出了国,在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活活的扔了三十多天,不得不说人家也是个狠茬子,就孤独的生活了一个月,最后死的时候,人成了一根竹竿,啧啧……”

     “当然,这只是冰山一角,老板对于死亡绝对是一个艺术家,他总能有不同的创意去感受人在最后一刻所流露出的绝望,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是有些狠,可是这世道就是人吃人的世界,如果你没有点能耐,那么只能被别人给吃掉,如果你不够狠,那么就有人比你狠,到时候被这么残忍对待的人,那就是你。”

     他忽然咧嘴一笑,道:“其实呢,他们死,绝对比我们死要强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