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9.第899章 ,结盟而起
    李家和秦家现在还活着的两个老头子坐在一起讨论着茶叶,说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让人听着感觉有些蛋疼,可是陪坐的一些小辈们都神色肃然,保持着绝对的安静,让两个老人在哪里扯皮。

     “老小子,你家大业大,还在乎那点汽油钱?喝我这么多茶,我都看着心疼……”李振皱着眉头说道。

     秦家老人呵呵轻笑,摆了摆手道:“这你就不懂了,再大的家业,如果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还要大手大脚的花钱,这钱迟早会败光的啊。”

     “哎,你说的倒是对的,就是啊,这茶我也是花费了很大的一笔代价啊。”

     “你看你,这就不人道了吧,你占据了那么大一棵树,还在乎这点茶叶?那树上年年都有新茶叶生产,你现在只是舍去一些现成的嘛,几天不喝茶又不死人。”

     李振显得有些不自然,皱着眉头眼神有些冷,最后说道:“六两,这是我给出的最多的了。”

     那边的秦老头看着李振,眼神之中满是笑意,道:“其实你知道我要的具体是什么,和你……本来就不冲突。”

     “可是我要那些来,没用!”

     “还记不记得那个叫穆天生的?”秦老头微微的一笑,道:“当初琉璃房地产第一人啊,啧啧……小子手腕不错,短短几年积攒的财富可真是让人眼红,只是呢这小子太过于贪得无厌了,结果触怒了一些人的利益,就被人不声不响的给拍死了,这结果啊……就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他在你的手里?”李振眉头微皱。

     “可不是……反正就养着一个死人而已,吃一口饭,我秦家还是能管的起,只是秦青这孩子貌似对于某些事情是耿耿于怀,对于房地产方面的事情,必然不能让步啊。”

     “我摘茶叶,你喝茶?”

     “那你就不怕人家把树给砍了?”秦老头轻笑道。

     李振用一种很冷的目光看了一眼秦老头,两个人的眼神之中冒着火星子,纵然他们为了某种利益今天坐在了这里,可是能坐在一起,就不一定非要是朋友,甚至两个人之间的明枪暗箭,依旧是狂射之中。

     “在我李振的眼皮子底下,还没几个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吧?你想吃下去,我可以让你吃,但绝对别把自己给噎到了,得不偿失的事情也不是你秦老头喜欢的。”

     “放心放心,一个小屁孩而已,接着一点点的春风长出了一点点芽儿,但要长成参天大树啊,还是要经过夏天的暴晒的,需要时间去沉淀一些东西,哎……想想我们的父辈,想想我们,当初可真过的不容易啊。”

     秦家的人离开的时候,李振的脸色阴沉的快滴出水来,李家那位家主走了过来,一脸的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可以明着告诉你,那个天启还留下了后手,单单一个组织,我们尚且应付的来,加上一个梁秋霜,也不足为据,可是……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到底哪里不对我还说不上来。”

     李振的话让这位家主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这一次对于组织的目的是很明确的,一定要夺过来,就算组织没人了,这个名他们也要,这个名在世界上都是具有着一定的震慑力的,现如今被沈浩紧紧攥在手里,让他们感觉很难受。

     一个家族的发展,单凭所谓的经济力量是不够的,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有钱的人不是他们李家一家。

     想要做大,就必须要从根本上解决他们拓开市场的先决力量,一旦组织站在自己的前面,李家在后面走的是平坦大道。

     “我感觉担心的还是有些多余,组织忽然的退役的确让很多人不理解,可是组织里面出现了叛徒这也是事实,至于梁秋霜,一个民营企业的老总,毕竟还是不够的。”

     “他们将手里的股份捏的很稳,不上市这是保证了他们的权利不会分散,如今的秋霜制药公司具备了上市的资格,他们不想做大,绝对是不可能的,可是……”

     “爹,无论怎么说,就让秦家的人去给我们打这个头阵吧,就算那个沈浩有三头六臂,这一次恐怕还是会很难受。”

     李振只能皱着眉头点了点头,他的预感让自己不舒服,吓唬人小红红平白无故的预感完全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罢了,纵然不知道这是由何而来,可是做了半辈子的杀手,自然也形成了对于某些事情未仆先知的一种本能。

     不过这一次正面冲突的人是秦家,不劳而获,对于他们而言那是不可能的,一个能掌控庞大机器的男人,对于很多事情都会计算在里面,秦家的人自然知道这一点,富贵险中求,所谓的风险,大家平摊。

     财富的方式一般建立在掠夺的基础上,按照一个人一生所创造出的价值,那是不会有多少的,只有这种方式才可以让自己富可敌国,所谓无商不奸就是这个道理,钱赚钱,钱生钱,就是这个道理,而李家,除却了钱之外,还可以掠夺。

     这是更为直接,更快的方式。

     路上,车队疾驰而行,秦青坐在车里,陪着半眯着的老头子,心中不知道想什么。

     “没什么好担心的,那个天启啊,是个人物,但是我不认为在经济基础十足的情况下,他还有把握能赢的了我们?钱,那是硬道理啊。”

     秦青点了点头,但是感觉还是有些不自在,道:“爷爷,和李振那只狐狸合作,我总感觉有些不妥。”

     “嘿嘿,我说小子啊,你还是太年轻了,李振是个人物,年轻的时候大杀四方,让国际上的很多巨头都喘不过气来,那老小子也不是个善茬,竟然连自己的师傅都给干掉了,啧啧……不过呢,要是你爷爷简单,秦家还可能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么?”

     秦青愣了一下。

     “考虑别人的时候,记得要把自己也考虑进去,在估量敌人的时候,也要清楚自己的实力,妄自菲薄有时候是一件好事情,谦虚点没什么错,可是过分了,会让自己失去信心,李老头如今这么大的动静,不就是看上了一票的杀手么?他就那点出息,以为这世界还是老样子,喊打喊杀,就能打出一个朗朗乾坤,可是现在我的说,他的思想有些过时了,我估摸着,很快就会有人站出来指出他的错误来。”

     秦青皱着眉头,道:“爷爷,难道德文家和秋霜制药集团的合作……”

     “是个问题,但绝对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听说那个李家小子曾经在卡迪斯小姐面前提出了这个问题,可是卡迪斯没有答应,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德文家来华夏,是偶然也好,是什么都可以,但绝对不会搀和到我们之间的斗争来的。”

     他的笃定倒是让秦青吃了一颗定心丸,姜还是老的辣,门道之间就是道理,所谓的道理就是一种逻辑,秦青自己是一个聪明人,可是他并不认为自己的智慧可以让一切完美的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在琉璃房地产之争之中,他的失败有些运气,可是老头子打电话告诉他,不仅仅是运气,而是一种眼光和能力的问题,倘若秦青在知道连城璧必输的情况下,他还会选择调用资源去琉璃么?

     答案是肯定的,明知而故犯,那就是蠢。秦青相对来说是聪明的人,他和沈浩之间那是不能妥协的,但是在不敌的情况下,只能选择了退避,潜伏下来,没把自己的所有给暴露在沈浩的眼皮子底下。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没有闲着,而是积极的准备和积攒着自己的势力,可是他还是感觉到了无力感,当听闻凶狼佣兵团彻底的毁灭之后,他就像是被五雷混顶了一样,那种莫大的恐惧笼罩在了头顶,这一切到底如何进行下去。

     又是这位睿智的老爷子告诉他,武力,只是人实力的一部分,更多的时候,它就是枪和刀的区别,而使用武器的人才是最为关键的,或许你没有办法把刀当做枪来用,可不见得枪就一定能赢得了刀。

     这个形象的比喻让秦青尚且还不理解,可是逐渐的意识到,在红极一时的背后,暗潮涌动,所谓的天下第一的杀手,给沈浩所带来的麻烦基本上经常将他至于危险之中,如今的组织,对于某些人而言是香饽饽,而对于某些人而言就是眼中钉,他们将会遇到更多的敌人。

     一个人无论多强,那是不可能和全世界的人为敌,沈浩恰巧就是这样,在没有那个所谓的称号之际,人们展示恨他,但是当那个称号加注于他的身上时,很多人感受到了恐惧,这时候不再是单纯的看他不顺眼,而是想要千方百计的想要减除他。

     或许你现在还可以张狂,或许你现在依旧强势,但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何况你沈浩不是。

     “若是可以,我还是想你能把组织弄到手,那对于你往后的发展,绝对是一个很棒的助力,虽然说在国内无用,可是我听说,在国外组织的名头很能吃得开。”老头子忽然说道。

     秦青愣了一下,微微一笑,道:“那样的话,李老头会和我们拼命的。”

     “有的时候,就需要拼命,我们秦家有今天,就是拼来的,你想要在我们的基础上做出更大的成绩,就不能靠我了,毕竟……我老了,真的老了,哎……”老头子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