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7.第937章 ,人情
    秘书不但负责着自己的机要工作,而且对于很多事情和交际场所上处理着一些细节,赵泽可是知道的,貌似自己做的很多事情他都清楚,好在这个孩子从学校里出来就跟在了自己的身边,为了堵住他的嘴,还让他跟着自己做过一些丧尽天良的事情。

     只有这样他才能放心,自己清楚,相比秘书也明白。他最后松了一口气,道:“算了,这事情我自己去处理吧。”

     秘书点了点头,还是退出了房间,或者说他只能这么做,自己的这份工作就是看人脸色行事,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好,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有的时候,越是接触到不属于自己层面上的事情让人感觉恐惧,某些秘密会让人大半夜的惊醒过来,发现冷汗早就湿透了全身,恐惧的堕落会让良心受到谴责,可是披上那层体面的衣服时,他又的忘掉昨晚的不安,继续着那些昧着良心的事情来。

     人吃人,就这么简单。

     赵泽看着秘书离开,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想了一想还是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把持了一所大学十多年,无论是在学术界,还是在政界,金融界都有着一定的影响,桃园满天下,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或许这个父亲人品并不怎样,可是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做子女的,永远不去说父母的不是。

     这就是读书人的思想,传承了无数年的孝道,或许这个人有多高的身份,知道百善孝为善。至少对于林沧海而言,他就没有任何的犹豫接受了这份差事,他还是希望对于老教授的事情出点力。

     或许在他如今这身份地位上,想要放掉一个人,还是举手之劳。可是人站的高了,就有些怕寒冷,更多的时候还的提防着来自于不同地方的暗箭,甚至当听到了那个名字……感觉有些耳熟,还是秘书提醒了他,这才知道,这一次的李家,李振不就是死在他的手里了么?

     他都不敢明着去得罪的人,李家和他闹翻,太过,最后连整个家里都赔进去了,赵阳啊赵阳,你到底是吃了什么,才有这个胆量不怕死呢?

     虽然知道一些事情做起来可能性不大,可这也是一个理由去和这位新起来的人物有所交集。毕竟这里是C省,一个副书记的面子,他还是给点吧?

     林老,绝对是中央实权性的人物,甚至他还听说,就连二号都表示了关怀,在他们这个位置上,消息来的比谁都要灵通些,可是处理消息的手段,才是智慧的体现。

     一路上闭着眼睛,秘书以为他是睡着了,让司机放慢了车子。林沧海是知道这些的,出奇的是没有责备秘书的擅作主张,他要想明白一些事情,这对于他见到沈浩有着绝对的帮助的。

     “到了?”

     车子停了下来,林沧海睁开了眼睛,那平静的眼神之下带着一股子的色彩,看的秘书有些心惊肉跳的,这位副省长到底手里捏着多大的权利,他心知肚明,对于政治的敏锐,清楚的理解风向,一步步的往上爬,最终到了这个位置上,一旦给他足够的时间,明白一些大问题,那么,林沧海就是下一届的书籍,或者平调,成为某个省的省长。

     总而言之,他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只是秘书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答应这么无理的要求呢?这对于这位副市长,绝对是没有半点的好处的,而且是一摊子的脏水,说不上会让他染上一身的臭味。

     “你要学习的事情还很多,凡事要看两面,我的老师赵泽是一个出色的学究人员,可是十多年的高官厚禄让他忘记了本分,这也不怪,毕竟农民和朱门后人之间的差距是需要好多积累的。”一番话说的秘书愣了愣,但他还是认真的去咀嚼这句话的味道。

     内心咯噔了一声,终于理解了,这是在告诫自己,不要乱开口,今天这位副省长压根就不是来解决这件事的,反而是来见什么人。

     只是他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让一个副省长放下架子,专程去看望。

     进入了这个不大的公寓,看见一个年轻人坐在那边吃着水果,眯着眼睛看着林沧海。沈浩的确不认识他,可是他从气质上感觉林沧海貌似不怎么简单。

     “来者是客,我想你不会把我赶出去吧?”林沧海呵呵轻笑,问吴瑶道:“小姐,我能坐么?”

     吴瑶有些发呆,虽然说她不见得能说的上省政府里面的高官,可还别说她真的知道这位林沧海,因为他是学校的校友,不曾一次的来过学校,以视察工作为名,前来看看自己当年的老师。

     这位副省长给她留下的影响很深,从感觉上来说,并不坏,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忽然来到自己的住处?

     “您请坐。”吴瑶像是小市民见到了皇帝一般的急促,急忙倒水端茶,秘书要挡住,林沧海笑道:“哎……你这没礼貌了,人家小吴上茶,还怕给我下毒啊?”

     沈浩笑而不语,大人物来了,这无需他自我介绍,一些外在的东西是装不出来的,人家的气质就放在那里。

     “要吃水果,就自便,我不能把皮拨了送你嘴里吧?”沈浩悠闲的吃着葡萄,将果盘往林沧海的面前推了一下,微微的一笑。

     “你还真是一个秒人,火烧屁股了都有心思吃葡萄,难道你就不想问问我是谁?”

     “反正不是来要我命的,我何必要那么的担心?”

     沈浩带着微笑,不着痕迹的从林沧海身后的秘书身上扫了过去,秘书怔了一怔,感觉有些急促的不安,这青年的年纪不比他大,可是为什么眼神会那么的犀利?就只是一下,自己就感觉头皮发炸。

     “放松些,我要是对这位大人物有心思,至少你是拦不住我的。”沈浩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敌意,不免的还是警惕了一下。

     “他说的没错,除非这里有一个排的军队,不然我很难活着出去。”林沧海道。

     “看来你知道我是谁,不妨您来个自我介绍?”

     “林沧海。”

     “哦,老林,今天来这里,是为了赵阳?”

     “我欠你一个人情,可以?”

     沈浩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叹了一口气道:“我可以装作不知道,但是别再来烦我,老林,可以保证?”

     林沧海略微的沉思了片刻,道:“你难住我了,毕竟……”

     “那我可就不接受你这人情,固然让你欠上那么一点,往后可能用得着,但是我更怕麻烦。”

     “还真是麻烦,毕竟不是我家的孩子,我没办法管教。”

     “那总有地方能管吧?”

     “这你不是在麻烦我嘛,我不好交代啊。”林沧海叹了一口气。

     沈浩嘿嘿一笑,明白了,这人物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貌似在求自己办事,可是在后续的问题上人家不想惹祸上身,只有大人物才怕这个,一旦被赵阳知道还有这么个靠山,估计那小子会变本加厉的。

     “那你就不怕我把那小子送一个让你都找不到的地方去?”

     “那就不关我事了,再说你做事,貌似没几个人能管得住,我只能说欠你一个人情就够了。”

     一连串的谈话,让秘书感觉云里雾里的,暗道这青年胆子可真够大的,和副省长讨价还价?不过串联着刚才的信息,总觉得哪里有些别扭来着,至于是哪里,他当然就不知道了。

     吴瑶也感觉有些晕,虽然沈浩现在混的挺好的,她还是知道,毕竟作为琉璃最大的商人,政界的人还是或多或少的能给他面子,可这绝对不是一个副省长能落下身份来和他谈话的理由。

     不过这里没有她发言的权利,所以她选择只能听着。

     “你这不是难为我么?其实我到无所谓,不过他接二连三的对我媳妇动手,貌似……我真有些忍不住啊。”

     “哎……你果然和传闻之中一样,动你的人就触及到了一些不该动的玩意,我该是说你年轻气盛呢,还是说你至情至性?”

     “你恭维的我忽然想哭……算了,媳妇,你怎么看赵阳?就此罢了?”

     忽然沈浩征求自己的意见,让吴瑶一时半会的反应不过来,愣了好半天这才说道:“你拿主意吧,我想林省长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美女,你怎么和他一样,这是变相的坑我啊,我和赵阳没啥关系……”

     “没办法,谁让你要做这个恶人呢?嘿嘿……算了,你们都是高官,咱这种小****可真心的得罪不起。”

     林沧海感觉差点被噎死,小****?这天下有你这么牛的小****?举手就把李家给抹掉了,现在倒好,还是不公开的秘密,难道你就不知道为了这破事情,省政府的人快疯了么?那位书记大人如今是被火烧了屁股,一天压根就坐不在椅子上,还曾私下里说了,那天逮到你沈浩,天启,必须要打死你。

     不怪你李家势大,只怪你们不检点,各方面的人你都敢动,以至于现在闹的终于是有人看不下去了,要把你从这个世界上抹掉,很简单的……只是后续的问题,貌似还是很难。

     林沧海只是表明自己的态度问题,想让沈浩知道,也想让林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