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5.第935章 ,终究是拳头的事情
    聪明人讲话的方式在于打哑谜,心知肚明的问题在彼此嘴里出来就是试探,这胖警察貌似是此中好手,而且事情做的更是滴水不漏,他在笑,笑的有些奸诈。

     “做什么事情都有理由,而且……还的有实力。”

     “实力啊……你的拳头还是很硬,能把葛老三他们放到,估计在水挂庄来说,肯定有着不错的……”

     话到这里反而没有说出来,留下了足够多的伏笔,仿似还在等沈浩自己来招呢。

     “嘿嘿。”眼神之中出现了点玩味,道:“我倒是想,不过城市的生活貌似还真是有些复杂,我准备回我的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更为的实在一些。”

     胖警察貌似有些吃不准沈浩了,表情接连变化了好几次,抽了一口沈浩给他的烟,道:“烟的确是好烟,不错,还别说,我真没咋见过这烟,哪买的?金三角?”

     “那边买的,你敢抽?”沈浩微微的一笑,道:“其实啊,我这人还是很透明的,不过前些日子和军方的人打了个照面,被人给坑了,差点被一火箭筒给灭掉,哎……没想到朗朗乾坤之下,竟然还有人敢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现在啊,我只希望过两天平静的日子,您说呢?”

     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胖警察的脸色极其的精彩。

     有些问题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貌似后面的人来头很大啊,这让他如何办是好?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呢?一个不好,肯定会捅出篓子来。

     “是啊,咱们的工作不好做啊,尤其在这地方,说不上外面的大众车上下来的就是省长的儿子,特么的……都喜欢扮猪吃老虎,让我们这帮小警察顶风作案,知法犯法,你说让我怎么办?”

     “问心无愧就好。”沈浩淡淡的笑着,事情已经明朗了。

     看来是赵阳发动了身后的能量,想要在这里为难自己,只是貌似他身后的能量不是特别的大,而且沈浩所表现出的从容让这个胖警察意识到问题的不对,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去为难他,用自己手中的权利迫使沈浩做一些恼火的事情。

     圆滑的人,就算在对待仇人的时候都会留一线,目的当然是为了日后好见面。貌似这家伙就是想两面讨好而已。

     可是和沈浩谈了这么久,愣是找不出多少有用的东西,可是沈浩的表示是,自己真不好惹,毛了,绝对让你难受。这变相的威胁让他心里难受,毕竟这里是省城,自己虽然不是啥大官,可好歹也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有着说话的权利。

     不着痕迹的将手里的烟蒂收了起来,呵呵笑着便离开了这里,貌似沈浩已经给自己传达了某种信息,要么心领神会的选择好,要么装作糊涂的一概不知。或许后者更为的保险一点,可是本能的花头觉得,貌似自己这一次可以浑水摸鱼啊。

     鉴定科的人基本上没啥事情可做,刑事案件不是天天都有,何况上面还有个省局,一般情况而言,这里就是清水衙门,只要顾忌好整个市区的一些治安状况就好。当几分钟之后的结果出来,这烟愣是没有他想的那种结果。

     “不过这过滤嘴可是很精致的,至少不是市面上那种常见的材料,很高档,就这一个过滤嘴,能卖一盒中华烟。”

     本来还挺失望没有任何的结果呢,可是随着最后这一句话,胖警察倒是愣了一下。毕竟还是从正规的警校出来的,不算是半路出家,一些逻辑的问题当然很容易联想到,随即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些细节的问题让他没来由的肥肉抖动,貌似还记得沈浩拿出那盒烟上面压根就没有一个字,能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当然还是能享受到一些比较高档的玩意,类似于某些市场很难买到的玩意,可是……那盒香烟真的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鉴定科的人依旧是喋喋不休,不断的说着一些不着痕迹的话,什么做工精致,见都没见过……其实胖警察很想骂一句,就你们这帮书呆子,除了喜欢和尸体打交道之外,还懂个锤子。

     当将所有的东西串联在了一起的时候,胖警察马不停蹄的去了自己的办公室,一个电话打了过去沉默了许久。

     “你……你说的是真的?琉璃……”

     那头仿似是肯定了他的疑问,这让胖警察震惊的挂掉了电话。

     “火箭弹差点要了他的命,感情你没和我开玩笑?”这个电话当然是打给了某个比较清楚一些警方无法知道的秘密的人,从哪里的来的消息向来都让人恐惧。

     沈浩这个名字貌似对方听得都有些皱眉,简单的一句,最好别惹他,已经让他心头都发颤了。

     可能这个世界上叫沈浩的人还真不少,可恰巧琉璃就那么一个,给别人带来的震动不亚于挨了九级的地震,让你天旋地转的分不清方向。

     “这些王八犊子,还真会给老子出难题,现在倒好,瘟神都请来了,让老子怎么送?”

     一个是书香门第的赵家子弟,一个是敢和火箭弹硬抗的狠茬子,作为警察的胖子感觉现在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特么都不是人。

     可貌似沈浩是不能继续关着了,不管人家是有啥背景后台,在这事情上要是处理的不让人家满意,这警察,自己算是要做到头了。

     匆匆忙忙的再一次来到了那个审讯室,胖警察比唱变脸的还要快,那一脸的笑容,真诚的能把人给融化了,对着坐在那里四平八稳抽烟的沈浩说道:“我们当警察的,做什么事情都要按照规章制度来,沈小哥,你切莫要生我的气啊,等这一次的事情完了,我请你喝茶。”

     沈浩摆手示意无需那么客气,心里却还是叹了一口气啊,如今这社会……真尼玛不是一般的黑暗,今日要是自己没有表现出这些东西,一切恐怕是另外一个结局。

     都不清楚现在该是狠这个警察呢,还是说……

     “算了算了,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陪一陪媳妇,貌似有些人也不想让我消停,既然这一次你知道了,那么一事不烦二主,希望您能尽快将这事情给处理了,给我个心安理得的交代。”

     沈浩变得会打官腔了,本来恼火的一件事情,只是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整日里打打杀杀的,还真特么感觉是浪费自己的青春,为毛不是自己的责任,还要全部给揽过来做了?这胖警察既然这么给力,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个圆滑程度。

     难题就扔给了他,沈浩带着吴瑶离开了警察局,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是胖警察的脸上都是冷汗。

     “特么的,神仙打架,为难死我们这些当差的,副厅长指示这么做,尽量一碗水端平,这特么能端平?”

     官场上那些破事情,就这个样,老刑警就是不能理会这些破事情,所以半辈子都做不到局长,自己见风使舵,这才能爬了上来,可是这摆明了是得罪人不讨好的事情,让他怎么处理?都是得罪不起的大神啊。

     老刑警的一丝不苟还是深入调查了此事,毕竟说是绑架,要是坐实了,肯定还是大案。好在学校那边是有监控的,让他恼火的是,竟然有人比他还要快,将哪里的东西给删除了?貌似这天平已经往沈浩那边倾斜了。

     他没有查出沈浩有什么不良底细之外,就是一份加密的文档,知道这人肯定是有些不能公开的身份,但这里是学校,沈浩和人家校长的孙子有了冲突,那这一切就都能说得过去了。

     “给我把这附近的路口监控都调出来,以为这样抹掉证据,我们就无存下手了?”老刑警耻笑了一声,随即对着几个年轻人吩咐道。

     “壮哥,这不好吧?我感觉死胖子貌似又要……”

     “他做他的,我做我的,有些事情我们尽力,别后悔,至于是否昧着良心做事情,绝对不是我们该操心的,别忘了,我们是刑警,不是那些搞治安的,和那帮流氓混子喝杯茶,抽根烟,这区域就能太平。”

     老刑警的话语有些疾世愤俗,其实大家都能理解,原本能晋升的机会被人给生生的剥夺掉,是谁都咽不下那口恶气,可这警察局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局长说了也不算,那要省厅的那帮人开口,才能穿孝服。

     大家都认为老刑警是破罐子破摔,这辈子没机会穿白衣了,可是大家还是很佩服他的专业眼光,以及对于这些事情的态度,就算明知道这辈子他是无法升迁,但不代表跟着他学不到任何的东西。

     做警察的,就永远不要相信一面之词,两者发生了冲突,就必须把他们都给怀疑起来,除非是有绝对的证据证明了一方是错的,那么才能按照那个方面查下去。

     老刑警是这么告诉他们的,或许这是一件很严谨的态度所致。

     交通部门出局了大概时间段的视频资料,还是第一时间肯定了老刑警的一些怀疑,随即将这些作为了证据,将其存档,做了备份后吩咐了下去,道:“写报告,然后提交放人的资料吧,具体的口供,就让他们去取,至于那年轻人是否能处得来,看他自己的了。”

     他为自己说这些话感觉有些悲哀,一个警察竟然无法判断他人的罪行,还要靠一些靠一张嘴爬上去的混蛋来决定,总觉得自己这份工作做的有些窝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