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8.第938章 ,一些无法说的东西
    和林沧海的交谈简单而直接,用一个不相干的人换一个部级干部的一个人情,沈浩感觉不会亏,至于用这个人情来干什么,这自然无需去直接的说。

     若是用简单的财富去推论这些,就显得有些俗套,甚至可以说,压根就是对人家的一种侮辱。沈浩只是想着,面对这些的时候,小心谨慎之下,还得为自己考虑一些。

     当人离开,吴瑶有些皱眉,有个疑问仿似卡在了嗓子眼上,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说话。

     “你一定很奇怪这是为什么对吧?”沈浩看着她,眼神明亮,透视了她的内心,微笑着问道:“其实没什么的,他需要让我给他牵线搭桥,其实我很乐意为这种比较开明的人做个保人。”

     纵然是一省的大员,可是要进入那个更高层次的地方,貌似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就算你上头有人,可不代表你就有资格,你有了能力,还缺少点机遇。

     在京城当官的那些人,哪一个不是手眼通天的主?你去了不是混日子的,而是需要有所作为,而那里的人,哪一个不是这么想的?

     事情,没有想的那么简单,想要平步青云,需要准备的还很多很多。

     “我是搞不懂那么多的幺蛾子,不过你感觉这么做对,那就去做吧,但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别让我们担心你。”吴瑶意识到了一些问题,或者说他们所说的桀骜不驯,以及一些不能问的东西,就是这件事的最根本原因。

     不能问,她就不问。

     “放心,现在已经到了我小心也需要去做一些冒险的时候了,我想……有些东西该浮出水面了……”

     笃定的语气和耻笑的表情,沈浩的眼神也有些阴沉,自己一直在风雨之中潜行,小心戒备着最阴险的敌人冥王,时至今日他依旧只是一个猜测,在他不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藏在黑暗之中的夜行者,将一切玩弄于鼓掌之间,左右着和平国家的命运,甚至能让一个家族式的势力彻底的消失掉,这就是人家的手段,人家的本事,沈浩说不服气都不行。

     所以,你总有露头的时候,而在这个过程中,沈浩只需要将自己手头的事情做好即可,只要条件成熟,你自然会露出水面。

     ……

     李家的情况不容置疑,随着李振的去世,可以说这个家陷入了莫大的恐慌,保持着强硬的姿态,无疑是老头子在世时留下的余威,那种可以只手遮天的气势,的确是非常人可以完成的。

     至少李二和李三根本就不认为他们可以去控制那些桀骜不驯的杀手,家里的人们开始收拾东西离开,大包小包的跟随者,以及哭哭啼啼的声音,让人好不烦躁。

     两个老人貌似一下子老了,确切的说四五十岁的年纪尚且还是在壮年,可是……他们的心里苍老了。

     他们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外面行走的一些政府工作人员像是狗一样等着女眷们,怕带走屋子里的任何一件东西。

     李家的财产被查封了,原因就是他们涉险违法乱纪,以不正当的手段占有他人的财产,等到一切调查清楚,才能返还。

     这一切都是扯淡,只是一个理由,而是有人想把他们给斩尽杀绝,李家这些年的辉煌压根就不是完全靠掠夺积攒的财富。不,确切的说那个人的起家不是这样的,财富本来就是靠掠夺的方式积攒的,想要通过勤劳……那是傻子才会这样认为。

     “二哥,我不服啊。”老三的声音沙哑,双手抱着脑袋,眼睛血红的能吃人了。

     “我能服么?可是大哥走了,爸走了,我们这帮孩子,哪一个能指的上啊。”老二也好不到哪去,头发乱糟糟的异常的狼狈,语气无助的像个孩子。

     “都怪你,生了一个给力的女儿,吃里扒外的东西……”

     满肚子的委屈,牢骚,抱怨,以及愤怒,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发泄,现如今仿似再也难以压抑,对着这位二哥,将内心深处的那一抹的怨毒喷了出来,李雨灵,仿似成了他们心中的耻辱。

     “够了,这时候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难道你不觉得,这一切和她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吗?”

     老二也很怒,只是他稍微的理智一些,事到如今是如何让这一大家子的人活下去,而不是这般。

     树倒猢狲散,李家的女人本来没有地位,甚至一些女儿在离开的时候,连看他们都不曾。

     他们只是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心里一片的凄凉。

     电话毫无征兆的打了进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确切的说不应该是国内的,老二急忙站起身来,接了起来。

     “看来你们真不顶用啊。”那头的声音是通过变声器完成的,带着一股子让人反胃的责备。

     “你是谁?”

     “我是谁不要紧,真不要紧,主要的是李家貌似真的太无趣了有些,怎么,是不是看着自己的一切被人剥夺,很无力?”那头的语气有些嘲讽,带着玩味,以及幸灾乐祸。

     “该死……”

     “最好不要出言不逊,李家虽然没了,但我还是想给你们一个机会,国际银行里面有有点钱,先应付着你们的生活,我会再联系你的。”

     那头的声音不容置疑,随后挂掉了电话。

     老二愣了好久之后这才回过神来,老三追问过来,老二告诉了他刚才电话的内容。

     “我想是爸他老人家的合作对象,固然我们李家被利用了,但……我们现在需要重新振作。”老三的眼神之中有了一些希望,至少之前的绝望消失了。

     有人出手了,李家的覆灭只是在弹指之间,这些人们要赶尽杀绝,让李家的人走投无路,不过……李家的人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么?不……还有崛起的机会。

     ……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之间三天已过,一个不起眼的宅子,显得破落不堪,外面的青石经历了无数次的风吹雨打,早就脱落了颜色,院子里满是杂草,偶尔传来秋蝉的哀鸣,给人的感觉好不凄凉。

     两个中年人颓废的坐在了院子里,身无分文,没有人端茶倒水的日子过的的确有些凄惨,当女人们带着孩子各自回了娘家之后,这才发现,人情是如此的薄凉,老二收到了一笔钱,只有十来万的样子,若是换做平日里,这一笔钱就是侮辱他,可是此一时彼一时,这个时候,这十万块钱成了他们的救命的东西。

     老三感恩戴德,嘴上一直说着这位恩人,可是老二依旧是沉默不语,他没有多说,因为这笔钱不是他从银行里取出来的,而是有人交给他的信封。

     或许……他是知道这笔钱谁给的他,但是他却不想接受这笔钱的事实,可是生活要继续下去。

     “起风了……”老三木纳的抬起了头,注视着远方的乌云,道:“要下雨了。”

     老二没动,手颤颤巍巍的拿起了石头制成的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早就凉透了的水。或许是应征了老三的推断,伴随着老三呵呵难听的小声,一场毫无预兆的漂泊大雨骤然下起。

     “吱呀……”

     外面的大门开了,一个打着伞的男人走了进来,左右环顾了一圈,嘴里发出了“嘿”的一声。

     这个人的个头不是很高,满打满算也超不过一米六,撑着那么大一把伞,完全将自己的身形掩盖着,并不能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他走路的样子有些奇怪,迈着外八字,一撇一撇的,貌似随时都要摔倒。

     “你们好,我是三合会的人。”

     他开口了,有些别扭,华夏语用的是半生不熟。

     “你是谁?”老二问道。

     “您好,我已经介绍了,我是三合会的人,至于具体名字,你们可以称呼我胃X,我希望你们能认真的听清楚我的话。”三合会的这位用冷漠的语气重复着:“你们的财产还是保全不少,但我们的意思是要接手了,到时候会在其中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如果你们需要钱,直接说,我会满足你的……这是我的名片,请收好。”

     “X?”老二愣在哪里,怎么三合会的二十七号人物也出来了?

     他们……要占据自己的产业?一个不好的想法从脑海里出现,老二差点抓狂了。

     “二哥,算了吧,我们斗不过三合会的,这时候能支援我们,比起那些女人而言,已经很让人暖心了。”

     老三笑的苦涩,最后连自己家的婆娘们都不愿意陪他们住在老宅,看看这外面的漂泊大雨,内屋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估计两个人只能再次坐一夜了,睡觉,那是很奢侈的事情。

     老二的表情有些精彩,最后很坚定的说道:“那些产业是我们李家最后的希望,拱手于人这怎么可能?老三,我们不能这么放弃。”

     “你感觉,你的好女婿会给我们这个机会?”老三嗤笑道。

     “那我就要让他付出代价,对……我要让他付出代价,现在的李家的确不是沈浩的对手,可是……三合会很乐意帮我们这个忙,我们的家产是要不回来了,但……付出了什么,就要得到相应的回报,我的条件,就是要沈浩死,要天狼死……我要让他全家人为我们李家的人陪葬。”

     狰狞的声音在雨声之中回荡,就像是一只恶鬼一样咆哮,那副语气像是吓到了老三,他惊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