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4.第934章 ,通告
    有很多事情不是用言语就能解决的,面对蛮不讲理的混子,最好用的就是拳头,这是一个成王败寇的场合,所以多说无益。

     沈浩尚且没动,对面一个人恶狠狠的谩骂着就冲了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手里的刀子就开始往沈浩的身上捅。

     吴瑶自始至终不曾说话,沈浩能出现在这里是必然,心中亦是明白,就这三个人是伤害不了他的,可是习惯成了自然,看着这种熟悉的场景,就是没来由的担心,挣扎着往前跨出一步,想要占到沈浩的面前,却被赵阳给拉住,嗤笑着说道:“放心,只是吓唬吓唬他,不会真杀了他的。”

     貌似有些托大的站在原地,带着冷笑看着冲到自己面前的人,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膝盖就狠狠的顶了起来,这家伙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受着腹部传来那种剧烈的疼痛,胃部开始痉挛起来,还不等他叫出声来,就感觉更大的一股力道传来,随即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爆退。

     沈浩的身形犹若鬼魅,并没有说在打退对方的时候给他喘息的机会。

     作为一个杀手,职业的本能告诉他,要么选择不出手,一旦出手必然是死手,而且绝对不能容忍任何的失误。沈浩自认为格斗能力过人,尚且没有过欺负普通人的人,可是每每都是普通人做出让他无法原谅的事情,正是印证了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脚步跟随者对方,不断的拳头打在对方的身上,那种疼痛让这人有些承受不住,他想放声大叫,可是悲剧的是他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自己的骨骼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麻子……”这边的情况终于让葛老三反应了过来,吃惊之余大声喊了一句,随即快速的冲了过去,想要解救。

     奈何这才是沈浩真正想要的目的,在葛老三冲过来的时候,他一个手刀便将人给放到,随即一个回旋踢往葛老三的脑门子上落去,或许葛老三已经从震惊当中反映了过来,急忙趴倒在了地上,堪堪将这一击给躲了过去,可这一切是治标不治本的,沈浩既然选择了攻击,那么就没想过会收手。

     一脚将躺在地上的人给踢了起来,一拳就砸在了对方的鼻梁上,伴随着闷哼声,人便晕死了过去。

     沈浩有些冷笑,又感觉可笑,道:“钱是个好东西,我也喜欢,之是有些昧着良心的金钱,要看自己有没有能力给吃下去,希望得到这个教训。”

     剩余的那个人整个人已经抖成了筛子,自己三个人在水挂庄以狠见长,可以说能在这里活下来,完全是三个人一条心,敢打敢拼,可是现在……他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才叫个狠人。

     真正的狠人,举手抬足之间就能让人生不如死,而且他的脸上是那么的无害,单薄的身体配合上那对于女人具有杀伤性的脸庞,不觉的会联想到小白脸这个词汇当中,人畜无害,软弱可欺,可他们还得承认,这一次算是踢在了石板上,而且脚都差点踢断了。

     沈浩从他的身边擦身而过,压根就没理他,径自来到了赵阳的面前。

     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结果却大出意料之外,所谓的水挂庄一霸就这么的不堪一击?不,不是他们不行,而是对手太强,造成的伤害真的是太大了。

     “你曾问我,我的丈夫能给我什么,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他能给我的,就是无论我身处何地,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他总能第一时间出现,给予我最全面的保护,而且……作为一个男人,他是无可挑剔的。”

     就连吴瑶对于此刻的赵阳都有些戏谑,痛打落水狗的事情是不道德的,可是偶尔做下,还是能满足人内心深处的那点恶趣味的。

     赵阳的脸色阴沉难看,更多的还是恐怖,只是倔强的扬起了头,道:“是很能打,可是沈浩你敢动我一下试试?砰……”

     “试试就试试,傻逼!”沈浩戏谑的看着他,道:“贱人就是矫情,给你脸不要脸,还以为老子真不敢动你?”

     一个尚且还算不上是官二代的小富二代,带着与生俱来的那种优越感践踏着大众的道德,在恶心至于尚且还不自知,以为这天下真没人奈何的了他了?

     沈浩没有在出手,看着地上努力挣扎着站起来的赵阳内心之中感觉他很可怜。

     对付这种人真比踩死一只臭虫都要容易的多,可是臭虫被踩死,却脏了自己名贵的鞋子,作为**丝的时候,沈浩都有自己的高傲,何况现在自己还是那么低俗的人么?

     拉了一下吴瑶,赵阳终于从地上爬起来,咆哮着怒吼,显得很不甘心,吴瑶却做出了一件让沈浩大跌眼镜的事情。

     抬起了高跟鞋,一脚踩在了他的脚上。

     吴瑶压根就不会打架,可是长这么大,看着沈浩打的多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终于也是爆发的报复了一下,这让吴瑶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上,带上了更加明显的怒火,道:“如果让我下次见到你,我肯定把你那张恶心的脸给撕下来。”

     说完拉着沈浩的手,转身就走。

     警察是姗姗来迟,接到了沈浩的报警之后还是予以高度的重视,绑架人这种算是大案了,只是刑警队的队长带着一票人进入这个空旷的农家小院时,不知道该如何说。

     四十多岁的人依旧混在这个位置,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也能看得出他的背后也没什么人,沈浩觉得,这人应该和苏老爹是很想象的。

     “你瞎了眼吗?看不出来我们才是受害者,我们都被打成这样了,还算是绑架?”

     赵阳不愧是读书多了的人,这大脑就是转的特别的快,一看这架势,估计没啥好果子吃,决定恶人先告状,颠倒是非了再说。他可是心里有了算盘的,就算那是事实,自己这边四个人,而沈浩和吴瑶只有两个,只要自己四个人一口咬定是沈浩他们故意伤人,这事情就有转机。

     对于赵阳的出言不逊,老刑警貌似真的很生气,可是看了一眼面带冷笑的沈浩后没来由的眉头紧锁起来,这个年轻人,为什么周身散发着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的气息呢?

     “有些事情我是不想做绝,可是赵阳,你还是蠢的厉害了些,自以为是的认为警察就能把我给解决了?我该说你是天真呢,还是无知?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做某些事情,绝对不会产生心理阴影。”

     老刑警不明白沈浩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但这种威胁的言语他还是能听得出来的。作为一个警察,办案就需要证据,自然不能听信一面之词,妄自就要下个定论。

     “给我统统带走,回局里再说。”

     办事要章程的,五男一女都被带上了警车,随即呼啸而去,吴瑶微微的有些担心,沈浩却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点了一支说道:“不要愁眉苦脸的,就这么点事,难道还怕我搞不定?”

     “我不是担心这个,其实我感觉赵阳就算有些过分的张扬,可本质并不坏,这一切……”

     沈浩微微的皱眉,道:“这和你没关系,这天下本来没什么坏人,只是过分的贪欲让他们变得面目可憎起来,他就是为了得到你而变得不择手段了。”

     坐在前排的老刑警微微皱着眉头听着两个人的对话,眼神随即深邃了好多,自语道:“人之初,性本善。这个年轻人……”

     警局貌似有些热闹,毕竟市局专门的刑警大队具有着专门的办公室,五个人被分开后开始突审,沈浩在他们问什么的时候答什么,很是配合,虽然说那些警察们没给他好脸色,最后看表情来说,貌似是有些相信他。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胖乎乎的警察走了进来,笑眯眯的看着沈浩,示意审问沈浩的两个警察先出去。

     “抽烟不?”胖警察搬了一个椅子,做在了沈浩的对面,从身上摸出一包中华,很客气的和沈浩攀谈起来。

     “我不习惯这个烟,有些呛。”沈浩并没有给面子。警察也不在意的呵呵轻笑,开口说道:“你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屁大一点事情就要报警,还折腾的那么厉害……嘿,你小子也下手忒狠了,那个麻子差点被你给废掉。”

     沈浩的眼神之中带着笑意,道:“人不犯我,我当然不会犯人,他们混自己的街面,可问题是要招惹我。”

     从自己身上摸出了从林老哪里讹来的特供,美滋滋的点上一支,道:“抽根我的把,估计你这辈子也抽不上几根。”

     胖警察微微的愣了一下。

     “这烟啊,市场上可是买不到的,而且……你有话就明说,乘着我们还算能说话的份上,不妨都静一静,看看有些事情能不发生不?”

     胖警察是抱有目的性的,这笑容的背后带着一股子的试探,仿似要把沈浩给摸透了在做一些事情,不管如何,这个当沈浩也没必要上,再说,这些日子以来,所谓的大官都见多了。

     “哈哈……还真是个聪明人,不过你一个聪明人为啥做那么蠢的事情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