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9.第939章 ,夜探
    沈浩在省城逗留,就是想得到确切的消息,李家最后的结局。

     虽然看上去一直是漠不关心,可是暗地里,总是有消息传来,温树云将所有的情况如实的告诉了沈浩,并且告诉了李家两人的最后落脚地。

     大于漂泊,沈浩站在雨中,看着颓废的两个人心里也是微微的一叹。

     那个人,很不是东西,可是他是李雨灵的父亲,如今落到这个地步,的确让人感觉有些悲哀。他所能做到的,就是留下一笔钱,不是弥补,不是愧疚,只是替李雨灵做那么一点点,希望她能原谅自己。

     这一切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或者说李雨灵压根就不会恨他,可是沈浩却这么做了,矛盾,却不得不做选择的事情。

     当X的出现,沈浩的眉头真的皱了起来,甚至在X尚且还没走远时,从雨中传来的咆哮声,触动了沈浩最为敏感的神经系统。

     一种寒冷,莫大的寒冷袭击了脊梁,那是临死前最深刻的诅咒。

     他们恨自己,应该,可是他们没有明白,这一切是他们咎由自取,而且最终动手动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这个国家,你们做的事情过了头,不是人家眼红你们的那些家产。

     X忽然停止了脚步,将伞抬高了一些,朦胧的雨之中能看到一双阴沉恶毒的眼睛,带着玩味的耻笑,嘴里捣鼓着自己听不懂的言语。

     像是无声的嘲讽,只是暗中看着这一切的沈浩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三合会的人出现了,他们并不甘于安静,一切都要掌控在手里……

     可是沈浩却痛恨于他们的野心,就算和李家有过不去的坎儿,但至少没有过分的仇恨,如此连一个可怜的人都不放过,多少的让人觉得太过于恼火。

     纵然他们是咎由自取,沈浩却不认为谁欠了他们什么。

     微微皱着眉头前行,任大雨湿透自己的衣服,仔细而认真的观察着X。

     三合会能用字母代替的人,都是不得了的高手,一个存在于世界上好几十年的帮派,必然有着外人不知道的底蕴,曾几何时沈浩就和一个代号为W的人交手,那一战记忆犹新。

     大雨为X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朦胧之中那把黑色的伞若隐若现,所走的路总能避免太过于刺眼的阳光,这种反追踪的能力让沈浩都感觉有些吃惊。

     他是此中高手,差点就将人给跟丢了。

     X在茫茫人海之中很快的换了一个形象,依旧是黑色的雨伞,只是看上去没有那么大,高昂着大背头,脸上充斥着阳光般的微笑,微微的眯着眼睛,让人根本无从和刚才那个阴沉的人联想到一起,此时他的胸口上多了一个牌子,只是由于站的远了一些,没有看出具体写着什么。

     高耸入云的写字大楼外面车水马龙,这个时间点并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时候,可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人依旧很多,这个省会级城市比不了一线大型城市,可繁华地带依旧展现出了兴兴向荣的繁华。

     沈浩没有进去,他知道X在这里就足够了,一个善于伪装自己的人,会有很多种的方式生活在不起眼的角落,或者只是一名技术工人,或者只是一个会做点卫生的,也许是某个公司的老总。

     说不上,却也不好说,而现在沈浩不能进去,全身湿漉漉的很难受,这种大雨淋透了的狼狈让路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若不是行走的匆忙,恐怕都已经开始指手画脚了吧。

     随便进了一个不错的酒店,住了进去之后便是洗了热水澡,衣服经过洗衣机的漂洗之后脱水,这样会在半个小时之内会干,他是多么的想念胖子,若是他在,能在第一时间侵入这里的安全网络中,按照自己的描述,会将人给挖出来。

     不过……这里肯定有X想要的东西,不然他不会刻意隐瞒的潜伏下来。

     下雨的时候天黑的很快,雷鸣电闪之下雨反而变得小了,路灯亮起之后沈浩填饱了肚子,通过温树云的渠道拿到了这顿办公楼的平面设计图。

     伴随着电话里的指点,沈浩终于惊讶于偌大的一栋楼里竟然会有如此厉害,这里是C省为数不多的几家大公司的聚集地,可以说这几十层里,完全都是几家公司承保下来。

     具体为什么他们这样做,这不是沈浩所关心的,可是在人海茫茫中要找到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来,沈浩觉得还是很吃力的。

     “对不起老公,我……查不出这么一个人来。”随着沈浩的描述,速写师快速的形成了图案,可是在国安局的档案库里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堂堂三合会的X,竟然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不被人发现,甚至没有过任何的破绽被人抓住,这是何等可怕的对手?

     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大楼,微微的笑道:“没关系,我会亲自去解决这些的。”

     大海捞针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一个样貌不出众,又没什么特点,刻意保持低调的人,绝对是不会被人注意到的,或许能注意到的……只是他的工作。

     沈浩从来都没有将三合会放在眼里,可是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这些字母队的厉害程度,一时之间有些无奈。

     组织,沈浩从来不认为组织会输给任何一个帮派,可是这一次遇到了很强大的对手,难怪就连天煞那死女人亲自出手,在这么长时间里没有一点的动静,感情人家早就渗透了进来,一点点的占据了所有的消息枢纽。

     搞的像是间谍战一样,沈浩笑了笑,或许……沈浩的心里有些担忧那个火辣,总喜欢和自己对着干的女人吧。

     拍了一下脑门,将心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抛掉,开始往那边的大楼走去。

     轻车熟路的来,将自己放的特别的自然,对于伪装,沈浩也一点都不陌生,他没有过分的遮掩什么,只需要小心的避开守门的保安和那些监控系统,需要去负一楼去找到总监控室就行了。

     他没办法大海捞针一样从茫茫人海中将这个小个子男人给捞出来,可是通过一定的时间段,去查电梯就行了。

     一个再怎么谨慎的人,不可能连活着留下的痕迹都没有,就像是一个怎么出色的杀手,走过路连脚印都不会留下,连狐狸都有打盹的时候,何况是人?

     曾经在美利坚遇到过一个出色的猎人,他告诉过沈浩如何去追寻猎物,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

     如愿以偿的来到了负一楼,看着满目的电子设备沈浩有些头晕,对于这些玩意他并不是如何的懂行,如果硬要说,他只会最为简单的操作,破开某个网站,寻找一些没有女人靠片的日子……

     系统不是很复杂,可是要破开密码就没那么容易,沈浩认真了很久很久,最后还是依靠自己庞大破译那些少儿不宜的网站的本领将其给打开,这时候他的确庆幸自己曾做过那样的事情,不然和睁眼瞎子又有什么区别。

     视频虽然在那个时间段,可是四个电梯人满为患,想要将其差的清楚的确费了一些时间,最后确定了X去了二十七楼,也通过这高清摄像头也明白了他的身份。

     一个公司的主管,负责对外贸易。

     沈浩笑了,够小心,却够胆大,和那个国家牵扯上,还能做的这么无声无息。

     寻找到了办公室,借着夜色却发现这里依旧有人在加班,不过他们都很忙碌,没有人注意到有人从他们的身边走过。

     那边X的办公室里依旧有灯光,里面传来了很低沉的女人声音,沈浩头皮发麻。

     暗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会有如此的重口味,就算X还算是个人才,但绝对不是吸引女人的人才对,一个低矮挫,没有多少权利,要钱也只能说是个高管,图了什么?

     通过一点点的缝隙,里面的景色证明了沈浩的猜测,一个背影异常高挑,长发披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裸露着双肩,下面的裙子被提了起来,背对着沈浩坐在X的身上。

     他的个头太小了,从这个方位看过去,将他的一切都当的严严实实,可是沈浩忽然意识到,这个X的确够小心,这是故意的,采取这样的姿势,背对着混泥土墙体,压根就不会遭到袭击。

     不可能有人从他的背后下手,而前面的话,这个女人可以给他挡子弹。

     “宝贝,真是舒服……今晚你真是漂亮。”X的声音带着一丝的邪恶,就像是为了彼此取悦而发出的那种是一样的,剧烈的喘息带着的猥琐,附和了那个国家对于某些事情的崇尚。

     “你也不赖哦,好久没有这么尽兴了,我爱你,边道君。”

     她应该是一个华夏人,叫着的名字……沈浩的眉头皱了起来,又听到:“你娶我么?”

     X在哪里沉默了一会,女人有些撒娇的“恩!”了一声,有些不依不饶,道:“好吧好吧,看来我想要跟你走是不可能了,你是有家室的人了。”

     沈浩悠然感觉这女人就是犯贱,明知如此,还要投怀送抱,是华夏男人死光了,还是你特么真的饥渴难耐了?就算沈浩不是什么大家,可好歹知道那玩意的尺寸,和身高也有些关系吧?

     再者,你特么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为下一代着想啊,生个孩子出来和那瘪三一样大,岂不是也忒丢人了些。

     心里付排沈浩却将自己藏在了黑暗当中,等待着他的离开,他想知道,X到底在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