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6.第936章 ,你的坚持并没错
    老刑警的资料递了上来之后让胖警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这就是及时雨,雪中送炭。从来都不喜欢老刑警的胖警察这一刻真的想抱着那老家伙亲一口。

     那家伙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明着暗着和自己过不去,很容易让自己下不来台。经常自己向东,人家偏偏向西。自己要捉狗,人家非要撵鸡。

     说不清楚这老顽固到底是怎么搞的,一大把的年纪算是活在了驴的身上,老大不小的人不懂得变通,坚持着所谓的正义,结果呢?活该一辈子在最底层出力。

     不过……今天难得一直了一下,毕竟事情有些棘手。

     几乎是没有半点的犹豫,胖警察就把这所有的东西上报给了省厅,等待着上面拍板,随后该抓的人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怎么忽然觉得……自己反而也变成了老顽固?

     省厅自然还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毕竟上层打招呼的不是他们,压根就不明白这里面有多少的猫腻,随着一纸逮捕令放在了赵阳的面前,这家伙恨不得自己扇一个耳光。

     本以为这是小事,本以为十拿九稳的可以把沈浩给弄死,也觉得……再能打又能怎么样?双拳还能和枪子弹比速度?可惜貌似他错了,还很离谱。

     “我想你弄错了吧?”面对着笑眯眯的胖警察,赵阳心惊肉跳的,道:“我不是……”

     “别,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有些事情我是真不知道,至于其他的,我也没办法,毕竟省局给我的指令可是将你逮捕。”

     一切戏剧化的事情变的太快了些,就算是赵阳,感觉自己貌似算的遗漏了些什么,却找不到什么任何的理由去说服自己输了。

     不服,这绝对不能低头,这里的一亩三分地种的蔬菜,自己绝对有话语权,那些公安的,或者是省政府的,大部分都是从自己的母校出去的,作为校长的孙子,谁不买他点面子?

     “你最好给我把事情说清楚,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赵阳很怒,一时之间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还是将这黑锅往这胖警察身上推。

     可他依旧错了,这家伙就是浑身滑溜的泥鳅,比他聪明的人都没办法抓住小辫子,何况他只是一个会做学问的博士……

     “赵阳,老校长的面子要是我不给,估计没人放过我,可是你也看到了,这逮捕令可是省局的人批下来的……这事情我向着你,可是有人却不见得一定要看着你的脸色办事啊。”

     将自己的责任推的是一干二净,有老刑警那个背黑锅的,他还在乎这些?赵阳估计你现在进来,不上法院,估计是没啥可能出去的。

     具体怎么做,反正胖警察和自己没啥关系。

     ……

     赵阳觉得憋屈,最后不得不求助于自己的爷爷,赵泽没想到自己的孙子会捅出这么大一个篓子来,一时之间也感觉事态有些严重。

     “到底是怎么回事?”赵泽有些愤怒,虽然说暗中他很权利,可是省局的人竟然签署了逮捕令?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一个不好赵阳肯定会栽跟头。

     事到如今赵阳也不敢有所隐瞒,将今天发生的一切给交代清楚。

     “胡闹,你这样就是找死,你不知道一旦牵扯上刑事案件,那个该死的石头就会站出来,我说话不好使。”

     就算赵泽有通天的本领,也奈何不了人家那位又臭又硬的石头,那是出了名的难对付,不然人家破获了那么多的案件,怎么可能还在原地踏步?这不就是不买领导的面子,最后里里外外得罪了个全么?

     不过赵阳的事情必须要处理的不着痕迹,赵泽都不认为现在该找沈浩的麻烦了,这种找死的事情继续加深矛盾,到头来赵阳会越陷越深。

     电话打了出去,公安厅的人还是满口答应了老校长的要求,并且表示办的漂漂亮亮的,为了那个逮捕令,他将电话打到了省局。

     “吴厅长,我们省局这些日子接了个很棘手的案件,必须要短时间内处理掉,这件事情既然是市局在处理,自然就让他们去把控吧。”省局的局长兼书记,那是副省长级别的,或许别人给你拿点面子,可人家未必买账,况且人家是真的有事情,没时间陪你玩。

     这个副厅长被拒绝,心里有些老大不高兴,大家同在一个部门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干嘛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不过人家只能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你就没办法继续说下去,随即一个个的电话打出去,对方表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具体事情都是支支吾吾的,这种搪塞让副厅长脸色更阴沉。

     “厅长,恕我难以从命,我坚持我的原则,因为那些东西也不是我出具的,要是没有交警部门的配合,我怎么可能这么快的肯定了。”

     最终还是找到了最关键的办事人,希望毁灭证据,将这事情给化解了,然而得到的答案不满意不说,还有一种赤裸裸被扇了一巴掌的错觉。

     这口气愣是让他没顺过来,等反应过来之后,人家很果断的将电话给挂了。挂了他的电话……这种感觉,的确更不爽,不过,他的接受这个事实。随即想到了一件可能,那就是前几天出现的问题,李家……离这里不远,却在这个省里有着绝对威势的李家貌似出现了大问题,难不成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可这两者之间,又怎么可能有关系呢?

     一切的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变得有些不可控制,到了晚上的时候,赵阳有些焦躁不安起来,看着冷漠的警察送了盒饭后,一个刑警道:“该是将事情的经过说说了,葛老三已经招了。”

     “不可能!”赵阳大声的喊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办了这么多的案件,难道还有过冤枉他人的?行了赵阳,你的后台给我打了电话的,只是很对不起,我从来就没想过看他们脸色办事,死活我就是一个小警察,不如把某些事情做好点,至少经过我手的案子,还能留下点好印象。”

     赵阳有些绝望,咆哮着要打电话,只是人家很果断的拒绝,现在要隔绝他和外界的练习,除非他是真的把一切问题交代清楚,然后才能请律师。

     赵泽也得到了消息,一时之间有些手误举措,孙子这一次貌似玩的有些严重了,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就是一个女人?

     暗骂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学校的校长,难道按照他的身份和地位,自己的孙子会缺女人?这也算是一个名校了,形形色色的大学生们既漂亮又年轻,何必非要往一棵树上吊死?一时之间对于赵阳挺失望的,可是现在他必须要去把这件事情解决清楚,以免事情继续恶化,导致最后人彻底的栽进去。

     要找到吴瑶,对于他来说简单的很,只需要给秘书说一声,自己做好去见她的准备就好,哪知道十分钟之后秘书有些灰头土脸的进来,道:“校长,她……不见您。”

     “恩?不见我?”赵泽感觉听错了,这又是什么理由?貌似一向是自己不见客人,可从来没人不见自己。恐怕就算是省长,也未必不会拒绝自己去见她吧?可是这么离谱的事情就发生了。

     他让秘书拨通了吴瑶的电话,那头还是接了起来。

     “小吴啊,我是赵泽,我想……”

     “赵校长,您好,您的意思我明白,我已经尽力了,其实我还是很在乎同学之间的情谊,可是有些事情,在给别人造成伤害的同时,就一定注定了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对不起……我帮不了你,我挂了。”

     “别别别……其实有些事情可以谈谈嘛,大家心平气和的,好好的说说,你刚才不是说同学的情谊么?没错,赵阳在这件事情上的确对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可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孙子,我只希望你能高抬贵手,至于你提出来的条件,我会斟酌考虑,尽我所能的帮你的。”

     吴瑶忽然感觉很可笑,确确实实的也很想笑,赵泽作为一校之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了,没想到饱读诗书的人,反而会做出越发让人发指的事情来。看来空穴来风必有因,当初学校里吵得沸沸扬扬,那位教导处主任上位的事情是真的了。

     “对不起,我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而且您已经批了,而且还可以说,这件事情本来和赵阳没关系,请您不要再来打扰我。”

     吴瑶很客气的挂掉了电话,赵泽却是一脸的涨红,看了一眼站在那边的秘书,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校长……要不……”

     “这里没你什么事情。”赵泽愤怒的火焰高涨,无处宣泄的恼怒直接对准了秘书,让秘书的脸色铁青。秘书不但知道校长那些龌龊的破事,还知道校长的为人,别看他平日里带着慈祥的微笑,一脸的无公害,可是背地里又是另外一个模样。

     道貌岸然的背后绝对是藏污纳垢的最佳理想场所,一件件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猫腻,让人心里发汗。

     估计大人物都有这个通病,或者说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处理的,他见的多了,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只能在沉默中保持着自己的那点可怜的同情心,最后看着肮脏的东西被粉刷上道德的衣服。

     垂头丧气的站着,赵泽的眉头微微的一皱,感觉自己貌似发火的不是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