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7.第237章 活活坑死爹!
    一看沈浩也没有生气,赵国栋多少的松了一口气,正如沈浩心里面认为的,现在他们还用得着自己,不至于不顾一切的和自己交恶的。

     “兄弟,那就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浩带着赵国栋来到了审讯室里,一竹二竹显然有些害怕,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们是没看见,但听着噼噼啪啦的,显然是动上手了,而沈浩是一个人,这里是警局。

     要是真被打坏了,咋办?

     还好,沈浩稍微的有些狼狈,可还是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地上躺着两个人,自然是警察和,闵勤月,都在哪里装死。

     “都特么起来,别以为这样老子就和你们完了。”沈浩冷哼了一声,道:“闵勤月,你的救星来了,是大官哦。”

     沈浩有些恶趣味,淡淡的一笑。

     他还真想看看现在的赵国栋怎么处理这事情来。

     一方面是用得着的人,一方面自然是领导的孩子,要是出事了,估计两边都吃不得好来。

     沈浩自然也有自己的想法,这闵勤月可是个阴狠的人,一旦占优势了,就像是个恶狗一样,扑过来咬人,可要是被压住了,就变得鸦雀无声了,屁话都没有。

     对于这样的人,是很危险的,要么打死,要么直接认输,被人家整舒服了,也就没事了。

     可沈浩是那种被人整服了的人么?当然,沈浩向来是选前者的。

     不过此时的闵勤月太惨了,已经被人给打的走了形,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是……”赵国栋一看着青年穿着打扮很得体,可是从情况而言,一时之间还真没认出来。

     闵勤月没敢第一时间答话,他不认识赵国栋,而且是喝沈浩一起进来的,而且从情况而言,两个人的关系貌似还不那么清白。

     “哼,那你是谁?”闵勤月问道。

     “我是市公安厅副厅长赵国栋,你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了。”

     闵勤月微微的一愣,差点哭了出来,带着哭腔直接说了出来,道:“你们琉璃真是个流氓的世界,我被人打成这样……”

     哭诉了半天,终于露出了本性,破口大骂,道:“你们警察都是吃了屎的,你们知道我爹是谁不?省建设厅厅长,厅级干部,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老子让你也跟着下课。”

     沈浩微微的耻笑,眼神却看了赵国栋好几眼。

     还真是让沈浩高兴啊,赵国栋的脸色还真有些难看了,毕竟呢,牵扯到了一个他真心得罪不起的高官,最后寒声说道:“你先别忙着诉苦,这事情我还是给闵厅长打个电话,让他走一趟的好。”

     赵国栋不愧是老条子,做事圆滑的很。

     沈浩像是推太极一样,把事情推自己这边来,自己本人站在那里看戏呢,怎么不明白?

     可这事情貌似稍微的有些棘手,毕竟一个不好要得罪人了。

     当官的,尤其到了赵国栋这个地步的人,怎么能不明白这个道理,要是平白无故的得罪了人,这路往后就难走了。

     天天有人给你穿小鞋,你还有精力去做事情?

     做不出事情来,代表着前途暗淡了。

     还真不开玩笑,人家赵国栋直接一个电话便打了过去,报上了自己的名号,告诉了这边的事情。

     那边显然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付了几句,可是关系到了儿子,最终沉声表示自己会过来。

     在警局基本上等到了晚上八点,这位建设厅的厅长姗姗来迟,从车上下来之后,赵国栋第一时间和人家握手。

     “我家不成器的孩子呢?”

     再怎么装,感觉人家也不高兴啊,毕竟儿子被揍了,而且听儿子那个哭腔,貌似受了很大的委屈。

     赵国栋有些头疼,但还是陪着这位厅长走了进去,见到了闵勤月。

     “爸,你可要给我做主啊,这里的警察太过分了……”

     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顿,人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沉着一张脸,道:“赵厅长,这不是你让我亲自跑一趟的理由吧?”

     言外之意,那是你们的失职。

     赵国栋到了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道:“事情恐怕有些出入,我们警局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了,贵公子貌似对此还不满意,不过导致一些警察徇私枉法,做出不合规矩的事情,这个……”

     人家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在官面上提这个,明显有些过意不去了。

     就在这时候,沈浩带着微笑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了赵国栋的旁边。

     闵勤月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狼一样,顿时狂啸了起来,道:“爸,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啊!”

     沈浩淡淡的一笑,对上了闵勤月老子,道:“看样子还是个大官,不过我感觉你生出这么个儿子,真心的应该掐死。”

     “你……”

     “行了,咱们不装了。”沈浩淡淡的一笑,道:“别的我不提,这事情还少个前缀,那就是求爱不成因爱成恨,大闹秋霜制药公司,然后我也是秉公办理,难不成我要站在门口被你儿子打么?”

     沈浩的眼睛犀利了起来,那厅长倒是愣了一下,看来是真信了儿子的一面之词。

     到了这个位置,他和赵国栋有着共同之处,那就是怕有把柄被人抓住,秋霜制药给了你面子了。

     当你打电话给梁秋霜,人家还是很果断的把人收下了,结果呢?

     “还有我的给你提个醒,恐怕你这坑爹的儿子给你找了点事情,别怪我给你没说,到时候弄死你,别说我没提醒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人家更加的不乐呵了。

     沈浩淡淡的一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沈浩当然不知道了,上一次一次性四十万,人家分分钟就搞定了,那就算是借来的,恐怕人家也不会收回去。

     你是当官的没错,可是四十万对你而言,那也是一大笔不小的数目,真心的,以你公务员的水准,恐怕半辈子够还了。

     沈浩只是给你提个醒,别拿这事情说事情,不然认真起来,肯定让你先吃不饱也要让你兜着走。

     显然,闵勤月是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直接咆哮了出来,道:“沈浩,我和你没完,爸,他打了我,我不管处于什么原因,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这人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最后眼神冷漠的看了一眼赵国栋。

     “厅长,您这是……”

     “恐怕我家孩子需要一个交代!”

     “哎,何必呢!”沈浩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道:“可真是一个坑爹的不能坑的货,你确定要这样么?”

     沈浩的神色冷漠了下来,打掉一个,是打,打掉两个,同样是打,四十万你不当钱,真当自己是土豪么?

     “哼,依法办事,追究到底。”人家表态了。

     “很好!”沈浩咧嘴一笑,打了一个电话出去,道:“帮忙联系一下省里面的公检法吧,这边出了点事情……”

     沈浩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下,而那边接电话的,自然是温树云。

     这事情和她本来就没半毛钱的关系,毕竟不属于同一个部门,可是沈浩这么说,她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了。

     你不能只利用人家,不拿出点诚意来吧?

     国安局办事,向来是不按照长路出牌,想要弄出点证据来,比其他部门更加的容易。

     那边的哪位厅长愣在哪里,他听清楚了,可是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完了。看了儿子一眼,道:“怎么回事?”

     闵勤月这才想起了这么一茬,感情沈浩在几天前就给自己挖好了坑。

     儿子慌了,当下所有的事情坦白了。

     盗用了公章,批复了非法建筑商,而且还是极大的一个工程项目。

     “啪!”直接一巴掌就甩给了儿子,道:“胡闹!”

     赵国栋也是怔了一下,没想到沈浩连这样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厅长,现在自己玩吧,我是没什么事情了。”沈浩忽然起身,然后就往外走。

     事情的始末,那已经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了,国安局出面,公检法开始行动,那代表着肯定要闹出点事情来。

     只是这爷俩还没明白沈浩到底拜托什么人去做着事情,只是放任沈浩离开了。

     赵国栋也是急急忙忙的赶了出来,一把拉住了沈浩,道:“兄弟,你别把人往死里的整啊,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最起码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要强吧?”

     沈浩也是无奈的叹息,道:“我已经留过了,也给了他机会,但是奈何他不相信,你可知道我打这个电话给谁了么?”

     赵国栋一愣。

     “温树云!”沈浩没有隐瞒,道:“国安局要插手的事情……没有回头路的。”

     赵国栋怔在了当场,一时半会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了,这沈浩……未免太狠了些吧。

     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这事情要是换成了自己,那将是怎么样的呢?

     时间过了十五分钟,老子还没有教训完儿子呢,一个电话便打了过来,人家老子接了起来,有些不耐烦,可是随即的话,让他怔在了当场。

     “怎么会这样?”

     停止一切职务,废除近些日子批复的所有公务,进入司法调查阶段。

     忽然之间,也不训儿子了,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力气,一下子躺在了沙发声。

     这正如沈浩所说的那样“你真心的要把你老子往死里的坑,果不其然,这一下真要坑死了。”

     那声音连一点感情都没有,恐怕他想翻盘都没机会。

     大家都是在这个场面上混的,一般都会留点余地的,可是今天……

     人家很不客气。

     “爸,怎么回事?”闵勤月本来被老爹骂的狗血淋头,可忽然不骂了,一时半会的还反应不过来,试着问了一句。

     “我完了!”他淡淡的说了三个字,随即仰头一叹,整个人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