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0.第240章 加快步伐!
    事情闹得不小,毕竟这篇区域住的人非富即贵,都是手段通天的人,一个个探头探脑的,相互问是怎么回事。警察大多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事人沈浩貌似伤者,还不能跟他们说话。

     ……

     这边发生的事情刚落下来,在市政府大院里,也是上演了一副比较凄惨的画面。

     一个雄壮的年轻人闯入了进来,别看他一米八五多的身高,可是一旦行动起来,像是狸猫一样敏捷,甚至是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来。

     他便是凯特,国际出名的贼,类似于强盗的贼!

     今晚,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偷,而是为了杀人。

     有的时候,贼可以丧心病狂起来,杀人越货,那就是强盗。

     他的目的很明确,自然是冲着温树青而去,不过当他接近这顿楼的时候,心神征兆,立马果断的撤退。

     “你要是敢动一下,老子立刻爆了你的脑袋。”

     一个冷漠的声音通过喇叭的声音,放大了说道。

     “哦,是么?”他的声音犹若公鸭嗓子,难听的不是一般。

     下一刻,他的速度骤然加快,快速的从原路返回,脚下响起了几声“啾啾”的声音,那是安装了消声器的狙击步枪。

     他走的路很奇怪,很难让狙击步枪打到他。

     只是,他还是小看了此次为了针对他而设下的埋伏,因为这里所在的人为了抓到他,直接埋伏了两百号人。

     武警,特警,还有国安局的人,张开了口袋等着你呢。

     “该死!”陷入重重包围之后,凯特重重的碎了一口,直接双手举过了头,跪在了地上。

     “么得,真特么是个泥鳅,这都没打到。”一个大汉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手里端着一把狙击步枪,上前二话不说,直接照着脑门就是连踹几脚。

     “你们华夏人不是说不杀俘虏的么?”

     “么比的,要是杀你,还用脚么?你脑袋里装的是屎”

     大汉很直接,一口浓痰弄凯特脸上去了,然后又是几脚,还想打。

     “哥,别打了,再打就真打死了。”有人上前抓住了那人,哭着一张脸,道:“我们头儿还指望我们带他去复命呢。”

     “切,你们头儿,那个娘们?我说你们这帮大老爷们也忒丢人了,让一个娘们……我去,特么谁踢我?”

     “我!”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温树云俏生生的身影走了过来,寒着一张脸瞪着那大汉,道:“一个娘们怎么了?不服上来打打看。”

     温树云根本就没好脾气,除非遇到沈浩那种蛮不讲理的,不然你能在人家手底下占到便宜?开什么玩笑。

     “哟,大姐头,你别生气,咱不知道是你嘛,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这家伙一看,得,熟人,而且当兵的时候,这女人就是个母老虎,凶残的不要不要的,继续下去,不打的你满地找呀,人家就不叫温树云。

     “滚蛋,打个人都打不准,你特么这些年也白混了。”温树云直接一脚把人给踢翻,然后吩咐自己人,道:“给我把人带回去,想办法把嘴给我撬开,我要知道一切。”

     “是!”大姐头发话,大伙就必须全力以赴啊。

     人散了,这里的危险基本上是解除了,可是温树云不由的心提了起来,不安分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小姨,你吃了葫芦籽了?”温苑很不满的瞪着她,说道。

     “滚犊子,你知道今晚遇到的是什么人不?”温树云很不客气的瞪了自己外甥一眼,道:“时间不早了,快去睡觉吧。”

     温树青坐在沙发那边露出了微笑,道:“别担心了,既然人家的能力有你说的那么玄乎,怎么可能出事。”

     “哦,你说的是我的老师啊。”

     不知何时,温苑早就把脑袋给剃光了,带上了一顶帽子,虽然看上去不伦不类的,但现在多少的看上去有些假小子的样子。

     没了花哨的衣服,穿的也像个样子,但是从某种意义而言,顺眼多了。

     “谁,谁担心他了?”对此,温树云当然是不会承认的。

     “小姨,都写在脸上了。”温苑嘿嘿坏笑道。

     “你这小丫头,学会欺负小姨了是吧?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温树云当时就不乐呵了。

     “好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担心就担心呗,人之常情……”

     “姐,你也跟着果果乱说?”

     “行行行,不担心,不过既然你口中的那个侩子手没出现在这里,那么肯定出现在了他那边,凡事不能坐以待毙,还是尽快的行动起来。”

     温树云微微的一愣,眉头一挑沉思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

     有些战斗不是说人多就能赢的,像阿凯那种,一旦真要动手杀人,就算你去一千号普通人,也会被人家屠个干干净净。

     这一点都不开玩笑,此时派人过去,怕是帮不上忙,反而添乱,所以温树云只有干焦急的份。

     就在此时电话响了,当一看是一个手下的,立马接了起来。

     “什么,侩子手跑了?那沈浩呢?”

     “受了点伤?好吧,尽快接手那边的事情,保证不扩大影响,我这就过去。”说完匆匆的挂了电话,转身就往外走。

     “还说不担心,我和妈妈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也不说留下来陪我们,一听那人受了点伤,立刻就坐不住了,哼……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

     “你小丫头要是敢在胡乱开口,看小姨不打蓝你的屁股……”

     恶狠狠的威胁了下温苑,温树云已经出门,快速的上车之后往那边赶去。

     沈浩半死不活的躺了一会,尼玛,那是皮外伤,稍微的包扎下就没事了,可尼玛还是疼啊,都特么用上止疼片了。

     操蛋的,怎么自己忽然变得这么矫情起来了?

     梁秋霜自始至终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此刻沈浩受了伤,真的是哭了,虽然很倔强冰冷的掩饰着,但是眼眶红红的,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好了,别那副德行了。”沈浩真心的感觉要从床上跳起来,这还让人能不能好好的养个伤啊?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啊。

     “那你说我应该是什么表情?”梁秋霜内心是又气又急,一时之间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了,只能坐在那里生闷气。

     “你应该笑啊,哈哈大笑,你要对天大笑,告诉它,咳咳……你家男人还没死,你往后不会守寡。”

     “你……沈浩你就是个十足的混蛋。”

     自己担心的要死,可是这家伙就没心没肺的开着玩笑。

     爱丽丝站在那边,带着淡淡的微笑,眼神之中带着一些皎洁,沈浩看着当时就不高兴了,道:“还有你,你笑个屁啊,哥哥我被人狂揍,你不说出来帮帮忙。”

     “哦,亲爱的,要是我被人家给杀了,你会怎么给我写墓碑呢?”爱丽丝当时就不乐呵了,直接对上了沈浩,道:“华夏对于名分不是看的很重要么?我是不是要挂上沈夫人这三个字呢?”

     “咳咳……”沈浩感觉自己口水要呛死自己了,这……

     “沈浩,你给我说清楚,她是什么人?”梁秋霜一直没问,这个爱丽丝异国风情,美貌如花,连自己都感觉人家是个大美人,再看两个人相互看的表情,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嗨,你叫梁秋霜,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爱丽丝,往后要做沈浩的女人的,不过他已经和你结婚了,你就全然不知道这事情就行了。”

     梁秋霜愣了一下,当小三能当到这个份上?

     “别那么吃惊嘛,我们讲究的是实在,对,以华夏的文化来说,就是有关系就好,无需名分,当然,我死了,给我刻上沈夫人爱丽丝,我还是会很高兴的。”

     “沈浩……”梁秋霜咬牙切齿的。

     现在是能打过这家伙,可貌似这家伙一条命都去了半条了。

     “听说你是个老板?唔,这么着把,你看我能干什么?顺道把我也带你们公司去,往后可以工作哦,我会很努力的。”爱丽丝啊爱丽丝,你真心的感觉天下不乱是吧?

     “我还差个秘书!”

     都不知道梁秋霜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就答应了下来。

     “真的?”爱丽丝眼睛亮了,道:“那妾身谢过了,至于工资,唔……我要比沈浩的高,谁让我和他能力差不多,但我又是个漂亮的女人呢?”

     好吧,沈浩终于感觉到了,别和女人去扯皮,输的人永远是自己。

     还是永远有多远,就滚多远吧。

     不过沈浩的心思还没有放在和人家爱丽丝扯皮的事情上。现在阿凯估摸着是短时间内不会出现了,自己今晚打了他一顿,短时间之内战力肯定会暴跌,那不是在自己身上划几刀,养上几天就OK的事情。

     那些拳很讲究,类似于沈浩动动你的经脉,让你浑身留个病根什么的。

     只是阿凯身体素质比较强,自己也对中医气功的有所研究,肯定也会想办法解决的。

     不过在此之前,就不应该闲下来,心里面弄的那点恶气,应该找个人发泄发泄才对。

     对,这个人就是穆天生,要是让这个人有好日子过,沈浩总觉得对不起自己。

     不过单纯的打一顿,貌似没有啥用啊,要是直接能给打死,那才叫个爽啊。

     就在这时候,温树云的车终于开进了小区,停下车之后,急冲冲的就冲了进来,人刚进来,直接喊道:“沈浩,你没死吧?”

     我去,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毒辣啊,自己还没死呢,就这么急着让自己去见阎王。

     梁秋霜的眼神如刀,恶狠狠的看着沈浩,沈浩感觉自己,是不是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