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4.第264章 ,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王静怡冲的太快,根本没有给别人阻止的机会,遇到了困难,私下里解决必然就行了,外面的人中,大多数是亲友,可是这社会,能有几个亲友是真正能帮忙的?

     柳琪也是急匆匆的跟了出来,要去阻止,可是王静怡已经坐上了电梯。

     沈浩半死不活的就听着这帮家伙相互恭维,吹的可是天花乱坠。现在算是明白了,感情这个楚林就是个小包工头,做了一年的工程,有了点小钱,就牛逼了,至于那个眼镜男,貌似是啥公务员,在凝县的一个小镇上当小官呢。

     什么前途不可限量呐,往后华夏的首富,沈浩还真想问一句,你特么不吹牛会死啊?

     王静怡来到了桌子前,当下就说道:“喂,谁有钱,小雯出了点事,需要一百万,能帮的帮,不能帮的靠边站。”

     大多数人脸黑了,尼玛,你当一百万是一百块啊?随口就说出来,大家随手丢给你?

     不过一听是新娘有难,大家还是热心的问了几句,王静怡表现出了快嘴的一面,当下叽叽呱呱的把话就说出来了。

     本来听闻新娘有难,可一提钱,尼玛,旁边两桌听见了就当没听见。

     就在这时候,柳琪气虚喘喘的从楼上冲了下来,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她,柳琪是何等的玲珑,这一眼,她已经明白,自己来晚了。

     “楚林,你看雯雯出事,那就不好了。”王芸就在这时候说话了,道:“再怎么说当初我们也是一个宿舍里的,不要让别人看了笑话,就拿个三五万出来吧,也让某些人看看,闺蜜,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关系好,那是在关键时刻用得着。”

     “哦,你是这么想的么?”楚林点了点头,很大气的拉开了随手带着的包,从里面掏出很大一叠钱来,就要往王静怡的手里塞,王静怡本来看见有人慷慨解囊,心里多少有些乐意,但是听闻刚才这话,当时就怒了。

     “静怡,小雯有困难,我们齐心帮她,不要让她难受。”柳琪自然明白王静怡的意思,但现在作为闺蜜,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她是尽了所有的力量。

     “哎,感情就是个装逼货。”沈浩看不下去了,环顾了一周,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柳琪的身上,道:“妞儿,你真想帮忙?”

     柳琪愣了一愣,没明白他的意思。

     “真是服了你了,你叫静怡是吧?”沈浩指了指王静怡道:“估摸着新娘要是拿了她的钱,今晚连洞房花烛的心情都没了,走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说完不由分说的把人给拉走,来到了柳琪的身边从口袋里磨出了一张卡,道:“拿着,密码六个八,当是借你了,要是不还,拿你来抵债。”

     在柳琪发愣的时候,沈浩已经把卡塞在了他手里。

     “这里有一百万?”很多人都有些疑惑的看着沈浩,道:“就他那土包子?”

     “白痴!”沈浩瞪了那人一眼,翻了翻白眼。

     “沈浩……”柳琪站在那里半响都说不出话来,有没有一百万她不知道,可是沈浩就这么拿给了她,那……

     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呢?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心忽然就暖暖的呢?

     “哈,客人们可真够多的啊。”就在这时候,门外面忽然传来很嚣张的声音,随即几个难人鱼贯而入,大大咧咧的,像是没看见这么多客人一样,道:“哟,今天不是朱林的婚礼么,这新人呢?还是说我们来晚了。”

     “恩?”沈浩感觉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不由的抬头看了一眼,顿时就乐呵了。

     这三个人恐怕这辈子不想见到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沈浩,自然,他们正是和沈浩有过一面之缘的凝县领导,吴楠、刘昊,江宁。

     三位领导大气十足,一进来就引起了部分年轻人的注意,尤其是眼镜男,像是看到了自己亲爹一样,快速的走了过去,陪着笑容道:“三位,怎么这么巧?”

     “哦,是你啊。”吴楠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道:“你怎么在这里?”

     “嘿,新娘是我大学的同学。”眼镜男急忙解释。

     “行了,这里没你啥事,去吃饭吧。”江宁没好气的摆了摆手,对着众人说道:“我说各位,这新郎和新娘都没出来,感情这是玩乌龙啊。”

     “又是这三个混蛋。”柳琪对三人的记忆犹新,当初可是在公司派头摆得十足,明着要人家柳琪陪睡呢。

     沈浩也是嘿嘿一笑,道:“乐子大了……”

     柳琪这才意识到,貌似这三个人在沈浩的手下吃过很大的一个亏,尤其是那段视频,估摸着三个人心中都成了无法弥补的痛了吧?

     客人们大多数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毕竟亲友,亲友,家事还是明白,看来今天的婚礼非要黄了不可。

     “啊哈,三位领导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啊。”就在这时候,沈浩还是走了过去,很热切的和三个人打了个招呼,而且作势就要和人家拥抱。

     三个人闻言,身体都是一个哆嗦,江宁差点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

     对于这个幽若魔鬼一样的声音,恐怕他们这辈子都忘不掉,可是……这家伙不是在琉璃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你?”吴楠惊恐过后,一看这么多人,感情你还敢玩那一套?

     “恩,不就是我么?我说三位领导啊,你们这样就丢了政府的脸了,这是损坏咱们党的声誉啊,你们也不看看,作为一个党员,就不能打扰群众,对不?”

     “少给我嬉皮笑脸的,今天我们是参加婚礼的,和你、和你没关系。”刘昊一脸的不爽,不过说的可是没啥底气。

     “是这样么?”沈浩咧嘴一笑。

     就在这时候,隋雯雯的父亲也是下楼了,看到了三人,脸色变得有些寒冷,道:“你们来了,朱林呢?”

     “朱林?你问我,我问谁去,你作为老丈人不知道,我们几个狐朋狗友怎么知道?”江宁淡淡的瞥了隋雯雯老爸一眼,脸色带着些许的戏谑。

     吴楠是朱林的发小,也有些沾亲带故,对于朱林倒插门做赘婿的事情很不乐呵,在朱林家可没少煽风点火,今天事情到了这一步,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吴楠,我警告你别太过分,别以为你是凝县办公室的,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

     隋雯雯的老爹其实不是什么坏脾气,但今天是真被气到了。

     “叔叔,你也别生气了,钱……我们已经帮你筹到了,就让婚礼顺利的进行吧。”柳琪很认真的盯着隋雯雯的父亲,把卡交到了他手里,道:“雯雯丢不起这个脸,这里的事情交给我。”

     “孩子,你……”

     隋雯雯父亲拿着卡的时候,手有些发抖,那是一百万,当时毫不客气的拿出十万的时候,做长辈的明白,隋雯雯交到了一个真心的朋友,这种朋友连命都能交托。十万对于隋雯雯的父亲并不是很多,可这十万,估计是小丫头省吃俭用,甚至还在外面打工凑起来的,这是血汗钱,可是当姐妹有事情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只感觉能帮姐妹一把。

     这是下意识的一种关怀,比任何东西都强,而现在这一百万不知道哪里来的,但是不得不承认,最麻烦的事情解决了。

     “叔叔别和我客气。”柳琪露出了一抹真心的笑容,道:“到时候叔叔一定来参加我的婚礼就是了……”

     说完这话,她有些后悔,怎么忽然就撤这上面去了,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沈浩,这家伙眯着眼睛,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三人,不知道想什么。

     沈浩那个郁闷呐,这三个家伙看来是没受够教训,可特么今天悲剧的是自己不适合动武啊,这伤势再复发的话,估摸着要在床上呆几天了。

     “沈浩……我求你一件事。”柳琪忽然凑了过来,小手抓住了他的手,很小心的说道:“替我,狠狠的教训这三个王八蛋。”

     “恩?”

     “你要是办妥了这个,你让我干什么都成!”小妮子脸红红的,一脸的羞涩,可是咬牙切齿的抬头盯着沈浩,倔强的没有退路。

     沈浩忽然伸出一只手,在他下巴上挑逗了下,嘿嘿一笑,道:“小妞,这是羊入虎口呐,不过本帅哥答应了,今天,他三完了。”

     说完沈浩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妈的,不就躺几天么?有个屁关系,为了柳琪妞儿,拼了。

     “你要干什么?”沈浩忽然来到了三人面前,三个人忙了,吴楠有些惊恐的看着沈浩。

     “走,哥几个出去说!”沈浩笑的很阴。

     “沈浩,我可警告你,这里不是琉璃,也不是秋霜制药公司,你最好别乱来,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江宁恼怒的说着,一边往后退,和沈浩保持距离。

     “咦,你确定要在这里说?”沈浩有些疑惑的抬头,问道。

     “就在这里说!”刘昊也很肯定。

     沈浩拍了拍脑门,无奈的叹息,道:“你三啊,就是三头猪,尼玛,出去老子就揍你们一顿,可是要在这里揍你们,恐怕……”

     “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