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3.第263章 ,找茬
    “行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王静怡很不高兴的瞪了眼镜男一眼,道:“虽然话不好听,但有些事情大家都明白,何必要摆在面子上说?你就是个小公务员,和人家大老板能车上个啥关系?小心点,被双规了那就不好了。”

     “王静怡,你怎么说话呢?我们家楚林是那样的人吗?”王芸率先不乐呵了,恶狠狠的看着王静怡,眼神都要喷火了。

     “你……”

     “好了静怡,那些事情都过去啦,你干嘛比我还要上心?说实在的,现在的楚林和我只不过就是陌路人,不就那么点事情嘛,难道你还真愁我嫁不出去?都不是给你说了嘛,这是我的同事,不,应该是……男朋友。”

     说完她指了指坐在那里打瞌睡的沈浩。

     沈浩一愣,这妞儿,还真把自己给退出去了,感情……不过当所有人目光都放在自己身上后,他还是打着哈哈,说道:“众位好众位好,失敬失敬!”

     低头哈腰的给周围人打了个招呼,可是屁股就没从椅子上抬起来。

     “啧啧,刚才我还疑惑呢,我说哪里来的土包子没见过世面,连这样的菜都要抢着吃,感情就是你男朋友啊。”王芸看了一眼沈浩,神色有些鄙夷的说道:“行了,现在看来我们家楚林一番好意,人家也未必在意。”

     沈浩“唔……”了一声,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对对对,俺是山里来的,没见过好吃的,难免多吃了几口,大家莫要怪,莫妖怪啊。”

     “哦?”那边的楚林听闻是淡淡的笑了一声,看了一眼沈浩,又看了一眼柳琪,略微的思考一下,像是明白了什么,道:“沈浩,恩!好名字。”

     “得,你也别赞美我的名字了,那是我爹给我取的,说实在的,要不是我打不过我爹,我特么早就改了。”沈浩很不客气的顶了回去,在场的人都有些脸黑。

     柳琪也是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果然,这家伙就是这么雷人,关键时刻,总是能把人给雷死。

     “呵呵,这么说来,沈先生你可是不得了的人咯?”王芸鄙夷的看着沈浩。

     人靠衣装马靠鞍,沈浩一身的休闲服,总价值超不过八百块钱,虽然看上去有七成新,但难掩他的经济状况不好,这话说出来,无非就是想打压人家,来抬自己嘛。

     “妹子,好眼光。”沈浩当时就给竖起了大拇指,道:“看我这身材,看我这长相,每天往公司门口这么一站,那是相当的给力,你是不知道,咱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美女,哪一个不是对我有些不轨的想法?只是咱为人正派,不是有了柳琪吗,这才……”

     王静怡捅了捅身边的柳琪,脸黑的不能再黑,小声的问道:“我、我咋感觉你这同事这么不靠谱啊?”

     “你能感觉不靠谱就对了……”柳琪无奈的捂住了眼睛。

     “柳琪,你给我老实交代,这家伙总不是你花了几百块钱雇来的吧?”

     柳琪很没脾气,差点就点头承认了,这尼玛也忒丢人了些,三言两语的,无良本性现楼无疑。

     王芸差点没被噎死,不过很快就换上了笑容,道:“呵呵,这么说来,还是我们柳琪面子大啊。”

     “你这是什么话,妹子,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啊,我可警告你了,柳琪是我的,而不是你们的。”沈浩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要是搁以前的话,就凭你这话,我至少把你扔隔壁街道上去,但现在咱从良了,要做个好人,好人,你懂不?就是我对你很不满,可是我不会说。”

     “恩?”王芸的眼睛猛然间睁大,那迷离的桃花眼尼玛都放光了,道:“你对我怎么不满?”

     “这个真没有……”沈浩显得有些无奈,道:“刚才都说了,我是山里来的,虽然说不怕苦不怕累,更不怕脏,但对于农药化肥之类的,可真心的怕,折寿啊。所以我呢,就抢在你前面吃了……”

     然后沈浩立刻就送你个你懂得的表情,挤眉弄眼的差点没把王芸给气死。

     所有人都愣了,感情这是变着法儿欺负王芸呢?

     王芸手里的酒杯捏的咯吱咯吱响,咬牙切齿的,要不是估计到了自己的面子问题,估摸着都要发飙了,可惜,人家是斯文人。

     “沈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楚林的一张脸都快滴出水来了。

     “哈,有啥意思?不就是农村来的,没见过世面么。”沈浩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无奈叹气,那意思就是,还让我给你介绍个屁啊。

     “啊,大家喝酒,喝酒!”眼镜男是急忙上来打圆场,这要是继续说下去,估计双方都会打起来。人家可是刚刚和楚林之间建立了联系,要是被沈浩给搅黄了,估计没地方哭去。

     有些人也开始附和,大家都开始做起了老好人。

     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可是楚林和王芸的更加难看,柳琪是低着脑袋喝着杯子里的果汁,现在可是真后悔了,真不应该把沈浩给拖来,感情人家就是来砸场子的,这要是让舍友知道了……

     想到了舍友,柳琪感觉有些奇怪了,怎么都到了这个点上了,为毛这对新人还没有来敬酒答谢客人?她底下了脑袋,问了一句旁边的王静怡,这妞儿也是愣了一下,两个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对着众人告了个罪,双双离席。

     两人离开,大家自然无视了沈浩,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就把刚才的事情给忘了,也只有王芸目光有一下,没一下的从沈浩的身边扫过去,可是这家伙是王八吃了秤砣一样,懒得搭理你,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

     酒店四楼里,新娘女方包下的包厢里,十几号人急得团团转,一个三十多岁,美艳的女人对着新娘不满的嚷嚷,道:“小雯,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要嫁的这是什么人?之前说的好好的,现在临时就给我们出难题是吧?这不是诚心要撸你爸爸的脸么?”

     “阿姨,我真没有这个想法啊,再说朱林不是那样的人,他肯定也是被家里人给胁迫了。”新娘就是柳琪的舍友加死党,不过作为今天的主角,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少说两句吧,问问对方是什么意思?我膝下无子,就这么一个女儿,是不可能答应他们的条件把女儿嫁过去的,都说了,朱林过来之后,我会当成亲生儿子来对待,也没有用身份压人的意思,倘若他们今天非要如此,那么就没必要了,对于每一位客人,我豁出去老脸来给大家陪个不是。”

     隋雯雯的父亲是一个生意人,手头资本颇丰,奈何现在是囤货的季节,所有的资金都压在了货物上面抽不出来,女儿结婚是大喜的事情,本来谈好了****女婿,但是男方对此很不乐意,想着法儿来刁难。

     现在倒好,不知道从哪里得到自己手头没那么多钱,刚才打电话来做了个附加条件,要把所有的客人请到最豪华的KTV做个包场。

     这要是之前,他肯定能有办法筹到钱,可是事到如今,那里去找一百多万呢?这就是刁难,难道一百万给孩子们过日子不好么?

     现在新郎不到场,还能怎么样?当然,隋雯雯的父亲不认为这是女婿的注意,相反,女婿的人品他信得过,而且也是一个很实在,很朴素的孩子。

     敲门声响起,伴随着一个女眷过去开门,柳琪和王静怡走了进来,隋雯雯一下子就像是看到了亲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过去,倒在了柳琪的怀里就哭。

     两个人被弄的有些措手不及,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一味的安慰自己的闺蜜。

     最终情况明朗,王静怡就破口大骂,道:“这朱林也太过分了吧?一个男人怎么就连一点点的硬派都没有?”

     “少说两句。”柳琪急忙阻止,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之后,从身后包包里拿出了钱包,抽出了卡,交给了发愣的隋雯雯父亲手里,道:“叔叔,我想朱林不是那种人,这点您也清楚,可是到了现在,这婚礼必须要举行下去,这是我这一年的积蓄,十万过一点点,就当是应急吧。”

     隋雯雯的父亲一时之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忽然感觉,自己怎么就不如一个小女孩了呢?自乱分寸。

     “这是我的,我没柳琪那么多,只有五万。不过下面有钱的同学也比较多,我这就去联络联络。”王静怡大咧咧的也拿出了卡,放在了隋雯雯父亲的手里,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