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5.第245章 甩手就是打脸!
    事情对外还没有宣布,故此,还有回旋的余地,而这回旋就在系令人,沈浩!

     国安部要处理一件事,向来都有些他人无法知晓的权利。

     当然,他们向来也没有处理这些事情的权利,可是……一切都有变通的,这点,连闵勤月都不知道沈浩哪里那么大的能耐,直接把老子给送到了那地方去。

     闵勤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时之间委屈的要死。

     他爹完了,代表着他家完了,往后……

     别说享受的东西了,恐怕以后会有更麻烦的事情发生。

     他闵勤月可没少借助着老子的名义在外面霍霍他人,如今只能说是风水轮流转啊。

     “梁总,你一定的答应我,答应我啊……”闵勤月的声音带着哭腔,道:“之前是我不对,我闵勤月不是人,我不应该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情,我不应该有眼不识泰山。”

     梁秋霜的表情有些复杂了,就连一向不满他的刘静茹也是秀眉微挑,毕竟,一个大男人跪在哪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多少让人感觉那是啥。

     刘静茹最后叹了一口气,道:“我感觉,你还是找错人了。”

     “我知道,沈主管不会见我的,求您们了。”闵勤月差点给两女磕头了,还好刘静茹也不能这般,这是折寿啊。

     急急忙忙的把人给抓住,随后道:“行了,你先回去吧,我们会给沈浩说的。”

     事情不是人家沈浩干的,可是现在……

     “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刘静茹感觉蛋蛋疼,道:“你说吧,怎么办?”

     大发了闵勤月,可这头疼的事情并没有解决。

     梁秋霜仔细的思考了一番,道:“当年我们创业的时候,是人家帮了我们一把,这点对于人家而言,可能是举手之劳,可是对于我们……”

     她们两都知道闵勤月是什么样的人,可是人家老子说一句话,梁秋霜还是把人给放了进来,当初,也是记着人家的恩情的。

     “算了,我不管了,反正那是你老公,至于怎么处理,今晚上吹吹耳边风吧。”刘静茹说完这话,转身就跑了。

     “我老公……”

     刘静茹这话,像是一直在提醒自己一样,如今的身份不一样了。

     可不知为什么,当听着这个称呼的时候,内心总有一种难言的感觉来,她对于沈浩,心里已经装满了,但是……一涉及到家庭这类型的词汇,难免的还是有些慌张啊,刘静茹这妮子,话题挑起来了,人跑了。

     一个下午,梁秋霜有些心不在焉,直到下班,拖着疲惫的身躯,去了停车场,那边,一个颓废的人站在那里,像个乖宝宝一样等候着。

     不就是闵勤月么?

     梁秋霜一愣,但还是看了他一眼,道:“我现在就要去见沈浩,你跟我走吧。”

     这个情,是能求的,毕竟,当年……

     恩情能还,还是好事,欠下的,终归不能一直拖着。

     上了商务车,闵勤月垂着脑袋,痛苦的抓着头发,事发已经四十八个小时了,一些东西都调查了出来,这些都是他做的,可是牵连的老子直接被关了起来。

     这官场上的事情闵勤月不是很懂,可是他这四十八个小时里,感受到了什么叫人情冷落。

     以前那些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哥们,当听闻自己老子出事,一个个的闭门不见,还有那些公检法的人,以前一口一个公子,如今呢?寒着脸看着他,带着不屑。

     也让闵勤月明白,正如沈浩说的那样,离开了你老子,你的确什么都不是,就算还有个高学历,那只不过是镀金的成分在里面,根本没啥用。

     他明白自己错了,所以……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这事情给处理好,绝对不能把老子推上不归路。

     ……

     沈浩无聊的在家呆了一天,李雨灵和苏娅两妞儿貌似心有灵犀一点通一样,直接不理他,借着打吊瓶的借口,下午出去之后没回来。他只能抱着笔记本电脑上网呗。

     好吧,那些小网站们都好好的看了几遍,尼玛,虽然那些什么一本道之类的,难免有些小美女,可特么……也未免太重口味了吧?

     看的自己难受,无奈的开始做饭了,就在这时候,门被敲响,沈浩开门之后,愣了一下,这……

     “干嘛,给我让开!”一看沈浩像个家庭妇男一样,为着围裙,多少来气。

     这房间里有两个美女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了,虽然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但傻子都能看出来,沈浩恐怕和两妞关系不浅啊。

     开什么玩笑,试问她梁秋霜嫉妒过谁?

     苏娅就让她嫉妒了,人家现在还是个公安局局长呢。

     沈浩一看人家无明业火,脸黑了,不过把梁秋霜给让了进去,就看见了像个跟屁虫一样的闵勤月,当下咦了一声,问道:“你来干嘛?”

     “沈……沈主管!我、我、我……”

     平日里嚣张惯了的闵勤月,忽然连话都不会说了,这让沈浩的内心耻笑了一声,道:“别站在外面了,进来吧。”

     沈浩怎么看不出来,人是梁秋霜带来的,就算这货对自己而言,应该一巴掌拍死,可是你不能打梁秋霜的脸啊。

     人进来了,梁秋霜却四下里打量了一番,眼睛中精光闪闪的,还评头评足的。

     “不错啊,还有人给你收拾家?”梁秋霜带着些许醋意。

     “得,这是我们保姆的杰作。”

     这当然是楚香绫那妞儿的杰作了,平日里跑来跑去的,沈浩也很心疼,奈何这妞儿貌似找到了自己的价值观和人身观一样,撵都撵不走了,你还别说,这妮子每一次来都能喝李雨灵碰面。

     主要是妮子只做事,不说话,还真把李雨灵这妞给打动了,最后呢,也只能默认了呗,还狠不好意思的每次帮忙收拾家里。

     “还保姆……哼!”梁秋霜一听这话,脸上带着些许的不悦。

     此刻,闵勤月傻了,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梁秋霜结婚了,嫁给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男人,他原本还有些不相信,可是现在看来……一个大胆的观念从脑海里升起,一时之间感觉胆寒。

     难不成那个男人真的是沈浩?不,是应该是!

     沈浩没和梁秋霜料多久,终于意识到了旁边还有个电灯泡呢,直接脱去了围裙,往沙发上一扔,哼道:“闵勤月,你来我这里干嘛?难不成是还想继续打一架。”

     “啪!”闵勤月的回答是相当的果断,直接扇了自己一巴掌,道:“沈主管,我知道我不是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求你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吧,往后我们是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哦?”沈浩看了梁秋霜一眼。

     梁秋霜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低声说道:“他父亲在我们落魄的时候,曾帮助过我们。”

     沈浩点了点头,这就难怪梁秋霜会带他过来。

     饶有兴趣的看了闵勤月一眼,切了一声,道:“公子啊,你这认错到很容易,不过呢,我这里未免也太那个啥了吧,来,拿着这个,我要你的左手。”

     沈浩直接把放在桌子上的水果刀丢在了他的面前,道:“下手慢点,太快了我就感觉不到快感了。”

     “什么,沈浩你!”闵勤月一下子嘴唇都青紫了,沈浩要他一只手?

     “怎么,难道你感觉跪一跪,说两声我错了,就能当做事情没发生?”沈浩耻笑了一句,道:“我是说你蠢,还是说你天真呢?”

     梁秋霜本来听闻沈浩说要一只手的时候还真吓了一跳,可是看着沈浩眼神里的戏谑,随即什么话都没有说。

     沈浩做事,向来懂得分寸,这样的事情,向来不会闹的太大的。

     闵勤月被沈浩一句话堵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脸色变了几变,看了看沈浩,又看了看梁秋霜,这时候多么希望梁秋霜站出来说一句啊。

     可惜,希望有多大,失望也往往就有多大,梁秋霜无动于衷。

     他捡起了那把刀,低头沉思了片刻,表情狰狞了一下,道:“好,沈浩,别忘了你刚才说的话。”

     这家伙虽然心里不乐意,但还是拿起了水果刀,果断的往自己的手腕上扎了下去。

     沈浩甩手就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这一巴掌忽如其来,不仅仅让闵勤月没明白,就连梁秋霜都是一愣。

     而且下手绝对不轻,直接把闵勤月的两颗牙齿给打落了,吐出一口鲜血来。

     “你刚才下手轻了,我给你补上。”沈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滚!”

     闵勤月一愣,捂着脸很平淡的看着沈浩。

     “你可以继续记着,没事,我等着你报仇。”沈浩不屑的一笑,道:“希望你能学乖点。”

     闵勤月走了,梁秋霜却没懂沈浩这样做的原因。

     沈浩一笑,道:“他还算个有脑子的人,知道权衡利弊了。”

     梁秋霜显然还没明白沈浩这话。

     沈浩一笑,道:“他学聪明了,一旦我今天不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他老子,那么,他丢掉的可能不是这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