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7.第607章 ,物是人为人却在
    沈浩从办公室里出来,心情不是怎么好,面对着昔日的爱人,的确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天气热的快要成了烧烤摊,把人放在两块铁板上不断的烤着,这稍微的在外面站了几分钟,就感觉人快着火了一样难受。

     没脸没皮的又跑到了保安室,一竹和二竹铁楠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貌似等着沈浩这禽兽不如的家伙给他们个解释。

     “你们这么看着老子怎么着,难不成老子脸上长花了?”沈浩没好气的直接开骂。

     铁楠在哪里神色古怪,道:“哼,这花是没长,我们算是看清楚你这家伙是什么嘴脸,感情人家女人们都说,男人能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

     “滚!”沈浩没好气的瞪了铁楠一眼,骂骂咧咧的说道:“我说你几个连猪肉都没吃过,就知道那肉的滋味?和你们一帮抠脚大汉讨论这些,懂么?”

     “嘿,这事情咱还真不懂,可有一件事情我们算是看明白了,你沈浩压根也不是啥好人,根本就不知道啥叫个怜香惜玉,你说那么漂亮文静的女孩子这么热的天气来找你,你跑了,对得起谁不?”

     “行了,你们都少说两句。”一竹摸出了烟,挨个儿丢了一只,最后给自己点上一支,这才幽幽说道:“这人比人没办法活,可是事情特么也不是这么个做法吧?我说浩子,你小子的确很不地道,你给咱哥几个交个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浩心里的确也有些不舒服,不过这事情能怎么说?

     话说自己在这城市里面,男性同志也就这么几位,平日里吹吹牛啥的也没啥,就算拿钱一起出去嫖,估摸着三人都以为这事情没啥问题,毕竟啊,大伙儿心里都明白,这男人有钱了,啥破事都能做的出来,人活一辈子,好人也的做,恶人还要做,伪君子有时候还的装着,真小人那是必须要做的。

     反正就这么个情况,你非要说个谁对谁错,貌似也不是这一帮粗人去评断的,百样人,各种的活法,可是沈浩这事情三人感觉是过了,喜新厌旧可是男人的大忌。

     沈浩貌似明白三个人的这点小想法,这才吸了一口烟道:“我高中时期隔壁的女孩,可以说,有他么一腿,现在明白了不?”

     “哟呵,没看出来啊,你小子还蛮早熟的,高中的时候就学会勾搭女孩子了。”铁楠在那边有些诧异的看着沈浩。

     “去去去,一边呆着凉快去。”说起这事情来,沈浩就感觉烦躁,这都是成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丫又继续撤出来,那些破事情,谁特么又能说的清楚呢?没人能说的清,越是扯,特么就是一笔糊涂账,清官难断家务事,那事情……

     好在三人多少还是明白了一些,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绕着这个话题给沈浩出主意的出主意,宽慰人的宽慰人,最后铁楠倒也爽快,直接把那盒茶叶塞给了沈浩道:“快下班了,你也滚蛋吧,反正你的事情我们说多了也特么是闲扯淡,压根就不能解决问题,不过你最好还是把这事情给处理亮堂了,人家这么远跑过来,肯定不是无聊的找你玩,估摸着女孩子对你有感情。”

     一语点醒梦中人了梦中人,这才是沈浩一直没有注意的问题所在,对啊,人家大老远的跑来,具体是为了什么呢?不稍微的去谈谈,仿似还真说不过去。

     摆了摆手,沈浩叼着一支烟,手里拿着从铁楠哪里整来的茶叶,就此回到了办公室里去了。

     柳琪和吴瑶聊了很久,话题都是通过沈浩展开的,至于沈浩的很多过往,包括梁秋霜在内很少人知道的,别说沈婷是个大嘴巴,其实丫头平日里的嘴巴是很紧的,为了给老哥留面子,很多东西只说一半,惹的一帮女人们是感觉抓住了,可啥都没有了解到。

     沈浩的过去貌似不是那么的复杂,就知道这家伙小的时候特淘气,而且还是那种很冲动的性格,加上从小练武,身体还狠好,打架起来,那是超级的牛逼,学校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这家伙就是个混世魔王。

     柳琪听着很想笑,感觉这男孩子貌似从小都有这方面的通病,为了哥们两肋插刀,最后学业也就这么荒废了,走上社会了反而混的风生水起的。

     “我只是当初怪他没有读大学,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里面,当初有些赌气,他竟然为了我去和隔壁学校的一帮流氓打架,最后被学校开除……哎!”

     前因后果柳琪内心算是知道了,这几年来吴瑶一直在寻找沈浩的下落,只可惜了,对于沈浩的行踪很多人都是闭口不谈的,像是触及到了某种忌讳一样,仿似他从学校里出来,整个人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事情就会被埋葬在了心底,藏在了不愿意被触及的地方,或许再给她三五年的时间,就能彻底的把沈浩给忘掉,从此,那份初恋也就当是回忆,往后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不再会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

     初恋这东西,就像是毒药,或者说是蛊毒,能把人的身心彻底的祸害清楚,以至于解除,也需要莫大的代价。

     “我本以为这辈子或许在也见不到他了,等着这两年安定下来,然后去他的家乡看看,如果能遇到,我还是希望能给他一个解释,如果他混的不如意,我会带着他走,现在看来……”吴瑶的脸上有一抹难以释怀的坚持,以至于此时握紧了拳头,嘴角微微的有些颤抖。

     两个人之间的故事难免的有些复杂,又有很多事情不足以对外人道栽,以至于说着的话有些让人难以理解,好在柳琪还是能将心比心的说那么一两句宽慰人心的话,似懂非懂的提这位学姐心里难过着。

     “学姐,我和沈浩接触的虽然很多,对于一些事情当然没那么清楚,就像你说的,他的身上的确有很多让人着迷的地方,或许我在你面前不应这么说,可是就事论事的说,他的确是一个称职的老公,能给人一辈子的坚实依靠……”

     犹豫和复杂的感情,柳琪忽然想到了自己一样,太多的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柳琪的年纪和阅历还不至于让她认为所有的事情都能理所当然的接受,更多的东西还处于一种自我的认知当中去。在现实和理想中存在着莫大的冲突和没必要的复杂。

     或许这就是她还在摇摆不定的心找不到依托的理由,可万事的前因后果都是那样的,时间这东西有时候的确能冲淡人的内心一些伤痛,可是更多的时候,却成了发酵美酒的最关键因素,类似于爱情,这东西在时间的催化下,不仅仅没有被忘掉,而是被牢牢的记住,慢慢的明白当初是多么的美好。

     吴瑶的话引起了柳琪的共鸣,一些没有再认真考虑过的问题浮现在了心头,或者说是应该认真的考虑考虑了。有很多时候,夜深人静之时总会从睡梦中迷迷糊糊的醒来,感受着能吞噬人心的黑暗的时候,柳琪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寂,以至于一些早早就解决了的事情在脑海里回荡着。

     “如果我那时候死了,这辈子或许就这么早就结束了,只是我会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呢?”

     这个问题在大脑里不断的徘徊,以至于柳琪怎么都没办法入睡,到了最后呆呆的注视着窗子外面偶尔亮着的几盏灯,偶尔还有一些喝醉了酒的男人在下面咆哮着,骂骂咧咧的像是在咒骂着什么。

     原来每个人都一样,只是各种的面具下,把自己的真实面目隐藏起来,无法去面对内心深处最为真实的自己,丢了的东西,想要寻回,那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气氛微微的有些沉闷,柳琪和吴瑶的谈话也就此为止,或者说两个人现在都有些说不下去了,彼此之间的心里还是有一些不愿意说出来的秘密,这些东西属于自己,或者说属于两个人共同的回忆,多一个人,那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夕阳到了天边的尽头,染红了那边的云彩,像是鲜血一样的艳丽,气温并没有因此而降下来,不过车流明显的多了起来,这时候应该到了下班的时候了……沈浩这时候声音在外面响起,和同事们打着招呼,示意到了下班的时候。

     推开了门,两个女人就这样喝着茶水,在那个时候,四道目光齐刷刷的就看了过来,只是这目光之中仿似有着一些沈浩看不懂的东西在里面,沈浩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很快就换上了一副笑脸,道:“我说两位,现在也该是去吃饭的时候了,今晚我做东,饿着了,到时候吴瑶你回去给我们那些老同学们一说,那我这面子就挂不住了。”

     “也是哦,时间都这么快,一转眼之间天就黑了,走吧柳琪……一起去吃。”

     柳琪有些慌忙的连连摆手,最终还是被吴瑶给拉住了,在古怪的气氛下,三个人下了楼,这才发现一竹二竹他们也已经下班,只留下几个不认识的保安在哪里守着偌大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