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0.第610章 ,情非得已,非你不可
    女人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如果非要研究的透彻,估计男人是不行的,或许说只有身处同一种状态下的女人才能理解彼此之间的那点心思。

     经过很长时间的推心置腹,柳琪可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能理解这位学姐的心思的。她对于沈浩的那种状态叫做余情未了。

     她自己可能没有吴瑶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可有的时候,女人就是这样,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做出来的事情毫无头绪可言,也没有什么理论和线索可以寻觅的。

     她是明白了,可却不能说出来,只能说那个可怜的张明是自找的,在这样一个女人面前去埋汰人家的爱人,那不是i找抽是什么?

     吴瑶喝得很醉,以至于走路的时候都有些摇摇欲坠,最后没办法,沈浩皱着眉头将人背在后背上。

     “你还是早点带她去休息吧,喝了那么多,劝都劝不住,哎!”

     这一声意义深长的叹息让人感觉有些心酸,可能沈浩是另有所想,并没有注意,点了点头,道:“那么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柳琪本想拒绝的,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夜色已经浓郁了,一个伤心的人走在街面上,会不会和吴瑶一样,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买个醉呢?

     柳琪不好说,总而言之她有着一点点的失落,有些说不清楚的难受。人家为什么可以为了自己所爱,可以毫无顾忌,在明知人家已经结婚了的情况下,还要去争取,可是换在了自己身上,这一切都那么的困难。

     车子行驶的很稳,路上吴瑶哼哼唧唧的,明显不是很舒服,要不是沈浩刻意的减缓速度,这女人都要吐了。

     将柳琪送到了租住的小区之后,人家下了车,随意的摆了摆手,道:“去吧去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跑进了小区,沈浩注视着妞儿的背影好久好久,最后苦笑着摸了摸脑袋,暗叹一声,道:“这妞儿,好端端的哭什么?”

     他怎么可能理解柳琪那复杂的心态?对于一些事情压根就没想太多,就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不过车子后面的吴瑶明显很难受,车子里面空间本来就小,折腾不开,一时之间卷曲起来,让胃部没有得到舒缓,以至于吴瑶一直处于一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境界当中。无奈的沈浩也只能将一些事情给忘掉,开着车子就近找了一家不错的酒店,开了一个房把人给背进去。

     吴瑶喝得很醉,醉的人很死,就算沈浩把她放在了床上,人也没醒来。

     沈浩看着床上那熟悉的面孔,眉头没来由的皱了起来。

     曾经最爱的人,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就是自己打架后她会为自己包扎伤口,为了她沈浩可以去和任何人拼命的女人。

     曾几何时沈浩认为和她在一起,那是最为幸福的日子,或许那时候就不应该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只要真心的对待,他也无需走那么坎坷的路。

     事与愿违,最终还是让老鬼说的那样,你注定就不是一个可以过安分日子的人。时至今日,沈浩才算是明白老鬼说的意思。可能经过了这许多重重,才能深刻的体会到,平静的生活,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

     她依旧是她,吴瑶依旧年轻漂亮,熟悉的身体和容颜改变的并不是很大,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变得更加的成熟,只有那双眼眸,没有了之前的清澈见底,多了几份朦胧,多了几份感伤的无助。

     能看到又能怎么样?只是当那时候的决绝放在眼前,沈浩年轻的心已经彻底的被伤害了,事情重来,或许自己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罢了。

     面对着这幅绝美文静的容颜,沈浩的脑海里闪现过了以往的种种,一切就像是电影的倒带,时而残缺,时而却清晰无比。

     留下的,那是最为珍贵的东西,删除的,是一些指端末节,记住的,却是那种年轻所留下的背叛。

     “唔……”床上的吴瑶忽然发出了很不舒服的呻吟声,一下子就翻坐起来,作势就要往出来吐,沈浩还没反应过来,本能的坐下扶住了她,却悲催的被人家吐了一身。

     一时之间海鲜加啤酒沾了沈浩一身,当时的酒气,差点没把沈浩给难闻死。

     “尼玛,都让你别喝,感情我在哪里说了半响,你都当放屁了。”沈浩真心的无语死,不过还是很快找出了纸张,给人家擦拭了个干净,自己急急忙忙的脱下了衣服,去了卫生间丢进了洗衣机,快速的洗了一遍。

     好在此时是盛夏,估摸着过几个小时就能干,要不然沈浩光着膀子要出门。

     经过这么一吐,吴瑶显得舒服了些,微微的张开了小嘴,不断的喊着:“水,水,水……”

     还能怎么着,送佛送到西,只能如愿以偿的给人家倒上呗。

     喂了一些开水给吴瑶,这才算是老实了些,人家到在了床上呼呼大睡,沈浩为了等衣服干了,只能坐在床头无聊的翻看着电视的节目单。

     时间滴滴答答的就过去了,沈浩的心思压根就不在电视上,耳朵里尽是一些奇怪的声音,这让他感觉无语。

     尼玛,这破酒店的隔音效果也未免太差了些吧,隔壁稍微的折腾一下,就像是打雷一样,作为一个男人,本能的认为身边有个女人,也就……

     当他看了一眼吴瑶的时候,沈浩被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什么时候吴瑶已经醒了,睁大了一双好看的眼眸,就那么仔细的盯着沈浩,出神的也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东西一样,当沈浩看她的时候,她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本能的想要闭上,可是……这时候已经晚了一些。

     她还是有些害羞,不过毕竟还是成熟的女性,最终睁开眼来幽幽的说道:“麻烦你了,这么晚不回去……你老婆不担心啊。”

     沈浩有些郁闷,这无声无息的走估计可能性不大了,仔细一想也感觉一切在情理当中,吴瑶一直有个习惯就是不是自己的床就睡不好,她适应一张床和适应一个人一样,需要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心苦笑不已,暗骂自己真是没出息,梁秋霜的习惯他都没记住多少,倒是对吴瑶的那些情况,记得特别的清楚。

     “没事,她不会多心的!”沈浩淡淡的回答道,随即一愣,随口问道:“你知道了?”

     “柳琪都给我说了,没想到柳琪还不是你女朋友,不过你现在的状态还是很好。”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

     一时之间房间里显得有些冷清,只有空调呼呼的冷风不断的往外吹,最多的可能还是从那个房间里传来的那种让人尴尬的声音吧,沈浩只能当做没听见,有的时候锻炼出一个好的听力,未必是一件好事来……

     “沈浩,有些话其实我真的想对你说说,当年的事情,真是对不起,我只是想……”

     “没啥没啥,都过去了,何必再提呢。”沈浩率先打断了她的话,其实不管过去怎么样,对于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不想盖棺定论的去评断当初是怎么个情况,或许之前是有些误会,可是事已至此说多了还有什么意义么?能改变么?

     答案是肯定的,不能了,就算当初一切都是误会,可是已经没有必要去澄清了。

     “沈浩……”吴瑶的嘴唇都有些颤抖了,两滴泪水就忍不住的往下落。

     沈浩脑袋瞬间就炸了,恶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道:“别,别哭行不行?”

     “你为什么会这样自私,为什么?事已至此,难道你以为我的生活好过么?这几年以来,我那一日没有活在内疚之中,我只是想让你回心转意,好好学习,陪我一起上大学,一起去课堂,我只是想把那种幸福进行到底。”

     吴瑶的话撕心裂肺的,道:“你压根就从来不会认为别人的想法是怎么样,从来都不会替别人想,难道我真是那么肤浅的一个女人,不,只因为我看的比谁都明白,你是山里的孩子,我是城里的,如果我们连知识面都站不到一起,就没有未来,没有未来,沈浩你能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么?”

     沈浩愣了一下。

     “你可以臭屁的认为我吴瑶非你不可,不错,你确实做到了,你做的让我吴瑶就非你不可,一直以来我无所保留的对你依恋,就算分开了,明知道你个混蛋误会我了我却还要独自去承受那些苦果,我认为那一切怪我,可是你只活在那所谓的理想当中,我跟着你走,难道家里的人我就不要了,养育我将近二十年的父母,就可以反目成仇?”

     吴瑶的话一句句的像是重锤一样,猛烈的砸在了沈浩的内心,或许这些东西,是他从来都不曾想过的。

     “别傻了沈浩,我不可能陪你漂泊天涯,我不可能连父母都不要了,我也不可能做到那么完美,你有你的脾气,可我也有属于自己的坚持啊沈浩,可是我这些年的的确确如你所说的那样,非你不可,一直希望你能出现,我时至今日,心里满满的都是你,都是你,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