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1.第611章 ,亡羊补牢,为期不晚
    这如泣如诉的声音像是重锤一样不断的捶打在了沈浩的心里,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每一颗都是那么的醒目,沈浩向来都不认为自己错了,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一厢情愿。

     对,就是一厢情愿,这几年以来,沈浩认为是吴瑶当初的自私,当初的善变让自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可是现在看来是自己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

     “沈浩,你一直以来,都不曾替我想过,你从来都不认为所做过的事情是错的,这一点我无法否认,我还是喜欢这点,你的不屈不挠,你的百折不弯,以至于你的坚强任性,每一件都会让我感觉无法自拔的爱上你,对,是爱。在那个咱们都很懵懂的年纪,我就爱上了你。”

     吴瑶的声音变得特别的苦涩,猛然间抬起的头像是璀璨的星辰一样,之前沈浩在她眼里发现的那些迷茫,那些不为所知的痛苦竟然消失了,一下子清明,仿似一下子就将所有的问题都解开了一样。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没有要求过你为我做任何事情,可是你却为了保护我做出了那些事情,看上去很伟大,可是你现在不觉得,你只顾了眼前,彻底的放弃了将来么?”

     沉默中的沈浩只能愣在哪里,一时之间呼吸都变得微微的有些急促了起来,此刻一张脸变得涨红。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这样嘛?”沈浩的声音有些无奈,随即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至今我都没有想过这些。”

     “一句对不起你以为就完事了么沈浩?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如果能用这三个字去弥补一切,那未免也太过于轻松了些,沈浩,别给我装傻充愣,你以前错了,我一直原谅了你,你以前不会想事,只用肌肉去做事,可是我不是,我一直在为了我们的未来努力,可是当你出现告诉我,我所做的那一切,本来就是个笑话,你让我怎么去接受这一切。”

     那话语不再是重锤,而是刀,一刀刀的往内心刮,一个字,疼!

     “可惜,一切都晚了!”沈浩的话音里面有些无奈,但还是很坚定,这让吴瑶微微的愣了一下。

     柳琪的话记忆犹新,确切的说沈浩身上发生的事情她了解了个大概。忽然出现在了琉璃,可能过去的一切没人知晓,或者说没人告诉她,这一切不重要。作为一个固执的女人,一个有想法的弱女子,其实内心之中的强大,谁能说的明白呢?至少有的时候吴瑶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想怎么样。

     或许是不甘,或许是记忆,总而言之,必须要找到沈浩,这个坚持让她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以至于时至今日都耿耿于怀。

     她笑了,笑的有些凄凉,道:“你知道的,我不会喝酒,如果我不喝醉,那么我们还有机会坐在这里一起去说这些么?”

     沈浩愣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难道你的事情,我还有不知道的么?以前的你是何等的洒脱,就算离开我的时候,依旧是那么决绝,我叫你跟我回去,你又是如何回答的?你的心里可曾想过,为了你的洒脱,我有做过什么?”

     沈浩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沈浩感觉有一阵的恍惚。

     年轻时犯下的罪,就像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多少的有些不真实,当赤裸裸的现实摆放在面前的时候,终究还是没有逃脱命运的捉弄,自己屈服了,可是……她却在努力的拼搏着,或许不是她的忽然出现,那么这一段的记忆将永远藏在时间的长河,伴随着无尽的秘密终究化成黄沙。

     “我喝醉了,只希望你能留下来,我喝醉了,只是让你有个机会,让你做一些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就像是夫妻一样那么自然,或者说你心里没我了,就当是为了那以前的故事画个句号,我把最为珍贵的坚持留给了我曾最爱的人,或许往后的日子我将是浑浑噩噩,可是我终究不会后悔。”

     “可是当我看着你那孤寂的背影,你的身上藏有了我不知道的故事,在你的眼里,我竟然还占有一席之地,沈浩,我明确的告诉你,要么你走,别回头,要么留下,就别犹豫。”

     她的话音很坚定,坚定的像是在铁上面钉了钉子一样,慷锵有力,沈浩依旧在哪里坐着。

     曾经,错过了,只因为当时的年少无知,还有些冲动。

     当初,只因为一时的误解,将两个本来有交集的人推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

     当彼此擦身而过的时候,原本只以为那是魅力的邂逅。

     就在此时,她却伸手要抓住身边的景色,就算是昙花一现,也要展现出自己的璀璨和美丽,让那丢掉的,错过的,形成永恒的照片。

     你只是一个女人。

     “我他娘的怕个屁!”沈浩忽然拍了一下大腿,猛然间回头,一下子搂住了吴瑶的肩膀,忽然大声说道:“吴瑶,那么你给老子留下来,这辈子就别走了。”

     “沈浩……你……”

     “哈哈……”沈浩忽然仰天大笑,笑的疯狂,那架势就像是疯了一样,错过了,特么能失而复得,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自己的雄心壮志没有建立在征服几个女人身上,可是对于患得患失的那种忧郁,他向来就不怎么喜欢。

     一时之间吴瑶被这一百八十度的转着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是自己很熟悉的沈浩,任性的像个孩子,做任何的事情从来只靠自己的喜好,压根就不在乎别人怎么认为,一旦决定了就所向无前,明知道那么做是错的,都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她喜欢这样的沈浩,也认为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也认为这样的男人才是能守护自己一生的人。

     一个弱小的人,需要一个强大的人去守护,冲动的性格需要他人去弥补,她一直都这么认为的。

     “隔壁的,你吵个屁啊,大半夜的你笑个锤子啊。”

     忽然隔壁传来很重的砸墙声,愣是把大笑中的沈浩给拉回了现实,尼玛,这里是宾馆,是人家那个的地方,你不整出正常的声音,反而弄的像是一帮土匪在聚会一样……

     吴瑶破涕为笑,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想说了,今天一天的心惊胆战,或者说机关算尽太累了。这不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苦苦等待了好几年的时间是一样长的。

     很累,很辛苦,甚至带着一丝的不甘,可是最终她还是很高兴,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值得。

     这个熟悉的大男孩还是没怎么变,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依旧还是那么的霸道,还是那么的让人喜欢让人闹心,但最终,自己终究是逃不过这宿命的安排,这一生估计只能陪他走完,将是无怨无悔的。

     心结的打开,仿似让吴瑶特别的累,成熟的躯体蜗居在沈浩的怀抱里,终于找到了依靠,可是双眸闭着,最终也无法安然入睡,这一切是真的,却又不像是真的,她怕自己闭上了眼睛,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难惹又忽然就这么消失掉,只有在孤寂的夜晚,在梦中相见。

     沈浩同样将她抱得紧紧的,就是一场误会,却煎熬了两个人这么久,如果不是她的继续坚持,或许沈浩这辈子只能将错就错,往后一句有缘无分,只能惋惜人生了吧。

     “其实,我有很多的话和你说,其实,我有一肚子的委屈很想让你去开解,可是我忽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是我老了吧。”吴瑶像是睡梦中的梦话,一时之间显得很疲惫。

     沈浩微微的蹙眉,道:“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我做错了,我宁愿接受这全部的惩罚,那么就留下来,这辈子让我来弥补,等你老了,满意了,就原谅我,可好?”

     “你确定要这样么?一辈子这三个字说来不长,却也不短。”

     “好像是哦,不过我这人貌似是冲动,可做事从来没后悔过。”

     “可有的时候,你后悔了也没地方哭去,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好好的想想,当然,我也并不在乎你所谓的那些……不,是你的妻子们,只要她们能接纳我,我也不会去争风吃醋了。”

     “这个……”沈浩微微的有些蛋疼。

     “其实你还是蛮有本事的么,当年我问你有什么理想,你说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把我和孩子养得胖胖的,然后就去外面养几个,这钱赚了多少,我不知道,孩子也是子虚乌有的,但是最后一项,你倒是做的很彻底。”

     沈浩眉头狂跳,年少时的狂妄,如今反而成了人家玩笑的资本啊,这特么就是作茧自缚啊。

     “放心好了,绝对能养活你和孩子,不过呢……孩子呢?”

     “啊,这个……”

     虽然说两个人之间有些老夫老妻的样子来着,说一些东西很自然,可是真要是那个啥,明显就有问题了,吴瑶有些扭捏的在沈浩的怀里挣扎了一下,道:“这是迟早的事情,不过现在也有太多的不真实感觉,让我适应适应,让我知道你是真的,然后再说吧。”

     人家都这么说了,沈浩还有个毛的意见,只能被动的选择同意呗,要不同意,你还能咋地?

     感受着身边沈浩微微的有些郁闷,吴瑶噗嗤的一声就笑了,最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还记不记得,以前我是怎么来满足你的?”

     沈浩忽然颤抖了一下,道:“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