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6.第606章 ,旧爱依旧,只是无言
    沈浩的办公室,怎么能用寒碜两个字来形容?自打公司度过了上一次的风波之后,梁秋霜可是花了一番心思布置了这里的。

     对于外人而言,是人家梁总对这个部门的看准,只有柳琪知道自己是占了沈浩的光了,那是人家媳妇为了顾及自己男人的面子,这才大兴土木的,要是去过梁秋霜办公室的人来这里稍微的做个比较,就会发现,这里是两张桌子,而梁秋霜的哪里只有一张桌子。

     其余的,压根都是一模一样。

     有些东西没必要给外人解释,反正这办公室和老总是一个级别的,那就不是什么奢华那么简单了。

     吴瑶明显是一个有品位的女人,稍微的抬头看了一眼,眼见这办公室的布局心里多少的知道了一些什么,随即看了一眼沈浩那边的办公桌,电脑明显是关着的,那就代表沈浩其实没多少的事情可干。

     坐在办公室里没事干的人,那就是金领级别的了。

     “看着你过的不错,我的心里还是蛮高兴的。”吴瑶忽然说了一句,沈浩的眉头微微的跳了一下。

     “那么你呢?”虽然上一次有过一次的交谈,可那是半年以前的事情了,自打那一次之后,可以说是匆匆一瞥之后没有过交集。

     或许有的时候,不知道反而是更好的,至少现在沈浩感觉自己有些唐突了,首先是还不知道人家吴瑶来这里的目的。

     难道说是刻意来找自己的么?沈浩的内心自嘲了一声,暗道:“你沈浩算是个什么东西,要是找你……”

     “谈不上好与不好,只是一直以来忙着去学习,很少有时间去处理一些事情,不过现在刚好有些时间,我来这里了。”吴瑶说到哦。

     沈浩点了点头,可话说到这里,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有些问题他想问,可是……话到嘴边却不能说出来,有些东西很奇妙,他也知道,毕竟现在不是那个冲动的男孩,可以背着书包光着膀子,一言不合就和那些比自己长得高的男孩开干,过了热血冲头的岁月,人做事的时候多少的有了些思考,也许是这思考,就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沈浩总结了一下,也许这东西就是人们所说的成长吧,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东西,玄之又玄的,反而是真实的存在的。

     门在咔嚓之后打开了,柳琪忽然走了进来,当看见办公室里忽然有了不速之客之后,第一反应自然想要退回去,可是忽然怎么觉得那边坐着的人有几分面熟,加上此刻的气氛貌似有些怪异。

     “呀,原来是学妹,你和沈浩还在一个公司里啊。”倒是吴瑶先认清楚了柳琪,率先打了个招呼。

     柳琪也是愣了一愣,随即这才看清楚了吴瑶,虽然说和这位学姐只有过一面之缘,但是上一次的见面是记忆深刻的,她作为一个女人,很明锐的感觉貌似这位学姐和沈浩之间是有些小故事的,至于是什么,当时只是为了享受沈浩陪着自己,像是恋人一样穿过了学校,并没有多想,可是如今人来了,怎么还能不肯定呢?

     “是学姐你啊,怎么忽然就过来了,你看……我都……”

     “你和我客气什么,我大你的年龄也不多,加上都是一个老师提拔出来的学生,何必还说那些不着调的事情呢,既然你来了,我们就聊一聊。”

     反而两个人坐在一起比和沈浩在一起话还要多,虽然说只是说着一些不着痕迹的话来,可是在言语之中多少的还是扯到了一些沈浩的信息,吴瑶明显社会经验比柳琪稍微的丰富一些,加之她本能的也想试探一下吴瑶和沈浩之间的关系,也就毫无保留的说了一些,以至于两个女人反而越谈越是对胃口,到最后,没沈浩任何的事情了。

     沈浩坐在这里略显无聊,最后对着两人说道:“你们先聊着,我出去转悠转悠,等晚上了一起吃饭吧。”

     他没有把事情做绝,毕竟人家吴瑶大老远的跑到了琉璃,来一趟也不容易,就算没有之前的事情,作为同学的关系,好歹尽地主之意也不算过分,再加上现在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感觉有些事情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过了,就让它过去吧,一直放在心里不解决,反而是一种逃避,这都好些年了,难道有人家的地方,就没你沈浩?

     仿似这也不是沈浩的个性,要解决一些事情,还是乘早吧。

     柳琪和吴瑶都没有对沈浩的离开表示异议,点了点头后目送着沈浩离开。

     “柳琪,你从学校出来这么短时间,能在这么大的公司做一个副主管,看样子已经很不错了,哎……”

     “学姐哪里的话啊,我也只不过是运气好点罢了,跟了一个好老板,再加上人家对我的赏识,这才有了今天,和我同期的同学,现在当老板的人不在少数。”

     “哎,别和人家比了,毕竟人家父母底蕴厚,想要做什么事情,各方面的支持,就已经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比的了,你我无根,但是能固定下来,其实比起他们来说强多了。”

     稍微的扯了一会,气氛也缓和了不少,忽然吴瑶说道:“柳琪妹子,你给我说句实话,你和沈浩之间……”

     柳琪一愣,第一反应是没有明白。

     “我和他……没什么啊!”柳琪有些欲言又止的意思来。

     “哎,其实呢,我已经发现了你和他之间有些不对劲,只是当时没有明白到底哪点不一样了。”

     当初的确听闻沈浩和柳琪是男女朋友时让吴瑶天旋地转的,一时之间还接受不了,可是当伤心过了之后忽然感觉柳琪和沈浩之间的关系是有问题的。

     这个问题起初还不是很明确,可是随着她不断的挖掘,忽然意识到,其实沈浩和柳琪之间的关系,缺少了情侣之间的那种甜蜜感么?

     对,就是甜蜜感,就像自己当初和沈浩在一起的时候的那种感觉,眼神之中只有彼此,一点都容不下她人的感觉,虽然说柳琪和沈浩之间的神情亲昵,可是在柳琪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些犹豫,还有一些忧伤。

     这些东西是看不出来的,只是作为女人,凭借着第六感感觉到的,可以说沈浩和柳琪彼此之间是有感觉的,只是出于某种特殊的情况,两个人之间还是有一种隔阂。

     或许她一直犹豫着是不是来这里一趟,但是最后还是来了,这里面的矛盾不足以为外人道哉。

     柳琪的表情微微的一凝,最后有些暗淡的说道:“其实,沈浩已经结婚了……”

     这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落在了吴瑶的耳朵里,一下子雷的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手误举措,半响脸色煞白,最后嘴唇不断的哆嗦着。

     柳琪简装,内心里咯噔一声,随即很多事情都联想到了。

     亲梅竹马的同学,呵呵了……感情再次之前沈浩就给她撒了个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貌似很复杂,说句初恋一点都不过分,甚至可以说,还比初恋这个词汇还要复杂。

     难怪在自己进来的时候感觉气氛比较复杂呢,原来如此。

     柳琪忽然认真的说道:“吴瑶姐,冒昧的问一句,你和沈浩之间……”

     “没什么的!”这四个字,可以说让吴瑶说的心灰意冷,柳琪能听出其中的心酸来。

     柳琪叹了一口气,道:“吴瑶姐,你何须再瞒我呢,其实我也能明白你的一番苦心,我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可是……有的时候人过不了自己这一道坎儿,哪怕别人怎么给你机会,你都没办法去把握,我现在也很矛盾,可是我知道,机会不多了,我要是自己真过不了这坎儿,那么我就会彻底的失去他。”

     吴瑶的表情变得特别的难看,甚至有些话到嘴边,怎么都没说得出来。

     “吴瑶姐,请原谅一个女人有的时候为了爱情时变得不顾一切,其实沈浩的情况你并不知道,他也不是你想象中那样,说穿了其实很简单,他的妻子不是一个人。”

     “啊……”吴瑶这一下子目瞪口呆了,呆了半响,道:“妻子……不是一人……什么意思?”

     “和字面上的意思是一样的,你也不用惊讶,当初我也感觉很荒诞,可能只是我少见多怪了,不过我看着他身边那些形形色色,极其漂亮优秀的女人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很自卑,甚至有的时候想,自己真的配不上他。”

     柳琪苦笑了一声,这话说的自己小心肝狂跳,她已经承认了自己很喜欢沈浩,而且还是对着沈浩的初恋,一段刻骨铭心,也是没办法忘记的爱人说这话,这不是有种找罪受的意思么?

     可是话还是说了出来,虽然连自己都感觉有些匪夷所思,只是,她已经不是半年前的自己了,有些内心之中的想法,她还是敢正式的,或许……她已经做好了某种准备吧。

     吴瑶犹豫了好久,或者说平复了好久才从刚才那中不确定的因素中醒悟过来,道:“苏娅,你猜猜的没错,我的确和沈浩是初恋,确切的说当年的事情之中我和他有太多的误会,我不知道我这一次找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可是我还是想将当年的时期解释给他听,我不希望由此他能原谅我什么,我只想让他知道,我们曾经是恋人,可是反过头来,绝对不是仇人,或许……我还是和你一样,有着旧情复燃的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