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43.第643章 ,赫赫凶名
    没有任何的悬念,军刺瞬间刺伤了对方的身体,此人也是眼中发狠,带着一抹戾气的狞笑,阴测测的往沈浩身上直撞。

     这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想要就此接近沈浩,迫使对方没有半点退路,然后乘机干掉对方。在战争中的白刃战里面,这是很实用的法子。

     只可惜,他面对着的是一个死亡艺术家,一个可以用任何一种方式都能解决掉对手的杀手。至少在你接近沈浩的瞬间,可以让你死上一百回都不足为奇。

     “噗嗤!”

     沈浩划手为刀,直接将四根手指插进了对方的胸口之处,在对方发愣的表情之下,沈浩狰狞的一笑。

     “亏你还是一个佣兵,难道没人告诉过你,在面对一个更喜欢用刀人的面前,不要班门弄斧么?”

     对方至死都没搞明白,为什么计划周详的行动,到了这里被别人会轻易的化解了。

     难道说华夏真的可以如此的厉害?所有的情报机构已经被掌握了?

     不,不是这样的才对,因为他们的背后尚且还有人坐镇,依旧在支援着他们的行动,确切的说这般肆无忌惮的行动,那是有人早就为他们安排好了退路。

     随着佣兵头子的倒下,这战斗就已经没有多少的意义了,另外两个的困兽之斗显得特别的乏味,在绝对的安全距离之下,手枪和冲锋枪一点发挥威力的余地都没有,没几下沈浩直接控制了对方的行动。

     “老爷子,现在怎么处理。”

     将两个个人给随手打晕过去,丢在那边颤颤发抖的月嫂面前,来到了老人的面前。

     老人看了一眼血腥之际的院子,眉头只是微微的紧锁着,他当然注意到了月嫂的姿态,此时满身是血,确切的说是别人的血迹,只是此刻双目呆滞,极有可能已经是疯了。

     不管是因为什么,她的所作所为是背叛了这个家,背叛了这个国家。

     董凌云自问尚且还对得起这位月嫂,在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尚且还能帮忙。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阿东,帮我保护好菲菲,她不应该搀和进来。”董凌云忽然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眼神之中充满了犀利的色彩。

     面对如此血腥他浑然不觉,而且像是一只闻到了血腥味的老虎一样,周身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沉睡了十多年的老虎即将要醒觉过来,沈浩虽然只知道自己师傅这位老战友是一个不简单的人,也从林老的嘴里听到了些许他的所作所为,可是一切不如眼见为实。

     这老人固然身体老了,可是心依旧没有,确切的说他的心里依旧藏着一头嗜血的老虎,随时都有可能钻出来,今日的事情对于他来说肯定是触动了某一根神经,恐怕接下来就是国安部大行动的时候。

     那不是沈浩能参与的,如今的形势,恐怕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之外了,冥王一天不现身,对于沈浩而言,就是莫大的潜伏威胁。

     阿东点了点头,道:“这个我明白,我会寸步不离的保护好她。”

     老人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对着两个年轻人点了点头,径自回到了自己的书房,虽然老人已经形成了自己特殊的作息时间,可是今晚怎么着都睡不着。

     国安部虽然还没彻底的掌握,可是他暗中已经开始着手布置起来,第一件事情必然是攘外必先安内,现在不是随便的时候,国安部内部即将展开大清洗,一些站着茅坑不拉屎的,还有一些很有可能是间谍之类的人必须要清除。

     在此之前所准备的一切都缺少个借口,而今天,开始了。

     当这里的事情传上去之后,首先要遭到责问的自然是军方,这些人可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竟然率先找上了们。

     一个年轻的上尉很傲气,看着坐在那里的董凌云,眉头微皱,道:“董局长,我想你应该给我个解释,我军方死了十来号人,是不是该说……”

     “不管你们是来和我兴师问罪的,还是说自保,和我说这些,尚且你还不够,我本隶属军部的人,我的生命以及家人性命受到威胁,难道我还要等你们来维护我的安全么?”

     “你……”

     “小小一个上尉,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忽然董凌云猛然间站了起来,像是猛虎一样盯着青年,道:“难道你忘了一个下官见到上官应该干什么?”

     这一下子,让上尉愣了一下,心中咯噔了一声,平日里习惯了这个老人是个闷葫芦,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任何的话的,确切的说虽然都隶属军部,可谁能拿一个名存实亡的部门当回事?

     可是你别忘了,人家是一个上将,实打实的三个金星级别的人物。

     这个身份,别说你一个上尉敢不敢在人家面前放肆,就算是一号来了,也不会这么说话的。

     这个国家历经过战争,那些在战场上活下来的高层现在已经不多了,多年来的政治问题可以让很多人忘记一个事实,但是你们却不要去忽视一个真正打拼过的功臣。

     董凌云就是这样的人,无论生长在什么年代,他所做过的事情,终究是无可争辩的,倘若你目中无人到这个地步,人家足够拿这个来压人。

     “董上将,我作为军部军法处的执行官,是有权利去调查这些的,一旦不符合规矩,那么我有权利去军事法庭起诉,为死去的兄弟……”

     “好一句死去的兄弟,既然你承认那是你们的人就更好,免得我还要花很多的时间去调查这部分人的来历,那么,我倒是想问问你,不知道我董凌云可曾犯过军法?”

     年轻的上尉内心咯噔了一声,暗骂自己糊涂,怎么把麻烦揽在了自己身上,这不是找死么?至于昨晚的事情尚且还不明朗,只是听说军部内部出现了问题,自己的顶头上司直接打来电话,想办法别让董凌云去找军方的麻烦。

     “这个……之前是没有,现在说不上。”

     “好得很,那你给我个解释,他们这是做什么?恩?真枪实弹的是来我家做客的么?”

     “董局长,这话我应该问你才对,要知道现在他们死了,这一切都是你在……”

     “混账!”董凌云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目而视道:“乳臭未干的一个臭小子,你在我董凌云面前玩你那点小心机,难道我还看不出来么?”

     “董上将,你什么意思?”

     “好一个一面之词,好一个祸水东引,不过你们这帮人这一次仿似要打错算盘了,不妨稍等片刻。”

     等是一件很具有耐心的事情,上尉此刻的确有些如坐针毡的感觉来,面对着如狼似虎的老人,心里有一种特别难受的心思,甚至微微的意识到事情貌似不对,可具体哪里不对,他也不可能知道。

     就在这时候,来了几个人,那是一个文弱的书生模样,带着厚厚的眼睛,见人就是微笑,他将一个牛皮纸袋放在了董凌云的面前,上面打着绝密的封条。

     “终于还是要来了。”董凌云知道上面的东西,直接一把将牛皮纸袋扔给了上尉,道:“自己打开,看看。”

     “董上将,你什么意思?”

     “年轻人做事,有的时候是可以仗势欺人,我们这些老人都脾气不好,做事也很容易意气用事,动荡的年代的确需要我们这些莽夫去做一些别人干不来的,可是和平年代我们就只能多聚幕后,享受着养老一般的待遇,但有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你能给我收敛一点。”

     “上将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对于组织的决定还有意见么?”

     “小伙子,我不管你是谁的儿子,谁的孙子,或者什么身份,对于董凌云而言,这些压根就不算什么,你可以出去问问,我董凌云这辈子对那个人低过头?”

     上尉表情变得难看起来,看来今天真的要触怒了这个老倔驴了,可是那又什么好怕的?一个手里连一点实权都没有的人,怎么和自己相比,至少董凌云有一句话是没有说错的,那就是现在是和平年代,在和平年代里面,你们这些已经过时了的人,已经不适合这个社会了。

     也是该抬抬屁股挪动一下,将一些地方给让出来才对。

     刚想要说话,忽然意识到了手里的牛皮纸袋,有些极其不愿意的还是给扯开了。

     那是一份红头文件,确切的说是一份委任状,微微的愣神之后,还是耐着性子看完了,只是看完之后,神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

     国安部部长……以及后面一大堆的称呼,导致这个年轻的军官一下子坐在不住了。

     “老爷子,你先忙着,我还有事情先走了。”那个文人一样的年轻人眼神之中有些戏谑,看着这个张狂的年轻军官,有些想笑又没笑出来的感觉。

     这是嘲讽,难道你看不出来么?已经经过一次大清洗了,肯定是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已经让很多人都兜不住了,这不需要一个铁血手腕硬一点的人来坐镇么?军部,估摸着就是下一个该倒霉的地方,你丫现在还没事干往人家枪口上撞,活该你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