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50.第650章 ,繁花似锦,已成过去
    车子最终是行驶到了酒店,卡迪斯下车之时理都没理沈浩,径自就钻进了酒店,留下沈浩尴尬的微微一笑,随即爱丽丝很无辜的对他耸了耸肩膀。

     “我这样是不是很过分?”沈浩忽然问道。

     爱丽丝在旁努了努嘴,道:“之前是,不过现在还好,那些话连我都打动了。”

     “锤子!”沈浩骂了一句,道:“要是特么那样的话打动你,你早就不知道都嫁了几回了。”

     “那也看什么人说。”爱丽丝无所谓的样子看起来很欠抽,道:“你让那些绅士们来说,就感觉没啥效果了,他们嘴上的仁义道德,那是最不值钱的,反正也不知道对某个女孩子表达了多少次的爱慕之心了。”

     沈浩晕晕乎乎的,恶狠狠的瞪了爱丽丝一眼,惹得这个妖精一样的女人咯咯只笑,随即说道:“你也别把我们这些女人当成没见识的一样,甜言蜜语的,卡迪斯早就听腻歪了,反正她身边男人多,那些追随者,还真不是一般的不要命,无孔不入。”

     德文家的小公主,那可是一个家族性的存在,和英伦皇室都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在内,其中复杂的程度至少沈浩是说不清楚的,这世界上总不缺那些投机倒把,想要一步登天的人。

     他们早就打那个鬼主意了,要是能得到这位小公主的青睐,最后成为入幕之宾,好歹能混个伯爵的头衔。

     你别看这个头衔只是虚的,可是在英伦而言,头衔这玩意是最好用的,人家可以靠你的头衔来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也乘机利用这个头衔来赚钱。

     名与利相随的事情,而且还要抱得美人归,那个人不乐意来着?

     这天下还就有这么一个不识好歹的人,沈浩貌似对此就不上心来着。

     “我又不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能知道你们心中的想法呢,哎……不提了,反正这世道啊,就是好人难做。”看着沈浩这种叫苦连天的表情,爱丽丝是笑的花枝招展。

     “好啦好啦,你别在我这里装模作样的了,反正我又没受过那样的苦楚,你与其在我这里表达你的好心,还不如直接去找德文家的哪位大小姐献献殷勤,说不上人家就一个不小心原谅了你,随即立刻就有故事了。”

     沈浩郁闷了,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叫个只要献殷勤,就有故事之类的,其实这用得着么?小公主明显的在生闷气,这时候你上去,绝对没啥好脸色。

     爱丽丝说完,也不和沈浩扯皮了,感情的事情两个人去解决,反正自己搀和进去,不但结局不了事情,一个不好连自己都要遭殃。

     爱丽丝可是在江湖上漂惯了的老油条,什么事情没见过?什么人没见过?她的心思可比一般人要缜密的多,压根就不会用普通女人的心思去揣摩的。

     爱丽丝的电话就在这时候响起,是卡迪斯打来的,有些抱怨的问道:“他还没走吧?”

     “你说呢?反正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人家还像是牛皮糖一样粘着,是不是……”

     “我也没说什么的。”卡迪斯猛然间软化了下来,面对很多事情她做过选择,可是今天看着沈浩就没来由的生气,或多或少的有很多的委屈。

     她不像其他女孩子一样,倒在男人的怀抱里大哭一场就行了,那样只会让自己更加的懦弱,其实今天听到沈浩那么说真的很开心。

     “一句对不起,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我只能将先下的事情做好,希望不再让你委屈,不让自己后悔。”

     可卡迪斯就是觉得,过去的事情没有个交代,内心之中就很不舒服,那种不舒服没办法用言语来表达,只感觉沈浩欠他的。

     “我是不是过分了?”卡迪斯问道。

     “应该的,谁让他先做错事情呢?我感觉你做的还不彻底,应该直接来个横的,反正他现在有求于你。”

     卡迪斯咋能听不懂爱丽丝在和自己开玩笑,自己准备了那么多,不就是希望这个男人在发生先下的事情的时候不至于措手不及,还不希望他悲伤。

     那个女孩倒在他的怀里之后,是两个人出现裂痕的导火索,她知道沈浩不会归结与她,可是那个女孩是自己请来的客人。

     有些事情就是那么的奇妙,她的死让沈浩太悲伤了,那个感觉就像是一只受伤了的野兽,漫天的雪地里,无助的像个孩子一样。

     卡迪斯向来都没见过一个男人会那么的悲伤,那种情绪,渲染了她近些年来所有的生活,如今的卡迪斯也知道,绝对不想在看到,重情重义的人,一旦被感情所伤到,可能将是无可追悔的事情。

     或许那次的事情沈浩并没有责备自己,可是最终还是让他和自己之间是有了一些芥蒂。

     这一次她做这些,一来是弥补,二来也想通过自己的能力,帮沈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可是自己终究是个女人,所有的心思纵然可以理智的去做,可是内心深处所压抑着的委屈,终究还是需要一个人来替自己来释放的。

     “哼,爱丽丝,你竟然敢这么取笑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坏心思,但是现在必须要给我把他找来,有些事情我必须和他当面谈谈。”

     沈浩并没有离开,爱丽丝这家伙本来就没按什么好心,直接开的免提,将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

     “咯咯……”爱丽丝笑的花枝招展的,挂掉了电话,对着沈浩说道:“你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什么来着,哦,对了,是这天下小人和女子最为难养,对吧?”

     沈浩看了她一眼,道:“你别忘了,你也是个女人。”

     “行了行了,这事情往后再讨论,我是不是女人你清楚,毕竟你的长短我清楚哦。”

     这话雷的沈浩有些站立不稳啊,这女人……

     沈浩既然没走,和卡迪斯之前的见面是迟早的事情,私事谈完了,至于怎么做,估计还的看两个人怎么去看待,可是现在要解决公事。

     纵然着很多事情都是卡迪斯为了沈浩而准备的,但是既然是跨国投资,必然有些程序问题还是要能说得过去,总不能完全不顾及脸面,就明着把这事情给说开吧?

     甭说沈浩扯不下那张老脸,而卡迪斯也只是在给德文家的脸上抹黑。

     这绝对要不得。

     五星级的总统套房就是给力,这豪华的程度总是来一次感觉不一样,这样的房间本来就是给有钱人享受来用的,里面的设备不用多说,只能用奢侈两个字来形容,而且要挂上一些艺术品,必须要保证是真的。

     能住得起这里的人,你拿假的糊弄人家,那不是打你的脸么?

     卡迪斯也是有些受不了琉璃的热浪,早早就换上了单薄的睡衣,手里提着半杯红酒,翘着二郎腿眼神魅惑的看着沈浩。

     其实她心里很复杂,复杂到不知道如何单独面对沈浩。

     可不得不面对,因为沈浩在她的心里绝对是绝对独一无二的。

     那碧绿色的眼眸之中带着些许的哀怨,还有更多的温柔,看着沈浩久久不能说话。

     给人的感觉是沈浩也很不老实,像是做贼一样的眼睛偷瞄了很久很久。

     “你要是想看,就正大光明的看,像是做贼一样让人好不舒服。”最后人家瞪了沈浩一眼,打开了这有些奇怪僵局的场面。

     西方人和东方人所受的教育是不同的,可以说是,西方教育比东方而言是开放的多,在美丽的少女而言,穿着打扮的漂亮就是给人看的,人家男人们对自己猛看,那是因为自己漂亮,何必要多怪呢?

     这一点在华夏多少说不通,如果你在大街上对着一个漂亮妹子一顿猛看,人家不骂你是色狼才有问题呢。

     沈浩这才尴尬的笑了笑,收回了那些不自然的心思来。

     “当初在非洲做志愿者的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难道你们华夏人真的感觉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么?”

     卡迪斯的脸上一抹深刻的哀怨。

     沈浩愣了一下,道:“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的?”卡迪斯哼了一声,道:“是你实际行动告诉我的,当初我当志愿者做事的时候,你就整天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我****猛看,我本以为你是对我很有意思的,确切的说对我的身体有意思。”

     沈浩那个汗啊,不过人家说的是事实。

     “当那一次我走进你的帐篷的时候,你又为什么跑掉,那时候你并不知道我的身份,自问就算我表现的不自然,也不至于吓得你落荒而逃。”

     沈浩当初感觉也是很亏,妞儿那一次跑来,可真是吓坏了沈浩的,欧美地区的姑娘们接受的教育和自己是不同的,人家做事也很大胆了,认为那些事情本来就正常,还以为当时人家卡迪斯就是为了和自己来个那啥啥啥就行了。

     谁让当初沈浩还是个刚满二十岁的愣头青呢。

     “哼,怎么不解释了?你不是平日里理由很多么?”

     沈浩道:“反正那时候没那么多的想法,认为美的东西,不见得非要得到吧?再说这天下这么多美女,难不成我应该全部张罗在自己的旗下?”

     “噗嗤……”卡迪斯反而是一笑,道:“哎,按照你们的话来说,你的确是我的冤家,总是让我又恼又气,反而是越来越喜欢你,当初若是在非洲真那样了,其实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那么我很有可能不在对你产生好奇,说不上我就此把你忘记。”

     沈浩不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可是现在又能怎么解释呢?摆在眼前的一些东西,总是让人感觉有些莫名的奇怪,或许是这样,好奇之心总是杀死自己的关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