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48.第648章 ,德文家族的公主
    当清晨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普照了大地,气温骤然的升高,导致这个世界成了大蒸笼,沈浩彻底的无语了,这该死的夏天也未免太热了些。

     今天,郑妈妈终于找到了时间和沈浩谈了这些事情,沈浩只能如实的回答了。

     可能是传统观念作祟,郑妈妈显然很愤怒,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自己女儿连孩子都生了,再加上郑洁那如花似玉的美貌,到了这里貌似也没什么优势了,最为重要的一点貌似沈浩所表达出来的感情是真的,就算一帮女人,沈浩还是很爱护自己的女儿。

     既然如此,人家选择了眼不见为干净,选择是就此回老家,沈浩好说歹说,人家郑妈妈稍微的妥协了一下,说是等郑洁出了月子再说,最后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要在老家办一次婚礼,不能这么不声不响的做事。

     沈浩多少能理解一些郑妈妈的想法,以前是个做儿子的,担心家里人,现在也做父亲了,开始考虑下一代的事情,真是怕沈浩往后由于人多而欺负了郑洁。

     “妈,我知道之前没有把这些说出来您可能对我有意见,但还是看在孩子和郑洁的份上不要任性,至于婚礼的事情我答应了你,至于你担心的事情,我在此保证,绝对不会发生。”沈浩说的认真,而且郑重其事的给了承诺。

     郑妈妈还是被沈浩给稳了下来,老人现在肯定会很生气,但事已至此,过分的解释就显得做作了,还不如给她一点时间,老人只要习惯了,最后相比不会出问题的。

     当把这事情告诉了郑洁之后,两个人经过了短暂的交谈,郑洁表示道:“我妈就是这样一个脾气,受苦吃累的习惯了,你想要强行改变她老人家的心思,那显然不合适,就给她一点时间,不过还是谢谢你能考虑这么多。”

     做了妈妈的郑洁从里到外发生了一些变化,她不在那么的强悍,更多的时候在看人和孩子的时候眼神之中充斥着一股很特别的韵味,这些实质性的感觉,让人很明白作为一个母亲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的眼睛依旧是那么的清澈,在和人对上的时候还是那么的让人自惭形秽,镜子一样的东西,总会把人内心深处的东西给反应出来。

     沈浩对着她笑了笑,低下头来在郑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对郑妈妈说了一声,自己今天有事,必须要出去一趟后,就离开了。

     “女儿,妈从来不干涉你的生活,可是你感觉这样对你公平么?”郑妈妈忽然很认真的说道。

     郑洁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妈,我知道你接受不了这些,当初我何尝能接受?只是呢,忽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心里就没那么多想法,就算自己怎么不能接受,可是孩子还是需要个父亲。”

     这个理由的说服能力让郑妈妈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做母亲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当初我也想狠下心来离开他,可是不知为什么,每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总是会把自己下定的注意给忘的干干净净,最后就成了这样,其实,在此之前我也感觉有些不公平,可是后来却发现,其实很公平了,他对人很真,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对于喜欢的人,向来是不会皱一下眉头,我要什么,哪怕是再难办到,他也会去给我尽可能的办到。”

     郑妈妈皱着眉头听着,没有说什么。

     郑洁看了一眼睡在旁边的孩子,又说道:“一个女人图了什么?妈,在你身上的失败经验我要吸取教训,人自立是一件好事,可坚强的背后,总是要留下很多的泪水的,这些年你过的很苦,我以为我就像是你一样,最后的结局不怎么好,可是我对他,有的时候的确很气恼,但我从来没哭过。”

     忽然郑洁带着微笑抬起头来看着母亲,道:“你问我值不值,我感觉值了,家里这么多人,最起码我不开心了,她们都知道我需要什么,为什么而不开心,而且你犯了错误,她们都会包容我,我感觉就像是缺了的一些东西,从她们身上得到了。”

     女儿很少对她表露心声,一味的对着生活而奔波,让她们早就忘了去思考一些东西,缺了什么,如今郑妈妈能从女儿的脸上发现了真诚的微笑。

     那微笑所藏着的幸福让人有着一股说不清的感觉来。

     这些年来,不仅仅是郑志成欠下了她们母女的债,甚至连自己都欠下了女儿的债。

     别人享受到的幸福,女儿从来没有过,无忧无虑的童年,对于郑洁而言就是噩梦,对她的不公,作为父母,应该就是亏欠。

     如今郑志成又来了,一向懦弱的郑妈妈想要反抗,却显得那么的无力,最后还是想要逃避,好在沈浩的出现彻底的才算是击破了这个噩梦,如今……或许女儿的选择是正确的。

     “那好吧,自此之后妈妈就不问你这些了,你也做了母亲,往后自然清楚如何生活,夫妻之间讲究的一些东西,无非就是信任和真诚,在这一点上我对沈浩还算满意,至于你怎么做,相比我也不用多说了。”

     ……

     离开家的时候沈浩打了一通电话,爱丽丝在那头笑的花枝招展的,带着嗔怪的语气抱怨着沈浩,道:“哦,亲爱的,你终于想起我了?”

     沈浩汗颜,自打上一次之后,爱丽丝一直就陪在了卡迪斯的身边,也就没有回来过。

     “你这是什么话,我是天天在想啊。”沈浩可是昧着良心说假话,如今的生活说穿了那叫个乐不思蜀,还能记起来爱丽丝?

     “哟,亲爱的,你很不老实哦,不过恭喜你做爸爸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可以一起诞生一个混血儿呢?”

     “咦,奇怪了,当初不是某个人对我说,什么彼此各取所需,绝不扯谈婚论嫁的事情么?”

     “此一时彼一时嘛,人总是在学习当中进步的。”

     和爱丽丝扯起来貌似没个完,那头貌似有很多话要说,天知道这些日子她陪着卡迪斯做过什么,也压根不知道卡迪斯现在打的什么主意。

     “卡迪斯呢?我要见见她。”

     “咯咯……看来你终究还是忍不住要来找她了,哎……行了,我们恰巧刚回华夏,如果方便的话,就来飞机场来接我们吧。”

     卡迪斯·德文,自然不可能坐民航来华夏,她可是有私人飞机的,人家有钱,特么就是任性,沈浩到达机场的时候,人家的飞机也来了,在一大票的黑衣安保人员微蹙下,两个带着黑色墨镜的金发妞闪亮登场,现在,不论是什么人,都被如狼似虎的安保人员给当到了警戒线外。

     大家脑海里都画上了个问号,不清楚的还以为是那个国家的元首跑来了呢。

     爱丽丝依旧是那么的风骚动人,姣好的身材比起普通人高处一大截,高跟鞋穿在脚下,配合上精简的T恤来说,干练且性感。

     她的身边有个长发披肩,一身连衣裙刚好遮盖住膝盖,脚下穿着一双白色的淑女高跟鞋,脖子上洁白的肌肤有一个鲜艳的蓝色宝石,那是很出名的亚历山大之泪,就这个,听说当时拍卖价五个亿欧元。

     精致的五官,还有文雅的气质,就像是一个小公主一样,比起旁边性感火辣的爱丽丝,她就是一个高贵至极的小美女。

     她们两个在第一时间就看见了警戒线外面的沈浩,沈浩其实早就来了,只是因为这里被戒严,也不想节外生枝的闯进去而已,卡迪斯对着安保人员招了招手,随即在他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声,那人就向着沈浩走了过来。

     “先生,我家小姐请你过去。”安保人员走了过来,很礼貌的对沈浩说道。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沈浩内心一叹,和卡迪斯之间的有些事情,肯定非要个解决了,不是这妞儿一直拦着,估摸着德文家早就开始找沈浩麻烦了。

     而且卡迪斯在这时候找自己,那么有些问题已经摆在面前了。

     她是什么身份,那是德文家的公主,确切的说是德文家财团往后的继承人,整个英伦为数不多的贵族,加上本人也比较漂亮,无数的追求着肯定是环绕左右的,现在出去,还是被卡迪斯邀请过去的,这麻烦还会少么?

     沈浩能想到的事情,卡迪斯怎么想不到呢?想到还要这么做,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人家要给自己找麻烦了呗。

     也难怪,事情发生了那么多,两个人之间本来就扯不清楚,人家不远万里的来到了华夏,最后你沈浩却没有对人家做出任何的表示?

     难怪人家会生气,也难怪人家心里面不爽。

     既然逃不脱,沈浩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去,站在了卡迪斯的面前。

     “我们还是见面了。”人家依旧是个高傲的公主,依旧是那么的楚楚动人,那美丽的容颜之上带着一抹的得色,只是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些颤音。

     沈浩点了点头,道:“是的,见面了。”

     卡迪斯忽然一笑,道:“这一次不逃了?”

     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道:“我有必要要逃么?”

     卡迪斯点了点头,随即明显的有些沉默了下来,道:“不过你最好还是生生气,因为在此之前我也很生气,自问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躲我太久了,今天要是你不生气,我会很不开心。”

     站在旁边的爱丽丝掩嘴偷笑了几声,这两个冤家,做事可真不是一般的不靠谱,刚一见面就挖个大坑给沈浩跳,不过这也是卡迪斯的一向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