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7.第677章 ,二叔的哀伤
    赵凯的婚礼算是彻底的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至于之前的事情沈浩不想在过分的关注,对于一帮灰色势力,既然如今有人找你麻烦,那么怎么做,都将会有人将你的所有底细翻出来好好的查上一遍。

     是死是活,那也用不着沈浩去关心了,这天下的事情,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面对那样的人,怎么了都和沈浩没有关系,清者自清,你没干什么,别人也不会把麻烦找到你身上去。

     和颜瞳回到了家里,家里的气氛却微微的有些奇怪。

     沈浩尚且还没问,沈婷就怒气冲冲的说道:“都不知道沈峰这混蛋到底干了什么事情,这几天刚回家里,就有一大票的人追上门来了。”

     “恩?”沈浩一愣,微微的皱了皱眉,道:“具体呢?”

     原来沈浩这两天出去参加赵凯的婚礼,沈峰尚且还没有离开家,就在昨天下午,忽然来了一大票的人,说是县城里某个大人物的手下,如今沈峰欠下了一屁股的债,要让家里人还。

     沈浩听的是头皮发炸,沈婷虽然所知不详,可对于其中的气恼那是显而易见的。

     村子就这么大,东家狗叫一声,西边就能听见,沈峰如今折腾出来的乱子,估计整个村子都知道了。

     沈峰已经是老油条子的流氓了,面对这样的事情压根就不觉得什么,可是对于二叔老两口而言,这简直就是脸上抹黑,老两口这两天下来可真是活活遭了罪,尤其是二婶,都给气病了,老鬼从家里过来帮忙看病,只说是急火攻心。

     “那样的败家子,我看死了也是百死,狗蛋,这事情你就别搀和,我看他沈峰这一次怎么了。”

     沈老爹看样子也是气的不轻,蹲在地上吧嗒吧嗒的抽着老旱烟,那呛人的味道让沈浩都感觉不咋舒服。

     这不管是不行的,可是管,又从什么地方管?沈峰十足是个二流子,做事压根就不会用脑子,确切的说,这混球现在都不知道日子怎么过。

     二十好几的人了,做事特么还像个孩子一样,祸不及家人,现在倒好,你在外面闯的祸端,如今要带家里来了。

     外面欠下了钱,要让二叔老两口还,就凭每年庄稼地里出产的那点农作物换成的钱,以及打工赚的肥料钱,能堵得上那些窟窿?

     二叔家前几年还算不错的,前些年身体还算好,常年在外面打工倒是赚了好几万,这存起来打算给沈峰娶媳妇用,可沈峰这混蛋不知道怎么清楚二叔手里还有些积蓄,硬生生的偷走,最后给花钱酒地了。

     这还不算,沈峰每当没钱回来,二叔实在是拿不出来,恶语相向不说,最后发展的越来越过分,有的时候连村子里的人家都偷。

     “我们沈家出了这样的败类,都不知道是你二叔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沈母也是在旁边低声的咒骂,道:“沈峰那祸害败家子,当初就应该死在外面的了,你二叔二婶大不了伤心上一段日子,事过之后反而日子过的轻松。”

     “你给我闭嘴,这是你当大婶子该说的话?”沈父一听这话立刻表情一寒,道:“你们婆娘家家的,就一天知道东家长西家短的,一天闲话少点难不成就吃不饱了?”

     父亲在家有着绝对的威严,平日里他好喝两口,老母亲偶尔会牢骚几句,但父亲也不会多说啥,毕竟是自己先做错了,就挨的别人的说,可是在很多的大事情上,父亲绝对说出来的话,那是一家之主的态度。

     “爸,这事情不能不管,就算沈峰在怎么混蛋,那也是我的弟弟,血浓于水,二叔含辛茹苦的将沈峰抚养长大,如今要是出了啥事,我怕二叔二婶心里面……”

     “理是这么个理,咱家也不缺几万块钱,要是沈峰吸取了教训,这钱咱出也没啥,可是我敢保证,有再一就有再二,沈峰什么德行,这几年咱又不是说没见到。”

     父亲说这个的时候也是特别的失望,怎么说沈峰都是自己家的孩子,做大伯的哪里有什么坏心思,想当初沈峰尚且没学坏的时候,缺钱做生意,也是没有半点的犹豫,三万块钱拿给了他,在外面搞大了别人的肚子,也是老爹出面帮忙解决的婚礼。

     结果呢?这沈峰就是不识好,媳妇娶进门,没几天孩子没了,生意也做了个半吊子,剩余的钱就被挥霍一空,整日里游手好闲的,看着就让人烦。

     “看来这事情有些难办啊,不过这事情还是必须要二叔点头,我才能帮忙,二婶子的脾气一向不好,我贸然插手,恐怕……”

     “婷子,你先去请你二婶二叔,过来说说话儿。”

     沈浩既然要管,当老爹的自然也是举双手赞成,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自家的孩子还是希望走正路,这事情一直成了沈家的心结了,难得家里一次性人都来了个全,那就稍微的疏导疏导,莫要让沈峰一错再错下去。

     颜瞳坐在那边虽然一言不发,可是秀眉微微的紧蹙着,这百样饭养大的百样人,沈浩和沈峰也算是兄弟了,可为什么这人的差距为什么就这么大?

     农村这个朴实的地方,物质生活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这几天的接触下来,其实发现这里的生活简单的像是白纸一张。

     农民不需要高档的洋酒,最好的就是二锅头,最冲最烈的就是最好的酒。没必要顿顿大鱼大肉,简单朴实的饭菜都是庄稼地里长出来的,缺什么,可以去镇子上买点,红白喜事都有个相互照应。

     确切的说,比起城市的生活,这里更显人情味,可是沈峰难道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她想不明白,当下拉着小姑子的手,躲到了一边问了一些事情。

     “颜瞳嫂子,这你就不知道了,沈峰打小就是被娇生惯养的,我和哥哥在地里收拾庄家,他就在家里看电视,我跟着老妈去地里拾掇玉米,他就伙同一帮比自己小五六岁的孩子出去打架。”

     要是说起沈峰所做的事情来,可以说是罄竹难书,所干的一桩桩,一件件,都让人感觉到这家伙是何等的幼稚,又是何等的可笑了。

     做人做事尚且没个谱不说,让人感觉最郁闷的是经常感觉做的事情与年龄不符。

     这不出去在社会上咣当了两年,就受不了花花世界的勾引,变得成了让人厌烦的人了。

     二婶子和二叔来的时候老泪纵横,二叔也是一杆旱烟袋不离手,不断的抽着,时不时被烟给呛到了,剧烈的咳嗽着,原本还算体面的脸啊,这瞬间就像是老了十多岁一样,皮肤褶皱的像是榆树皮一样。

     二婶本来就很瘦,颧骨也比较高,个头比起二叔而言也是高了半个头,一个人高马大的女人。

     平日里二婶说话的确也不受人待见,村子里的女人嘛,多少的是被见识和文化各方面的问题所限,说话没轻没重的,显得有些尖酸刻薄,人也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泼辣。

     可不得不说二婶是一个能干的女人,前些年二叔在外面打工,二婶一个人在家里做着农活,愣是把十多亩地给折腾了下来。

     不管缺点还是优点,这是二婶,自打沈浩记事起,就算偶尔不怎么待见二婶,却也是实打实的亲人。

     如今二婶已经不复当年的泼辣了,眉宇之间多了几份沧桑,眼眸之中更是带上了一丝的绝望。

     “二叔,二婶,沈峰呢?”沈浩一开口,直接切入了主题。

     “别提那败家子。”不提沈峰还好,一提之下,二叔在气恼当中留下了浑浊的老泪,一双手握着旱烟袋,那是剧烈的颤抖着,显然是被气坏了。

     “他……哎,还没起来。”二婶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沈浩点了点头,看看外面的太阳,已经是十二点过了,这时候还在睡觉,可真是有点过了啊,好吃懒做的人,能做到沈峰这个份上的,还真数他第一。

     “这还不是你惯出来的毛病,想当初我要教训那臭小子,你总是护着,现在呢?俗语说棍棒之下出孝子,纵然你舍不得,当初我就应该……”

     “他二叔,你还是少说两句吧。”沈母打断了二叔的话,道:“是到这时候,你埋怨他二婶子又有什么用?好的木材,那也的你平日里你修理者,当初的沈浩还不是一样淘气,没少挨他老爸的训,这孩子当然从小不能由着性子来,当初你们就错了,我说就让他去当兵,你们一直不让,现在呢……”

     “当初当兵是一件好事情,其实你们就选错了。”这事情连沈老爹也感觉婆娘说的对,点了点头,道:“军队里面是最养人的地方,就算你是一个榆木脑袋,也要给你敲的懂事。”

     “现在说这个又有什么用?”二叔脸上也是后悔,当初这事情也怪自己啊,本来大伯不知道从哪里整来的关系,各方面都熟络通了,剩下的自然是沈峰和二叔点了头,这事情也就这么成了。

     可沈峰好逸恶劳的时间长了,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去部队很吃苦,愣是不去,导致二婶子也开始反对了,最后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为了此事,二婶和沈老爹差点都翻了脸,不是家里面的老爷子出来喝止,家庭内部肯定也会出现点情况的。

     这事情沈浩不知道,但是沈婷暗中给沈浩说道:“当初老鬼看着沈峰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怕在外面惹是生非,老爹就让我去求老鬼,老鬼帮忙处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