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0.第680章 ,还有什么话说
    沈浩出手,虽然手下留情,可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别看这几个人手持刀具,凶神恶煞的,可放在沈浩面前,可以说是外强中干,压根就不是对手。

     三下五除二就撂到了所有人,冷漠的看了一眼这帮混子们。

     “小比崽子,你特么敢打我们?”

     一个人从地上爬起来,依旧是一脸的凶相。

     “砰!”就在这时候沈婷走了过来,直接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胸膛上。

     “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是吧?打的就是你。”沈婷脸色有些阴郁,这都是沈峰的狐朋狗友,说穿了,沈峰做的坏事之中都有他们的影子,对于其中几个人,很熟。

     “沈婷,你……”

     “亏你还记得姐我,今日个既然来了,那就付出点代价。”

     沈婷绝对不是可以用常理来推断的姑娘,人家也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孩子,今日个见到当初几个对自己有所图的臭流氓,直接开打。

     还没几下子,这帮流氓就被沈婷给揍的哀嚎了起来。人家沈婷动手,压根不会管打哪里,有的时候往你要命的地方上招呼,虽然不至于打死人,但哪里打上去,气又不疼的理由?

     “好了沈婷,先放过他们吧。”

     打也打的差不多了,今天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是解决沈峰的事情,叫住了沈婷。

     “哼,往后别在我面前出现,不然见一次打一次,还不快滚?”沈婷冷喝一声,颇有女王的气质。

     沈浩冷漠的看了一眼一些混子,这帮人占不到便宜,一个个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跑。

     他们尚且还没怕沈浩,可是怕了沈婷,沈浩出手尚且不至于让他们难受,可是沈婷打出来的伤,绝对让他们要休息个把个月。

     “怎么,沈峰,刚才叫唤的那么凶,现在怎么没话说了?”沈浩蹲了下来,有些戏谑的看着他,道:“刚才不是很牛么?”

     “沈浩,你有种杀了老子,不然这事情和你……”

     “啪!”沈浩甩手就是一巴掌拍了过去,打的沈峰当场闭嘴,道:“你是谁老子?就你这怂样,会有儿子,或者说你现在长本事了,要叫你爸当哥哥?”

     沈峰差点一口气没噎死,沈浩依旧带着那让人恶心的微笑,道:“你说你能干什么啊?这么大个人了,说起来也是混社会的,可混出来的这德行,就这几个?狐朋狗友都算不上,打个架也就像是泥捏的,你说你能干什么?”

     沈峰被气的暴走,可现在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说辞来反驳沈浩的话。

     “哟呵,刚才不是还很能叫的么,怎么现在又哑巴了?”沈浩依旧没有放过他,道:“继续,我还继续等着你耍狠呢,感情这么两下就完了?”

     “沈浩,今天你有种,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沈峰是被沈浩折腾的没脾气了,事到如今,貌似你打也打不过人家,骂也不行,躺在地上像是死狗一样,被人家还这么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种滋味别提多么的委屈了。

     这是沈峰的家,可是貌似现在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压根没有耍疯的机会啊。

     “还不服是吧,可以,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希望下次招来的人不至于这么不堪一击,沈峰,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别到时候让我感觉给你脸不要脸,我治不了你,但绝对有人能治得了你,不妨我送你去打牢反省几年。”

     这种烂泥扶不上墙,已经到了一种很无耻的境界了,没本事充有本事,耍横耍到家里人面前,就是人渣一样的存在。

     沈浩的确给你机会,要彻底的打断你的后路,要让你沈峰知道害怕。

     既然你已经病入膏肓,那么不妨就给你来一剂狠药,这治不好你的病,就要你的命,反正你现在这幅德行,活着没死了的好。

     看着沈浩眼神深处藏着的那副冷漠,沈峰没来由的感觉有些害怕起来。

     这位大哥这几年到底出去干什么了,他不知道,可貌似这几年来大伯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的时候连他都不明白,一个生死不知道的人到底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家里人得意的。

     反正他也不认为沈浩是真有本事,今日个他也和沈浩卯上了,非要做点事情出来。

     “说你是个小孩子,还真侮辱了小孩子,你真是一个没脑子的东西,白痴一个。”沈浩微微的一笑,道:“恬不知耻的活着,你真够夜郎自大的,现在立刻滚,就算你死了,往后我来给二婶二叔养老。”

     说完沈浩没有再理会他,转身就和沈婷进了屋子。

     里面的老人们早就等着沈浩的回复,老爷子首先开问道:“大小子,怎么个,那臭小子到底做了啥事情?”

     “没啥事情,纠集了几个混子,跑来给自己撑面子,不过我看往后他很难在和那帮混子纠缠了。”沈浩如实的说道。

     沈老爹点了点头,道:“下手悠着点,别伤人。”

     沈浩摇头道:“这个你放心爸,我还懂得分寸,不过看来沈峰还不死心,我想接下来的事情会有些麻烦。”

     众人的眉头都是微微的一皱,沈婷道:“麻烦什么,我看他也折腾不起多大的浪花来,你也不看看那窝囊样,除了会做点鸡鸣狗盗的事情来,哪一件事情能办的妥当来?哥,你可真够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沈浩没有做回应,事情绝对没那么容易,这兔子逼急了都会咬人,你别看沈峰很混蛋,这家伙之前是被冲昏了头脑,这才选择了下下之策,直接找人来和自己死磕,不过这一次打上一场,估摸着他也知道,来硬的貌似有些不妥。

     不过沈浩既然不知道沈峰要做什么,他就坐在这里等着。

     就看他刷什么花招,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不信他沈峰能把这天给捅破了。

     自始至终沈浩没有选择主动出击,因为他怕自己一个收手不住,到时候真会伤害到沈峰,那样的话,到时候对二叔和二婶也不好交代。

     这世道就这么的让人感觉难受,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怎么就怎么,沈峰这几年在外面乱来,可以说人际关系特别的复杂,有些东西是利用他来做一些违法乱纪的勾当,有些是臭味相投。

     如果沈浩真出去主动出击,将这人脉关系一股脑儿的给捣毁了,到时候他们说不上就会拿沈峰出气。

     这些担忧是没办法给家里人说的,农村人没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也压根不会认为这世道真如别人所说的那么黑暗。

     “大小子,事情既然你插手了,就管到底,我们是拿那小子没任何的招了。”

     哀莫大于心死,确切的说沈峰这些年干的那些破事大家有目共睹,可谁又能说个什么呢?问都不能问一下,结果导致了人家我行我素的性格,这一时之间折腾的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老人已经老了,沈浩还真怕他继续去为儿女孙子操劳,身体在心里较脆的情况下垮掉,急忙应承下来,道:“爷爷你放心,这事情我管定了。”

     ……

     沈峰挨了一顿胖揍,和一帮哥们聚集在一起,脸色各个都不好看,县城里面他们这样上不了台面的小团体比比皆是,一个个都是好吃懒做,平日里醉生梦死的主,压根是屁本事都没有,就能欺负一下普通人。

     有几个更是家里没钱支撑他们瞎折腾,最后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抢了点钱最后还是给关进去了。

     这下倒好,打草惊蛇之下这帮人们倒是老实了一些,可压根架不住没钱之后的难受。

     平日里把自己关在出租屋里,有女人的很无耻的被女人养活着,没女人的,就东边蹭蹭,西边吃吃,就这么过着日子。

     沈峰明显是这里面的一员,按说今日个被老哥给揍了,是该喝点小酒解解闷的时候,感情他们几个人从口袋里掏了很久,十多块钱压根连一人一瓶啤酒都买不起,最后只能退而求次,三瓶啤酒加几个纸杯子,喝的那叫个郁闷。

     “砰!”沈峰忽然一拍桌子,破口大骂道:“这事情老子和他没完,够日的沈浩,在外面发了点小财,就在老子头上拉屎撒尿,当他是我哥,就叫他一声,要是我不认,他屁都不是一个。”

     “疯子,老子也咽不下这口气,可特么现在怎么办?钱,老子特么现在一分没有,今日个兄弟几个这般狼狈,你就应该负全责。“

     “别特么和老子废话,你以为老子想?现在老子和你一副求德行,要钱,我这里没有,沈浩那王八蛋手里有,有本事,你找他拿去。”

     “和自己人吵个屁,今日个这事情不算晚,疯子,平日里你脑子转的最快,你说吧,到底怎么着,反正这事情不可能就这么完了,医药费,必须要,而且场子,必须要找回来,不然哥几个特么还混个屁。”

     几个人围在一起,啤酒喝了个底朝天,压根连一滴都空不出来,在哪里发着牢骚,明着暗着对沈峰有些不满。

     说好的事情出现了岔子,这摆明了就是把几个人往火坑里推,如今乐子玩大了,亏吃的太爽了,导致几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沈峰闻言也是气的牙痒痒,够日的几个孙子,一听有钱赚,一个个怕别人抢了他们的生意似的,操起家伙就往前冲,现在倒好,被人家给放到了,这责任全特么是自己的。

     “别瞎几把扯犊子,哥几个虽然缺钱,可沈浩哪里的钱绝对不好拿,我前几日提的事情你们还记得不?”

     “你说那辆车……”

     “没错,那车一看就是高档货,那乌老大已经决定要了,该明天我就去他哪里走一趟,非要把他那破车给买了,我让他小子给我面前得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