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7.第627章 ,后续
    沈浩固然疑惑,可是并没有生出太多的提防之心来,他老早的猜到,这女人的身份就是十八罗汉之中的一员,共同的在组织下面。

     既然是这样,就算怎么去争斗,都不会伤害到梁秋霜来。这也是沈浩为什么会容忍她能生活在梁秋霜的左右。

     “我应该如何称呼你?”沈浩微微蹙眉,问道。

     女秘书微微的一笑,道:“怎么称呼都行,其实对于我们而言,名字都是个代号,走出了这里,我可能又是一个身份。”

     沈浩点了点头,道:“那么,来意呢?”

     “来意比较简单,也比较复杂,关于我们内部的一些消息已经确定,第一,清除掉了源头的叛徒,第二……”

     “是谁!”沈浩就像是一个凶横的狮子一样,骤然站了起来,阴森森的看着这位女秘书,对于下面的话,他显然不怎么了解。

     “她已经死了,也是无心之失,被人利用,在要告知我们冥王的具体身份的时候,被人杀了,可以的话……就让她安息。”

     沈浩脸上的戾气还没有消失,确切的说对于这个答案有些不满,可是既然是人家求情,沈浩自然不能太过于无情,点了点头,道:“下一个呢?”

     “没有下一个,当初怀疑的两个人已经被证实,那么对于胖子,相比你比我还要清楚吧?”

     “你们怀疑胖子?”

     “恐怕连你都在怀疑吧?呵呵……消息的源头被泄露,你说我们能怀疑谁?”

     沈浩眉头皱了很久很久,这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虽然情况尚且不乐观,但至少可以降低胖子的可能性。

     “你也别那么乐观,有些事情真的说不准。第二个消息就是,天煞陷入了麻烦,现在整个十八罗汉恐怕要陷入短时间的瘫痪之中,可以说在情报上面,短时间内是不会太过于及时的传达,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

     “她?”

     “她也知道你不会在乎,确切的说,她也无需你去在乎这些,只要你把自己的事情解决清楚,她的危险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换句话说,她的生死在你手里。”

     沈浩听的有些郁闷,不过对于天煞这个女人的一些小想法向来真的不敢恭维,做事情就是任性,可是她每一次都能成功。

     “既然提到了胖子,那么你应该知道胖子对于整个组织的重要性,如果少了他,组织就玩转不来,说句让我都感觉不是很乐意的话,他一个人足够顶的上我们所有十八罗汉的成员。”

     沈浩的确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这位十八罗汉成员,胖子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所起到的关键那是必须要多说,可是一个人是否真的能顶替整个十八罗汉,那就不能比了。没有十八罗汉,可以说,整个组织是没办法运转,少了胖子,组织没有个中间站。

     两个所起到的作用有共同之处,但也绝对有不同的地方。

     “行了,既然有些事情我都给你说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至于往后……唔,其实跟着你老婆做事还蛮自由的,这个位置就留给我吧,对于我的能力,我想你夫人往后还是很满意的。”

     沈浩微微的有些脸黑,十八罗汉里面的人那个会简单?

     不,确切的说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放出去,就算不能用武力平息掉人,可是很轻松的平掉一个商业集团。

     一个是喊打喊杀的吃饭,一个是靠脑子和知识吃饭的,两者之间的不同,那是明眼人就能看出来的。

     许多的事情你一味的和人家讲道理,那就是扯淡,还不如直接拔出拳头来,用最直接的方式来解决,可有些东西不行,抢劫和掠夺那是两码事。

     “你也想退下来?”

     “对啊,组织都没了,大姐头也都退了,我干嘛还要那么拼命呢?我接到最后一个任务就是来琉璃见识你的一举一动,绝对不能夺走德文家的投资,相比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沈浩的脸色微微有些不好看,这不难猜测,组织出现问题的时候自己不在场,作为情报最前沿的十八罗汉而言,自然第一时间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这可能是为什么郑志成跑来找自己麻烦,赵采儿给予支援的原因,那就是绝对不能让沈浩染指德文家的投资。

     那时候的沈浩,已经不是组织的人了,如果这个财团投资落在沈浩的手里,说不上真的会将整个组织的生路给断了。

     可试问,沈浩真的是那种没有一点良心的人么?

     当然,沈浩依旧在这时候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最为关键的时候气到了最为关键的作用,用事实让赵采儿放心。

     钱的事情压根就不是事情,只要大家有保障,反正钱是赚不完的,你想怎么赚就怎么赚,反正不是偷的,不是抢的就好。

     可是一旦牵扯到了大伙的目的,就算是赵采儿,那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沈浩微微有些不满这个女人这么小肚鸡肠,可也不得不佩服人家是真的能拿得起,放得下,这事情就算换成是谁,也不会比赵采儿直接。

     可是缓过来想,组织遇到的困难那么多,那一次不是挺了过来了?这其中可能的确有很多的曲折,可是这里面不就是人的作用么?

     就因为有这些为了组织而牺牲个人的人存在,所以组织才能每一次用最小的代价去拿下最为惨烈的任务。

     沈浩真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古人有大义灭亲的能耐,现如今有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人在,可以说,感情才是一个团体最大的精神支柱,只有无私,当成是真的兄弟姐妹那样的付出,总是无往不利的。

     窗外的天很黑,杜晨站了起来,站在了哪里为自己点上一支烟,看上去站的很笔直,身上显得有些疲惫,但绝对没有了之前的颓废。

     有这么一帮人存在,沈浩还能在这里伤心么?大家都在努力,都在生死边缘上给大家找出生路,那么自己为何不这样呢?

     梁秋霜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门口,面对着这笔直的身影微微的露出了微笑,她自始至终不知道沈浩到底干了什么,可是自己的男人恢复了应有的信心,这对于她而言就是莫大的一种安慰。

     男人可以为了情谊去伤感,但绝对可以在关键的时候被感情所冲的有些找不到北。

     或许这一次的事情对于沈浩的打击有些太大,可是能这么快的想明白事情,已经是彻底的够了。

     没来由的,她静静的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沈浩的腰。

     这是第一次这么安静的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可是梁秋霜不但没有丝毫的不适,甚至整个人都变得很自然。

     “老婆,我要给你坦白一件事情。”沈浩忽然说道。

     梁秋霜放开了他腰肢,沈浩转了过来,梁秋霜将他手里的烟蒂接了过来,念灭在了烟灰缸之中。

     “你必须要接纳两个女人……”

     沈浩这话让自己脸红,自己泡妞,向来是得心应手的,可是忽然就变得这么理亏。

     “噗嗤……”看着一本正经的沈浩,梁秋霜没来由的就笑了出来,道:“说吧,是谁?是柳琪还是……”

     哪知道沈浩却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怕你一时之间会有些不适应,这事情必须提前的给你打个招呼,因为我从来不会因为某些事情刻意的和一个女人利益结合。”

     “那你就是不喜欢她们咯。”

     这话还真把沈浩问了个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回答梁秋霜。

     是真的不喜欢那两个妞?貌似好像不是吧,可是真要说不喜欢,貌似也不是这么回事,反正有些事情真有些说不清楚。

     看着有些蹙眉的沈浩,梁秋霜最后还是微微的笑了笑,道:“估计是人家的身份很敏感,不过没事,大不了就像是颜瞳一样,让我食不下咽一会呗,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梁秋霜通情达理,沈浩能在这时候提出这个要求,恐怕所图的目的不小,不只是单纯的男女关系,她太清楚沈浩了,至于他的胡作非为已经习惯,可是沈浩现在已经节制了。

     沈浩叹了一口气,道:“一个叫爱丽丝,先不去理会她,另外一个叫卡迪斯!”

     “哟呵,咱家老公还不声不响的在外面养了两个洋妞啊。”梁秋霜的内心其实老大的不乐意了,两个洋妹子……其实人家很想说,沈浩你真长本事了。

     沈浩哪能看不出梁秋霜眼神之中的恼火呢,只有苦笑了一声,道:“你看你,已经吃醋了吧,还在哪里装若无其事,其实这事情我压根就不想,不过看来,我要给某个女人输上一次了。”

     “那你就一次性把话说完,卖什么关子?”梁秋霜老大的不乐意,可是面对这样的老公,你有什么办法,只能耐着性子和人家说话了呗。

     “因为卡迪斯的姓,让人很恼火,她姓德文。”

     “哦……你说什么,她姓德文?”梁秋霜忽然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差点就跳脚了,卡迪斯?德文,这个名字……

     其实卡迪斯?德文的出现一只是社会上的焦点,只是人家在介绍的时候,只说人家美女的姓,不会提人家的名字,称呼人家的时候也是德文小姐,导致后来都不知道人家这德文小姐具体叫什么名字,这沈浩忽然这么一说,梁秋霜第一时间自然也不会往德文家的人身上想。

     就算沈浩牛逼,就算沈浩厉害,你好歹有个度,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