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30.第630章 ,坦诚相见
    人家微微的一笑,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道:“梁总,或许之前在沈先生的提醒下,你对我有些提防,不过这不算什么,今天我和你说的,也就是这个事情。”

     梁秋霜的表情微微的变了几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秘书是个聪明人,梁秋霜对她抱有戒心这让她能感受得到,既然人家开口就将此时给点破,证明的确是要和自己坦诚了。

     “这么说吧,其实我的身份的确有些双重,可是稍微简化一下,那就是,我还是沈浩的手下,只不过我的顶头上司不是他而已。”

     梁秋霜微微的愣了一下。

     “部门之间是不能相互干涉的,我们这一行呢,随时都有要命的可能性,不是不信任同伴,只是少一个人知道我们的身份,那么我们活下来的几率会更大一些。”

     梁秋霜这才正视这位秘书,从她的身上看到的是成熟以及很亲和的力量,可以说她是一个很完美的女人,能力强,办事能力也很出众,梁秋霜所需要的工作,基本上秘书都能替她整理出一个大概的轮廓来。

     现在说来,她的确有着很过人的细心。

     “既然有些事情你或多或少的知道,那么我也就不瞒你了,天启,哦,不!沈浩,作为我们的头,主持的是另外一个部门,这个部门属于执行部门,而我们所在的部门就是为他们所提供相应的信息,以保证任务的顺利完成。”

     部门之间的职责划分,对于一个团队来说是完成任务的保障,梁秋霜不愧是玩大公司的,对于这些事情,很容易就理解了。

     当下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之前来,的确是抱有不好的想法,不过你也应该清楚是为什么,我就不多说了,可是今非昔比,既然很多事情沈浩已经接手,我们的任务也已经完成,换句话说,我和他的直系手下是一样的,要彻底的脱离,从此以后呢……我就和他们一样是一个普通人。”

     她的微笑很自然,只是梁秋霜很明显的发现了其中有一抹难掩的苦涩,或许她和沈浩是一样的,对于那个神秘的组织的感情,一直都是不遗余力的。

     梁秋霜甚至很怀疑,到底是什么因素会让那么多桀骜不驯,还那么厉害的人绑在一起,又是什么,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那半吊子丈夫出生入死。

     梁秋霜不认为自己丈夫具有多大的领导能力,平日里做惯了甩手掌柜,凡事都一副随便的姿态,更多的时候还是让自己很生气的。

     可是听闻秘书的话,这多少让梁秋霜感觉有些意外。

     “这里是秋霜制药,虽然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可这里不属于我自己。”梁秋霜开口了,道:“你只是公司里的一个员工,一个很称职的员工,之前的确有所提防,但话既然已经说开了,那么,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梁秋霜笑了,笑的很灿烂。

     不管公司往后会接纳什么样的人,可是秘书给予自己的感觉真的不错,一个能力出众的人,做事踏实,的确已经够了。

     “谢谢!”

     梁秋霜答应的相当干脆,倒是让秘书准备的说辞没有了任何的用武之地,不过很快她就露出了微笑。

     她经历过的东西太丰富了,身份之间的转换必须要用最快的方法去适应,稍有不慎就会露出马脚,那会让自己连命都丢掉,如今她也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改变自己,也就是最后一个身份,从此之后不再是什么十八罗汉的成员,就是秋霜制药公司的一个小员工。

     要是换成以前,或许心里面会有些芥蒂,可是做的久了,整日的提心吊胆难免会让自己感觉累,如今……就过一把普通人的生活吧。

     ……

     郑志成自打离开了梁秋霜的办公室之后脸色阴郁,时至如今还没办法得到女儿的具体下落,顿时有些急躁,吩咐手下人说道:“你们给我盯着这个臭女人,我就不相信她一直会坐在这里不动。”

     手下人只能说是,压根就不容反驳。

     梁秋霜很不给面子,如今的琉璃,虽然商业上面有着明显的长进,可是对于自己的工作,怎么都拓展不开来。

     第一个问题自然出现在梁秋霜这里,他的基金会没有了最大的实业集团支撑,就没有多大的名声。第二个来自于楚凌风,这个暴发户压根就不鸟他,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忽然冒出来的,直接出现就做了琉璃的大哥大。

     就算是从省城秦家来的哪位,都没办法从人家嘴里分走太多的食物。而且市政府的人也是表明了态度,对于人家是给予了绝对的支持。

     再加上如今德文集团的投资已经基本上确定,导致各行各业的人真先恐后的往里面钻,谁他么还有钱陪你玩慈善?

     是不是脑袋被门给夹过了?总而言之,如今的郑志成感觉想要实现自己心中的计划,很难。

     本想打个电话给赵采儿的,可是电话拿出来之后就犹豫了。自己家在琉璃整的风风火火,又拿出了那么多的资金去投资,可是这些天你有钱貌似都进不了人家的领域,以至于现在做什么事情都受到掣肘。

     不过,他的电话没打给赵采儿,赵采儿却将电话打了过来,郑志成带着些许疑惑接了起来,那头的声音懒洋洋的,喂了一声,道:“老公,撤回来吧,琉璃那边的事情不玩了。”

     “恩?”郑志成当时就愣了,急忙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没有怎么,就是忽然心血来潮,不想继续搀和了。”那边的赵采儿忽然有些疲惫,说话的口气都变得懒散了很多。

     郑志成一下子感觉火就冒了上来,这忽然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自己准备了这么久的事情,忽然就要变成了泡影么?

     不,这绝对不行,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自己挪用的公款一旦没有一个回报,那么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得不到任何的回报不说,最为重要的,极有可能会把自己也搭进去,导致最后成了阶下囚。

     极力的辩驳道:“这怎么能行?难道,德文家的投资,连老头子们都不想要了么?”

     那头沉默了许久,半响没有说话,郑志成这么一说,赵采儿自然能感受到他的焦急。郑志成忽然内心咯噔了一声,道:“我的意思是,我都在这里努力了两个月了,难不成真要做无用功?”

     “有的时候,无用功必须要做,有的时候必须要舍得,有的时候必须还的放下,回来吧老公,那边的事情已经有人接手了,就算你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

     郑志成听到这话的时候,手都在发抖,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愤怒。有一种赤裸裸被抛弃的感觉,一时之间,难以自持。

     那边的赵采儿忽然说道:“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一些不应该干的事情?”

     这话忽然问出来,让郑志成一下子不淡定了,道:“没有,这怎么可能!”

     那头的赵采儿微微的沉默了一下,道:“老公,这几年以来,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尚且自问还做的不过分,我不希望你做一些连我都无法原谅的事情,我不在乎其他的,钱,名,以及欲,可还是很在乎你,我丢掉所有,但我希望别丢了你。”

     赵采儿没有继续说下去,有些事情点到即止,很多的东西她已经不择手段了,既然得到了就得珍惜,有些事情她知道,只是没有过分的去纠结,有些事情就在眼皮子底下发生,可是她依旧没有说出来,闭上了眼睛当做没看见。

     或许这样有些放纵,可是她还是很珍惜,有些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说了,郑志成也不是三岁小孩子,对于很多事情自己应该能了解,可是一个成年人真的做了不该做的,那么谁也救不了你。

     就算是赵采儿,也没办法,何况……

     “好了,该说的我说到这里,那边的事情就此打住了,别一意孤行做一些连你都控制不了的事情,到最后陷进去,恐怕就是赵氏财团,也只能舍弃与你了,那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可是……我只是家的一份子,不是整个家的主题。”

     豪门多恩怨,重大的事情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当挂了电话之后,郑志成感觉天旋地转的,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边的钱到现在还没有回笼,自己为了目的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了,如今自己女儿又找不到,根本就没办法去和人家谈判,而且,就算谈了也白谈。愤恨的丢掉了自己手里的手机,一脚将其踩得粉碎,破口大骂,道:“臭女人,为什么?难道离开了赵家,以你的能力就打拼不出一份属于自己的天下么?”

     呼哧呼哧的呼吸就像是拉风箱一样,郑志成的脸色涨红难看,一时之间眼神之中出现了一抹的决绝,最后愤然离开。

     保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老板就这幅德行,你不服也不行。

     可是他们也知道,老板离开了老板娘,又能算个什么?可能……什么都不是,或者说,比起他们都不行,至少他们还可以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