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5.第625章 ,选择了就莫要后悔
    依旧出现了这么大的伤亡,依旧让他没办法承受。

     阿东的电话至今都打不通,消息全无。

     他不担心阿东会出现什么问题,只是,对于一些事情,他心中充满了愧疚。

     电话就在这时候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沈浩一把抓了起来,一下子就接通了。

     “嘿嘿,天启,接到我的电话是不是很意外?”那头传来了比较冷酷的声音,不过其中还是有些喜悦。

     沈浩听到这让人不爽的声音,却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道:“你没死在他们的手里,可真是老天不开眼。”

     “嘿,我就知道你很没良心,不过我还真死不了了,今晚没地方去,给我开个门,我进来。”

     “你……”

     “就在你们家门口,我刚才替你解决掉了几个尾巴,不过貌似是国安部的狗仔队,啧啧……放心,没干掉,只是打晕了扔垃圾桶了。”

     “好吧,你犊子牛叉。”沈浩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梁秋霜听的明白,门口有一个朋友来了,便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打开了门,映入眼帘就是瘦的竹竿似的,满头银发,手里提着个手机,随即看了梁秋霜一眼,眼神就有些邪恶了。

     这家伙身上的气质很邪,邪的让人看一眼就有些不爽。

     可是沈浩刚才谈话的语气很明白,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和沈浩很近的人。

     “真是没天理,哥哥我这么帅,就没个女朋友,感情……”

     他看了一眼里面坐着的那么多女孩,眼神有些邪魅,嘿嘿一笑,道:“还真是享了齐人之福,哎,纠结,纠结……”

     “进来吧,站在外面偷看你兄弟的女人,是不是稍微的有些……”

     “嘿,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偷窥你们了?我这人做事向来是光明正大的。”

     “砰!”随即一脚就踹了出去,而这银头发青年直接就抓住了那脚,不过还是退后了一步。

     “混蛋,你就是个混球。”踢人的自然是温树云。

     “哟呵,连你都加入其中了,啧啧……你这帽子好看。”

     “滚!”不过吼完之后,张开了双臂,攀上了人家的脖子,热切的抱了一下,呜呜的就哭了起来。

     “行了行了,要是让那家伙看见了,还以为老子欺负你呢,你知道那王八蛋一向巴不得我去死呢。”

     “哼,你才是个王八蛋。”

     两个人分开,天狼拍了拍温树云的后背,道:“估计他的日子不怎么好过,哎!”

     最后一声叹息,一抹的悲伤从天狼的脸上一闪而逝,眼底也是一抹的阴霾,有些通红。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于谁都不是一件可以接受的事情。

     说完这话,天狼没有主动和其他的美女打招呼,直接绕开了两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房门直接碰的一声就关上了。

     “他是谁?”李雨灵楞然问道。

     温树云说道:“一代传奇,就算是咱家老公真的和人家对打,未必能赢得了。”

     “什么?”

     就连刘静茹都有些诧异,道:“咱家那王八蛋不是很能打么?”

     温树云道:“一个出生武术世家,而且在少林寺混了十多年,就是个武疯子,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跑来当兵了,人家上层选他去保镖,人家很干脆,我才不乐意当看门狗。”

     “有骨气,至少我也不乐意去当看门口。”

     “话能不说的这么难听?”温树云翻了翻白眼,冲着李雨灵说道:“就算你这容貌,要是去给中央一号首长去洗衣拖地板,人家估摸都不要你。”

     “本姑娘就有那么不堪么……啥?你刚才说啥,中央一号首长?我了勒个去,这家伙简直是门夹了脑子,而且绝对是坏掉的,给一号当保镖还说看门狗?牛逼,真特么牛逼。”

     众人都是愣了一下,这……难免也太科幻了些吧?就连梁秋霜都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个青年会这么厉害。

     而这只是沈浩朋友之中的一个,那么其他人……最后他把目光放在了温树云的身边。

     “别看了,其余的人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不想想,能和这种人称兄道弟的,能是简单的家伙么?”

     可是,这样的人一死就是七个,而且……那沈浩到底做了什么?

     虽然梁秋霜已经打开了窗户,可是那浓郁的烟味还是没有散开,进屋子之后的天狼微微的蹙眉。

     “很后悔?”

     “不后悔!”沈浩沉声回答道。

     “不后悔你折腾出这么一张半死不活的架势出来干什么?兄弟们会怪你?”

     “我倒是希望他们怪我。”

     “我忽然感觉你很窝囊废。”天狼恶狠狠的说道:“你打,也打不过我,骂人是比我强点,可是老子向来是动手不动口,你特么是花花肠子比较多,可是你特么就不知道凡事做了就有代价。”

     “我知道,可是那是兄弟。”

     “我呸,老子知道也是兄弟,可是,若是不拼,难道让所有人都死?”

     “我不后悔……”

     “天启,你特么就是个王八蛋,****你大爷,妹的,倒是把老子给绕进去了,要是悲伤能解决一切事情,老子他们哭他个三天三夜又怎着?大不了就你们这帮王八犊子来笑我,有个屁的关系。”

     天狼破口大骂,道:“别特么像个死人一样窝着,赶紧的,下一步怎么办?好有几个兄弟没有脱离出来,除非你还想死上十个。”

     “被谁给咬了?”

     “我他么哪里知道去,要是老子知道,干嘛跑你这里来?早就杀过去了,行了,你给老子稳稳的把后面坐稳了,要是一旦没地方可去,估计我们真特么完了,这帮混球,做事还真不是一般的绝,刚一露头,就全来了,这下倒好,现在想要找个仇人都特么杀了个干净,身份现在一漂白,草……连那些条子都找不到我们了。”

     “这是当时我争取来的,以备不时之需。”

     “那就是为什么老子打的你趴下,还把二号的位置让给你的原因,你个二货就是花花肠子多。”

     “分头行动吧,今天你也别闲着了。”

     “还好,你没让哥几个失望,其实有今天,我们大家都心里有数,如果你不做那个选择,我们也会做,只是可能会代价很惨而已,相互配合,嘿嘿……哥几个给他们好好的上了一堂课,这一次……啧啧……哥们真没给组织丢人,死都特么值了。”

     “我知道你们值了。”

     “么得,你要是敢在绕我一圈子,我们就下去练练,我看你小子是没收拾,欠收拾了?”

     “切,老子怕你?”

     “嘿,行,够种,等这次事情玩了,哥来考验考验你的能力,看是能不能赶得上你的口气。”

     沈浩的心里,一口浊气吐了出来,悲伤稍微的冲淡了i些,这时候的确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还有人下落不明,只知道他们脱困了。

     “我们现在失去了胖子,就特么两眼一抹黑,可是我们的人有个共同性,这一次既然有七个人被干掉,那么……对方肯定已经摸清楚了,那么按照我对他们的了解,必然是反其道而行。”

     “你的意思是?”

     “对,没有逃掉,他们压根就等着最后的一些人出来,将其所有人都干掉。”

     “嘿,比老子还彻底。”天狼道:“真特么够味道,老子喜欢,得了,我知道怎么干了,屁股我擦净,天狼还没有下班。”

     “我也没有下班!”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出现,戴着银色的面具。

     “你这只臭猫。”天狼看见之后,像是见了瘟神一样转身就跑。

     “咯咯……小狼崽子,你是逃不掉的哦,是姐姐的,永远就是姐姐的,不过呢,今天你必须要跟姐姐走。”

     “滚蛋,老子向来独来独往,更别说对你这个一直想对老子下药的女人在一起,你就是个疯子。”

     “咯咯,小狼崽子还是对男人有兴趣啊。”

     “胡扯!”

     “不服,来给姐姐证明一下。”

     天狼当时哑火,不过很快天狼也跟着天猫从窗户外面消失了,他们的事情还没有完成,他们是精英中的精英,必须要将所有的可能,就算是冒险,也要完成,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沈浩不会阻止他们的,换成是组织里面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这么去做,沈浩有些痛恨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可是……最后的阵地绝对不能丢失。

     这里将是组织人员退休后的唯一休息地,人活着,就需要很多东西,必须要有物质生活。组织里面的人都是富翁,可是这些家伙或多或少的都有些不良癖好,说穿了就是手里沾染的血太多了,就有些需要发泄的东西。

     现在只能收拢在手下,管着,一旦放开了,随便一个人都能把琉璃给掀翻,可这是国内,压根就不能胡作非为的地方,钱,还的自己帮忙管着,绝对不能随意的大手大脚,必须要让他们有个稳定的日子。

     想到这里,沈浩一下子站了起来,对于一些事情的思路彻底的明白了,德文,现在就算知道那小丫头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也要去找她了,那笔投资,必须要拿下来,那是兄弟们的后顾之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