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4.第624章 ,我就是沈疯子
    十三凤的成员也感觉这样做不值,道:“组织有七名成员带着仇家的命离开了……”

     “七名,七名!”这个数字就像是魔咒一样,道:“整整七个人死在了此次的阴谋之下,整个组织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呵呵……”

     林老笑的有些愤怒,笑的有些无奈。

     “不过其余的十六名,已经回国了,有人直接回到了家乡,有的……去了琉璃,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是军人。”

     一帮臭名昭著的杀手反而履行了当年的承诺,生死无论,回国之后隐姓埋名,过最为普通的生活,绝对不会给国家添乱,可是给他们做出承诺的人,反而差点将她们彻底的逼上了绝路。

     “我要见他,他不来,我去见他。”

     林老忽然爆发了出来,一下子不淡定了。这一下子连十三凤的成员都有些目瞪口呆,原本还想劝两句的,可是……忽然之间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被人给出卖了一样,感觉到自己的同类被人家给杀了一样的,想想自己在外的姐妹们,以至于这些年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或许自己是幸运的,毕竟她们的身份是有人肯定的。

     “我这就去安排……”

     ……

     沈浩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将门给反锁了起来,整整一天时间,不吃也不喝,之前李雨灵也没有在乎,感觉也没什么的,可是直到苏娅来了,随便问了一声李雨灵,这才意识到了不对。

     “啊,苏娅姐,那流氓今天一天没从屋子里出来。”

     “什么,一天?”

     “是啊,自打昨天晚上回来,我就感觉他的神色有些异常,我还以为是在那个姐妹面前吃瘪了呢,现在看来……”

     “李雨灵……你!”

     对于粗心的李雨灵,苏娅肯定是有所了解的,可是第一次感觉这妞儿的粗心真能害死人,沈浩向来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还是一个乐观的人,这一次忽然所表现出的异样,绝对会出现了很大的事情。

     敲了几下门,里面只是传来了平静而沙哑的声音,道:“我没事!”

     “沈浩,我不管你干什么,你先给我开门。”苏娅那领导的气质爆发了,顿时急切的敲门。

     没事?你糊弄鬼呢吧你,要是没事你躲在屋子里一天?而且听你这声音,明显是有些问题的。

     沈浩再一次的强调了一下没事,可是苏娅打死都不相信,不过感受到了,沈浩放肆是不想让别人打扰到自己。

     她道:“好,沈浩,你要是在三个小时之内还不出来,别怪我直接把所有人都召集在一起,然后我们共同绝食。”

     苏娅真被气坏了,这家伙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至于拿自己来开玩笑吧?

     要知道现在这么大一家人,都指望他呢,要是沈浩有个三长两短,你让这一家人怎么活?

     日子肯定不咋好过。

     沈浩依旧没有表态,只是在里面安静的坐着,面前放着的是手机。

     自打做出了命令之后,至今还没有收到消息,因为一切都在进行当中,沈浩也不知道此次行动中有几个人侥幸活下来,或许是自己错了,或许是自己提前了所有的行动。

     可是现在没有任何的后悔余地,这时候还没有收到消息,证明阿东现在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一旦有,自然会第一时间告诉他。

     三个小时过去了,手机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偶尔之间的色泽还是窗外的车灯造成的。房间里的沈浩,已然变得有些麻木。

     二十四个小时,整整的二十四个小时,难道……

     沈浩不由自主的钻进了拳头,骨节由于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力气而被压迫的咯咯作响。

     “咔嚓!”就在此时,门被打开了。卧室门上的钥匙一般情况下是垂着的,沈浩进入其中之后随手就取了过来,可是,对于某个有点怪癖的罗静怡而言,不知何时其实取下来了一把。

     屋门被打开,雾灯也开了,整个房间里眼熊火燎的,沈浩面前的烟灰缸里,满满的都是烟蒂,连椅子脚下也都是,甚至……空了的烟盒有三个,沈浩的手里还有四个。

     “沈浩,你就是个彻头彻脑的疯子。”

     进来的女人一大票,其中最扎眼的人还是应该躺在医院里的温树云,这妞儿虽然被沈浩用了奇特的手段给整昏迷了几天,可惜的是人家好歹也是个练家子,身体素质异域强人,随着一声怒骂,直接冲了过来,甩手就在沈浩的脸上拍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清脆的很,挨打的沈浩是没有一点的动静,依旧是低垂着个脑袋,脸色有些难看,而其余的女人们都是愣了一下。

     “你为什么不躲,你为什么不躲啊,你个傻蛋,打疼你了啊……”打了一巴掌,可是温树云却像是个疯子一样。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梁秋霜皱了皱眉头过去打开了窗户。

     苏娅在叫了好久门之后无果,最后还是真给一帮姐妹们打了电话,这其中漏了一个郑洁,她现在是个特殊的存在,有些事情还是瞒着她比较好。

     “我的确还是疯了。”沈浩的嘴里忽然蹦出这么几个字来,多少的让这帮女人们松了一口气,还好,沈浩真的没疯,要是真疯了,估计这话说不出口了。

     “你也知道你疯了?”温树云止住了泪水,道:“你可知道你做了这事情的后果么?”

     沈浩愣了一下,却是摇了摇头,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这一刻的沈浩,软弱的像个孩子,一时之间,有一滴泪水默默的流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一帮女人们看的有些不忍,可是梁秋霜示意了一下,所有人还是退了出去,可能有些事情牵扯的不应该让她们知道,既然不能知道,就别知道了,大家都知道温树云是干什么的,自然而然是知道沈浩在干什么。

     大家都知道沈浩可能有什么不简单的身份,可是具体是什么,没人知道的。

     沉默的大厅里没人多说一句话,她们都在等温树云出来。

     良久之后,温树云这才带着满脸的泪水,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关上了门之后,呜呜的开始哭了起来……她胡乱的要撤掉脑袋上的纱布,却被梁秋霜快速的阻止。

     “树云,你这是怎么回事,沈浩疯了,难道你也跟着疯了么?”梁秋霜的声音异常的严肃。

     “七个人,整整的七条人命,就在他一句话下全部葬送了,我知道他已经无路可走,可是我们还在努力,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难道事情真的就到了这种地步吗?阿东现在下落不明,尚且生死未卜,秋霜姐,我该怎么做?我真的不想这样啊……”

     七条人命,阿东这些字眼听在这些女人的耳朵里,都是咯噔的一声,或许其他人她们真不知道,可是那个前几天出现,带着有些邪魅的微笑,开口嫂子,闭口嫂子,直接一大把一大把的好东西往她们身上砸的弟弟,女人们记忆犹新。

     可是他却很快的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可是,对于这个人,大家记忆犹新。

     “树云,你能给我们透露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么?”

     梁秋霜最终还是忍不住,毕竟,七条人命,虽然是迫不得已,但还是有七个人是因为沈浩死的。

     难怪沈浩这么颓废,难怪沈浩忽然变成这个样子,难怪……

     “我不能说,因为我怕我说出来,会有更多的人受到牵连,就让他们安心的过日子吧,秋霜姐,想想办法,可能有几个是走投无路了,会来你这里的。”

     梁秋霜内心咯噔了一声,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能为沈浩一句话出生入死的人,那么代表他们对沈浩是多么的信任,就算为了沈浩走投无路,现在上门来了,梁秋霜感觉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就算把整个秋霜制药集团搭上去,又何妨?

     “这点你放心,我这就去和沈浩谈谈。”

     “好!”

     温树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着,她止不住内心的难受。

     沈浩依旧在房间里低垂着脑袋,一支烟夹在手里,燃烧的快尽了,最后的部分已经烧到了他的手指上面,可是沈浩却轰然不觉,他的眼神看上去有些空洞,甚至眼角有一滴的泪水。

     “沈浩,我知道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选择,那些已经去了的,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而活下来的人,还要路要走,如果你这样下去……谁来安排他们的后世?”

     这话不轻不重,可是还是让沈浩微微的闭上了眼,最后道:“秋霜,我错了么?”

     梁秋霜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软弱一面的沈浩,那种由内而外的悲伤,一时之间就像是把这个强壮的男人瞬间给抽空了一样,不,确切的说是连他的灵魂都被抽掉了。

     可是他的心依旧没死,悲伤并没有离开。

     “可是我却不能离开,因为我知道一旦我离开的话,连最后的地方都会被对方给瓦解,他们连后退的地步都没有。”

     沈浩昨晚下命令的时候,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时机或许有些不成熟,可绝对不能再继续等下去,说不定死的人会更多。

     他来到了华夏,就会让某些人注意到他,甚至这里面还有林老。

     林老坐镇,稍微的维护一下组织,那么这一次的大撤退才有可能完成,因为他会阻挡一下别人在最后时刻去调查组织人员的所有信息,也会让他们彻底的离开那个圈子,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