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6.第626章 ,异状
    组织一下子动静太大,导致很多人都显得特别的恐慌,就算更多的人对此不满,可是他们都知道,组织已经彻底的脱离了所有人的控制。

     付出的代价是极其大的,以至于整个组织里面的人,有好几个精英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沈浩决定了的事情,也是组织所渴求的,一个男人,宁愿站着死,也不会跪着生的。

     在一望无际的车水马龙的城市里,摩天大楼的顶层上面,豪华的总统套房里面,一个极度诱惑力的女人手里捏着一张纸,另一只手捏着一只燃烧着的香烟。

     烟雾妖娆之下,她那张脸显得有些如梦如幻,只是抓着那张纸的手很紧很紧,以至于此刻内心想什么,都能表现出来。

     她很恼火,甚至很悲伤。

     “当当……”低沉的敲门声骤然响起,她没有回身,身后却走进来同样一个窈窕的女人,年纪在二十四岁左右,带着厚厚的眼睛,可是压抑不住那成熟的韵味。

     “组织……”

     “不存在了!”前者这才转过了身,她的容颜暴露在了灯光下,看的清楚,她就是天煞。

     “为什么,为什么会忽然成这样?”身后进来的人显得很激动,一时之间显得有些迷茫了。

     天煞的表情微微的有些难看,顺手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了她。

     这个女人,自然是组织里面很核心的成员,确切的说是十八罗汉里面为数不多藏在最深处的人,只有自己知道她是谁,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当然,除却本人。

     女人有些疑惑的接过了手里的东西,看了良久之后吃惊的看着天煞,道:“这……”

     “是真的,当我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还认为天启在和我开了个玩笑,可是随后我让十五妹亲自走了一趟,遭到了攻击,那些……不是人类。”

     “C13没有消失,组织已经解散,那么接下来的事情?”

     “这个你别问我,就算是我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天启的做法是没有任何的人可以左右的,你是知道他什么脾气,确切的说,对于天启,你比我还要了解。”

     “正因为我知道他,所以感觉你应该阻止他。”

     “阻止?我为什么要阻止?难不成搭上一个胖子还不够,还要整个组织都要搭进去?呵呵……老七,你已经被人家洗了脑了是吧?以为我们就应该以大局为重对么?”天煞显得有些冰冷,道:“别说天启会走这一步,就算是我,也不会再去理会那些破事,谁犯下的错,就让谁去弥补,我们的存在,不是无故的送命。”

     老七,自然是十八罗汉里面的老七,对于一些情报的搜集,自然起到了决定性的要素,可是有些事情明显已经不能在按常理出牌了,一旦还固步自封,认为别人会给组织出路,那么就是大错特错。

     老七显得比较委屈,可如今连天煞都这样,感觉内心之中愤愤不平的气息无法平复掉,那么……组织是真的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顶头上司,老七的眼神之中有些复杂,道:“就算这样,他们还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呵呵,那就来吧!既然有些事情已经告诉了他们,那么他们就应该知道,组织的人已经做到了自己所有,无愧于心,背叛他们的,不是组织,而是他们内部一员中的一个,既然要那样,我们还有必要再去委曲求全么?”

     天煞没有多说,知道有些事情恐怕是要发生了,组织这一次彻底的脱离,肯定会让有些人坐不住的,老七来这里肯定是带来了一些消息,至于是什么,天煞也不用问,只是现在沈浩还在不断的做最后的一些工作,要彻底的让一些组织成员脱离险境,这是他的本质,也是他的意思。

     就算是任何人,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组织人员去做一些他们不愿意的事情,当年沈浩可以因为组织而接受不平等条约,足以说明沈浩对组织的重视程度,如今到了这个地步,恐怕是撕破脸皮都在所不辞。

     “其实,冥王就是……”老七的眼神忽然一变,道:“趴下!”

     还用得着她来提醒么,天煞只是一个转身,而一颗子弹就已经穿透了钢化玻璃,直接在身边擦过去,打在了老七的心脏部位。

     “老七……你挺住!”天煞为止落泪,老七被人杀人灭口了。

     刚才老七想要告诉天煞一个天大的秘密,一个可能直接指向冥王是谁的证据,可是……那人明显早就有所防备,因为老七的身份再怎么秘密,对于冥王而言,还是能调查出来的。

     “我……就是……那个叛徒……冥王,就是……他是……”

     老七的声音断案断续续,费劲了所有的力气想要把知道的一切都要说出来,可惜还是架不住生命的流逝,最终只说出来了这些。

     “老七,你这是何苦呢。”天煞对于这个消息一点都不惊讶,自打发现有人从源头上控制了消息之后,一些怀疑的名单早就出现在了脑海之中,不仅仅是沈浩在找冥王,其实她早就在找了。

     一个躲在暗处的恶狼,随时都有可能扑过来咬人,这种人是最为危险的,对于天生就和危险打交道的天煞而言,自然明白其中的一些道理。

     老七没有办法去回答这些话了,只有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或许她有些悔恨。不管处于什么目的走漏了消息,可能这并不是她所愿意的,只是事情到了这一步,看着组织支离破碎,甚至有很多人都死了。

     这会让老七的良心这辈子都不会得到安稳的,终于下定了决心来告诉天煞这个消息,可是终究没有躲开人家的毒手。

     天煞没有多逗留,知道那杀手已经撤了,而自己也不能在这里伤感。

     离开还没有十分钟,一大票的警察就破门而入。

     “查,给我查,一定要找到这个人来。”这人只是看了一眼现场,随即一把椅子直接丢了过去,狠狠的砸在了那边的钢化玻璃上,原本坚固的东西,在这一下直接杂碎。

     随即,看着外面的风景嘴角露出了一抹耻笑。

     他在毁灭证据,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钢化玻璃貌似是特制的,子弹打穿不掉下来,最后他杂碎,不就是想要掩盖这女人是通过外面的人杀死的么?

     这里是京城,夜色笼罩的这个季节里面显得有些潮湿的热气,可天煞走在路上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有人开始布局了,可以说自己在联系老七的时候已经暴露了行踪,而且冥王想要连她都一起解决掉。

     只是她是有备而来的,不会留下太多的把柄让这些人去抓的,一旦有危险,她绝对能脱身。只是现在京城恐怕会戒严,自己想要光明正大的离开,显然是不可能的。

     拿出了手机,直接打了出去,道:“彩儿姐,停下你那边所有的行动,一切变了,七姐她死了。”

     “什么?”那边传来了不小的震动,道:“这……”

     “我知道是她,但你应该知道我下不来那个手的,冥王已经开始行动了,让我们的人告知一下天启,接下来必须尽快的营救胖子,不然时间上恐怕会出现很大的问题的。”

     “难道,你就不怀疑是胖子?”

     “怀疑,可是组织少了他,就没了耳朵,我想他也知道组织对于他意味着什么,想要活下去,必须要用些必要的手段。”

     “你要……”

     “我已经别无选择,虽然我知道有人迟早会拿这些事情来说事,但那又能如何呢?就算我死,也好过更多的人被卷入进来,死的不明不白的。”

     这些话说的是多么的苦涩,以至于连那边的赵采儿都很沉默,这几年时间下来,很佩服天煞的协调能力,她是这帮女人们的首领,是头儿,也是她们所有的精神所在。“希望你能安然度过,组织牺牲已经够大了。”

     赵采儿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注视着前方的时候,一抹的哀伤一闪而逝,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此刻变得有些难看。

     她们这些人终究是逃不脱命运的主宰,最后被愚弄的体无完肤,就算好不容易苟延残喘的活下来,可是那张血盆大口却早早的潜伏在了你的身边,随时一口就连你整个人都吞下去。

     一个人,无论怎么强大,终究只是别人手里的一把刀,当初所有的一切,如今非要画上句号么?

     “白莲,即将凋零,我们的命运,就此得到解放,无论是谁也终究逃不过这历史的滚滚车轮,在这大趋势之下,我们只是蝼蚁啊。”

     轻微的叹息之后,赵采儿没有继续的多愁善感,无论往后如何,如今的事情必须要做,必须要做个完全,绝对不能在出现任何的事情了。

     一个电话打了出去,说了一些话。

     沈浩经过天狼这么一闹腾,心里面的确舒服了,也找到了自己应该怎么去做,也就在此时,房门被人敲响,沈浩没说什么,梁秋霜就已经走了进来,道:“有人想要见你。”

     沈浩微微的一愣,不明白什么人这个时候还想见我,不过当在梁秋霜让开自己的身体之后,身后出现的人让沈浩微微的蹙眉。

     梁秋霜的秘书,沈浩老早怀疑的女人。她见到沈浩之后,推了一下眼睛,微微的一笑,道:“梁总,能否给我一些时间,我想和沈先生单独探一探。”

     梁秋霜点了点头,现在终于信了沈浩的话,这个秘书真不简单,在这个时候出现,甚至还带着一股让梁秋霜都感觉不舒服的气息,自然不会简单到哪里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