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0.第660章 ,熟悉的景和情
    最后还是沈浩想了办法,租用了一个情侣洗澡间,让颜瞳将就了一番。

     固然这样的日子有些艰辛,可是颜瞳倒也能理解,西北很缺水,所以这边的人到不是每天都需要洗澡,干燥的天气导致身体不容易发汗,这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也不是什么坏事。

     住了一个晚上,颜瞳明显有些不适应这里的气候,而且加上晚上有些失眠,最后起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好。

     沈浩微笑着将她拉在了沙发上,经行了一番按摩,这才让她的脸色稍微的好了点。

     “要见公公婆婆,好歹你也要将自己打扮的漂亮点,对吧?”

     “你感觉我还有必要打扮吗?”人家颜瞳带着幽怨看了沈浩一眼。

     “嘿,这个还真没必要,不过呢,气色不好,绝对是影响颜值的事情啊。”沈浩开着玩笑。

     颜瞳打算不再理会沈浩,和这货说话,总是能找到一些让自己特别生气的东西来,好在这家伙今天必须要去找魏婷,将一些事情说一声。

     魏婷没有上班,昨夜喝了酒之后在家里休息,这让沈浩一顿好找,跑学校里面问了魏婷的住址,这才将人给找到。

     有些懒散的魏婷很客气的为沈浩和颜瞳做了早饭,沈浩也没客气,吃完之后这才扯入了话题。

     “算了吧沈浩,我知道你这是为了我好,可有些事情……”

     “魏老师,有些事情虽然说让人绝望,可你走了十万八千里,最后的几步路上就放弃了,多少的感觉让人惋惜。”

     沈浩对于魏婷的想法多少的还是能猜到一些,几年下来,各方面求医,导致花了钱不说,最重要的还是内心的那份煎熬。

     每次带着的希望化成了失望的时候,内心之中的难受那是没办法说出来的,何况带来的经济压力那也绝对不是小问题。

     魏婷没有说,可是事情摆在面前。

     颜瞳这时候说话了,道:“魏老师,沈浩如此在乎你,不是说如今他有钱了这么说,作为学生,你就是长辈,或者说是朋友,如果你有经济上面的困难,就让我来帮你,相比现在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有些东西我还是能帮你的。”

     做了好几年的教师,也算是给这个社会做贡献,颜瞳的名下本来就有一个慈善机构,固然在离开的时候交了出去,但是现在做起来,还是可以的。

     魏婷陷入了挣扎,最后在沈浩的深情难却之下点了点头,道:“行吧,看来我继续坚持下去,说不上你会找更多的人来说服我,这可是私人秘密。”

     虽然这其中有一些开玩笑的意味在里面,可是魏婷的表情显得有些难堪,确切的说,她的内心对此也是不抱什么希望的。

     离开了魏婷家,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固然这个小县城给人的感觉是冬暖夏凉,但是这毕竟是盛夏,多少的还是能感觉到炎热的。

     沈浩取了车,拉着颜瞳就往家里面赶去。

     离开了县城,一路走来都是大片大片的农田,现如今已经到了夏收的时候,更多的农民们下地干活,老人小孩的顶着草帽,在太阳下劳作。

     颜瞳看在眼里,心中多少的还是有些感慨,道:“你也是这样过来的?”

     “是啊,农村出来的孩子那个没经历过这些?”沈浩笑了笑,道:“这个季节还算不错,回家之后还有一些天然的东西可以吃。”

     通过了国道,来到了最后的小镇,颜瞳急忙下车,不管其他,直接跑去商店大肆的购买东西。

     “你这是干嘛……”

     “你这个死人,难不成让我空这手进家门?我知道你们家肯定什么都不缺,可是我这身份,要是不弄出点东西来,往后还不待别人骂死。”

     颜瞳也懒得理会沈浩,最后恨不得把超市给搬空,那辆高档的越野车里面本来就是梁秋霜等准备的东西,再加上颜瞳买的,差不多是满的不能再满了。

     沈浩也没有拒绝这些,毕竟很多事情还是按照一些程序来走。

     父母是不会说什么的,可是街坊邻居都是农民,都很实在,小媳妇上门,连一件像样的礼物都没有,难免给人的感觉有些寒碜。

     大山,依旧是大山!今年这个地方的雨水比较充足,最起码没有太多的荒凉感,进了人居住的地方,就能见到一些树木了,看着朴素的人们,沈浩的感觉特别的好。

     想当年沈浩还是很喜欢来镇子上的,家里穷是穷一点,可是每一次母亲带着自己和沈婷来到这里的时候,总会想着办法曾一顿好吃的。

     现如今有钱了,反而对很多东西失去了兴致,吃过的东西多了,却找不到内心深处那一碗面的味道。

     近乡情怯,沈浩开车十分钟之后来到了村子。

     水库环绕着四周,不少有闲情逸致的人们从远方赶来,在这西北缺水的地方能钓鱼,对于很多人来说,那绝对是没事。

     五花八门的车子插在了道路的两旁,多少的是有些阻碍道路,沈浩放慢了车速,不停的等待司机从不远处跑来挪车。

     颜瞳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看着绿油油的水库,问道:“这水的色泽看上去很深蓝,好像大海。”

     “我小的时候也这样认为,直到我真的见识到了大海,才明白,水库就是水库。”

     颜瞳瞪了沈浩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人,连一点的浪漫细胞都没有,我当初是被你的假象给骗了,就不知道秋霜他们到底喜欢你那点了。”

     “嘿嘿,那还不是这好山好水养育出这么帅气的男人嘛。”

     沈浩说的那叫个悠然自得,不要脸的程度绝对是超乎人的相像的,颜瞳噗嗤的一声笑了,没有继续和沈浩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毕竟和这家伙较真,绝对是占卜的便宜的。

     不远处有几块地,还有两个小孩赶着一帮羊,不断的呼喝着,不让羊群有机会祸害尚且没有成熟的庄稼地。

     还有一块苜蓿地,沈浩解释道:“这个季节稍微的有些晚了,要是来的早一些,苜蓿还很嫩,是一道很不错的野菜,那些城里人很不要脸的,来钓鱼不说,还要乘着没人的时候偷偷的摘菜。”

     看着沈浩那略微有些懊恼的脸色,颜瞳噗嗤一声就笑了,道:“虽然我没吃过苜蓿菜,可是我还是知道那是用来喂牲口的,传说中汉代有一种马,叫汗血宝马,别的草都不会吃,专吃这种,对吧?”

     “哟,学识很渊博嘛。”沈浩偷耶道。

     “哼,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颜瞳撇过了头,对于农村的这一切她很稀奇,虽然说没有了城市的繁华,可是这个地方远离了喧闹,少了很多让人烦躁的东西,或许这里的人应该都活的比较简单。

     最终好不容易通了路,沈浩这才开车长驱直入的进入了自己家的大场之中。

     两旁是让人吃惊的麦草朵,堆积在下面的杂草有些腐败,沈浩告诉颜瞳,那是为了冬天取暖准备的。

     农村的生活没有城市之中便捷,很多东西都要自己亲手劳作。

     面对此时此景,颜瞳满脸的都是好奇,对于这新的生活,仿似有一种另类的期待。不过沈浩还是打击了一下她的自信心。

     “别以为这些东西很容易,这可是花了很多的心血才能积累的。”

     车子停下不久,那边的砖瓦房里就走出来了一个老人,拄着拐杖,走路颤颤巍巍的。

     沈浩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道:“爷爷……”

     “狗蛋……”老人老眼昏花,神色之中多少有了岁月的沧桑,看样子差不多快八十岁了。

     不过这两个字,对于沈浩,甚至是颜瞳来说,打击力绝对够呛。

     一向风流倜傥自居的沈浩,原来还有这么霸气的一个小名,顿时让人感觉云里雾里了。

     颜瞳是憋住了笑,始终没有笑出来,感觉这天上地下的感觉,忒爽了。

     沈浩在那边瞪了她一眼,一手扶着老人,道:“是我,爷爷,我回来了。”

     “啊,真是狗蛋啊,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老人确定这是真的,狠狠的拍着沈浩的胸口,道:“不错,好几年没回来,壮了,也成熟了不少。”

     老人总是唠叨的,絮絮叨叨的和沈浩说了一大堆,最后看见了颜瞳,赞扬了一番,惹的颜瞳反而不好意思了。

     七大姨八大姑的终于闻风而动了,沈浩回来了,这村子里最为调皮捣蛋的男娃回来了。

     一时之间大家奔走相告,很多人都出来围观。

     沈浩的父亲也是上了年岁,五十多岁的人鬓间发白,虽然看上去很壮实,但是常年累月的劳作,让人看起来比实际上要老,老人刚才可能伙同自己村子里的人们喝酒呢,脸色有些红润,看了几眼沈浩,点头道:“不错,回来就好!”

     他伸出手来拍沈浩的肩膀,可是手指是微微的有些颤抖的。

     这几年以来,他一直是担惊受怕,本来按照沈浩的意思是不想告诉父亲干什么的,可是……那老鬼师傅最终还是将事实给说了出来。

     “就算死了,好歹也有家人给你收尸,也好歹有个心理准备,瞒着,一次性的打击很有可能让你的父母承受不住。”

     这几年来,父亲的确是担惊受怕了,而且由于沈浩工作的特殊性,向来都显得沉默,心理压力颇大的时候,总会染上一些恶习来发泄一下,现如今的老人,就喜欢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