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56.第656章 ,忽如其来的电话
    公司里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沈浩去处理,确切的说,能处理的都已经被梁秋霜等人处理的干净。

     刘静茹这些日子貌似在忙其他的事情,最终是没有见到人。

     三点过后,太阳依旧是毒辣,可比起之前,温度稍微的降了那么零点几度。

     最后沈浩是被柳琪妹子给赶出了办公室,没办法,这混蛋在,就别想认真的工作了。

     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是见了面之后总是让人感觉又羞又恼,不过把人家喂饱了,柳琪妹子带着一抹异样的酡红,做起事情来神采奕奕,就连小胖无意中看到之后,暗中给沈浩竖了个大拇指啊。

     没人喜欢一天到晚面对着一张美丽却没有半点生气的脸来,柳琪不是梁秋霜,没有那种与生俱来的冰霜气质,真实的做了自己,反而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

     沈浩懒得理他,抽了个空子就离开了部门,来到了外面的保安亭。

     天气依旧炎热,那种被高温灼烤的感觉火辣辣的有些疼痛。

     估计是铁楠大发善心,确切的说很有可能感觉那么做的话很缺德,最终是没有今天把那些新来的给支到那边的亭子下面去站岗。

     沈浩进去的时候,三个人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一个个的被热成了死狗,就算空调使劲的吹,依旧吹不掉这里的闷热。

     “都特么像是个死人一样,感情你们现在是学会偷懒耍滑了?”沈浩进来,一脚将快要睡着的二竹踢了起来,一屁股坐在板凳上。

     “哟呵,这不是沈大主管,这今日个是吹什么风,把您老也给吹过来了?”一竹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滚犊子。”沈浩压根就没理会他,不过还是直接甩手给了他一支烟,也给自己点上一支。

     一竹小心的看了一眼沈浩递过来的香烟,皱着眉头道:“好歹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抽的这烟,也忒给一个那么大一个房地产丢人了。“

     “闭上你的嘴,没人把你当哑巴。”沈浩懒得和他扯皮,铁楠点上了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却被呛的只咳嗽,骂骂咧咧的说道:“草,真特么够硬。”

     随即也是认真的看了一眼,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沈浩压根就没说任何的话,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好东西就是和兄弟们分享的,这是不是真好东西,行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一竹还在那里扯皮,铁楠没好气的骂道:“我说你小子真是三年的兵当狗身上去了,难道你是真瞎了?看不到这烟上面连个字都没有,那代表着什么?”

     一竹愣了一下。

     “代表着什么?”二竹也很诧异的看着铁楠,也没看出个什么特别来。

     “代表着市场上压根就不会流通,你说香烟市场上不流通又能说明什么?说明你特么就算是有钱都买不到。”

     这么一说,一竹要是还不明白,那真是傻逼了,当兵三年,其中很多东西打上了军用物品,那就是外面市场上不流通的,甚至一些比较大点的军官,享受待遇就和一般人都不同。

     “烟盒给我拿过来。”

     “想都别想。”沈浩瞪了铁楠一眼,道:“你们爱咋想就咋想。”

     “哟呵,这几天不见面,你丫……”

     “啪!”沈浩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顺手就摔在了铁男的脸上,头也不回的转过头就走了。

     “我去,这还不是一般的军队上的特工。”铁楠压根就没在乎沈浩刚才把烟盒摔在自己的脸上的事情,因为这盒香烟里面还有多半包,说穿了沈浩直接给你们了。

     “怎么说?”

     “因为一个字没有,只有特供两个字。”

     大家研究了半响,最终还是没有看出个门道来,不过这香烟后劲十足,一旦适应了,有一种说不清的舒服,只是之前的几口,差点冲的几个人晕过去。

     ……

     沈浩离开了公司,大热天的就这么漫不经心的走在马路上,或许对于别人而言,这种高温会要了人的命,但对于沈浩而言,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最起码这里没有在沙漠里面那种难受,白天能烤熟人,可到了晚上会让人冷的要死,漫不经心的走了一路,沈浩啥事无聊。

     一直以来,沈浩都是忙碌于各种的事情,每一次闲下来,身边也会有人陪着,可是今日他忽然觉得,人身边还是缺少了点什么。

     儿子已经出生,作为父亲……沈浩忽然意识到自己缺的是什么。

     那是童年之中的一些东西,当初在父母的庇护下,过的是何等的逍遥自在,还有老鬼那不靠谱的忽悠,硬是把自己给赶上了这条路。

     若说这些年没有一点后悔,沈浩感觉那是自欺欺人,可是让他再去选择,也许还是会这样选择的。

     这就是人生吧,或许在路上留下了一些不如意的遗憾,或许才算是一种幸福吧。

     沈婷这丫头早就跑回家了,自打老七被国安局召回之后,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确切的说沈婷并不喜欢城市的生活,这里太过于吵闹,太过于物质化,整日所担忧的是钱钱钱,不像是那大山里,只要顾忌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就够了。

     农民的骨子里有着根深蒂固的故乡情结,或许,现在时间已经成熟了吧,该是去见见两位老人了。

     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一个咖啡厅门前,沈浩抬头微微的愣了一下,虽然说他并不在忽热,可这样哦走下去也不是个事情,随即犹豫了一下还是钻了进去。

     没来由的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以前那时候为了在吴瑶面前装个逼,最后是将自己的压岁钱拿了出来,两个人跑去咖啡厅喝了两杯,最后……一百块钱竟然不够他们点的咖啡,最后被迫打了一个星期的工,这才算是过了。

     没来由的想起了吴瑶,这才发现好久没有了她的消息,沈浩还是打了个电话出去。

     那头的声音很吵,而且充满了各种的呼喊声,沈浩听的是微微的皱眉。

     “我回家了,我忘了告诉你了,是我们高中同学结婚,你也要不要过来?”

     “恩?高中同学?”沈浩愣了一下,这个称呼一下子和自己感觉离得好远啊。

     “是啊,我知道你不喜欢凑热闹,所以没打电话过来,不过这里可是还有些你的铁哥们的,要是不过来貌似真有些说不过去哦。“

     沈浩微微的感觉有些蛋疼,自己刚有了一个回家的冲动,感情你已经跑回去了?

     “婚礼何时举行?”

     “后天,今天她答谢一些同学,专程举办的,不过貌似你已经赶不及咯。”吴瑶在那边咯咯的轻笑。

     “喂,你小子算是终于有音信了,特么的,自打毕业之后你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嘿,感情你们小两口如今还是和好了啊?”

     那头传来了一声粗壮的声音,沈浩终于听出了对方是谁,道:“大壮……”

     “甭废话了,时间还有,赶紧的滚回来,钱特么是赚不完的,要是手头困难直说,老子这就给你打钱过去,坐飞机过来,火车要一个晚上呢。”

     “好!”熟悉的声音,一样的感情,貌似自己丢下的一些东西并没有消失,一些跟着自己打群架的哥们还是在的,他们貌似没有变多少。

     钱,的确是赚不完的,听大壮这话感觉心里暖暖的。

     “好,老子等你,非把你给灌死不可,嘿嘿……”

     那头的大壮发出了很阴的微笑,沈浩却不以为然的说道:“你等着。”

     挂了电话之后的沈浩显得沉默了起来,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候,可是自己真的是归心似箭,一些事情真已经耽搁不得了,家里的父母恐怕这些年来也盼望着自己回家吧。

     他们一直都没有离开那个村子,不是说没有那个经济条件,沈浩这几年给家里打了很多钱,只是他们也在为沈浩考虑,不希望沈浩喂他们分了心。

     “哎,算了算了,还是回去和这帮媳妇们商量商量,估计沈婷这混蛋早就把我出卖的差不多了,要是不带两个妞儿回去,估计老妈会修理我的。”

     一想到上一次沈婷作为传话筒带来的话,沈浩那个额头当场就流出了冷汗,隔壁村的哪位,还是算了,就算现在自己这个体格,也未必能抱得起来啊,可是老妈就中意人家。

     能吃能喝,又能干,屁股大,还能生养,典型的是农村最好的媳妇人选啊。

     沈浩喝了一杯咖啡,随即赶了回去,家里的气氛依旧比较热闹,懒猫坐在客厅看着电视,脸上依旧带着那副面具,看的沈浩有些蛋疼。

     “别用那张死人脸看我,有本事去找天狼说去。”

     沈浩闷哼了一声,当做没听见,人家懒猫说过,这面具,普天之下只有天狼能摘得下来,要是其他人摘,除非她死了。

     沈浩还不至于想把自己不疼的手指头往门缝里塞,和这妞儿去坚劲,那简直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对了,告诉狼一声,老子这些日子出去一段时间,家里的安全就靠他来帮我盯着一些。”

     “该干嘛干嘛去,别打扰老娘看电视。”自始至终,人家的眼睛就没离开五十五寸的大彩电,感情是把沈浩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了。

     不过沈浩也懒得再说什么,毕竟家里有她和天狼,以及猥琐男在,是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这天下没几个人能突破他们三个人联手补下的防火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