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4.第614章 ,一吻芳心乱
    柳琪昨天晚上开始精神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之中,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如果说梁秋霜以及刘静茹,还有沈浩身边出现越来越多的女人给她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大,以至于连自己的意志都处于崩塌状态的情况下,那么吴瑶的出现,绝对是给了她致命的一击。

     从来没有想过说事情会这般的复杂,也从来不认为沈浩那边会出现什么情况,可所有的问题导致了自己的身心不稳的时候,那是一种致命的痛苦。

     的确很痛苦,痛苦的连自己都无法睡眠,一旦躺下,就感觉到了一股透彻心扉的难受。她没有经历过类似于吴瑶那样的爱恋,更没有第一时间坚持着和沈浩走到底,只是当所有的山风一下子吹打在了自己的身上,第一次彻夜不能眠。

     当白天发现沈浩并没有在的时候,那是一种失落,忽然也有些伤心,她忽然的爱情梦想就那么灭了么?

     没错,吴瑶身上经历过的那些,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可是她也知道沈浩给不了,因为沈浩身边围绕着的美女都那么出众,都是那么的善解人意,甚至都为他着想,能做到那么的完美。

     沈浩的时间有限,而自己做不到那么完美,以至于连自己都有些恨自己,多么希望能像梁秋霜那么强大,更能义无反顾的扑进他的怀里,在他需要关怀的时候,自己用双唇的柔软去融化他心中的坚冰。

     自己却是那么的软弱,软弱的不像是自己,于此发现,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女孩子,只是一个需要被人关心的女人,而不是刻意坦然面对所有困难的女强人。

     就在自己即将要死心的时候,本想着今晚只是和沈浩例行的打个招呼,然后这彻彻底底的把他给忘掉。

     这心态来的很快,而且自己今天也释然了,本想着今天就是新的开始。

     可是这混蛋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吻了自己,而且还是那么深情的吻。

     在吻住自己的那一瞬间,柳琪就能清楚的感觉到他有力的心脏狂跳着,而且自己的心脏又是那么的不争气,竟然暗合着人家的节拍,仿似非要和他融入成一个人不可。

     这感觉让她莫名的感觉恐慌,一时之间乱了。

     而且是彻底的全乱了。

     吻的自己气喘吁吁,吻的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吻的自己更是不知所措。

     刚刚决定好的一切,一下子就变得不坚定起来。

     沈浩的好,沈浩的坏,以及耍流氓的时候的怪,都在眼前晃荡着。

     一时之间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就这么胡乱的走在马路上,眼前一片的茫然,不知所措。

     “小心!”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与之而来的是感觉身体一轻,就被人给抱了起来,随即就落在了旁边的马路上。

     感受到的是熟悉的怀抱,以及熟悉的气味。

     是的,这个怀抱怎么都不可能忘记,尤其这个气味,那是梦寐的根源,任你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将其给扔掉。

     一时之间他恨极了,刚才的事情自然知道。

     走路的时候出神,现在是下班高峰期,外面的马路车流多的像什么一样,这么下去不被车撞都没天理。

     肯定是那混蛋出来了,看见自己之后立刻跑来把自己给救了。

     “你个混蛋,你害的我还不够吗,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啊。”一向坚强任性的女孩,此刻无助的就在哪里哭了起来,捶打着靠着的胸膛,道:“你就让我死了,让我死了不就是了。”

     来的人自然是沈浩了,在强行把妞儿给吻了之后感觉妞儿貌似有些情绪不稳啊,今日个还真说不上妞儿的具体心思,毕竟你要是以自己的思维来跟上一个女人的心,那可真是高估了自己了。

     不放心之下快速的跟了出来,就看见这妞儿木呆呆的往外走,吓的沈浩心里的那一点点得意早就飞向九霄云外了,当下三步并作两步走,快速的就冲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还是把人给救了下来。

     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了妞儿这撕心裂肺的哭声来着。

     沈浩的心里那个纠结啊,一时之间有些手误举措的。可是现在马上到了下班时间,门口那边已经出现了很多的人,好歹说柳琪也是公司的一名管理人员,要是这眼泪婆娑的样子被别人看见了,尼玛,这人恐怕就要丢大了。

     沈浩急忙安慰道:“同事们下班了,你要是再哭下去,人家以为我光天化日之下,把你给弓虽女干了……”

     “沈浩,你就是个车头彻底的混蛋。”柳琪被这话一提醒,还真比说什么安慰她的话都管用。虽然说柳琪刚才连死都不怕,可是对于女孩子,面子问题,那绝对比死还要重要。

     看着柳琪胡乱的擦拭着眼泪,沈浩这才松了一口气,怕什么来什么,这两个女人的眼泪攻势,绝对能把人给折腾死,不过今天怎么着都要把柳琪这妞儿的心里芥蒂给彻底的抹除掉,不然往后真要是失去了,后悔都没地方哭去。

     沈浩不是自私,对于柳琪妹子之间的感情本来一直都很奇特,那种一直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直隐隐约约,以至于当吴瑶出现,他也忽然明白,那种感觉不就是么?这特么迟钝啊,都老大不小的人了,竟然像个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

     还好柳琪及时刹住了泪水,在同事们下班的前一刻跟着沈浩跑了,最后将自己和沈浩关在那豪华的车里面之后,率先是一句话都不说,有些气鼓鼓的,天知道是在和自己赌气,是之前没死成,还是说很生沈浩的气。

     沈浩也不说话,自己也需要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态,然后呢思考思考怎么去活跃一下气氛,绝对不能继续把妞儿给整哭了,那不是给自己找罪受么?

     当下沈浩抽了一根烟,这才幽幽开口了,道:“妞儿,刚才我亲了一下你,你这是一个忍不住找车亲吻一下去?”

     “混蛋,你要是再说下去,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得,都老大不小的女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赌气,行吧!你就先气着,等气消了咱们再好好说话啊。”

     说话间沈浩发动了车子,这地下车库也不安全,毕竟梁秋霜和刘静茹的车子也在这里呢,一个不好被人家看见可能没什么,可是真让人家看见把柳琪给欺负哭了,那就是事情。

     慢悠悠的上了路,柳琪依旧不说话,低垂着个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问题呢,直到沈浩把车子停到了一个饭馆前面这才说道:“走吧,看你这样子肯定是饿的哭不动了,等肚子里装点东西,有力气了在哭行不?”

     柳琪闻言这才抬起头来,有些恶狠狠的看着沈浩,牙齿轻轻的咬在了一起,沈浩还真心的毛了,最后……

     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柳琪妹子就像是发了疯的小狗一样,一下子就扑了过来,狠狠的对着沈浩的肩膀就咬了下去。

     妞儿是没多大的力气,可尼玛那是相对而言的好不?人的嘴巴那是经常活动的,两边的肌肉是何等的发达,这妮儿不知轻重的这么一口下去,差点没从沈浩的身上咬下一口肉来。

     “疼疼疼……妞,你属狗的是吧?”沈浩疼的连连倒吸了几口凉气,只能投降,道:“咱有话好好的说行不?你也不仔细的看看,好歹我现在怎么都能算个高富帅吧?”

     “呜呜……”不说还好,说完人家柳琪咬的更狠。

     沈浩晕了,只能乖乖的不说话了。

     柳琪咬了半天,看着沈浩不动了,最后只能乖乖的松嘴,看都没看沈浩一眼,坐直了身体,沈浩这才叹了一口气。

     “沈浩,你别给我装可怜,就算这样你也改变不了今天冲着对我耍流氓的事实,而且你也别忘了,你已经有妻子了……”

     “我知道,不需要你提醒!”沈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无所谓的说道:“不服你去找我家母老虎告状去,就说我把你那个啥了。”

     “你……”

     “你你你,我我我什么?怎么现在不硬气了?嘿……今天本大爷也和你耗上了,你不是说我对你耍流氓么,今日个我就给你耍流氓了。”

     说完就把脸给凑了过去,吓得柳琪急忙往车门那边缩,可是这地方就那么大,还能缩那里去,锁眼里可容不下一个大活人。最后还是被沈浩给逮住了,看着怯怯的柳琪,沈浩知道不能继续过分下去了,妞儿今天这神经貌似还真有些绷得紧啊,这要是一个不小心给整的绷断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妞儿啊,之前的话我可真没给你开玩笑,我本来就是高富帅,但我没有富二代那种可恨的嘴脸啊,吃过了擦了嘴我也承认,你柳琪往后就是我的人了,往后你要是跟别的男人好,那就是给老子戴绿帽子,这个后果很严重,必须要家法伺候。”

     “谁……谁是你的女人了?”柳琪被这话一下子给噎住了,听到这霸气十足的话,可真是一些小慌张起来。

     “妞,今日个咱们把话说开了,老子喜欢你,你也崩给我讨价还价,就一句话,扪心自问的说一句,到底喜不喜欢老子,不过你别给我开玩笑。”

     沈浩这霸道的语气忽然这么一认真,当时就把柳琪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一时之间愣在当场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在哪里小嘴张张合合的,最后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