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9.第619章 ,最完美的心灵来自于绝对放开
    梁秋霜有些保守,可是在这种稍微宽阔的地方里面被沈浩的发挥还是整的上气不接下气。在水流的冲击下,加上沈浩对梁秋霜的熟悉,一时之间让妞儿感受到了另外的滋味来,这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梁秋霜感觉自己是慢慢的变坏。

     洗了个澡,不但没有任何的轻松可言,还整的全身脱力,可是看着沈浩那该死的表现,内心之中一时之间感觉很失败。

     “老公,再下去我估计真不行了!”梁秋霜还是缴械投降,有时候过了就是一种伤害,接连好几次,最后梁秋霜走路都有些不稳,甚至四肢都软绵绵的扶不住旁边的东西,走路打着摆子。

     还好沈浩也不是那种强求的人,虽然说没有到达极限,可是妞儿刚才的表现还是让沈浩的心里绝对的满意啊。

     被压抑的声音,以及不经意之间展现出来的性感,还有那冰山融化时所体现出来让男人疯狂的东西来,沈浩兴奋的厉害。

     可越是这样,这人就越变得有精力,最后,沈浩只能稍微的倒霉点,将软绵绵的梁秋霜抱了起来,胡乱的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泽,随后大步流星的就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这时候的妞儿周身散发着一股让人不能忽视的色泽来,双颊酡红,周身白玉一般的肌肤里面也有一股绯红,就连身体都散发着迷人的香味来。

     沈浩有些爱不释手,还是最终没有继续下去,将一丝不挂的人儿放进了被子里面,给她盖好。

     “对不起老公,是我无能。”

     梁秋霜有些羞涩,不好意思的看着沈浩的某个部位,最后脸红红的瞥了过去,小声的说了一句。

     沈浩嘿嘿一笑,道:“行了妞儿,早些睡吧,都忙了一天了,要是在这么继续下去,真会伤害到你的。”

     梁秋霜很温顺的嗯了一声,随后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合上双眼就睡过去了。

     她很满足了,反正平日里感觉不到沈浩,可是太多的时候在关键时刻,沈浩就是她的精神支柱,沈浩就像是她最为坚实的后盾,无论自己做,都不会被人在背后捅刀子。

     人家美女睡了,沈浩却感觉有些蛋疼,那直挺挺的部位依旧气高志扬,像是在抗议自己的不满意,最后沈浩是将目光放在了隔壁。

     “嘿,你个死妞,都偷听了这么久了,估摸着也差不多了吧?”沈浩嘿嘿一阵坏笑,眼神就变得热切起来,对于刘静茹,沈浩早就是食指大动啊,妞儿稍微的扭动一下屁股,那绝对是风情万种。

     刘静茹一直在观察两个人的动静,确切的说梁秋霜的声音她都听见了,这有些习惯很难改掉的,就像偷听一下某些东西,总会让自己忍不住做一点出格的事情来。

     她已经是极力的忍耐着了,这其中做的是多么辛苦,也只有自己知道,作为一个成年女性,无论是身体还是生理,都成熟到了极致,对于异性的渴望,绝对是一种本能,何况她现在有的时候会自己解决一下,不深入的去做那些,但是这另类的兴奋,会让她的心里越发的渴望。

     纵然现在内心深处还有很多不乐意,可还是希望沈浩能过来,能给自己最为直接的慰籍。就在此时,门开了,露出一个身影来。

     “啊……”本来感觉自己在做梦,产生幻觉了,可是当看着沈浩连一件衣服都不穿,就这么大条条的站在自己面前,那位兄弟昂首挺胸的样子,一下子让刘静茹疯了。

     不过惊讶过后,沈浩已经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似笑非笑的坐在了床上。

     那精壮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稍微的碰触一下,就能感觉到从中传来的力量。

     漂亮的女人吸引男人,可是强壮的男人,吸引女人。

     除非是喜欢花瓶,中看不中用的。

     刘静茹本来是想一下子拉紧被子,来个眼不见心不烦的,可是……这一下子让自己反而更难受了。

     “妞,你给我让点位置。”

     沈浩哪里管那么多,稍微的推了一下刘静茹,直接就钻了进去。

     其实妞儿的衣服已经是一片的凌乱,虽然一直在极力的忍耐,可是又怎么能彻底的克服心中最为真实的渴求呢?总是不能自己的做出一些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刚才还在克服呢,可是如今去变得心乱如麻。

     还好沈浩虽然上来了,并没有胡作非为,只是用身体贴着刘静茹,感受着人家那火热的身躯。

     刘静茹其实很紧张的,身体绷得很直,紧张的不敢乱动,以至于好几分钟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动都不敢动一下。

     沈浩心中好笑,暗道:妞儿你就给老子使劲的憋着,我看你给我憋到何时去。

     这想法刚刚落下,刘静茹真的动了,这一动不得了,直接产生了摩擦,导致一阵阵的感觉就像是不要命的疯子一样,疯狂的往大脑里钻,沈浩刚才还在兴头上,现在有如此美艳的娇躯入怀,压根身体里的火不但没有灭掉,反而更加的炽热。

     对于刘静茹而言,其实也是一模一样的,这种感觉,直接让她扭捏了起来,身体出现了不规则的颤抖。

     对于两人而言,这绝对是致命的,沈浩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当下打手往前一探,就攀上了珠穆朗玛高峰。

     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这种殷实的感觉在手里所产生的感觉,让人心里就是满足。

     忽然被袭击,刘静茹的声音终于是不可抑制的从鼻腔里面传了出来,在这呼吸紧蹙的时刻,就像是惊雷一样,或者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时候的刘静茹忽然变得不顾一切起来,骤然转过了脑袋,一把就紧紧的抱住了沈浩,魅惑的眼神水汪汪的透视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色泽来,于此同时,那紧闭的双唇吹气若兰,慢慢的凑到了沈浩所能触及到的范围。

     干柴烈火的爆发,火势一下子就有些失控了,疯狂的两人不断的翻滚,导致那声音一波接着一波的。

     刘静茹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已经在高兴的颤抖,而且内心深处也有一声的叹息,就这样吧,便宜了小鲜肉,身心都属于他了,最后就别给自己再继续找不自在了。

     刘静茹的心结仿似在极度不情愿的一种情况之中打开,她那与生俱来的媚态骤然爆发出来,大力的撕扯着一些手边的东西,那一双结实而纤细的****就恶狠狠的缠住了,像是一条蛇一样。

     最为神秘的地带还是展现了出来,沈浩的心里一下子也变得不顾一切了。

     ……

     风声雨声叫名声,声声入耳,气温的升高,就算强壮如沈浩这般的身躯也是汗水渗透,导致连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

     媚态的她更是有着比起一般女性还要需求强烈的地方来,虽然说这只是第一次,可是对于一切都不再陌生,而且还特别的让人接受。

     有些疼痛被她给忽略了,她并没有对此叫停。

     好久好久之后,这才罢休,刘静茹就这样把自己的脑袋藏在了沈浩的胸前,小舌头偶尔还会调皮的舔一下嘴唇。

     “小鲜肉,我忽然感觉自己亏大了……”

     “恩?”

     “原来这事情真比自己玩自己还要来的爽快,我说秋霜那妮子怎么像是着了魔一样,哎……活了二十多年,真的,后悔啊。”

     “啪!”“啊!”

     沈浩闻言有些恼怒的在这妞儿的屁股上来了一巴掌,打的是芳心乱颤,以至于睡眼迷离起来,一时之间所发出诱人的色泽让人无法忽视啊。

     “你这坏人打我干什么?”

     一时之间心头的滋味让刘静茹有些不知所措了,她本来是天生尤物,对于敦伦这些事情有着与生俱来的感觉,虽然只是初次,可是食髓知味啊。

     沈浩要不是看在你妞儿微微的有些吃不消,怕伤到你,恐怕也早就来个划开二度了。

     “妞儿,要是再给我胡说八道,小心我抽你的屁股。”

     “哼,醋坛子,人家的心放在你i这里,现在全部给你吃了,你还不满意啊?你说,要姐姐怎么着?要不让姐姐给和秋霜一起来?”

     “这个……嘿嘿!”

     “可真够不要脸的,你想都别想,还想齐人之福,你的了把你,大被同眠这样的事情往后我是不赞成的。”

     心神放开的刘静茹的确很好,此时没有多余的想法,********都放在沈浩这里,感觉自己的幸福,也感觉自己真的是一个小女人。

     折腾的时间久了,难免会累,最后还是架不住犯上来的疲惫,就此沉沉睡去。

     沈浩看着怀里的人,偶尔露出的不忿,内心之中稍稍的有些不忍,自己的确还是将此事看的太淡了,没想到就连看的最开的刘静茹会留下这么深的心里阴影,好吧,既然如此,到时候会会那个男人,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王八蛋。

     清晨的阳光从东方洒了下来,大地上面传来了一股被烤焦了的错觉,沈浩今天偷了个懒,并没有第一时间起床,就听见外面传来的惊呼声,像是刘静茹的。

     “梁秋霜,你这个程序绝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