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2.第612章 ,种种缘由,来自一笑
    吴瑶的成熟来自于她的温柔,就像是她的美丽,一向是那么的迷人。

     沈浩从来都不曾认为自己真的忘记过她。

     两个人安静了下来,四周的声音就显得特别的清楚了,那隔壁房里嗯嗯啊啊的声音若隐若现的,加上那酡红了脸的漂亮女人,沈浩有些把持不住了。

     吃过肉,自然知道肉是怎么回事。

     慢悠悠的伸过去了一只手,还没碰触到柔软顺滑的肌肤呢,悠然就感觉到了一股让自己心动的舒爽。

     那是一种心理作用,不用沈浩去过分的描述,一些早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都被挖掘了出来。

     这个美丽的女人不需要刻意的做做,微微垂下了那漂亮的脑袋,让一头秀发将自己的脸蛋遮住,沈浩伸出了手,将那些挡在面前的头发旅顺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沈浩嘿嘿一笑,心脏却不由自主的狂跳着,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恩!”吴瑶倒也坦然,纵然说的大胆,可终究稍微的有些急促起来,男女之间总有那么一些羞涩需要人慢慢的捉摸,以至于事到临头,方感到一丝的害怕。

     如水的眼眸中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色泽,缓缓的,那脑袋就往沈浩的身边凑了过来,也无需太多过分复杂的思考,就亲住了沈浩的嘴。

     悠长的呼吸让人感觉窒息了一样,犹豫憋着的一口气在肺部不断的徘徊,导致沈浩怎么都不敢把这口气给吐出来,真怕打扰了此刻的一切。

     有一股甜甜的香味,那舌头像是一只滑溜的蛇一样不断的用最为笨拙的方式在挑逗着自己。

     沈浩的心里有些迷醉,一点一滴的事情在内心里升起,仿似自己也回到了高中时代,总巴不得腻在一起,然后用最为让人害羞的方式从彼此身上找到那种紧张害怕的东西来。

     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以为彼此亲个小嘴就是恋人们之间最为过分的事情了,或者说舌尖相互的碰撞一下,就能从心底里面将自己彻底的释放出来,从而让两颗心靠在一起,不可分开。

     这只是一种感觉,从来都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去形容,只要认真仔细的去体味,去感受,就能明白对方心里想什么。

     或许沈浩已经不是吴下阿蒙,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清纯,只是在此刻,自己真的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贪婪的在寻求着一点一滴,一点一滴的想要去占有面前的这个女人。

     这一吻,天长地久,这一吻,那些不切实际的隔阂忽然就这么消失了,让两个人的心,彻底的靠拢在了一起。

     当两个人分开之后,吴瑶静静的看着沈浩,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的沈浩也是噗嗤一声笑了。吴瑶说道:“你还是那么的调皮,就是这样喜欢做一些让人着恼的事情。”

     沈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嘿嘿的一阵傻笑。

     “德行!”吴瑶翻了一下白眼,然后这才慢悠悠的去揭开沈浩的皮带。

     依稀还记得,男女之间除却亲吻之后,还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这还是沈浩那一次跑去人家吴瑶的家里面,不知道从哪里整来了肉碟子,两个人偷偷的看了一下午总结出来的,但很可惜的是,毕竟那时候太年轻,沈浩这愣头青愣是没成功不说,反而弄疼了人家,这让吴瑶感觉恐惧了。

     最后不知道吴瑶怎么明白的,反正是无师自通,最后用了那种方式帮沈浩来解决这些事情。

     或许是往事不堪回首,但那些小羞涩的神秘感,一直在这对恋人之间没有消失。

     现在都成人了,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纪,一些东西没必要遮遮掩掩,只是那种感觉并没有就此消失。

     吴瑶的姿势有些笨拙,或许其中还有很多紧张的缘故吧,总而言之折腾了好几分钟这才帮沈浩宽衣解带,当看到那打跳跳的东西横在面前,顿时脸颊涨红,终于也是闷哼了一声。

     “这才几年时间没见,就长大了很多啊。”吴瑶开了一个连自己都害羞的玩笑,低垂着脑袋。

     沈浩嘿嘿坏笑一阵,道:“是啊是啊,这几年没有你的祸害,它可是卯足了劲快速的成长,可能它比我清楚往后还要接受你的祸害呢……”

     “你这混蛋,还是这么的口无遮拦……啊,你干什么?”

     本来吴瑶是真心的感觉到了有些怕了,沈浩的确有过第二次发育,这下倒好,感情真的已经大的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以前是就放不进去,现在这么大……本来还担心往后的事情呢,结果沈浩这混蛋很不老实的就在人家的胸口摸了一把。

     这是有过的事情,可是隔了这么几年下来,有些滋味忘了……哪里像是成了圣地一样,不曾被人碰触过,这么一下……记忆中早就忘却的感觉猛然间就从哪里荡漾开来,一时之间让自己心里乱了方寸,而且,不经意之间,终于碰到了沈浩的某个部位。

     烫的像是火一样,一下子让吴瑶的心神就不稳定起来了。

     “你不是检查了一下这几年你家二哥的生长状况,我也好歹检查检查二妹是怎么个情况,对吧?”

     “你个死人……你个坏蛋。”本来心里面一时之间难以适应,被沈浩这么一调侃,吴瑶也是急忙稳住了自己的心神,其实这一切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当年就做了,如今做只是忘了当时的感觉罢了。

     狠狠的在沈浩的胸口上砸了两下,吴瑶这才进入了正题。

     动作生疏,确切的说连一点的技巧都没有,整出来还是有些疼的,不过沈浩还是很享受这里面的滋味,倒是不断的稍微指点一下。这多少像是以前那种现学现卖,不过以前是从肉碟子里面学的,如今沈浩可是宗师级别的。

     所谓痛快,不就是痛并快乐着嘛,沈浩心满意足的躺在了床上,旁边动人的躯体紧紧依靠在了他的身边,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感受着空调里吹来的冷风。

     吴瑶很想问问沈浩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却怕打破这种来之不易的安静,感受了好一会的温存,吴瑶这才说道:“沈浩,明天我可能要会省会,短时间内是没办法过来了。”

     沈浩皱了皱眉,最终没有说话。

     “哎,真是的,以前我没出现的时候,我看你也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可这才稍微的给了你那么一点点的甜头,你就变得患得患失起来了?”

     吴瑶太了解沈浩了,他做出的任何一个小动作,她都清楚沈浩的内心想什么。

     她心思细腻,考虑的事情也比较全面,可以说沈浩在自己面前完全就是透明的。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种感觉……”

     “好吧好吧,这都几十年没见了,这几年你就先忍忍吧,改日来了去拜访你的正妻,别到时候让人家把我给赶出家门,不过我的工作就在那边,想要过来终究还是很麻烦的,老师不同于其他职业,想要调动,必须需要很大的关系的。”

     吴瑶也有些舍不得和沈浩分开,可终究自己的事业也不能放弃掉,自己拼搏到了如今,加上沈浩现在也是可以了,往后的路,必须要为自己安排妥当了。

     沈浩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事情要一步一步的做,饭要一口一口的吃,逼得急了,反而会把自己给噎着,虽然说自己也不缺钱,可女人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点自由人家还是有的,至于怎么解决,一点点慢慢来吧。

     这一夜沈浩就专门陪了人家吴瑶,或许两个人之间有很多的相思要诉说,可是毕竟不是当年冲动的少年男女,彼此之间都有些小经历,这些东西也不知道如何开口,相互依偎着,谁也没有第一时间睡着,直到清晨天亮了,沈浩强迫吴瑶睡一会,问了一句你有驾照没有?

     吴瑶点了点头,沈浩就跑了,临走之际也没说什么。

     一觉醒来也是十点多了,吴瑶多少的感觉自己在做梦,第一眼没有看到沈浩在身边,以为又像是过去的几年一样,夜晚梦到了什么一样。直到看到了自己身处宾馆之内,自己的床边还有些堆着的废纸,终于是脸色一红,清楚过来昨晚发生的一切不是梦,而是事实。

     不过这时候微微的有些慌了,沈浩到底干什么去了,还没回来?不会是又跑了吧?最为郁闷的是,竟然连电话号码都没有留一个。

     不过就在她想入非非的时候,沈浩来了,见面第一件事就是交给她一把车钥匙,道:“往后周末就过来吧,两地之间的距离也不是很远,来回也就三个小时。”

     吴瑶愣了一下,接过了手里的钥匙微微的一笑,她也没有看钥匙上面是个什么标志,反正是沈浩给的,人家给什么自己拿什么,向来都不问,何况她也清楚沈浩就这么霸道。

     两个人又在房间里腻歪了好久好久,眼看到了退房的最后关头,这才走了出来,一起去了地下停车场,这才看到了那辆拉风的白色玛莎拉蒂,吴瑶愣了一愣,刚想说什么,沈浩却道:“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车,这是我新买不久还没怎么开的车,一时之间我也没办法给你去提新货,虽然是二手,但好歹也是个车。”

     吴瑶这才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玛莎拉蒂值多少钱吴瑶具体不知道,可这牌子多少的还是清楚一些的,价值不菲,以前知道沈浩喜欢在自己面前装,不过这一次……可真是狠狠的装了个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