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0.第690章 ,迟来的道歉
    中午的太阳太毒了,就算气温还不至于让人接受不了,但那火辣辣的感觉让肌肤生疼,沈浩尚且还能支持,但是对于吴瑶而言,这强烈的紫外线下,皮肤迟早会被晒伤。

     心疼自己的女人遭罪,沈浩只能找了个地方坐下,喝着茶和吴瑶继续讨论之前的话题。

     吴瑶依旧有些犹豫沈浩的提议,教育体系不是说那么好进就进了的,要是花很大的代价进入其中,有些得不偿失,还不如把那些钱拿出来,做点其他的。

     沈浩讪笑着,道:“我说吴瑶啊,咱赚那么多钱是用来干什么的?当年我爹妈给我说,这人一辈子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赚钱不是为了显摆,而是让老婆孩子过的舒服些,我们又不是说非要用钱砸开那边医学院的门槛。”

     “你这脾气……”吴瑶被沈浩说的心里暖暖的,老婆孩子热炕头……

     很土的一句话,却很贴切生活的一句话,吴瑶也感觉沈浩这些日子的心境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

     大风大浪的催促下,沈浩可能已经被一些事情折腾的有些麻木,雄心壮志他压根就没有过,想成为什么样的成功人士,还真没想过。

     别的不提,就拿现在的梁秋霜和楚凌风而言,估摸着也已经一天累的够呛。

     不是这个会议就是那个会议,不是这个演讲就是那个演讲,不是这个电视台邀请,就是那个媒体要做个专访什么的,名人门前是非多,相较而言,沈浩还是喜欢这种单调一点的生活。

     “这和我脾气没啥关系。”沈浩反驳道:“当初我被那无良的师傅推上了一条路,这些年见惯了所谓的高层社会,勾心斗角的也忒累了,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我干嘛非要把自己折腾的累的不行?”

     听着沈浩这话,看着与年龄不符的表情,吴瑶多少的感觉有些心疼。

     这才几年的光景,高中时代的沈浩那是何等的豪气干云,伙同大壮赵凯一伙人,和谁不敢硬着来?

     可如今啊,这世道就变了,别的不提,就拿赵凯今年结婚,能来的同学们距离感十足,当初一起轮钢管的哥们,也就沈浩和大壮了。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可是物是人非的感觉的确让人内心之中油然而生,吴瑶不能全然了解沈浩这些年身上的变故,但多多少少的能体会到,这个男人在和自己分开的这几年里过的太精彩了。

     “哎,行吧行吧,看来我还是说不过你,等回去之后我就着手去处理这些事情,希望九月份有个答案,不过这边的事情还的交给你,貌似你现在家大业大的,想要跟你过日子,貌似有些……”

     说道这,吴瑶不往下说了,欲言又止之中带着一些怪味,沈浩一看当然知道人家指的是什么。

     沈浩微微的一声怪笑,掩饰着自己的做贼心虚。

     这事情还能有个屁的解释,都已经做了,而且还将自己心中那个见不得光的总路线给贯彻到底了,作为一个铁血男儿,就必须要整一个属于自己大大的后宫啊。

     无耻的心态让人发直,可貌似这感情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在这里灌了好几壶的茶水,最后喝的胃都有些胀,好在天已经凉了下来,看看时间也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吴瑶父母也是打了电话过来催促,让他两回家吃饭。

     这是第二次来到吴瑶的家,里面的人和装饰是没有任何的变化的,确切的说连吴瑶都没啥变化,只有这丈人爹和丈母娘给了沈浩一个很亲切的微笑,沈浩的身份变了。

     自此以后,都能住这里了,那就是女婿的身份啊。

     “年轻人在外面闯荡是好事,可别以后有了事业就忽略了家庭,男人无论在外面有了多大的事业,家庭才是最根本的归宿。“

     吴瑶老爹语重心长,和沈浩聊上了,继续说道:“既然你们都在那边,我想过多的话无需我多说,而且你这几年肯定也有点经历,过多的话我不问,只是问你一句,其他的事情处理妥当了没有?”

     这话问的严肃,一时之间还真让沈浩有些犹豫了。

     “尚且还没有,有些事情出现了漏子,但已经交给了国家安全部去处理了,我已经退了下来,可职责上面,我还是必须要协助去处理。”

     “哦?”吴瑶的老爹眼前倒是一阵沉默,看来事情还没有彻底的结束啊。

     “那么我也不催促你们早点结婚,至少在此之前先把一些不确定因素给处理清楚,免得往后影响到家庭。”

     “我会的。”

     沈浩多少的松了一口气,这要是不闻不问的直接催促两个人结婚,沈浩肯定会犯难,自己和梁秋霜已经登记了的事情尚且还没对外公布,到时候这事情肯定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就算是郑母,恐怕也会对此有意见的,毕竟都是你媳妇,你不能厚此薄彼,而且沈浩理亏,当然在没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之前,是不能这样的。

     吴瑶伙同她的母亲在厨房里帮忙做饭,里面偶尔传来了窃窃私语,显然也是在和女儿讨论一些关于沈浩的事情。

     “哎,当年我那么说沈浩,估计他心里把我恨上了吧?”吴瑶母亲说道。

     吴瑶微微的一笑,道:“当初不但把你恨上了,连我都恨上了,为了能过你这一关,我当初选择和他分开,最后他高考完之后就神秘的消失,我曾问过沈婷关于他的动向,就连和我关系好的小姑子,那时候都没给我脸色看。”

     两个人之前经历过的误会,完全来自于母亲看不起人的眼光,导致误会加深,让吴瑶寻找了沈浩好几年。

     “大学四年里,我背着你们每次回来都去村子里找他,可惜的是,没人知道他的去处,而且好几年里他都不曾回来过,沈爸爸倒是给我说过,现在沈浩的生死不明,让我别等了。”

     吴瑶的脸上有一些黯然,继续说道:“或许啊,当您当初不应该说那些话,对他的伤害很大,纵然我也知道这几年里他是怪我,并没有怪你,但是我敢说,按照他的高考成绩,应该是能和我进入同一所大学的。”

     “你这死丫头,倒是怪我咯?”吴瑶老妈狠狠的瞪了女儿一眼,道:“你还好意思现在反过来责备我,要不是你们当初做的过分,我至于去学校折腾他?”

     事已至此,仿似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恩怨情仇的,现如今说来也没啥意思,吴瑶老妈固然有些嫌贫爱富,可绝对没有那种认定了人,尚且还要摆谱的性子,这现在和女婿之间的关系比较僵,多少的感觉还是有些难做。

     一家三口人,加上女婿也就四个,总不能让这矛盾一直持续着,往后老死不相往来吧?

     她还不至于连女儿都舍得,都曾想着能把女儿的工作折腾到了金城,这父母的心思,大多数还是好的。

     饭桌上倒是吴瑶的父亲占据了主导,今日个心情好,难免的开了一瓶酒,道:“这是吴瑶出生的时候,家里老爷子买的,放起来就是为了等瑶儿出嫁的时候喝的,现在你两都在外地,你们也显出了八九年了,我也放心,今天就把这酒喝了,也算是对你们感情的一种认可吧。”

     两杯酒下肚,吴瑶老爹的脸色红润了起来,接着酒气上涌的劲头,话也就更多,唠唠叨叨的就是对沈浩小两口一顿说,沈浩脸皮厚,当然不觉得,可是吴瑶对于以前的事情,多少有些亏欠,可是呢,这妞儿也是个直性子,打死了都不承认自己的错误。

     “爸、妈,我说你两就是奇怪,高中的时候你们把我和沈浩分开,大学的时候禁止我谈恋爱,可大学毕业之后就催着我结婚,你说我连恋爱都不谈,我找谁结婚去?我总不能为了应付你们,随便大街上拉个阿猫阿狗的,去登记了,把证扯了,然后来糊弄你们吧?”

     “你这死丫头,有你这么糊弄老爹的么?”

     “那不就结了,反正事情不能那么干,于是我左思右想啊,还是找个靠谱点的人,别的不说,最起码我和沈浩知根知底的,不至于连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你们给我介绍的,那叫包办婚姻,这事情都不行好多年了,要是我答应了,那岂不是把那么多的书读狗身上去了。”

     吴瑶的父亲翻着白眼,愣是没有在反驳,理是这么个理,可事情绝对不是那么个事情,如今这世道就是各种的愁,愁嫁愁娶,反正现在沈浩和吴瑶的事情上是铁板上钉了钉子,也反悔不得了。

     “沈浩啊,阿姨之前说话没轻没重,不过当时还真是被你们气的,小小年纪不学好,学着人家谈恋爱,该学习的时候搞对象,这很耽搁学习的,现在你们都大了,该说的都说了,你也别说阿姨市侩,咱们这做父母的,一可心都放在子女的身上,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女过的好点,今天,阿姨借着这杯酒,给你道个歉。”

     说话间,吴瑶老妈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沈浩也是急忙站了起来,忙着和人家碰杯。

     “阿姨这话说的对,不管以后怎么说,这还不是一家人嘛。”沈浩顺着杆子往上爬,急忙喝人家套近乎。

     吴瑶的老爹哈哈一阵大笑,道:“对,就是这么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