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5.第685章 ,安榻之侧岂能他人酣睡
    作为一个专业混社会的人而言,沈浩这样的人难免有些看不上眼,可是这都在一个圈子里混,要是真不知道彼此的大名,那可真就奇了怪了。

     人家金老六开门见山的说话,那意思是和沈浩划开了界限。

     沈浩也不奇怪,金老六算是个人物,在小县城里面有着属于自己的势力,最起码他的人绝对不会干那些鸡鸣狗盗的事情的。

     真正的灰色势力,那是远离了民众视线的,所做的事情固然人神共愤,但终究还是不为普通人所知。

     沈浩呵呵轻笑,道:“六哥依旧是这般的爽快,今日个兄弟来找你是遇到了点麻烦,按我一个人的能耐是解决不了的,确切的说,我也没有想来和六哥分一杯羹的意思,或者你可以看成,我送你一桩买卖。”

     “哦?”一听这话,金老六的目光稍微的柔和了一下。

     虽然说金老六已经金盆洗手,可是县城这市场就这么大,几股小势力相互纵横,基本上都将该瓜分的瓜分了,沈浩当初能凭自己的一双手打出名声来,那是当真有实力的。

     就算是好几年不曾有过交集,可是对于沈浩这种年轻一辈里面能得人心的人,那是能对他构成威胁的。

     “县城依旧是老样子,五花八门的人都有,六哥不用多说,当年也算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沦落至此,也算是当初辉煌过,这点小弟我佩服。”

     “恭维的话别多说,耗子,今日个来此,我不认为你是来和我攀交情的,你我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可以说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就算现在是一带江山新人换旧人,可我已经金盆洗手不干了,只要你犯不着我,就算在这里开香堂,也和我没关系。”

     沈浩哈哈一笑,道:“六哥,这就有些言不由衷了,老了的老虎还是老虎,就算蜗居起来,可是爪牙怎么可能说收就收了呢?”

     “哼,难不成你认为我连一点容人之量都没有?”

     “不,恰恰相反,你是太有容人之量了,导致兄弟我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就连乌老大那种上不了台面的人都能在这里吃一口饭,六哥……在你的地盘上发生这样的事情,貌似现在不是兄弟我对不起你吧?”

     金老六再一次的抬起头来,死死的盯住了沈浩,眼神之中寒光闪闪。

     “那么兄弟你是来和我兴师问罪的咯,貌似乌老大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吧?”

     “有没有关系,六哥你心知肚明,哥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乌老大如今惹到了我,我这人的脾气六哥你心里面应该有数……”

     “对不住了,这事情我没办法帮你。”金老六忽然这么说了一声,随即起身,对着外面喊了一声,道:“陈坤,带耗子兄弟出去乐呵一下,都算在我的账上。”

     外面走来了一个大汉,看上去礼貌,实则是态度强硬,对沈浩说了一声请吧。

     沈浩没有动,只是轻轻的笑着。

     “耗子,倘若你是来这里闹事的,那么别怪我金老六不念旧情,咱们依旧保持井水不犯河水,你是个聪明人,但我也不是一个不是被人当枪使的人。”

     金老六原本要离开,忽然回头,眼神之中带着慑人的目光,显然沈浩的无动于衷已经触怒了他。

     那个陈坤忽然之间就要抓沈浩,眼睛里面带着一丝的狰狞。

     沈浩呵呵一笑,道:“看来两位大哥是要试探试探兄弟我的身手有没有退步,那么兄弟就勉为其难了。”

     说话间沈浩微微侧身,躲开了陈坤的手,随即一只手搭在了陈坤的肩膀上,顺势一带,直接将人给拉坐在了沙发上。

     陈坤倒是愣了一愣,他跟着金老六的时间长了,大风大浪的也经历过,打架什么的算是噶高手,有一把刀片在手,可以在人群之中杀个三进三出,如今金老六的团体散了,可是他依旧跟在金老六面前。

     可是如今被沈浩简单的放倒在了沙发上,最为重要的是,现在就算他想起来,也动弹不得。

     金老六看着沈浩完成的一系列动作,简单而迅速,之中老练的手段堪称一流,眼神顿时变得有些疑惑了。

     “六哥,你那玩意最好别掏出来,兄弟来此不是结仇的,而是实在的交个朋友,倘若你这么不给面子,那么兄弟有些事情也只能亲力亲为,可兄弟我下手比较重,就像你想的那样,安榻之侧岂能他人酣睡,要做,就要把事情做绝。”

     沈浩忽然抬起头来,眼神瞬间冰冷,那模样绝对比金老六的眼神还要可怕。

     金老六历经江湖艰险,熟知一个人的所作所为给自己留下的很多痕迹。

     沈浩露出的眼神固然是一瞬间,但其中充斥着的色彩,那是真正的亡命之徒所作出的决然,仿似在那一瞬间,沈浩要从这里杀出去一样。

     自问混迹圈子,金老六没有怕过任何人,可沈浩刚才的哪一个眼神,直接一下子就像是抽在了内心里一样。

     怕到时不至于,但是金老六却感觉,如果真要是闹僵了,自己的日子确实不好过。

     沈浩刚才所指的是他腰间的武器,道上的规矩是,一旦真要亮了家伙,那就是生死相向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金老六微微的皱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对沈浩说道:“看来兄弟这几年混的还算不错。”

     沈浩放开了陈坤,微微的一笑,道:“有些经历,却不能算是混,我倒是挺羡慕六哥,说退就退了下来,日子精彩过,也让人羡慕。”

     金老六终究还是和沈浩坐下来认真的谈了一次。

     “六哥,兄弟我既然是按照道上的规矩来的,那么咱们都是不走空的人,过几****会想办法把乌老大连根拔起,我只是希望你断了他的后路,若是六哥还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不妨你说出来。”

     金老六愣了一下,道:“就这么简单?”

     “呵呵,还有什么难的?一个杂鱼,在夹缝之中发财,可以说尚且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可怜,兄弟我也志不在此,这种小打小闹我也看不上,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让老哥你吃下去,这不是更好么?”

     说完沈浩起身,转身告辞。

     ……

     金老六尚且还摸不准沈浩到底是打什么主意,不过所说的话倒是有几分信了。

     陈坤刚才被沈浩简单的拿下,多少的脸色有些难看,道:“六哥,这小子的话能信?”

     “眼神和身手是做不得假的,况且那小子当初就是个狂人,纠集一票学生,就敢和道上的人顶着干,当初张老大也想拉拢他,希望从学校里出来之后引进团体。”

     “那是当初,可现在,要是我们真那么做的话,岂不是有引火自焚的意味了。”

     金老六摇了摇头,道:“不会,这家伙也是个干大事的主,坑了我们也没什么好处,你出去查一查,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既然沈浩他想动乌老大,那么不妨卖他个人情。”

     陈坤没有多说,终究是安静的去了。他当然知道金老六早就想动一动乌老大了,不是说真正的安榻之侧岂能他人酣睡,而是因为乌老大这家伙贪心不足,一味的想做大,甚至对着金老六也有了想法。

     只是金老六这几年下来真正的开始做生意,产业链也做的广了,不像以前只是一味的喊打喊杀,棍棒之中夺人财富。

     当陈坤将消息打探清楚之后,金老六终于明白为什么沈浩这么干了。

     按理说偷一辆车,按照道上的做法是不会把你往死里的打,同样的事情是,金老六也知道乌老大是什么德行,这家伙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呲牙必报的主,一旦吃了亏,那就必须要讨回场子来。

     “看来沈浩还没放弃他那个弟弟,这么都能说得通,不过暂且压着别动了,等他自己去解决吧,既然他的意思是让我们扫尾,断了乌老大的后路,那么就这么干吧。”

     ……

     沈浩离开金老六这边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明天就是和吴瑶的约定,这要是不提前做个准备,去了之后这一关不好过啊。

     想当初沈浩就被人家老母亲,现在自己的丈母娘可是连鄙夷带折腾的,导致成了当初两个人分手的根源。

     这几年的事情一向来沈浩就感觉有些歉疚,确切的说是自己的原因了,没想到为了当初的承诺,吴瑶还在坚持着,若不是那一次的偶遇,或许沈浩真的就那么错过了吴瑶。

     或许这就是上苍没有负沈浩的唯一一件事情,心存感激之余多少有些后怕,若是真的当初任由矛盾进行下去,原本是一对恋人,将会走上不同的道路来。

     或许这就是人类心中最为痛苦的悲哀吧,原本最为美好的初恋,却多了几分让人心痛的悲伤,是个人都承受不住。

     一个人坐车来到了金城,随着人群沈浩反而很平淡的随波逐流,直到走到了母亲河大桥的时候这才给吴瑶打了一通电话,告诉自己已经来了。

     文明了地方,吴瑶便让他等着,立刻过来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