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4.第684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言外之意,那就是警察有维护一方和平的责任,我的责任我不逃,你的责任你也别推卸。

     两个人三言两语之中就有些火气了,不欢而散之后沈浩还真是果断,当真把车留在了警察局。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帮贼骨头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心里面肯定是不舒服的,会不会再来,谁又能说得上呢。

     虽然说无论是卡迪斯,还是自己,都不在乎这一辆车,可是无缘无故的被人给偷了,还真有些舍不得。

     这放在警察局,要是被人给偷了,那么警察就不好处理了。

     ……

     乌老大别提有多狼狈了,趁着夜色灰头土脸的跑掉,一看自己身边的人,去了几十号,来了几个,还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像是上了战场的一样。

     甭提这心里面有多难受,最混子好歹也有几十年了,吃过亏也不是一次两次,可这一次,吃的有些大。

     貌似人家早有准备,设好了圈套等着自己往里面钻呢,损兵折将不说,一个不好还引来警察,这新账老账一起算,到时候日子就难过了。

     “疯子那混球呢?”刚回到了住处的乌老大脸色难看,拍着桌子就问自己的手下,自己这一次输的狼狈,估计就是这犊子干的好事。

     “还和那娘们鬼混。”有哥们回答道。

     “去,给我把那孙子给我找来,今日个要是不给老子说个一二三,我非打断他两条腿不可,够日的,敢阴老子。”

     气急败坏的乌老大砸了好几个陶瓷罐子,怒气冲冲的坐在沙发上,那呼吸就像是拉动的风箱一样,呼哧呼哧的响,估计今天可真是又急又气,又被吓到了,这要是没个交代,估摸着日子往后就难过了。

     沈峰被人粗暴的从床上提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带了过来,见凶神恶煞的乌老大一脸的狰狞,刚问了一声:“怎么回事乌老大?”

     容不得他发怒,表现出不满,人家乌老大就一巴掌摔在了他的脸上,破口大骂,道:“你特么个王八犊子,敢这么坑老子,现在老子一票兄弟都在公安局,这要是栽了,老子送你去见阎王。”

     说完就是噼里啪啦一顿狠揍,打的沈峰是有些分不清南北来。

     甭看他沈峰平日里光棍叫的慌,可是真遇到了乌老大这样的狠茬子,那打心眼里感觉害怕的,要是真得罪了人家这样的人,估摸着往后不但没有好日子过,恐怕整个县城内都没有你立足之地。

     见你一次揍你一次,非把你打个你爹妈都不认识,这日子还能怎么过。

     “乌老大,你听我说……”

     “听说个屁,今日个老子非揍你个尼玛不认识不成。”

     乌老大那叫个狠,不断的往沈峰的身上招呼,打的那叫个凄惨,也不管你沈峰差点跪下的求饶,往死里的揍。

     最终打的沈峰差点晕死过去,这才吩咐人关起来,甭让人跑了,到时候在处理。

     警察局那边已经是闹得慌,现如今事情已经传开了,恐怕是纸里面包不住火了,乌老大也快速的行动了起来,打电话将警局熟悉的人给叫了出来,吃饭当中钱就送了出去,想办法把自己的人给保释出来。

     “乌老大,保释老哥我不帮你,你这一次闹的这么厉害,你说你跑去农村偷车,这特么让老子怎么说?”

     “王警官啊,这你可冤枉小弟了,这不就是管不住那帮混蛋,听了沈峰那混球的蛊惑,现在犯下了这么大个事情,我能怪谁?只能说我管教不严。”

     乌老大很聪明的将所有事情推给了沈峰,这一招金蝉脱壳倒是让自己先不会被暴露。

     王铁生眉头微微的紧锁,可以说沈峰什么求德行他也知道,局子里的常客了,你说平日里小打小闹的人,跑去偷车?你特么糊弄鬼呢,可是现在看着这一叠的钞票,那就是沈峰干的事情。

     “行,你的人我会想办法捞出来,但是沈峰必须要交给我,别到时候那帮人追问起来,我都不好交差。”

     三言两语的将事情给说定了,乌老大这才松了一口气,认为今天的事情可真够悬的,差点就把自己给搭进去。

     不过这事情可真不这么完了,估摸着县城里的混子圈里早就传遍了自己昨晚栽了的事情,平日里压着还好说,这风言风语的事情传出去,往后人家怎么看待自己?

     说不上外界有消息,那些丢了车的人,回不回来找自己麻烦?

     反正这一切都不好说,一招出了问题,就要各方面堵窟窿,堵不好,那就连自己也栽进去。

     沈峰还真被带进去了,县警察局可以说是他常来的地方,平日里打架斗殴的也算是熟客,几个警察带着耻笑的目光,看了一眼沈峰,道:“这一次你胆量还真不小,伙同一帮狐朋狗友去偷车?”

     “我……”

     “行了,也别和他废话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反正是他家的事情,就等着他爹妈上门来吧。”

     王铁生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些寒意,今日个和沈浩交谈,别提多窝囊了,油盐不进,压根不给自己半点的面子,既然短时间里拿你沈浩做不了啥,那就现在拿你沈峰先出出气。

     这是不容你沈峰抵赖的,本来就想好了的事情,而且早就和被抓了的那些人们通了个气,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沈峰指示的,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沈峰现在浑身是嘴都百口莫辩啊,乌老大也明着告诉你,要是不坦诚下来,那么你别想出来也没事,老子非把你丢进母亲河里喂王八。

     ……

     二叔和二婶子得到了公安的通知之后,显得更老了,二婶子酷酷滴滴滴的责备男人,说不应该如此。

     “你这婆娘,难道还要怪我?今日个能进去,就是个偷盗,尚且还不回判个死刑,要是你继续维护下去,出了更大的乱子,我看这一家子的人怎么活。”

     “老二,你的意思呢?”沈老爹淡然的问了一句。

     “就让那臭小子进去,在牢里呆上两年,现在我也管不住他了,就让政府去管,就让法律去管,至少这样还能让那小子多活两年。”二叔也是发狠,直接要大义灭亲了。

     二婶子哭的那叫个伤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差点没把二叔给吃了。

     老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怒声喝道:“还哭个屁,你也不看看二小子现在这幅德行,还是个人不?这事情大家心里面有数,先不管是不是他二小子真的是幕后主使,但大小子的车在这里放着,别人怎么知道。”

     “爹,您老也别生气。”沈老爹急忙安抚老爷子,道:“我想大小子还是有办法处理的,你就等着吧。”

     “按照我的意思,就是让二小子进去,这浪子回头金不换,可是机会给了,他依旧不识好歹,就进去呆上两年,虽然听上去不咋地光彩,但至少不会再出漏子。”

     一家子人坐下来讨论着,沈浩从镇子上回来,都围了过来。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沈峰现在是给好不识好,那就先让他待几天吧,不过我看现在这事情还没了了,等会我去走一趟县城,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一下,免得那些混蛋还要来村子里闹事。”

     乌老大沈浩还是听过的,当初自己上学的时候就是街痞流氓,收保护费,讹诈学生的事情没少干,做人也挺恬不知耻的,而且这家伙是个眦睚必报的主,不彻底的给收拾的服帖,往后这事情还真难办。

     不过这混子们怎么处理?你打他,他们当场能认怂,可是刚放开,人家就在后面惦记着你。

     沈浩是不会在乎他们的,可是村子里的人咋办?往后人家伙同一帮流氓经常来闹,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于情于理,沈浩不能坐视不理,既然是江湖事,那就江湖了。

     “你小心一些,事情既然你要做,就稍微的做漂亮一些。”沈老爹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儿子,有些话到嘴边也没说出来,毕竟二叔二婶子都在,不好说。

     沈浩离开了家去了县城,压根就没去公安局那边给沈峰送什么衣服,直接找到了当时自己当学生就混得风生水起的一个特大号流氓。

     这人叫金成吾,人送外号金老六,比起乌老大来说,人家那才叫个灰色势力,确切的说当初金城最大的灰色帮派在的时候,他可是核心人员。

     只是东窗事发之后,金老六也洗手不干了,安安分分的做起了自己的生意,这多年不干,导致圈子里的人都把他给遗忘了,可要是你小看了他,估摸着那也是找死的节奏。

     金老六偏瘦,三十来岁,鹰钩鼻子,眼神异常的犀利,稍微的被那眼神盯上一眼,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恶狼给盯上了一样。

     “你找我?”

     当坐在了沈浩的对面,感觉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有些熟悉,可压根不认识,金老六带着一些奇怪。

     “六哥,这几年不见你可算是功成身退了,怎么,不认识我了?”

     沈浩淡淡的一笑,看了金老六一眼。

     金老六表情有些迷糊,还真没认出沈浩来,确切的说他的记忆里压根就没这么一号人。

     沈浩呵呵一笑,道:“六哥,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当初沈浩还都是跟着你来混的,今日个发财了,当年的兄弟,看来还是给忘了。”

     “沈浩?耗子……”他听到了这个名字,倒是微微的怔了一下,道:“没看的出来,这几年下来,你变化还真不小,不过……你我那时候并没有多少的交集,今日个忽然上门,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沈浩能打,当初县城里的圈子都知道,不过他的身份就是个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