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9.第689章 ,我让你怀疑人生
    沈浩闻言愣了一下,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鬼?

     难道两个亿的彩礼是在这里玩自己?

     当下有些疑惑的看了吴瑶一眼,发现妞儿用特别奇怪的眼神瞪着自己,仿似想要吃了沈浩一样。

     这也忒丢人了,大家都知道你是个暴发户,可你不带这么显摆的啊。

     一下子拿出两个亿来,这的确不是普通人能随便就能拿出来的,可你也分分时间和地点啊。

     今日个老妈忽然有了心情,说什么要给老表给个面子,怎么着也要见见人家介绍来的青年才俊。

     传说中啊,这位什么少爷之类的,家庭殷实,而且还是个高材生,传说人家是这西北大学的一位教授,这对于吴瑶老妈来说,那就是门当户对。

     内心里一万个不乐呵吴瑶和沈浩在一起,可吴瑶是铁了心一样的不干。

     要是以前,这皮鞭加大棒的还能虎一下吴瑶,不听话也不行,可是现在吴瑶早就有了自己的主见。

     就拿昨日个晚上,老伴躺在身边,平日里没话说的人也是给沈浩说了一大堆的好话。

     当初早恋,那多少让两位老人气不过,毛主席都说不为结婚为目的的恋爱是耍流氓,况且两个屁大的孩子,懂个啥叫爱情?

     无非就是你看我顺眼,我看着你还过得去,彼此之间有些小爱慕之心,就把这当爱情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二十好几的人了,都思想成熟,要是还拿这样的事情来过家家,那岂不是对彼此也太不负责了?

     “我其实挺看好沈浩那小伙子的,男人嘛,就应该有个男人样,有点脾气,崩学的像外面那帮兔崽子一个德行,三棒子打不出个屁来,都不知道自己来干嘛的。”

     “就能事情多,我们含辛茹苦的将女儿供养成人,最后……”

     “读书怎么,读书不就是希望孩子有个好前程么?这社会,万般皆下品,唯有赚钱高,你读了半辈子书,还没人家一下子给你拿出钱来干脆。”

     “嘿,我说老头子你现在比我还市侩了是不?感情你也觉得我那样不对了?好吧,我倒要看看,那臭小子真犹如咱们瑶儿说的那样,真有那么成功。”

     ……

     今日个坐下了,早晨的时候父亲还给女儿暗中使了个脸色,那意思是让沈浩今日个准备准备,就用物质,狠狠的用物质摆平你老妈。

     吴瑶这就打了个电话,用开玩笑的语气和沈浩把这事情一说,感情这流氓还真当真了,两个亿就要往人家丈母娘面前放。

     试问普通人一辈子哪里见过这么多钱,放在银行卡里,可能真看不见,听着银行查询系统报出来的数字,这……

     那是真的,不过看丈母娘这样子,估摸着有些吃不消了。

     吴瑶的表哥坐在那边表情古怪的异常,看了看旁边的哪位,最后心里默哀啊,这怎么比呢?貌似自己现在还不识好歹的给自己带来的人说好话,也终究是白搭,在金钱面前,貌似连自己都不能在说什么了。

     “兄弟,在哪里发财,做什么工作呢?”吴瑶的表哥忽然问道。

     沈浩怔了一下,心里可真是把这位鄙视了个遍,尼玛了的,你这典型的是嫌贫爱富啊,现在把带来的人晾在了那边,表情就像是吃了屎一样,看着老子有钱,就贴过来了?

     看在你是吴瑶的表哥份上,刚才和自己为难的事情就这么过了,你也别指望在老子身上得到一点的好处。

     “发财算不上,就一个打工的,这钱还是前几年攒下来的。“

     沈浩这话能把人给噎死,打工的?前几年攒下来的,你要是个打工的,你去给我赞给我看。

     “我说妹夫啊,你也别谦虚,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发财的道路啊,还要明说,咱们这现在论起关系来,可是一家人啊。”

     忙着和沈浩套近乎,还真怕沈浩藏着掖着,这发财谁不喜欢?可你空有一颗发财的心,没发财的本事啊。

     沈浩嘿的就是一声笑,看着这老表身边坐着的年轻人脸色涨红,估计这回被冷落的内心是够难受的了。

     人已经来了,此时留也不对,去也不是的,坐在这里别提多别扭了。

     而且这位表哥同志啊,也是够市侩的,做事情人情世故也未免太过于不要脸了些。

     沈浩哪能管这些,看着你表情像是吃了屎,自己反而高兴,刚才怎么着,你还不是给自己脸色看么?

     “这打工啊,还看怎么给打呢,看你给谁打呢。”沈浩开吹了,道:“你要是给私人老板打工,这辈子充其量就是个能养家糊口的个体户,这要是自己做生意,最多也就是个小暴发户,可是呢,你要是把眼光往远看,那就是另外一个天地啊。”

     沈浩吹,吹的是漫天风云动,百地黄花开,煞有其事的说辞,甭说这位没啥见识的老表了,连吴瑶的老妈都感觉心神动荡啊。

     “跟着咱们的党,绝对有肉吃,战队了路,那就是升官发财,啥叫个官商勾结?这就是。”

     “咳咳……”吴瑶老爹在哪里咳嗽了一声,连忙止住了沈浩的话,道:“沈浩,你也别瞎扯了,实事求是的说,这几年干什么去了?”

     这话问的严肃,一时之间让吃饭的几个人都愣住了。

     傻子都能听得出来,这话里面有话,而且是审问的架势。

     就算是认定了你是女婿,可是有些事情还的说清楚,一个杀过人的人,手底下恐怕没那么简单。

     他无需问你这钱是哪里来的,也不管你是不是抢来的,问的是你未来几十年里能不能把祸端带到家里来。

     沈浩道:“替国家卖命,做些机密的勾当。”

     吴瑶的父亲在哪里愣了一下,随即淡然一笑,道:“看来没有看错你,按你那脾气,这的确是对了路,行,今日的事情也就到此了,晚上到我哪里去吃饭,一起聊一聊。”

     吴瑶的老爹是当过兵的,自然知道什么叫个保密条令,沈浩重复的机密的勾当,足以证明做的很多事情不但不能说,而且还很危险,而看沈浩现在这幅大大咧咧的表现而言,估计也是对外表现出来的些假象而已。

     今晚吴瑶要回去,中午是见一下这位老表,晚上,才算是正是的认识一下彼此,算是肯定了你这个女婿。

     吴瑶闻言是很高兴的,暗中瞪了沈浩一眼,压低了嗓子说道:“别胡吹了,咱爸不喜欢不靠谱的人。”

     吴瑶的老妈一时都不说话,感觉是有些羞愧难当啊,有些时候是把话说的太满,反而让自己不好下台,听着沈浩大吹牛皮乱侃大山,也都是心驰神往的,纵然做了半辈子的工薪阶层,好歹也是有过一颗作为富人的心思啊。

     这女婿,貌似很久之前就摆在了面前,只是当初吓了眼,说话太绝,估计那时候是伤了沈浩的心。

     这时候自己反而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躲在那里吃着饭,还真有些憋屈。

     这样子别人都没注意到,只有沈浩察觉到了,反而没有多说。

     内心深处要说不怪老丈母娘那是假的,要是当初老丈母娘别把话说得太绝,用那种嫌贫爱富的眼神看人,至少和吴瑶之间就没那么多的忐忑了,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误会。

     可事已至此,又能怪得了谁呢?

     人生漫漫路,多少有些事情是做错了的,留下了后悔,甚至啊,犯了个孔老二提及的,莫要以貌取人呐。

     这顿饭是沈浩采取了主动,确切的说,身价往那边一摆,就算是那个什么有钱的相亲成员,也压根不是能在一个层次面上相提并论的。

     至于那个什么老子的表哥,更久不是菜了。

     沈浩付了饭菜钱,好吴瑶一起离开,大中午的逛大街,绝对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可是吴瑶感觉和沈浩之间的相处是分居两地,聚少离多,难免的还是有些心里惆怅。

     “要不放弃了你那份工作吧,改日我去这边的大学谈谈,其实在哪里做,也蛮好的。”

     沈浩就是这么随口一提,吴瑶却陷入了深层次的思考起来,道:“容我想想。”

     若是按照普通人来说,吴瑶所在的大学是国家重点,而琉璃那边,除了医学院还能如得了台面,算是个国家重点本科之外,另外几所大学,那就是用来给孩子们混日子的。

     按照现在的编制,吴瑶是水往低处流了。

     不过让放弃现有的东西去省城,这更不现实,她现在也知道沈浩所有的事业都在琉璃盘踞,而且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用不了几年,估计他在琉璃就成了首屈一指的人物了。

     可有些事情必须解决,其实这事情一直在考虑,但女孩子想的事情自然是多了些,难免会瞻前顾后。

     “这有什么可想的?”沈浩不以为意,大大咧咧地说道:“今日个连家长都见了,往后就是我的人,你的事情我说了不算,还谁能说了算?”

     “你这死样,我要是不按照你的想法来,难道你还要把我绑回去?”吴瑶翻了翻白眼。

     沈浩哼了一声,道:“那是,反正是当老师,我就不觉得一个大学教授能比一个高中老师好哪去,而且你过来继续做你的大学老师,又不让你做高中老师。”

     沈浩没提钱的事情,虽然说自己现在不差钱,可还是想通过其他的方式来说服这妞儿,两个人相处的久了,怎么能不理解彼此呢,这做人就算占有欲强,但绝对不能太自私,女人是你的,可人家还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我回去之后好好的考虑考虑,迟一点我会能给你个答复,这离开省城是必然,就是没想好到底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