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4.第664章 ,难言的秘密
    离开老鬼这里的时候沈浩的心情颇为沉重,确切的说本来有些兴师问罪的意思在里面,哪里知道,老鬼暗中还是为他做了很多的事情。尤其最后一句话,甚至让沈浩产生了一种对于人生的反思。

     “人活这一生啊,总需要那么一点点的追求,混吃等死,难道你就像你兄弟一样,做那种上不了台面的鸡鸣狗盗的事情?”

     沈浩沉默了许久许久,老鬼又补了一句:“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担惊受怕的日子过了,不就是希望为了往后自己有个好点的生活嘛,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也该是为自己想想的时候了。”

     老鬼这一次用商量的语气给了沈浩想要的答案,确切的说无论什么时候来听老贵的话,都能让人产生茅塞顿开的觉悟来。

     老鬼经历过很多事情,一些沈浩都没办法想想的事情,或许这就是老鬼,是自己的师傅,一个充满了谜一样的老人。

     他一辈子没有结婚,选择在这个不起眼的乡村孤独终老,他这一辈子没什么不良嗜好,喜欢喝一口茶,对此沈浩也是上了心,或许他也是在某种潜意识当中同化着自己,现在的沈浩,也很喜欢喝茶。

     不图能喝出多少的感慨来,至少能喝出那么一份平静。

     黄昏时候的阳光比较温暖,在炎热的夏天能给人一种想不到的感觉来,就像是初春,若是有一股风,或许会更好。

     沈浩知道,秋天快要来了。

     家里依旧是热闹,今天又上门了很多的亲戚,沈浩来了大家都表示了各自的关怀,山村里没有城市里的冷漠,就算有些小摩擦,可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大家面子上都还是能过得去的。

     沈婷带来的哪位同学也是个颜瞳十足的歌迷,一个下午像是个跟屁虫一样跟在颜瞳的身后,这女孩子仿似对所有的事情都很好奇,例如颜瞳喜欢吃什么,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成为了沈婷的嫂子来着?

     多少的有些羡慕嫉妒恨在里面,甚至这时候看着沈浩的眼神都怪怪的。

     沈浩的母亲今天开始忙碌一些事情,拿出了不知道那一年存起来的布料,亲自操刀,开始给为谋面的孙子制作新衣服,这看的沈婷都特别的嫉妒。

     按照她的说法,那就是老妈你也太偏心了,这布料我小时候都不给我用……

     最后这丫头是被老妈无情的给赶了出去,看的沈浩偷笑不已。

     天黑了,沈浩依旧坐在那边抽着烟,谁都没来打扰他,都知道沈浩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坐在这个地方。

     面前是一条深沟,背后是一座大山,而且在夕阳下能把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可能是家里人顾不上他,就让他在这里发呆,最后是沈婷来了,带着颜瞳和那位同学。

     “想什么呢?”颜瞳坐在了沈浩的身边,甚至都没顾得上自己是直接坐在地上的。

     “嫂子,给!”沈婷还是相当的细心,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块废纸板,垫在了屁股下面,就算这里比较干旱,可是直接坐在地上还是很潮的,容易得病。

     颜瞳文雅的笑了笑,看着点着一支烟的沈浩,等候着他的回答。

     沈浩一支烟抽完,扔掉了烟屁股,这才笑了笑,道:“之前有些事情想不通,还蛮恨我那没良心的师傅,现在看来,还是我不够人家看啊。”

     “哼,你和老鬼玩,那绝对是一件比较难受的事情,老家伙别的不行,算计人绝对是高手。”沈婷也凑到了旁边,不甘寂寞,说道。

     确切的说,老鬼拿沈婷当时亲孙女一样,凡事都比较向着她,沈婷也经常过去帮忙做点事情,毕竟人老了,腿脚也就不怎么方便了。

     “是啊,老鬼老了,是真快要变成鬼了。”

     沈浩说完这一声,从地上站起来,顺手拉起了颜瞳,对她笑了笑,随即将那微微有些凌乱的头发收拾了一下。

     颜瞳彻底的将自己的装给卸了,而且为了丑化自己,还穿上了比较土气的衣服,纵然如此,她依旧看起来是那么的漂亮,温婉的气质在这阳光下,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见沈浩这般作为,颜瞳微微的愣了一下,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沈浩这是怎么了。

     “走了,没事了,回家吃晚饭,明天去参加婚礼。”沈浩对着一帮人摆了摆手。

     率先走了的沈浩留下三个目瞪口呆的姑娘。

     “你哥这是怎么了?”颜瞳问沈婷道。

     “还能怎么着,肯定是脑袋出问题了呗,不然跑这里来干嘛。”

     兄妹两个人都是怪人,颜瞳的解释更是听起来莫名其妙的,不过颜瞳也不问了,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家里热热闹闹的,沈母做完了裁缝,开始着手做饭,她也无需去问颜瞳吃什么,也无需去迎合什么,只是将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就行了。就连沈婷,都不知道说了这事多少次的偏心了。

     对此颜瞳偷笑不已,这小姑子还是那个德行,还是小孩子的脾气。

     “颜瞳,这些日子老七没给你打电话?”

     “别在我面前提那个没良心的,追我的时候,那叫个轻快,如今算是追到手了,就当是没那么个人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沈婷嘴上说的若无其事,可是眼神之中还是有一抹的担忧的。

     “老七是谁?”沈婷的同学很好奇的问道。

     “她男朋友。”

     “啥?沈婷你谈恋爱了?”

     “丫头,你可真是了不得啊,找了男朋友都不给家里人说?”就连沈母都是第一回听说,顿时这个家瞬间就开始炸锅了。

     批斗大会就此开始,在审问之下,沈婷是无所遁形,本来还有所隐瞒,最后颜瞳是故意的把她给出卖的干干净净。

     小姑子别提多委屈了,最后委屈的看着老哥,像是要帮忙说一句。

     沈浩呵呵一笑,道:“妈,别担心了,那人也是熟人了,不过他现在叫龙七。”

     “熟人?”沈母微微的愣了一下,儿子现在都不担心了,看来自己是没必要真去担心什么。

     “反正这是你妹妹,你现在回来了,那么有些事情就你来做,你感觉没问题,那就没问题吧。”

     沈婷这才逃过了一劫,不过貌似是暂时的,因为沈母的眼睛里都是一种警告,看的沈婷连连吐舌头。

     这丫头从大学毕业之后原本是在家准备考公务员,可是自打和李雨灵相处了一段日子之后,是彻底的变坏了,甚至这里面还有老七的杰作,反正最后做公务员的意愿是彻底的打消了。最后很干脆,花了几百块钱买的复习资料,全部给一把火给烧了。

     这些日子,她就是玩,各种的玩,找各路同学玩。

     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可多少还是有些幽幽寡欢的味道在里面。

     沈浩没有多问,毕竟沈婷也长大了,很多事情都有了自己的想法,还是别去搀和的太深,让她自己去体悟吧。

     由于明天要去参加婚礼,沈浩又多少日子没有参与到同学当中去了,按照颜瞳的话来说,要做些准备,包括在送礼这一块上面,更是要慎重一点,不要显得寒碜,也没必要张扬,甚至最后决定连车都不开了,沈浩那个郁闷啊。

     ……

     下午沈浩离开了老鬼的哪里,前脚刚走,后脚就踏进来了一个人,这人自然是魏婷了,按照沈浩留下的地址,她找到了老鬼。

     老鬼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之后,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您好,我是沈浩的老师,听说您老是一名很出名的老中医。”

     老鬼嘿嘿一笑,盯着魏婷看了一会,道:“老中医算不上,对医术有研究,出名更谈不上,我压根很少给人看病,不过我看你也没病啊。”

     这话让魏婷愣了一下。

     “你知道的!”说完之后老鬼闭上了眼睛。

     魏婷站在哪里久久不说话,道:“老先生,真的和我想的那样么?可是……你还没有对我诊过脉。”

     “有些东西没必要去深层次的挖,你也清楚我指的是什么,就拿你问我看病,我只要看看你的脸色就清楚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知情么?”老鬼再一次的问道。

     魏婷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沈浩之前坐过的椅子上,道:“老先生,我现在忽然明白沈浩为什么让我来找你了。”

     “喝杯茶吧,我这里没什么可以招待人的东西,这茶叶还是刚才沈浩拿过来的。”老鬼微微的一笑,道:“早点做好打算吧。”

     “其实我一直在犹豫,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做是好。”魏婷微微的蹙眉,那美丽成熟的脸上满是忧郁。

     或许之前只是一种怀疑,还抱有希望,可是现在……

     有些事情当变成了真的,多少的让人难以接受,这也只有魏婷,一个历经了些事情的女人才能看得清楚,能接受。

     “没什么的,既然沈浩让你来我这里,那么他就有意思说帮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没必要和他客气,如果他不行,来找我吧。”

     魏婷明白,老鬼在告诉自己,自己的事情也只有自己能做主,别人说的再多也没有用,选择权在自己手里,如今看来,她必须要走一条连自己都不怎么喜欢的路了。

     “老先生,我心中一直在想,我曾……”说到这里,魏婷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有些东西,莫要去追求答案,过了,就是过了,就当是自己想的那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