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1.第671章 ,相较而论,谁后台更硬
    沈浩被当成了重刑犯对待,这种看押可以说是异常的严肃了。

     可是他就像个没事人一样,依旧带着笑脸看着那队长,眼神之中的嘲讽味道,自始至终不曾消失。

     “听着,今天无论如何你也出不去了。”队长点上一支烟,脸色阴郁,道:“不管你是什么人,或者有什么样的后台,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沈浩耻笑了一声,对他招了招手,意思是也给自己一支烟,像是个大爷一样抽了一口,那滋味是很享受的,气的哪位队长是脸色难看。

     “让那些人最好老实一点,别惹毛我,电话拿来,我要打电话。”

     “砰!”队长恼火的拍着桌子,咆哮道:“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公安局。”沈浩依旧无所谓的说道。

     “你还知道?”队长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恼怒,道:“既然知道,还在这里和我讨价还价?”

     “讨价还价?”沈浩听的是很想笑,道:“到底是谁和谁讨价还价了?”

     “你……”

     “你也知道这里是公安局,你看看你身上穿着的那身皮,上面可是有国徽的,我都不知道谁给你那么大的胆量,敢这么凭空栽赃,是,有些事是我干的,可人不犯我,我向来也不会倚强凌弱,但有一点记着,别把事情做绝了,不然你绝对拿不到半点的好处。”

     沈浩这种吃定了你的表情,看的这位队长脑门子上冷汗直冒。

     现在他的确吃不准沈浩到底是干什么的?接触过的人很多,确切的说进来威胁警察的人也比比皆是,但绝对没有一个像沈浩这样的,一进来压根就么当回事。

     若说用点私行什么的,他不是不敢,可是今天闹出的事情上面的人已经盯上了,他可以把所有的罪责都砸在沈浩的身上,但绝对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太过于过分的事情。

     一旦上面人追查,就算有人帮他当两下,这也是给领导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往后的日子肯定也难过。

     一支烟抽完了,两个人依旧僵持不下,你不动,沈浩自然也不动,态度已经摆明了,你要是不按照沈浩所说的事情来,那么沈浩也没必要对你配合什么,双方这般大眼瞪小眼的,谁也奈何不了谁。

     “小子,你有种。”这队长被沈浩给气乐了,当时就拍着桌子,直接出去,继续找后面的人商量去了。

     两个人坐在客厅里面喝着茶,听着队长的回报,那是相当的不满意,一时之间都没有说话。

     队长看的出来,人家对自己的办事效率明显是有意见的,虽然嘴上不说,可眼神之中看着自己的光芒,带着明显的生气啊。

     “你看这事情怎么做?”一个人问另一人道。

     “这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算了,没人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之后还能安然无恙,既然他要打电话,就让他打,我倒是看看,在这金城里面,有几个人是我搞不定的。”

     沈浩的表现让这几个人都有些吃不准了,确切的说他们现在也搞不明白沈浩到底为什么而硬气。

     都是混了多年的老油条,敢把事情做到那个份上,普通人是干不出来的,可是沈浩貌似轻车熟路。

     队长得到了确切的回复,就算心里面有一万个不乐意,但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按照自己的想法,肯定是先把沈浩拖出去狠揍一顿再说,煮熟的鸭子嘴硬,打一个你爹妈都不认识,然后再说。

     犹豫之中还是吩咐了一下其他的警察,让人把沈浩的电话拿来,进门之后冷漠的往沈浩身前一扔,沈浩笑了一笑。

     “看来你身后面的人很聪明啊,这是非要和我比一比后台啊。”沈浩呵呵一笑,眼神之中逐渐的冰冷了下来。

     不管这一次谁要和自己非过不去,既然大家都把脸撕破到了这个份上,事情肯定要做个了结。

     确切的说,只需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种破事情就是霸权主义,都特么是和谐社会,你们还敢做这种破事,感情还真是不一般的目无王法啊。

     拿起了自己的电话,沈浩给阿东打了过去,直接联系了董凌云。

     话很简单:“我在金城出了点状况,借用你那边的身份一用。”

     后面告诉了这里的地址,随即挂了电话。

     那警察队长嗤笑着看着沈浩,借用一下身份?你能借上什么样的身份?

     今天看你能找来什么样的人,外面坐着两尊大神,恐怕一般人都进不来,在金城里面,就算是生物书记来了,对人家也是笑脸相配。

     他本想挖苦沈浩两句的,却被沈浩淡淡的打断道:“别急,今日个搀和进来的人,一个也走不掉,这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的事情,你何必还要给自己找点不自在呢?”

     沈浩懒得理他,安安静静抽了一支烟,就闭目不说话了,事已至此,就等着吧。

     外面的人已经失去了耐心,可是那队长还在观望当中,也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几声问好声,道:“卢局长,今日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卢局长?”屋子里坐着的两个人都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即耻笑了一声。

     不得不承认,沈浩还有点能耐啊,连市局的局长都找来了,这多少的有些意外,可是……有个屁用。

     里面坐着的哪位慢悠悠的走了出去,卢局长看到了他,道:“张老板……”

     “老卢啊,今日个怎么忽然过来了?”

     “张老板,好些日子不见,你依旧是神采奕奕啊。”卢局长脸色稍微的有些难看,作为市局的局长,也算是一号人了,可是眼前这个人,可不咋好对付,可是……

     “卢局长,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知道你来此的目的,但今日个张某人要里面那小伙子付出代价,恐怕……”

     “张老板,恐怕不妥,如果是你,我劝你还是赶快收手。”

     卢局长的内心咯噔了一声,暗道一声坏了,竟然得罪了这号人物,不过恐怕今天就算是你,也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收手?”张老板哼了一声,道:“大闹我儿子的婚礼,手持枪械伤人,卢局长,徇私枉法也有个度,崩说我老张今日个不给你这个面子,怎么着,也要给我这个面子,不然……”

     张老板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这种赤裸裸的威胁,当下表现的淋淋尽致。

     卢局长的脸色难看了,恐怕今天你张老板就算把谁找来,也没办法如愿了,要是继续闹下去,估摸着真的谁都吃不得好来。

     国安局的一个电话差点没把老卢给吓死,你们连国安局在金城办事的干事都敢抓,真是反了?今日个人没事尚且罢了,倘若沈浩出现一点点的状况,肯定让你们吃不饱兜着走。

     卢局长也真是醉了,国安局的人跑金城来干什么?这里又不是什么……

     不过作为政坛上的老油条,老卢感觉这事情不咋对劲,毕竟前些日子发生的一些事情尚且还没彻底的过去,听闻大清洗过后的风暴开始席卷这西北了,一个整不好,恐怕下一个就是他们了。

     有许多事情他们尚且还不好说,但事已至此,尚且先别把那位组祖宗给得罪的狠了,到时候打起小报告来,那怎么说?

     “张老板,我能看成你这是对我的威胁么?”老卢立刻变脸,既然心中已经决定了,那么今天就算要得罪人,也不能得罪沈浩,道:“人,是我带队带走的,不行的话你来市局找我,但丑话说前面,要是你今日非要这样咄咄逼人,就别怪我不念情面了。”

     “你……”张老板当下被噎的有些难受,大家都是面子上认识的人,平日里相互利用都不是个事情,可今天这卢局长……

     “好,很好,卢局长,你今日不仁,别怪我他日不义,丑话说前面,在这金城,还真没几个人敢打了我张某人的脸后能平安无事的,我看你保这个人到何时。”

     “哟,好大的火气啊,感情你就是此次事情的正主儿?”

     沈浩已经被人给带了出来,手铐脚链都被拿掉了,恢复了正常之后,沈浩依旧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看着老张,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道:“不错,当初的李氏集团一个跑腿的,现如今都成了气候?”

     “你……”

     “怎么,很吃惊是吧?”沈浩淡淡的一笑,道:“有些事情人家懒得和你计较,别说你做的那些事情别人不知道,姓张的,我这一次还专门就是跑来找你麻烦的,现在倒好,来了也就别走了,卢局长,知道该怎么做了?”

     “咯噔!”老卢的心里一下子感觉大事不妙,这年轻人一下子就点破了张老板的身份,这是……

     当年沈浩回国后为了处理这些渣渣们,林老自然是给过一份名单,随着张狠被解决掉,可以说好几处的灰色势力是被打掉了,而金城最为出名的灰色组织沈浩早就听过,只是他们行事太过于猖獗,还没来得及让沈浩出手,他们已经被处理掉了。

     树到湖松散,还是有哪儿些人随着时间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最终隐藏起来,将很多东西给漂白了。

     “你是谁?”老张的脸色猛然间一边。

     “我是谁不要紧,但今天的事情只是刚开始,老张,我恰巧还有些你的资料,到时候我会交给卢局长处理,当然,我不认为天下的警察都是一般黑的。”

     说完沈浩瞟了一眼卢局长,大步流星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