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9.第669章 ,更凶,更狠,更残酷
    沈浩的表情异常的冷酷,看了那老大一眼,眼神之中一片的冰冷。

     都是混社会的,手底下多少的都有些不干净,作为老大肯定是一个狠角色,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你怎么可能让一帮斗狠斗勇的人为你所用?

     可是做老大,必须也的有脑子,如果你连一点眼光都没有,那么迟早被人给吞掉。

     这就是所谓的灰色势力,就像是食物链之中的大鱼吃小小鱼,小鱼吃虾米一个道理。

     可是看着沈浩这冰冷的眼神,老大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种惊恐。

     那简直就是看着死人一样的表情,仿似自己今日个再敢忤逆人家的意思,绝对直接把你给宰了。

     是个狠茬子,绝对比想象中还要可怕。

     作为聪明人,那就乖乖的闭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日个算是栽了,可是不见得没有翻身的余地,等会脱离了这个人的掌控,就算你身手再好,估计也架不住这么多人围攻吧。

     “怎么,不服是吧?”沈浩耻笑了一声,他也看清楚了从这老大眼中闪烁过去的一抹阴厉,那是要自己命的意思。

     “哥们,混那条道上的,我不认为我曾的罪过你。”

     这老大被沈浩两下打的连一点还手余地都没有,自知肯定不是对手,现在尚且还在人家的掌控范围之内,也绝对不敢做出让人家生气的反抗来。

     他一点不怀疑自己看到那一抹的冰冷,那绝对是敢宰掉自己的意思。

     “我混那条道,你还不配知道,可是你今天敢在我的面前闹事,就已经然我不爽,你很想报复我是吧?可以……我给你这个机会,来!”

     沈浩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给了他这个机会。

     这老大一看倒是愣了一下,压根就有些不明白沈浩这是要唱哪一出,要说这时候特么还不理解今天不解决这混蛋,脸面尽失不说,还的往后活在人家给予的阴影当中去。

     沈浩退了出去,这老大终究还是反应了过来,直接冷哼了一声,从身上摸出了一支黑黝黝的东西。

     沈浩一见之下眉头微微的一皱。

     朗朗乾坤,城市的闹市区,竟然敢明目张胆的拿出这一样东西来,还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混子头子,现在看来这家伙的身份背景绝对不那么简单。

     这玩意并不是说多么的稀奇,可是在华夏,法律的管制下绝对不允许这东西出现在民间,可人家当玩具一样就拿了出来。

     沈浩的眼里绝对不是那种看不出真假的人。

     顺手脱掉了上衣,拿在了手里,他冷漠的看着。

     那头子终究还是将枪逃了出来,狰狞的对着沈浩一笑。

     “你胆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你可知道你拿出那玩意,我就算在此宰了你,也没人追究我的责任。”沈浩冷淡而平静的说道。

     那头子哼了一声,道:“那也得有命出去再说。”

     一看老大掏出了家伙,这帮花胳膊一下子形成了包围圈,一个个带着阴狠的表情看着沈浩。

     沈浩压根就没感觉,只是笔直的看着这老大。

     确切的说,虽然他有这玩意,可一见就是个外行,没有第一时间拉开保险,这对于沈浩而言,就产生不了多大的压力。

     “可以,记住你的话,当初我见识过一个比你还要牛逼的人物,时间久了,还真忘了和你们这帮流氓怎么去打交道,不过不要紧,现学现卖,做的不好,你见谅着。”

     说完,沈浩直接将手里的衣服就给丢了出去,一下子盖在了这头子的脸上,尚且还没有反应过来,确切的说都忘了拉开枪的保险,沈浩一个箭步就冲到了他的面前,对着他就是一顿暴打。

     这一次沈浩没有任何的留手,虽然没有往致命的地方上动手,打的这家伙骨头都有清晰裂开的声音。

     最后这家伙闷哼了一声,随即一头扎在了地上,显然是晕厥过去了。

     “放开我们老大。”混子们见状不妙,一个个怒喝着就要冲了过来,沈浩一脚将围过来的一个人给踢开,随即顺手抄起了这头子手上的枪械,快速的拉开了保险,喝道:“你们谁敢再动一下,我敢保证你的脑袋绝对开花。”

     这玩意在手里,震慑威力十足,混子们再牛逼,绝对挡不住子弹。

     一时之间谁也不敢往前跨出一步。

     沈浩看了他一眼,一把拉起了躺在地上像是死猪一样的老大,一脚踢在小腹上,让原本晕厥过去的人,直接疼的醒来。

     “走吧,带我去看看找你来的人。“

     连一点给你求情的余地够不给,这时候老大感觉到了,今天不仅仅遇到了个狠茬子,确切的说,遇到了个特别懂行的人,就是不知道这金城怎么出现了这么一号人物。

     围观的人很多,可大多数有些畏惧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事情,沈浩就这样提着人走了进去。

     一楼酒店里办婚礼的人都已经是零星半点的了,几个富二代坐在一起抽烟谈论着话,一个个看着新郎,那意思是有些看笑话的架势。

     但大家都是圈内人士,就算心里面多么的鄙夷,至少有些事情绝对不是放在台面上说的。

     沈浩就这么一脚踢开了们,还不待这帮人反应过来,直接就将人一把丢在了桌子上。

     瓶瓶罐罐,碟子碗筷,一下子被砸的乱飞,一个富二代喝道:“特么的,你哪来的野种,在这里撒野……”

     “咔嚓!”回答他的是一把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他,道:“你要是敢在多嘴一句,老子不介意让你的脑袋上开个洞。”

     那富二代一下子嘴巴张的老大,最终是没有了下文,其他的人战战兢兢的看着沈浩,脸色特别的畏惧。

     “哥们,你要钱还是……”

     “坐下!”有人还不死心,想要问沈浩的意思,回答他的声音依旧冷漠。

     那富二代乖乖闭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表情害怕的快哭了。

     “抬起头来,看清楚了说话,到底是谁叫你来的。”沈浩对着桌子上不断挣扎呻吟的头子冷漠的说道。

     要是这时候还说不害怕是假的,沈浩手段绝对够狠,他的肋骨都不知道被沈浩给踢断了几根,那周身的疼痛让晕厥都不可能。

     内心之中绝对有一种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东西,他知道,就算此刻选择死,都不可能。

     沈浩那如刀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让他的脊梁都有些发寒。

     当混子老大抬起头的一瞬间,新郎的脸色大变,而沈浩讲这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只是他没动,等待着这流氓头子的回答。

     “不认为我的罪过在场的众位,可是众位之中有人想骑在我的头上拉屎撒尿,那么就对不起了,冤有头债有主,今日个事情不解决,你们都别走了。“

     沈浩的声音平淡,那意思是不言而喻的,听得这帮富二代心里是又惊又喜,有人是直接一摊,差点从椅子上栽倒下去。

     这忽然杀上门来的煞星可真是把他们给吓坏了,试问在做的人之中那个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来,甚至有人做过很过分的事情,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这种雇凶杀人的人坐在一起的,绝对也不是什么善类。

     还以为沈浩是那个自己的仇家雇来的人,找自己的麻烦的,他们干过的坏事太多,有些连自己都忘记了,天知道为了什么呢。

     可是一看桌子上狼狈的老大抬起了脑袋,一时之间内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加上沈浩这么说,都知道,今天这煞星,绝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我……”

     “不说也行,我就当这事情是你干的,不妨我把帐都算在你的头上,你清楚道上的规矩,怎么做你明白。”沈浩冷漠的一笑,随手从身上摸出了一盒烟,给自己点上。

     一时之间有两个富二代可是连眼睛都直了,感觉今天某个人是玩大了,刚才那烟盒之上……这种东西他们可是见过,只是没那个福气去抽,可是人家手里放着一盒。

     那是给国家领导人特供的玩意,级别达不到,你压根就没资格抽。

     “是他让我干的。”

     这头子还是出卖了新郎,还有另外一个富二代,两个人直接站了起来,新郎声音有些发寒,道:“你胡说。”

     “放尼玛个屁,够日低你也别做了不敢承认,老子承认收了你的钱,可让老子替你背黑锅,你想都别想。”

     沈浩尚且还没说什么呢,两个人开始狗咬狗了,这看的多少的让人感觉有些可笑。

     沈浩没多说,安静的抽着烟,就听着三个人在哪里互相喷,场面凄惨。

     最后一口烟吐掉,沈浩慢慢的凑了过去,忽然出手以迅雷之势直接抓住了新郎的脖子,新郎一愣之际,沈浩直接将剩下的烟蒂给塞进了嘴里。

     “吞下去!”沈浩阴寒的声音响起,吓得新郎一个哆嗦,咕咚一声就把烟蒂给咽了下去。

     “你真是好胆量,我也不知道你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既然事情有人做,那就必须要承担后果,你做事不计后果,那么就别怪我无情了。”

     沈浩叹息的看了这富二代一眼,心里更是知道这些人的行事准则,在这么多人面前把脸给丢进了,要是不打到他怕,估计赵凯的遭殃。

     那烟头是着的,火星直接入嘴,疼的富二代直接差点叫出来,而沈浩直接一拳就搭在了他的肚子上。

     “哇!”

     肚子吃痛,富二代张嘴就吐了出来,里面今天吃的,还有刚才的那支烟头,豁然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