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2.第502章 紧急情况
    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六天。

     在这期间,萧云也去过拍卖场几次,可惜,在里面并没有找到他想药的药材。

     此时他需要的药材太珍贵了,非千年老药不可,就算差一百年也不行。

     所以很难竞拍到。

     嗡!

     蓦地,这一天,萧云的腰牌一颤,有着消息传来。

     “是谁?”当腰牌颤动,萧云神经立即绷紧了起来。

     此时荒盟的弟子皆在天武城,按理说没有什么大事,大家都不会以腰牌传讯。

     若是计算时间,此时倒恰好应该是海岚宗的弟子将要来到这里了。

     “难道是诗妃姐妹?”萧云带着几分焦急的心情,连忙将心神沉入腰牌内。

     在前些时候,颜诗妃两人出关,随着海岚宗赶来此地,曾经给萧云发过消息。

     这让他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可是这一次,他感到了一丝莫名的不安。

     当心神沉入那腰牌内后,萧云的眸光也是随之阴沉了起来。

     “果然是她们!”萧云眉头紧锁,喃喃道,“南海剑派的弟子竟然在追杀海岚宗的弟子!”

     当念及这些信息,萧云那双眸子当中有着森然地光芒涌现。

     当初在南疆时,南海剑派的弟子就狂霸无比,让人生厌。

     没有想到,此时他们竟然又如此。

     “根据她们的信息,南海剑派当中高手不少,当中还有一尊元丹八重境的强者,此时是几名元丹七重境的修者在追杀,若是等那元丹八重的强者出手,诗妃她们必将难逃厄难。”

     萧云眸光一凝,霍然起身,道,“不行,我得马上出手!”

     不难想象,若是海岚宗的弟子溃败,那颜诗妃姐妹将沦落到什么地步?

     咯吱!

     萧云起身,立即推门而出,整个人身上有着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

     不大一会,在这次别苑群的校场上,殷九星等人都汇集在了一起。

     海岚宗当初一些留下来,一直跟随荒盟的弟子立即向着萧云走去。

     很显然,他们也得到了海岚宗弟子被偷袭的消息。

     “萧兄,如今我门中弟子局势不妙,您有什么打算?”黄江鹤带着满脸担忧走向萧云,他一直跟随着荒盟,虽然实力一般,只是处于元丹四重境,可是他却不离不弃。

     当初在水庭城时,海岚宗留下来的二十几个修者都没有退怯。

     见海岚宗这些弟子那眉头紧锁的模样,殷九星等人也是一脸凝重。

     在经过了当初那场艰难之战后,众人俨然都了几分交情。

     “我打算前去援救海岚宗的弟子,诸位可有意见?”萧云眸光掠动,扫视着校场当中数百名荒盟的成员,问道,此行局势如何,他并不知道,所以必须征得众人同意。

     只有心甘情愿得随他而去,才不会坏事。

     “我们愿追随萧兄左右!”见萧云开口,各派的弟子几乎没有迟疑,竟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声音如雷,响彻四方。

     “既是同盟兄弟,自当共进退!”殷九星眸光一凝,说道。

     “萧兄,你勿要担心,我们齐心协力,定可退敌,以解海岚宗之危。”叶晨沉声道。

     众人都知道萧云与海岚宗的关系,知道此行对他有着什么意义,所以无人反对。

     “同生共死!”

     高呼声自人群中响彻开来。

     荒盟的弟子,不管是修为高的,还是修为低地,皆一脸肃然,高声附和。

     瞧众人的表情,皆没有畏惧之意。

     有了上次的经历,众人都知道,唯有无惧一战,才可以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在这个战场,只有团结,才能生存下去。

     若是畏首畏尾,如何立足?

     等你有了危险的时候,谁会去帮你?

     “好,不愧为我荒盟的人!”见众人高呼,那音波震耳,那声音当中有着高昂的战意,萧云也是颇为欣慰,当下他眸光一凝道,“我们万众一心,必可破敌,如此诸位随我出发。”

     “是!”应承声响彻天际。

     这声音惊动四方,让得天武城内一些潜修的修者都是为之震了一震。

     如此士气,这支队伍不简单啊!

     荒盟的弟子动身,在出城后便向着那东南部区域遁飞而去。

     天空湛蓝,偶尔有着云雾飘荡。

     此时在远处的一片虚空正有着一群修者极为狼狈的向着北部的区域遁飞而去。

     这些修者身着碧蓝色衣裳,一个个身材修长,曼妙多姿。

     这竟然是六十几名美丽动人的女子。

     只是此时这群女子那精致的玉容之上却尽是流露出紧张之色,甚至在那美眸当中还有着惊惧之色浮现,一想起刚才的那群修者,她们此时心中的惊慌依旧是难以平息下去。

     在这群修者当中,为首的是一位模样清丽的女子。

     她的长发乌黑,如同瀑布垂落而下,随风舞动,只是那眸子当中有着疲倦之色涌现。

     在她的身边,还有着三个极为美丽的女子。

     纵使在这数十个美女当中,她们也是那种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这三人,当中一人眸子晶莹剔透,有着水蓝色的光芒闪烁,那张玉容略显得冷艳,有着几分超凡脱俗的气质弥漫开来,她裙摆迎风舞动,肌肤上有着碧光绽放。

     她就如同一个碧波仙子。

     只是此时那眸子当中有着愁容浮现。

     这个女子自然是海岚宗的杨海芯了。

     为首的那一位却是当初前往玄冥城的颜丝雨。

     眨眼间,四个月已经过去,这颜丝雨俨然踏入了元丹七重境。

     在这颜丝雨的身后,颜诗妃姐妹也踏足于碧舟上。

     飞舟光芒闪烁,当中几个骄人如同那九天仙子,似要巡视天地。

     只是此时这些娇人却是黛眉紧蹙,并没有显得多么轻松。

     颜诗嫣怀抱着一只可爱的雪白小兽,那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那双明亮清澈的眸子不时扫视着四方,那眉宇当中尽是流露出深深的忧愁,与此同时,还可以从她那眸子当中看出一丝期许。

     她似乎在等候着那梦中的人来此,来此带她走出这个噩梦。

     在颜诗嫣旁边,颜诗妃黛眉也是紧紧皱起,眉宇间有着忧愁浮现。

     不过她并没有东张西望,只是微微一叹,心有不甘。

     自从在玄冥城一别,她与门中师姐前往古之遗迹,一切都显得颇为顺利。

     这一次更是在那遗迹当中获得了不小的机缘,不仅体质得到改善,还踏入了元丹五重巅峰,那元丹六重境也是指日可待,甚至只要给予她一定的时间便可以踏入元丹九重。

     甚至是元婴境。

     因为她与颜诗嫣都得到了一个元婴境圆满境强者的传承。

     那便是元婴真源印。

     这真源印内,不仅拥有着元婴境强者一生修炼的感悟,还有着她殒落后的一身精元。

     凭借着那精元,她们可以毫无阻碍的突破。

     甚至还可以凭借这元婴境强者的毕生感悟提高踏入元婴境的机率。

     这种传承对于任何修者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缘。

     也是如此,一次偶然与南海剑派的弟子相遇,颜诗妃姐妹获得传承的事被一个元丹七重境修者感应出来,为了扼杀海岚宗未来的强者,他们决定下手,将这两姐妹除去。

     不然让海岚宗一下多出两个元婴境强者,对于他们南海剑派也是不小的压力。

     毕竟,如今的海岚宗可是与天元宗联盟了。

     若是这两派当中再出一些元婴境强者,将打破南海的平衡啊!

     就这样,一场大战开始。

     南海剑派有着三个元丹七重的强者,他们出手狠辣凌厉,根本不是海岚宗的弟子可比。

     此时海岚宗除了颜丝雨踏入了元丹七重外,也仅仅只剩下另外一个弟子了。

     两名元丹七重的存在,岂能与南海剑派争锋?

     更让人忌惮的是,南海剑派还有一个元丹八重境的强者。

     所以颜丝雨等人根本不敢有所耽搁,立即竭力出手,杀出一条血路就此遁离。

     也是她们在一些古遗迹当中得到了不少底牌,不然根本无法脱身。

     如今,她们已经整整遁逃了一天了。

     可是那南海剑派的修者依旧一直紧追不舍。

     咻!

     破空声划过天际,有着人影出现。

     “是南海剑派的弟子!”

     “他们竟然这么快就追来了!”当那破空声响起后,海岚宗的弟子立即便是慌张了。

     相比南海剑派,她们不仅人数较少,整体实力也是有所不及。

     纵使她们在古遗迹有所收货,可那南海剑派的弟子又何尝没有收货了?

     “马上就要到天武城了,怎么他们就追上来了?”杨海芯黛眉紧蹙,那素来冷静的玉容上开始有着愁容涌现,面对这南海剑派的弟子,她也是难以保持那份平静。

     这两派结仇已久,此时若是被追上肯定是不死不休。

     再者,她们身为女流,一旦落入那些人手中后果可想而知。

     “大家莫要担心,萧云已经回信,他将率领荒盟的人竭力赶来。”见门中姐妹惊慌失措,已经快要自乱阵脚了,颜诗妃美眸转动,瞅向后方颇为淡定的说道。

     虽然她心中也有些担心,可是却知道,到了现在担心已经是无用,唯有静心应付危局才有着那么一丝机会,不然还不等敌人出手,她们已经溃败,那又如何能坚持到援兵到来了?

     “萧云?”听得这个名字,海岚宗的一些女弟子眼睛皆是有着异光浮现。

     那光芒当中似乎有着那么一丝盲目的迷恋,信任。

     就连杨海芯听得这个名字后那双碧光闪烁地眸子中也是有着些许涟漪泛起。

     “他会及时赶来吗?”杨海芯心中暗忖,那嘴角当中却是有着一丝苦涩的笑容浮现。

     刷!

     也就在此时,一道破空声骤然响起,然后整个虚空一颤,一道能有百丈长的剑光斩裂虚空,当即便是向着海岚宗这群遁飞的弟子斩来,在那剑光当中有着一股恐怖的波动弥漫开来。

     那波动就连元丹七重境的颜丝雨都是心头一震,那颗心蓦地沉了下去。

     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开始在她的心底慢慢的攀爬而升。

     “这是元丹八重境的攻击?”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