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5.第365章 雾海迷影
    “大家跟着我来。”唐正河眸光一凝,也以腰牌告知了门中师弟小心那些星纹,旋即他便是向着前方的星河迈步而去,如此,这天河门与正元门的人才真正的踏入星河内。

     至于别的门派的弟子还并没有领悟当中的奥义。

     当然,在经过一次次触动禁制的事件后众人也逐渐有所发现。

     毕竟这些人都天赋不凡,只要静下心来还是可以看出这当中的奥义。

     只是等这些人踏入星河时,萧云等人早就进入了那深处。

     “两件灵器,还有两件铠甲,刚好可以给诗妃和诗嫣一人一件!”萧云身在星河深处,双眸微眯,嘴角间露出几分淡淡的笑容,除此外他还获得了一个储物袋一个储物镯。

     如此收获也算是颇为难得了。

     至于其它萧云也并没有占据太多,毕竟身后还有那么多的荒盟人员他们也需要提升。

     只有团队的实力得到整体提升他才能更好的行动。

     所以萧云也留了些机会给他们。

     当然,若是全部由萧云将这些宝物取来送给众人那也就失去了历练的意义了。

     只有自己通过努力所得,那当中的过程才能使人成长,不然就算提升了实力也难走远。

     此时在萧云的前方是一片迷雾,迷迷茫茫,如同雾海,萧云将心神注入当中心神都是一颤,有着一种晕眩的感觉,然后那迷雾袭来,想要迷惑心神,让人如同陷入了一个迷宫。

     “也不知这里面有什么?”萧云眉头微皱,站立在原地未动。

     在星河的边缘还只是一些普通的禁制罢了,这前方的雾海竟然连心神都可迷惑,很显然,在里面应该有更好的东西才是,这让萧云皱眉时心中也有着那么一丝激动涌现。

     现在他虽然在星台中得到了不少丹药,元晶石等宝物,可这还不是他最需要的东西。

     如今的他最需要的便是提升修为境界啊!

     “萧师兄,那是什么地方?”梁君宇等人此时也汇集在了萧云身边,他们皆满脸火热的将前方盯着,虽说此次这星河之行略有惊险,可是相比收获而言还是让人振奋。

     “这片雾海有些怪异啊!”安七夜眸光微凝,那眸子当中也有着凝重浮现。

     “这应该是星河最深处了。”萧云略微沉吟,旋即瞅向身后的师兄弟道,“在踏入里面后你们皆各自小心点,记住,一定要平心静气,仔细观察,只有这样才可以摸清当中的奥妙。”

     “是!”听得此言,荒盟的修者皆是露出一脸凝重,他们也知道前方雾海恐怕不凡。

     在定了定神后萧云眸光一凝,脚掌向前迈动便是进入了那片雾海当中。

     那雾海蠕动,如同一个气旋将萧云吞没。

     梁君宇等人眼睁睁的见到萧云消散在眼前。

     如此一幕,颇有着一种眼见着萧云被大海吞没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虽然心中有些担忧,过众人也只得向前迈步而去,毕竟任谁来到了这里也不愿意就此离去。

     嗡!

     随着人影闪烁,荒盟的修者一个个踏入了那雾海当中。

     而此时,萧云整个人一颤,就来到了一片宛若混沌的雾海当中。

     放眼望去,他根本看不到一个人,甚至连灵识都无法释放出去十米外。

     在这里只有无尽的朦胧,宛若一片混沌,让人感到心悸。

     萧云向前走去,依旧是一片雾海,根本找不到什么出路。

     时间悄然流逝,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不知不觉的流过。

     在这种时间的流逝下,萧云的心也终于是开始动摇了起来,一种烦躁的情绪涌上心头。

     “路了?难道这里没有路?”萧云停在了雾海的当中,他双眸迷茫口中喃喃自语。

     在两个时辰都没有找到出路后的他也开始急了。

     任谁在一个迷茫无尽的雾海当中如此走上两个时辰只怕也会如此吧。

     “这雾海果然有门道啊!”

     在略微茫然后萧云马上就将那心情平复了下来。

     他也算是见识过大风浪的人物,很快就能紧守着心神,不被外物影响。

     “在这里我竟然没有看到一个荒盟的人?”萧云眸露沉吟,“难道这是一个幻境?”

     “或者是被禁制隔离了出来?”在暗自沉吟时萧云也开始仔细感应着附近的波动。

     既然找不到出路萧云也只有琢磨这片雾海了。

     萧云试着以心感应,希望能堪破这雾海的虚实。

     然而这种感应似乎无效,随着时间流逝,也不知呆在了原地多久,萧云依旧没有一丝收获。

     反而是在这种感应下他的心神开始逐渐疲倦……

     嗡!

     蓦地,他感觉自己的心神似乎震了那么一下,紧随着前方便是有着一个画面浮现开来。

     那是一个美女的女子,向着他款款而来。

     这女子身穿白衣圣洁无暇,简直宛若九天的仙女,在她额前有着一丝青丝飞扬,伴随着那长裙舞动,显得飘逸出尘,此时她莲步迈动,正向着萧云一步步迈来。

     “凌兮?”萧云眸露狐疑,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这个白衣女子自然就是凌兮了。

     凌兮冰肌玉骨,身材曼妙,美丽得让人窒息,此时她漫步而来一步步接近萧云。

     呼!

     虚空中一阵清风袭来,伴随着一股幽香。

     这幽香让萧云心神一荡,使之回忆起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当初他与凌兮发生的种种也浮现在心头。

     “这是凌兮吗?”萧云满脸疑惑的将那漫步而来的少女给盯着。

     “云,我从天都域来找你了,你不高兴吗?”虚空中那漫步而来的少女朱唇开启,声音如来者幽谷清脆悦耳,简直就不应该是人间应有,那话语听得萧云整个人心神都是一颤。

     一种莫名的激动在他的心底涌现,那血液都似在翻滚,眸子有着激动之色涌现而出。

     凌兮!

     这的确是凌兮地声音!

     只是此时的凌兮声音颇为温柔,听后让人心神迷醉。

     这种感觉让萧云无比的满足。

     他依稀记得当初凌兮离开时是那么的冷淡,如今想来依旧让人心痛。

     少年当初的傲气依旧在,在他心里,并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差。

     可是在离去时,凌兮的话却无疑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萧云怔怔的看着那漫步而来的少女,那一天的场景也是随之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

     那是在紫云山脉的洞窟中。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动心?”白衣女子眸光一冷,宛若刀子一般盯着那少年质问道。

     “哈哈,资格?”萧云仰天一笑道,“你说的资格就是实力吧?”

     白衣女子衣袖拂动,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声。

     少女一脸冷艳,那内心深处却有着不由轻叹了一声。

     若你天赋异禀与我站在同一个高度或许还有可能,可现在的差距……

     想到这里她只得独自叹息。

     如今的少年只有先天境,与她相比可谓有着云泥之别,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此次的交集只是一次错误的邂逅罢了,或许随着时间的淡化将如云烟消散。

     再次被这白衣女子轻蔑,萧云只得苦涩一笑,道,“我萧云六岁觉醒了武魂八岁就踏入了淬体境,也是一方天才,若非种种原因不能修炼又岂会是现在这境界?”

     “而今我只是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从淬体六重踏入了先天境可杀先天后期修者,给我足够的时间,他日必可成为龙中之龙,凌架九天,到了那时候,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少年凝视着面前那美若天仙的绝世娇人,话语铿锵有力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话似他对少女那高傲态度的反击,也如对自己的立下的誓言。

     他要让这女子知道,他萧云绝不会永远站在修者的底层。

     他要凌架九天,成为一方至尊!

     到了那时候,可有资格?

     见得这少年立下了铮铮誓言,白衣女子的娇躯微微一颤。

     少年这近乎狂傲的话语并没有让她反感,心中反而有着那么几分期许欣喜。

     可是,两人的差距毕竟难以逾越啊!

     一想起两人的差距,白衣女子那心中的涟漪很快便是平息了下去。

     “话,每个人都可以说出来,可真做到的又有几人?”白衣女子话语淡漠如来自天外,不沾一丝人间烟火,她那清澈的眸子凝视着面前的少年,却又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我一定会做到的。”萧云眸光一凝,心中血液在沸腾,那属于男儿的血性在喷发。

     “好,我给你一个机会。”白衣女子眸光一凝道,“我在天都域九清宫,你若真有这志气,到时候可以去找我,只是真到了那一天,你就会发现今天所说的话是多么的可笑,因为这片天地,如你这样的天才多如繁星,你只是当中那微不可言的一颗罢了。”

     ……

     最后凌兮踏空离去,只留下一个身影给萧云。

     虽然两人只是萍水相逢,可是这个女子却给予萧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算起来,这是萧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

     可是双方间的差距却让萧云倍感压力。

     当初他傲气凌人,曾放言要成为人中之龙,让这凌兮做他的女人。

     如今一年多过去萧云也变得成熟了起来,他深知这个天地之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特别是在接触过了那么多天才后,他才明白天都域代表着什么。

     试问,这南荒的李剑元等人便已经让他略感压力。

     若是到了天都域那里的天才又该何等惊才绝艳?

     他能否脱颖而出吗?

     要知道,如李剑元这等人物也不一定可以顺利的成为天都域那些大门派的内门弟子啊!

     虽然萧云从风月国到天元宗皆一步步的脱颖而出,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天才,可是在他心中依旧有着一座高峰,一座让他都难以望其顶的高峰等待着他去攀登,去超越。

     那便是天都域!

     “大家跟着我来。”唐正河眸光一凝,也以腰牌告知了门中师弟小心那些星纹,旋即他便是向着前方的星河迈步而去,如此,这天河门与正元门的人才真正的踏入星河内。

     至于别的门派的弟子还并没有领悟当中的奥义。

     当然,在经过一次次触动禁制的事件后众人也逐渐有所发现。

     毕竟这些人都天赋不凡,只要静下心来还是可以看出这当中的奥义。

     只是等这些人踏入星河时,萧云等人早就进入了那深处。

     “两件灵器,还有两件铠甲,刚好可以给诗妃和诗嫣一人一件!”萧云身在星河深处,双眸微眯,嘴角间露出几分淡淡的笑容,除此外他还获得了一个储物袋一个储物镯。

     如此收获也算是颇为难得了。

     至于其它萧云也并没有占据太多,毕竟身后还有那么多的荒盟人员他们也需要提升。

     只有团队的实力得到整体提升他才能更好的行动。

     所以萧云也留了些机会给他们。

     当然,若是全部由萧云将这些宝物取来送给众人那也就失去了历练的意义了。

     只有自己通过努力所得,那当中的过程才能使人成长,不然就算提升了实力也难走远。

     此时在萧云的前方是一片迷雾,迷迷茫茫,如同雾海,萧云将心神注入当中心神都是一颤,有着一种晕眩的感觉,然后那迷雾袭来,想要迷惑心神,让人如同陷入了一个迷宫。

     “也不知这里面有什么?”萧云眉头微皱,站立在原地未动。

     在星河的边缘还只是一些普通的禁制罢了,这前方的雾海竟然连心神都可迷惑,很显然,在里面应该有更好的东西才是,这让萧云皱眉时心中也有着那么一丝激动涌现。

     现在他虽然在星台中得到了不少丹药,元晶石等宝物,可这还不是他最需要的东西。

     如今的他最需要的便是提升修为境界啊!

     “萧师兄,那是什么地方?”梁君宇等人此时也汇集在了萧云身边,他们皆满脸火热的将前方盯着,虽说此次这星河之行略有惊险,可是相比收获而言还是让人振奋。

     “这片雾海有些怪异啊!”安七夜眸光微凝,那眸子当中也有着凝重浮现。

     “这应该是星河最深处了。”萧云略微沉吟,旋即瞅向身后的师兄弟道,“在踏入里面后你们皆各自小心点,记住,一定要平心静气,仔细观察,只有这样才可以摸清当中的奥妙。”

     “是!”听得此言,荒盟的修者皆是露出一脸凝重,他们也知道前方雾海恐怕不凡。

     在定了定神后萧云眸光一凝,脚掌向前迈动便是进入了那片雾海当中。

     那雾海蠕动,如同一个气旋将萧云吞没。

     梁君宇等人眼睁睁的见到萧云消散在眼前。

     如此一幕,颇有着一种眼见着萧云被大海吞没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虽然心中有些担忧,过众人也只得向前迈步而去,毕竟任谁来到了这里也不愿意就此离去。

     嗡!

     随着人影闪烁,荒盟的修者一个个踏入了那雾海当中。

     而此时,萧云整个人一颤,就来到了一片宛若混沌的雾海当中。

     放眼望去,他根本看不到一个人,甚至连灵识都无法释放出去十米外。

     在这里只有无尽的朦胧,宛若一片混沌,让人感到心悸。

     萧云向前走去,依旧是一片雾海,根本找不到什么出路。

     时间悄然流逝,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不知不觉的流过。

     在这种时间的流逝下,萧云的心也终于是开始动摇了起来,一种烦躁的情绪涌上心头。

     “路了?难道这里没有路?”萧云停在了雾海的当中,他双眸迷茫口中喃喃自语。

     在两个时辰都没有找到出路后的他也开始急了。

     任谁在一个迷茫无尽的雾海当中如此走上两个时辰只怕也会如此吧。

     “这雾海果然有门道啊!”

     在略微茫然后萧云马上就将那心情平复了下来。

     他也算是见识过大风浪的人物,很快就能紧守着心神,不被外物影响。

     “在这里我竟然没有看到一个荒盟的人?”萧云眸露沉吟,“难道这是一个幻境?”

     “或者是被禁制隔离了出来?”在暗自沉吟时萧云也开始仔细感应着附近的波动。

     既然找不到出路萧云也只有琢磨这片雾海了。

     萧云试着以心感应,希望能堪破这雾海的虚实。

     然而这种感应似乎无效,随着时间流逝,也不知呆在了原地多久,萧云依旧没有一丝收获。

     反而是在这种感应下他的心神开始逐渐疲倦……

     嗡!

     蓦地,他感觉自己的心神似乎震了那么一下,紧随着前方便是有着一个画面浮现开来。

     那是一个美女的女子,向着他款款而来。

     这女子身穿白衣圣洁无暇,简直宛若九天的仙女,在她额前有着一丝青丝飞扬,伴随着那长裙舞动,显得飘逸出尘,此时她莲步迈动,正向着萧云一步步迈来。

     “凌兮?”萧云眸露狐疑,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这个白衣女子自然就是凌兮了。

     凌兮冰肌玉骨,身材曼妙,美丽得让人窒息,此时她漫步而来一步步接近萧云。

     呼!

     虚空中一阵清风袭来,伴随着一股幽香。

     这幽香让萧云心神一荡,使之回忆起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当初他与凌兮发生的种种也浮现在心头。

     “这是凌兮吗?”萧云满脸疑惑的将那漫步而来的少女给盯着。

     “云,我从天都域来找你了,你不高兴吗?”虚空中那漫步而来的少女朱唇开启,声音如来者幽谷清脆悦耳,简直就不应该是人间应有,那话语听得萧云整个人心神都是一颤。

     一种莫名的激动在他的心底涌现,那血液都似在翻滚,眸子有着激动之色涌现而出。

     凌兮!

     这的确是凌兮地声音!

     只是此时的凌兮声音颇为温柔,听后让人心神迷醉。

     这种感觉让萧云无比的满足。

     他依稀记得当初凌兮离开时是那么的冷淡,如今想来依旧让人心痛。

     少年当初的傲气依旧在,在他心里,并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差。

     可是在离去时,凌兮的话却无疑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萧云怔怔的看着那漫步而来的少女,那一天的场景也是随之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

     那是在紫云山脉的洞窟中。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动心?”白衣女子眸光一冷,宛若刀子一般盯着那少年质问道。

     “哈哈,资格?”萧云仰天一笑道,“你说的资格就是实力吧?”

     白衣女子衣袖拂动,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声。

     少女一脸冷艳,那内心深处却有着不由轻叹了一声。

     若你天赋异禀与我站在同一个高度或许还有可能,可现在的差距……

     想到这里她只得独自叹息。

     如今的少年只有先天境,与她相比可谓有着云泥之别,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此次的交集只是一次错误的邂逅罢了,或许随着时间的淡化将如云烟消散。

     再次被这白衣女子轻蔑,萧云只得苦涩一笑,道,“我萧云六岁觉醒了武魂八岁就踏入了淬体境,也是一方天才,若非种种原因不能修炼又岂会是现在这境界?”

     “而今我只是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从淬体六重踏入了先天境可杀先天后期修者,给我足够的时间,他日必可成为龙中之龙,凌架九天,到了那时候,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少年凝视着面前那美若天仙的绝世娇人,话语铿锵有力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话似他对少女那高傲态度的反击,也如对自己的立下的誓言。

     他要让这女子知道,他萧云绝不会永远站在修者的底层。

     他要凌架九天,成为一方至尊!

     到了那时候,可有资格?

     见得这少年立下了铮铮誓言,白衣女子的娇躯微微一颤。

     少年这近乎狂傲的话语并没有让她反感,心中反而有着那么几分期许欣喜。

     可是,两人的差距毕竟难以逾越啊!

     一想起两人的差距,白衣女子那心中的涟漪很快便是平息了下去。

     “话,每个人都可以说出来,可真做到的又有几人?”白衣女子话语淡漠如来自天外,不沾一丝人间烟火,她那清澈的眸子凝视着面前的少年,却又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我一定会做到的。”萧云眸光一凝,心中血液在沸腾,那属于男儿的血性在喷发。

     “好,我给你一个机会。”白衣女子眸光一凝道,“我在天都域九清宫,你若真有这志气,到时候可以去找我,只是真到了那一天,你就会发现今天所说的话是多么的可笑,因为这片天地,如你这样的天才多如繁星,你只是当中那微不可言的一颗罢了。”

     ……

     最后凌兮踏空离去,只留下一个身影给萧云。

     虽然两人只是萍水相逢,可是这个女子却给予萧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算起来,这是萧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

     可是双方间的差距却让萧云倍感压力。

     当初他傲气凌人,曾放言要成为人中之龙,让这凌兮做他的女人。

     如今一年多过去萧云也变得成熟了起来,他深知这个天地之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特别是在接触过了那么多天才后,他才明白天都域代表着什么。

     试问,这南荒的李剑元等人便已经让他略感压力。

     若是到了天都域那里的天才又该何等惊才绝艳?

     他能否脱颖而出吗?

     要知道,如李剑元这等人物也不一定可以顺利的成为天都域那些大门派的内门弟子啊!

     虽然萧云从风月国到天元宗皆一步步的脱颖而出,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天才,可是在他心中依旧有着一座高峰,一座让他都难以望其顶的高峰等待着他去攀登,去超越。

     那便是天都域!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