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4.第314章 邱雨寒
    许多人就算进入了天都域,也只是去当外门弟子的份,想要被收为内门弟子难如登天。

     饶是如此,这外门弟子的名额也够人眼馋了,也众人的目标。

     如今在天元宗主峰中,那处宽阔浩大的演武上,已经汇集了各峰的弟子。

     虽然有些人并不会参加比赛,却也对此充满了期许。

     毕竟这可是天元宗年轻一代弟子中最激烈的争锋。

     这一次那些真正的天才都将崭露头角,许多人都想见识一下这些天才的实力。

     在演武场中,有着一处高台,那里以欧阳尘为首的长者以此落座。

     这次比赛可谓是天元宗的盛事,那些脱颖而出的弟子都关系着天元宗的未来。

     所以就连欧阳宗主此次也是亲自来此观看。

     那大长老,曹老殿主,邱玄机,等长老也出席。

     在当中还有许多萧云未曾见过的长者,都有着准元婴境的修为。

     在这高台前,还有着一个略低的待战台。

     在这待战台内所站立的皆是将要参加比赛的弟子。

     不过,除了一些站立的弟子外,还有十人列外。

     这十人都端坐在一张奢华的阔椅上,一个个气息深沉,散发出一股不凡的气势。

     虚空中各峰要参加比赛的弟子已经开始在偃演武场边缘的一个高台进行登记。

     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冒名顶替,伪造年纪,等等。

     天都域需要的年纪轻的天才,所以一旦发现有人隐瞒了年纪,必将重罚。

     年纪可以隐瞒,可是天都域一些强者炼制‘生命之轮’,可以判断出人的确切年纪。

     在这生命之轮下任由人都将无所遁形。

     在进行登记后,这些人都落于那待战台上。

     咻!

     萧云向着这片虚空遁来,对于附近的一切早就已经了然。

     “那是萧云!”

     “他也要参加玄元战场的名额争夺赛吗?”当萧云出现的刹那,这演武场附近所汇集的数千道人影顿时向着他瞅来,眸子皆是露出一种敬畏,以及崇拜的光芒。

     “萧云若是参战,必可进入前十。”

     “前十?我看他可以排入前三,他可是在战域内击败了那准元丹境的薛烁啊!”在惊呼声响彻开来后,一些议论声也是随之响起,在得知萧云击败了薛烁获得冠位后,天元宗的弟子对他的崇拜俨然也更多了几分,甚至都有人快要将之当成年轻一辈中的代表了。

     “他就是萧云吗?”在待战台上,那些端坐在阔椅上的青年眸子蓦地睁开抬头望天。

     当瞧得萧云后,众人眸中都是露出一些怪异的光芒。

     同为天才,如今光芒被遮,他们心中也是感到很不是滋味。

     特别是当中有有人,那双眸子当中有着凛冽的寒光闪烁。

     这个人姓邱,名雨寒,为邱家的子弟,身具寒灵体,灵体值为六十七,为跃龙峰少有的天才之一,那名声比起没有领悟奥义之前的雷泰还强,最近一直在闭关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实力。

     可是从他此刻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看,他的实力绝不是一般的准元丹境可比。

     或许已经踏入了元丹境。

     “萧云!”邱雨寒眉头一弯,双眸凝视着远处虚空那蓦然出现的青年,他那轻放在椅臂上的手掌,紧紧握起,那根根青筋凸起,一股浓郁的仇恨之意从他眸子中不断攀爬而升。

     近来邱雨寒一直在闭关冲击元丹境,对于外界的事情并不知情,可就在他出关后却得知了一个个噩耗,他那几位儿时的玩伴竟然都已经殒落,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名叫萧云的家伙。

     对于事情的起因,邱雨寒并不感兴趣,他只知道自己的族弟殒落了。

     而他,必将手刃仇人!

     当这邱雨寒的眸光落在萧云身上,后者立即便是感应出了当中那股杀意。

     “我和他有仇?”萧云眉头一弯,不由暗暗瞅了一眼那邱雨寒。

     “竟然有着元丹境的修为。”当仔细感应而去,萧云眸露惊讶,从后者的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浑厚的气息波动。

     那气息赫然是元丹境的修者才有。

     此人能在这个年纪便踏入此等紧紧,可以想象,他的天赋该何等强悍。

     所以萧云对邱雨寒也多看了一眼。

     不过也仅仅是如此。

     如今的萧云可并不认为自己会比这元丹一重境的修者差。

     除了邱雨寒外,别的人对萧云却是充满了好奇。

     在高台上的长者也是发现了萧云到来,不过却并没有太多的表示。

     “却不知我需要登记不?”萧云也没有理会那邱雨寒,他扫视了一眼四方旋即身形一顿,便向着前方的高台遁去,在到达那高台边缘时,他身子一晃便飘落于那些长者面前。

     既然来此怎么也得先打个招呼。

     “萧云拜见宗主,诸位长老,殿主……”萧云先是向欧阳宗主施礼。

     旋即他又向着旁边几位长者示意,身为晚辈,对于这些基本的礼数,还是不能缺的。

     “无需多礼。”欧阳尘手掌微都淡淡的道了一句,旋即便是打量了一翻萧云。

     “还在准元丹境?”见得萧云的修为后,欧阳尘微微一怔,旋即暗道,“想来是他的体质非凡,没有一条真正的丹元脉补给丹元之气根本无法突破,如此也好,积累越多,等爆发起来必将惊世,那样才能走得更远。”

     姜殿主等人瞅了一眼萧云,心中虽然讶异,不过也很快就释然了。

     达到了这般境界,他们视野开阔也知道许多道理。

     有时候厚积薄发比起一路高歌后劲还要足。

     “宗主,弟子要入玄元战场历练,可需要参加此次比赛?”萧云问道。

     “你无需参加比赛,只需呆在那待战台便可。”欧阳尘说道,“呵呵,若有机会你也可以与旁人切磋一二,那里端坐的十人都是不用比赛便可获得入玄元战场的弟子,不过你们相互间却也可以切磋,届时会按照相应的排名给你们进行赏赐。”

     “哦。”萧云闻言,也就明白了为何那些人能端坐在待战台内,原来是有特殊待遇。

     “来人,赐座!”欧阳尘眸光一动,沉声道。

     “是!”

     在欧阳尘身边,当即便有着一人迈步而出,旋即在前方的待战台布下一个王座。

     “请。”那中年男子瞅向萧云。

     “多谢。”萧云闻言,当即便落在那待战台上。

     见萧云落下,还被赐下一个王座,台上的当即便是引起一场哗然。

     “看来这萧云真的是要参加玄元战场。”

     “能多一个强者,对我们总是好事。”许多人窃窃私语,对于萧云的加入并没有反感,反而有着几分欣喜,毕竟后者可是力压五派天才的存在,有他在也就多了一分依靠。

     “萧师兄也会去玄元战场,真是太好了。”在待战台上,王磊与周平等人眸露喜色,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刚才他们还在担心呢,若是萧云不去玄元战场就算他们脱颖而出也难以在玄元战场立足。

     可现在众人一时感觉信心满满,似乎只要有萧云的带领,他们就一定能从玄元战场归来,这种信任早就已经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几乎快要达到一种依赖的地步了。

     特别是王磊,周平以及段灵儿这几人,他们一路走来可是都依靠这萧云的帮助啊!

     雷泰则是眸光微动,向着萧云点头示意问候。

     见众人惊呼,一副颇为高兴的模样,萧云微微点头示意,旋即在向着旁边的雷泰等人拱了拱手,他便是落座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等候着比赛开始,至于旁边不远那邱雨寒的眸光几乎被他无视。

     “看来这邱雨寒与萧云将要一战。”相比萧云的淡然,旁边那座位上的几位青年却是暗自嘀咕,从邱雨寒的神色来看一切都用不着猜了,再者他们也是听说了邱家和萧云的恩怨。

     “如此最好。”众人微微点头,若有邱雨寒出手,他们也懒得多做试探了。

     这十人的排名几乎已经确定,虽然可以相互挑战不过众人却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因为此时一战,不断会将自己的底牌露出,还有可能受伤。

     一旦带着伤势进入玄元战场,那可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所以这些已经得到名额的弟子相互间若没有深仇大恨,一般是不会进行挑战的。

     对于他们而言,以最佳的状态进入玄元战场比什么都好。

     萧云落座于这排桌位的末尾后,那些参加比赛的人也都登记完毕。

     在那待战台上此时竟然排列了有近三百名弟子,这个数字着实让萧云微微一惊。

     这些人多数都踏入了真元后期圆满境,甚至还有人达到了半步元丹境。

     不难想象,天元宗汇集了多少天才。

     这些人年纪可是都在二十岁以下啊!

     这还是有许多人因为不敢进入玄元战场并没有来参加比赛,不然这个数字不知要翻几倍,只是在这些人当中萧云也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脸庞,在核心殿新秀峰的王磊等人。

     还有赵政,李尊等人。

     那陈锋也参加了比赛,站立在人群中。

     望着这些人,萧云不甚感慨,如今他进入天元宗已经快一年了。

     而这次比赛将决定着众人的命运轨迹。

     “下面请待战台的弟子上来抽签。”在演武场中间一座高台上一个身穿青袍的长者眸光扫视四方,待得那低沉的声音从他口中响彻而出后这片虚空的空气也是变得紧张了起来。

     天元宗的玄元战场名额争夺赛终于是要开始了。

     谁能震撼全场了?许多人就算进入了天都域,也只是去当外门弟子的份,想要被收为内门弟子难如登天。

     饶是如此,这外门弟子的名额也够人眼馋了,也众人的目标。

     如今在天元宗主峰中,那处宽阔浩大的演武上,已经汇集了各峰的弟子。

     虽然有些人并不会参加比赛,却也对此充满了期许。

     毕竟这可是天元宗年轻一代弟子中最激烈的争锋。

     这一次那些真正的天才都将崭露头角,许多人都想见识一下这些天才的实力。

     在演武场中,有着一处高台,那里以欧阳尘为首的长者以此落座。

     这次比赛可谓是天元宗的盛事,那些脱颖而出的弟子都关系着天元宗的未来。

     所以就连欧阳宗主此次也是亲自来此观看。

     那大长老,曹老殿主,邱玄机,等长老也出席。

     在当中还有许多萧云未曾见过的长者,都有着准元婴境的修为。

     在这高台前,还有着一个略低的待战台。

     在这待战台内所站立的皆是将要参加比赛的弟子。

     不过,除了一些站立的弟子外,还有十人列外。

     这十人都端坐在一张奢华的阔椅上,一个个气息深沉,散发出一股不凡的气势。

     虚空中各峰要参加比赛的弟子已经开始在偃演武场边缘的一个高台进行登记。

     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冒名顶替,伪造年纪,等等。

     天都域需要的年纪轻的天才,所以一旦发现有人隐瞒了年纪,必将重罚。

     年纪可以隐瞒,可是天都域一些强者炼制‘生命之轮’,可以判断出人的确切年纪。

     在这生命之轮下任由人都将无所遁形。

     在进行登记后,这些人都落于那待战台上。

     咻!

     萧云向着这片虚空遁来,对于附近的一切早就已经了然。

     “那是萧云!”

     “他也要参加玄元战场的名额争夺赛吗?”当萧云出现的刹那,这演武场附近所汇集的数千道人影顿时向着他瞅来,眸子皆是露出一种敬畏,以及崇拜的光芒。

     “萧云若是参战,必可进入前十。”

     “前十?我看他可以排入前三,他可是在战域内击败了那准元丹境的薛烁啊!”在惊呼声响彻开来后,一些议论声也是随之响起,在得知萧云击败了薛烁获得冠位后,天元宗的弟子对他的崇拜俨然也更多了几分,甚至都有人快要将之当成年轻一辈中的代表了。

     “他就是萧云吗?”在待战台上,那些端坐在阔椅上的青年眸子蓦地睁开抬头望天。

     当瞧得萧云后,众人眸中都是露出一些怪异的光芒。

     同为天才,如今光芒被遮,他们心中也是感到很不是滋味。

     特别是当中有有人,那双眸子当中有着凛冽的寒光闪烁。

     这个人姓邱,名雨寒,为邱家的子弟,身具寒灵体,灵体值为六十七,为跃龙峰少有的天才之一,那名声比起没有领悟奥义之前的雷泰还强,最近一直在闭关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实力。

     可是从他此刻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看,他的实力绝不是一般的准元丹境可比。

     或许已经踏入了元丹境。

     “萧云!”邱雨寒眉头一弯,双眸凝视着远处虚空那蓦然出现的青年,他那轻放在椅臂上的手掌,紧紧握起,那根根青筋凸起,一股浓郁的仇恨之意从他眸子中不断攀爬而升。

     近来邱雨寒一直在闭关冲击元丹境,对于外界的事情并不知情,可就在他出关后却得知了一个个噩耗,他那几位儿时的玩伴竟然都已经殒落,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名叫萧云的家伙。

     对于事情的起因,邱雨寒并不感兴趣,他只知道自己的族弟殒落了。

     而他,必将手刃仇人!

     当这邱雨寒的眸光落在萧云身上,后者立即便是感应出了当中那股杀意。

     “我和他有仇?”萧云眉头一弯,不由暗暗瞅了一眼那邱雨寒。

     “竟然有着元丹境的修为。”当仔细感应而去,萧云眸露惊讶,从后者的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浑厚的气息波动。

     那气息赫然是元丹境的修者才有。

     此人能在这个年纪便踏入此等紧紧,可以想象,他的天赋该何等强悍。

     所以萧云对邱雨寒也多看了一眼。

     不过也仅仅是如此。

     如今的萧云可并不认为自己会比这元丹一重境的修者差。

     除了邱雨寒外,别的人对萧云却是充满了好奇。

     在高台上的长者也是发现了萧云到来,不过却并没有太多的表示。

     “却不知我需要登记不?”萧云也没有理会那邱雨寒,他扫视了一眼四方旋即身形一顿,便向着前方的高台遁去,在到达那高台边缘时,他身子一晃便飘落于那些长者面前。

     既然来此怎么也得先打个招呼。

     “萧云拜见宗主,诸位长老,殿主……”萧云先是向欧阳宗主施礼。

     旋即他又向着旁边几位长者示意,身为晚辈,对于这些基本的礼数,还是不能缺的。

     “无需多礼。”欧阳尘手掌微都淡淡的道了一句,旋即便是打量了一翻萧云。

     “还在准元丹境?”见得萧云的修为后,欧阳尘微微一怔,旋即暗道,“想来是他的体质非凡,没有一条真正的丹元脉补给丹元之气根本无法突破,如此也好,积累越多,等爆发起来必将惊世,那样才能走得更远。”

     姜殿主等人瞅了一眼萧云,心中虽然讶异,不过也很快就释然了。

     达到了这般境界,他们视野开阔也知道许多道理。

     有时候厚积薄发比起一路高歌后劲还要足。

     “宗主,弟子要入玄元战场历练,可需要参加此次比赛?”萧云问道。

     “你无需参加比赛,只需呆在那待战台便可。”欧阳尘说道,“呵呵,若有机会你也可以与旁人切磋一二,那里端坐的十人都是不用比赛便可获得入玄元战场的弟子,不过你们相互间却也可以切磋,届时会按照相应的排名给你们进行赏赐。”

     “哦。”萧云闻言,也就明白了为何那些人能端坐在待战台内,原来是有特殊待遇。

     “来人,赐座!”欧阳尘眸光一动,沉声道。

     “是!”

     在欧阳尘身边,当即便有着一人迈步而出,旋即在前方的待战台布下一个王座。

     “请。”那中年男子瞅向萧云。

     “多谢。”萧云闻言,当即便落在那待战台上。

     见萧云落下,还被赐下一个王座,台上的当即便是引起一场哗然。

     “看来这萧云真的是要参加玄元战场。”

     “能多一个强者,对我们总是好事。”许多人窃窃私语,对于萧云的加入并没有反感,反而有着几分欣喜,毕竟后者可是力压五派天才的存在,有他在也就多了一分依靠。

     “萧师兄也会去玄元战场,真是太好了。”在待战台上,王磊与周平等人眸露喜色,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刚才他们还在担心呢,若是萧云不去玄元战场就算他们脱颖而出也难以在玄元战场立足。

     可现在众人一时感觉信心满满,似乎只要有萧云的带领,他们就一定能从玄元战场归来,这种信任早就已经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几乎快要达到一种依赖的地步了。

     特别是王磊,周平以及段灵儿这几人,他们一路走来可是都依靠这萧云的帮助啊!

     雷泰则是眸光微动,向着萧云点头示意问候。

     见众人惊呼,一副颇为高兴的模样,萧云微微点头示意,旋即在向着旁边的雷泰等人拱了拱手,他便是落座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等候着比赛开始,至于旁边不远那邱雨寒的眸光几乎被他无视。

     “看来这邱雨寒与萧云将要一战。”相比萧云的淡然,旁边那座位上的几位青年却是暗自嘀咕,从邱雨寒的神色来看一切都用不着猜了,再者他们也是听说了邱家和萧云的恩怨。

     “如此最好。”众人微微点头,若有邱雨寒出手,他们也懒得多做试探了。

     这十人的排名几乎已经确定,虽然可以相互挑战不过众人却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因为此时一战,不断会将自己的底牌露出,还有可能受伤。

     一旦带着伤势进入玄元战场,那可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所以这些已经得到名额的弟子相互间若没有深仇大恨,一般是不会进行挑战的。

     对于他们而言,以最佳的状态进入玄元战场比什么都好。

     萧云落座于这排桌位的末尾后,那些参加比赛的人也都登记完毕。

     在那待战台上此时竟然排列了有近三百名弟子,这个数字着实让萧云微微一惊。

     这些人多数都踏入了真元后期圆满境,甚至还有人达到了半步元丹境。

     不难想象,天元宗汇集了多少天才。

     这些人年纪可是都在二十岁以下啊!

     这还是有许多人因为不敢进入玄元战场并没有来参加比赛,不然这个数字不知要翻几倍,只是在这些人当中萧云也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脸庞,在核心殿新秀峰的王磊等人。

     还有赵政,李尊等人。

     那陈锋也参加了比赛,站立在人群中。

     望着这些人,萧云不甚感慨,如今他进入天元宗已经快一年了。

     而这次比赛将决定着众人的命运轨迹。

     “下面请待战台的弟子上来抽签。”在演武场中间一座高台上一个身穿青袍的长者眸光扫视四方,待得那低沉的声音从他口中响彻而出后这片虚空的空气也是变得紧张了起来。

     天元宗的玄元战场名额争夺赛终于是要开始了。

     谁能震撼全场了?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