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7.第337章 各派小聚
    明明自己也有这实力,可是却不能出手,这让吞天雀感到很郁闷。

     对于那蕴含着生命精气的珠子它可是比那伊伊还需要啊!

     见吞天雀那气急败坏的模样萧云不由摇头一笑。

     不等萧云开口,伊伊却是急了,它眸子立起,露出一丝凶光将那吞天雀给盯着。

     咿呀!

     伊伊,你不服,咱们来单挑。

     与此同时,它还指了指自己脖子挂着的那只小鼎,咿呀不停。

     那意思似乎在说,在吵小心我用这鼎镇压你。

     很显然,这小家伙也知道这只鸟要和自己争夺那灵珠,此时在威胁吞天雀了呢。

     “我去,你这小家伙还敢威胁天爷?”见伊伊那模样,吞天雀气得差点吐血。

     它好歹也是上古圣兽的后裔,血脉高贵,哪受过这样的气啊!

     呀!

     伊伊眸子一凝,斜瞥着吞天雀,一副我就是威胁你的模样,那样子别提多好笑了。

     吞天雀气得眼睛冒火,不过在瞅了一眼伊伊脖子上那小鼎后气焰逐渐减弱了下来。

     它虽然已经有了元丹二重境,可是因为没有**,神通不能尽数展现出来。

     再者,伊伊手中可是有着恐怖的小鼎在,吞天雀却什么都没有,明显就占据了下风。

     若是一战,结果还真不好说。

     见伊伊那可爱的模样,萧云不由得微微一笑。

     “呀!”似乎发现了萧云在笑,伊伊那灵动的眸子转动,感到了一丝不妙,当即便是轻呀了一声,连忙将那股彪悍的气势内敛,小爪子遮着脸,然后露出满脸笑容,将萧云盯着。

     小家伙望着萧云,眸子眯起,脸色微红,眨眼间就恢复了那人畜无害的样子。

     想来它也知道顾及自己的形象,它可是要做一个温柔的小兽呢。

     “我去,卖萌。”见伊伊眨眼间就改变了形象,吞天雀气得眼珠子打转一阵无语。

     倒是它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家伙此时那模样憨态可掬,的确很容易讨人喜欢。

     “急什么,以后自然有你出手的时候。”萧云轻抚了一下伊伊的绒毛旋即白了吞天雀一眼,这家伙平时老气横秋,可是一见得那生命武魂孕育出来的灵珠后就露陷了。

     “好吧。”吞天雀叹了一口气,道,“你可记得给我留些生命灵珠啊!”

     “放心,只要有足够的元气,自能孕育出这些灵珠。”萧云说道。

     “咿呀!”听得此言,伊伊眸子一亮,连忙将自己脖颈上的小鼎取出递给萧云。

     很显然,小家伙是让萧云喝那火元液,好孕育出那些蕴含火元的生命灵珠。

     “呵呵。”萧云一笑,这小家伙真是越来越懂事了,简直就是一个鬼精灵。

     萧云也不客气,接过那小鼎便是咕噜咕噜喝了几口火元液。

     现在他的生命武魂已经得到了提升,不过吸收这些火元液依旧可以使得那些火元嫩叶衍生出灵珠,萧云直到喝得那些嫩叶上雾气氤氲,开始凝聚成露珠才停了下来。

     旋即他取出两颗火元灵珠给吞天雀与伊伊各自一颗。

     得到了一颗火元灵珠吞天雀这才消了几分气。

     伊伊也是显得颇为高兴。

     不过此时它们都踏入了元丹境,已经不是服用一两颗火元珠就能得以突破了。

     到了现在想要突破可比以前要困难多了。

     天已黑,玄阴之气从地面滋生,让得整片天地的气息都变得阴沉了起来。

     城内已经开启了阵法,一片光幕笼罩整个巨城,将外面的玄阴之气给抵挡了下来。

     饶是如此,在城内依旧不得不服用那玄灵阳果抵御这些玄阴之气。

     不过有着阵法护持,众人也就不用担心有妖兽来袭了。

     天元宗的弟子皆在屋内抵御玄阴寒气,此时比以前也安心了许多。

     咚咚!

     蓦地,一道敲门声响起。

     萧云眉头一挑,将灵识释放出去便是发现有着一个北玄宗的弟子在外敲门。

     “是谁!”萧云开口,也不点破自己已经发现了此人的身份。

     “萧公子,我家寂无师兄请你过去一聚!”这是一个元丹境的青年,他回应道。

     “哦。”萧云眉头一弯,略微沉吟,便是立即起身,推门而出。

     “不知你师兄有何贵干?”萧云问道。

     “师兄设宴,想为黄昏时的事情赔罪。”那青年说道。

     “那好。”萧云也推诿,点头道。

     在另外一边,万行山,罗九,邱雨寒三人也被请出。

     至于其它的准元丹境修者却不在此列。

     萧云随着北玄宗的那个青年来到了城内的一处楼台上,在那里寂无正与一些元丹境的青年相谈甚欢,若从服饰看去,那几个青年显然不是北玄宗的弟子,应该来自别派。

     毫无列外,这显然都有着元丹境的修为,不过当中也仅仅只有一人踏入了元丹境二重。

     “呵呵,萧兄来了。”见萧云等人走来,寂无脸露笑容,立即起身相迎。

     旁边的那几个宗派的弟子却是眉头一挑,颇为慵懒的站了起来,似乎对于萧云等人并不怎么热情,当中也仅仅只有几个曾经与寂无一起见识过萧云底蕴的别派弟子脸露笑意相迎。

     至于其它人有是刚入城,也有一些当时并没有出城观战的人。

     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萧云等人的底蕴。

     只是在见得萧云他们来此只有三个元丹境及一个准元丹境的青年后也就没有在意。

     这样的实力比他们这些人自己的门派还差,所以众人也并没有要尊重的意思。

     若不是有寂无出面只怕这些人连起身都懒得起。

     “呵呵,萧兄,请!”寂无脸露笑容,向着萧云走去,显得颇为热情,对那万行山等人反而只是淡然一笑,表示意思,如此举动让得旁边另外两个宗派的元丹境修者露出满脸诧异。

     “此人不是只有准元丹境修为吗?怎么寂无兄会对他如此客气,反而冷落另外几人?”一个青年眉头紧锁,感到满脸诧异,在他旁边的另外几个元丹修者也是疑惑不解。

     “难道他是寂无的亲戚?”一个青年满脸错愕,心中不由嘀咕一句。

     若非如此,他很难想象一个准元丹境的修者竟然可以得到寂无的款待。

     他们也是来自北原,对北玄宗以及寂无都有所了解,所以才会选择与之结盟。

     当中一个门派甚至是直接依附北玄宗。

     对于那两个门派的弟子眸中露出的狐疑表情,萧云也是看在眼里,不过他在感应了一翻那些人的修为后,也只是淡淡一笑,虽然这两个门派的元丹境修者都有四五人,却也仅此而已。

     当中一个门派最强的一人为元丹境二重,不过却应该还没有达到大成境。

     至于另外一个门派的弟子也都是元丹境罢了。

     至于随寂无起身的却是有两个门派的弟子,人数才五人,分别有三个及两个元丹境弟子,这样的实力和天元宗也是相仿,所以他们一早就依附于北玄宗,以求可以走到最后。

     当然,在见识到了萧云的底蕴后,这两个宗派的人自然不会有着一丝小觑之色了。

     萧云走到那宴席旁,寂无落座,特地在他的身边给萧云留下了座位。

     如此待遇,很明显,这是把萧云放在了和他同样的高度对待。

     至于万行山等人则是依萧云落座。

     瞧得这一幕,另外两个宗派的青年有些不悦了。

     特别是那个元丹二重境的修者,他瞅向萧云时明显有着几分敌意。

     寂无此举不是说他不如这个准元丹境青年吗?

     不然岂会让此人挨着他座?

     虽然心中不悦,此人也不好发作,毕竟寂无在北原可是一代天才,名声远非他可比。

     “呵呵,我来介绍一下,此位为天元宗的萧云,萧兄。”待得萧云落座后寂无脸露笑容,向着席间的众人介绍道,“萧兄,这是北辰宗的安七夜,安兄。”他旋即指着对面那位元丹二重的修者道。

     “安兄好。”萧云起身,向着那安七夜微微示意。

     那安七夜也是起身示意,只是脸上笑容很僵硬。

     “这位是化元门的方鼎,方兄。”旋即,寂无继续为萧云介绍,“这位是大玄宗的褚培元,褚兄,这是北苍门的陈千岚,陈兄。”一共四个门派,寂无皆是介绍了这些门派的大师兄。

     萧云向众人微微示意,也并没有太多的表示。

     “呵呵,我等有幸相聚于此,以后当相互挟持一起在这片天地闯出一片天地。”在相互介绍一翻后,寂无举杯向着众人示意,言下之意很明显,就是希望可以结盟。

     在寂无的牵引下,众人纵使对萧云有些意见却也不好意思多言。

     “听闻天元宗位于南陲,在那里有五大宗派,却不知贵宗排行第几?”在酒过几杯后,安七夜眉头一挑,瞅向了萧云,话语很淡,可是那种挑衅的味道很明显。

     当他的话语落下后,旁边大玄宗的褚培元也是嘴角露笑,似笑非笑的盯着萧云。

     至于另外化元门的方鼎与北苍门的陈千岚却是眸露好奇。

     他们都见过萧云的底蕴,如今却是想看看那五大宗派底蕴如何。

     也好以此推测那五大各派的实力。

     听得这些人带着挑衅的问来,萧云眉头不由微微一挑。

     “呵呵,据我所知,南疆五大派,可是南海剑派为首,却不知是否属实?”不等萧云开口,那安七夜却是眉头一弯,继续说道,对于那五大派的实力他也是有所了解。

     “一个门派的强弱怎能以一时高低来评断,就算一时高低,又岂能代表以后?”萧云眉头紧紧一皱知道这安七夜此话是有备而出,不等他开口旁边的万行山却是说出了他的心理话,在南疆的确是南海剑派略强,可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南海剑派一时强盛罢了。

     明明自己也有这实力,可是却不能出手,这让吞天雀感到很郁闷。

     对于那蕴含着生命精气的珠子它可是比那伊伊还需要啊!

     见吞天雀那气急败坏的模样萧云不由摇头一笑。

     不等萧云开口,伊伊却是急了,它眸子立起,露出一丝凶光将那吞天雀给盯着。

     咿呀!

     伊伊,你不服,咱们来单挑。

     与此同时,它还指了指自己脖子挂着的那只小鼎,咿呀不停。

     那意思似乎在说,在吵小心我用这鼎镇压你。

     很显然,这小家伙也知道这只鸟要和自己争夺那灵珠,此时在威胁吞天雀了呢。

     “我去,你这小家伙还敢威胁天爷?”见伊伊那模样,吞天雀气得差点吐血。

     它好歹也是上古圣兽的后裔,血脉高贵,哪受过这样的气啊!

     呀!

     伊伊眸子一凝,斜瞥着吞天雀,一副我就是威胁你的模样,那样子别提多好笑了。

     吞天雀气得眼睛冒火,不过在瞅了一眼伊伊脖子上那小鼎后气焰逐渐减弱了下来。

     它虽然已经有了元丹二重境,可是因为没有**,神通不能尽数展现出来。

     再者,伊伊手中可是有着恐怖的小鼎在,吞天雀却什么都没有,明显就占据了下风。

     若是一战,结果还真不好说。

     见伊伊那可爱的模样,萧云不由得微微一笑。

     “呀!”似乎发现了萧云在笑,伊伊那灵动的眸子转动,感到了一丝不妙,当即便是轻呀了一声,连忙将那股彪悍的气势内敛,小爪子遮着脸,然后露出满脸笑容,将萧云盯着。

     小家伙望着萧云,眸子眯起,脸色微红,眨眼间就恢复了那人畜无害的样子。

     想来它也知道顾及自己的形象,它可是要做一个温柔的小兽呢。

     “我去,卖萌。”见伊伊眨眼间就改变了形象,吞天雀气得眼珠子打转一阵无语。

     倒是它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家伙此时那模样憨态可掬,的确很容易讨人喜欢。

     “急什么,以后自然有你出手的时候。”萧云轻抚了一下伊伊的绒毛旋即白了吞天雀一眼,这家伙平时老气横秋,可是一见得那生命武魂孕育出来的灵珠后就露陷了。

     “好吧。”吞天雀叹了一口气,道,“你可记得给我留些生命灵珠啊!”

     “放心,只要有足够的元气,自能孕育出这些灵珠。”萧云说道。

     “咿呀!”听得此言,伊伊眸子一亮,连忙将自己脖颈上的小鼎取出递给萧云。

     很显然,小家伙是让萧云喝那火元液,好孕育出那些蕴含火元的生命灵珠。

     “呵呵。”萧云一笑,这小家伙真是越来越懂事了,简直就是一个鬼精灵。

     萧云也不客气,接过那小鼎便是咕噜咕噜喝了几口火元液。

     现在他的生命武魂已经得到了提升,不过吸收这些火元液依旧可以使得那些火元嫩叶衍生出灵珠,萧云直到喝得那些嫩叶上雾气氤氲,开始凝聚成露珠才停了下来。

     旋即他取出两颗火元灵珠给吞天雀与伊伊各自一颗。

     得到了一颗火元灵珠吞天雀这才消了几分气。

     伊伊也是显得颇为高兴。

     不过此时它们都踏入了元丹境,已经不是服用一两颗火元珠就能得以突破了。

     到了现在想要突破可比以前要困难多了。

     天已黑,玄阴之气从地面滋生,让得整片天地的气息都变得阴沉了起来。

     城内已经开启了阵法,一片光幕笼罩整个巨城,将外面的玄阴之气给抵挡了下来。

     饶是如此,在城内依旧不得不服用那玄灵阳果抵御这些玄阴之气。

     不过有着阵法护持,众人也就不用担心有妖兽来袭了。

     天元宗的弟子皆在屋内抵御玄阴寒气,此时比以前也安心了许多。

     咚咚!

     蓦地,一道敲门声响起。

     萧云眉头一挑,将灵识释放出去便是发现有着一个北玄宗的弟子在外敲门。

     “是谁!”萧云开口,也不点破自己已经发现了此人的身份。

     “萧公子,我家寂无师兄请你过去一聚!”这是一个元丹境的青年,他回应道。

     “哦。”萧云眉头一弯,略微沉吟,便是立即起身,推门而出。

     “不知你师兄有何贵干?”萧云问道。

     “师兄设宴,想为黄昏时的事情赔罪。”那青年说道。

     “那好。”萧云也推诿,点头道。

     在另外一边,万行山,罗九,邱雨寒三人也被请出。

     至于其它的准元丹境修者却不在此列。

     萧云随着北玄宗的那个青年来到了城内的一处楼台上,在那里寂无正与一些元丹境的青年相谈甚欢,若从服饰看去,那几个青年显然不是北玄宗的弟子,应该来自别派。

     毫无列外,这显然都有着元丹境的修为,不过当中也仅仅只有一人踏入了元丹境二重。

     “呵呵,萧兄来了。”见萧云等人走来,寂无脸露笑容,立即起身相迎。

     旁边的那几个宗派的弟子却是眉头一挑,颇为慵懒的站了起来,似乎对于萧云等人并不怎么热情,当中也仅仅只有几个曾经与寂无一起见识过萧云底蕴的别派弟子脸露笑意相迎。

     至于其它人有是刚入城,也有一些当时并没有出城观战的人。

     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萧云等人的底蕴。

     只是在见得萧云他们来此只有三个元丹境及一个准元丹境的青年后也就没有在意。

     这样的实力比他们这些人自己的门派还差,所以众人也并没有要尊重的意思。

     若不是有寂无出面只怕这些人连起身都懒得起。

     “呵呵,萧兄,请!”寂无脸露笑容,向着萧云走去,显得颇为热情,对那万行山等人反而只是淡然一笑,表示意思,如此举动让得旁边另外两个宗派的元丹境修者露出满脸诧异。

     “此人不是只有准元丹境修为吗?怎么寂无兄会对他如此客气,反而冷落另外几人?”一个青年眉头紧锁,感到满脸诧异,在他旁边的另外几个元丹修者也是疑惑不解。

     “难道他是寂无的亲戚?”一个青年满脸错愕,心中不由嘀咕一句。

     若非如此,他很难想象一个准元丹境的修者竟然可以得到寂无的款待。

     他们也是来自北原,对北玄宗以及寂无都有所了解,所以才会选择与之结盟。

     当中一个门派甚至是直接依附北玄宗。

     对于那两个门派的弟子眸中露出的狐疑表情,萧云也是看在眼里,不过他在感应了一翻那些人的修为后,也只是淡淡一笑,虽然这两个门派的元丹境修者都有四五人,却也仅此而已。

     当中一个门派最强的一人为元丹境二重,不过却应该还没有达到大成境。

     至于另外一个门派的弟子也都是元丹境罢了。

     至于随寂无起身的却是有两个门派的弟子,人数才五人,分别有三个及两个元丹境弟子,这样的实力和天元宗也是相仿,所以他们一早就依附于北玄宗,以求可以走到最后。

     当然,在见识到了萧云的底蕴后,这两个宗派的人自然不会有着一丝小觑之色了。

     萧云走到那宴席旁,寂无落座,特地在他的身边给萧云留下了座位。

     如此待遇,很明显,这是把萧云放在了和他同样的高度对待。

     至于万行山等人则是依萧云落座。

     瞧得这一幕,另外两个宗派的青年有些不悦了。

     特别是那个元丹二重境的修者,他瞅向萧云时明显有着几分敌意。

     寂无此举不是说他不如这个准元丹境青年吗?

     不然岂会让此人挨着他座?

     虽然心中不悦,此人也不好发作,毕竟寂无在北原可是一代天才,名声远非他可比。

     “呵呵,我来介绍一下,此位为天元宗的萧云,萧兄。”待得萧云落座后寂无脸露笑容,向着席间的众人介绍道,“萧兄,这是北辰宗的安七夜,安兄。”他旋即指着对面那位元丹二重的修者道。

     “安兄好。”萧云起身,向着那安七夜微微示意。

     那安七夜也是起身示意,只是脸上笑容很僵硬。

     “这位是化元门的方鼎,方兄。”旋即,寂无继续为萧云介绍,“这位是大玄宗的褚培元,褚兄,这是北苍门的陈千岚,陈兄。”一共四个门派,寂无皆是介绍了这些门派的大师兄。

     萧云向众人微微示意,也并没有太多的表示。

     “呵呵,我等有幸相聚于此,以后当相互挟持一起在这片天地闯出一片天地。”在相互介绍一翻后,寂无举杯向着众人示意,言下之意很明显,就是希望可以结盟。

     在寂无的牵引下,众人纵使对萧云有些意见却也不好意思多言。

     “听闻天元宗位于南陲,在那里有五大宗派,却不知贵宗排行第几?”在酒过几杯后,安七夜眉头一挑,瞅向了萧云,话语很淡,可是那种挑衅的味道很明显。

     当他的话语落下后,旁边大玄宗的褚培元也是嘴角露笑,似笑非笑的盯着萧云。

     至于另外化元门的方鼎与北苍门的陈千岚却是眸露好奇。

     他们都见过萧云的底蕴,如今却是想看看那五大宗派底蕴如何。

     也好以此推测那五大各派的实力。

     听得这些人带着挑衅的问来,萧云眉头不由微微一挑。

     “呵呵,据我所知,南疆五大派,可是南海剑派为首,却不知是否属实?”不等萧云开口,那安七夜却是眉头一弯,继续说道,对于那五大派的实力他也是有所了解。

     “一个门派的强弱怎能以一时高低来评断,就算一时高低,又岂能代表以后?”萧云眉头紧紧一皱知道这安七夜此话是有备而出,不等他开口旁边的万行山却是说出了他的心理话,在南疆的确是南海剑派略强,可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南海剑派一时强盛罢了。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