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5.第305章 所向披靡
    薛烁的话语很淡然,嘴角还带着几分笑容,可以看出他这话是由心而发。

     经过刚才的一战,他的气焰有所减弱,他对萧云的成见及不服也荡然无存。

     转而的是一种敬畏!

     对于强者的敬畏!

     “道无止境,只要以谦卑之心不断学习,一定可以超越前人。”萧云也是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说道,对于这薛烁他也是有着几分好感,这绝对是一个可和陆元堪比的天才。

     更让人敬佩是薛烁的心性。

     一个霸道,狂傲的人却敢于言败,足以说明此人的不凡。

     最难能可贵的是薛烁并没有如陆元那般非得要竭力出手拼个你死我活。

     这就说明薛烁的心性比陆元还强,并不太固执,狂傲的心中始终有着一盏明灯。

     不然换做一般人非得催动剑武魂,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希望你我以后能够在相互切磋。”薛烁淡淡一笑,抱拳道。

     “应该有机会的。”萧云一笑道。

     “好,我会找你。”

     薛烁眸中有着火热的光芒闪烁,他转身欲走,旋即回头问道,“你可会去玄元战场?”

     “会去。”萧云说道。

     “如此最好,我也会去。”薛烁微微一笑,随后转身便走,取出腰牌一片光芒闪烁,带着他从那个决战台内走出,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丹元台上,旋即他眸子微眯瞅向了那冠位。

     “冠位?”薛烁淡淡一笑,就此转身离去,似要离开丹元台。

     这次他虽然败了无缘冠位,可这一战给他带来的感悟却比踏入元丹境还难得。

     之前薛烁早就感悟到了人剑合一的一丝意境。

     可是他却没有将之领悟透,总觉得还差了一些什么。

     感觉这种意境和他那霸剑道的意境有些相差,陷入了一种迷惑魔障当中。

     可是在见识到,亲身感应了萧云所展现的那人炎合一的境界后,他终于是彻底明悟。

     原来各种势皆可融合,可以化为一种意境。

     这种明悟胜过十年苦修,相比而言那丹河灌顶的资格之得失却显得无关紧要了。

     “薛师兄!”在薛烁要离开的时候,另外一个决战台内,光芒闪烁李子龙和黄江鹤纷纷出现,显然他们也在此刻结束了战斗,当下李子龙连忙喊住薛烁眸露询问之意。

     刚才透过那决战台李子龙也看到萧云和薛烁一战的情况。

     李子龙心中狐疑,不明白为何薛烁会如此轻易的言败。

     他明明还没有竭力出手啊!

     那黄江鹤也是一脸诧异,这应该不是薛烁的风格啊!

     “呵呵,我败了。”薛烁一笑,似乎知道李子龙心中想。

     “可是……”李子龙皱眉,对薛烁的举动有些难以理解。

     “待会你与他一战,那么便会明白我所言了。”薛烁眸子微眯,笑道,“有时候双方一战并不一定要竭力出手,你便能知道谁强谁弱,既然如此又何必过多的执着了?”

     “接下来的角逐,你们继续。”薛烁展颜一笑,笑容如春风,转身便就此离去。

     呼!

     在众人狐疑的眸光注视下,薛烁离开了丹元台。

     当薛烁出现在虚空的刹那,南海剑派几位准元丹境,半步元丹境的天才便是汇集而来。

     “薛师兄,你怎么出来了?”见到薛烁出场,南海剑派的人心中充满了错愕。

     按理说,应该是薛烁获得第一才是啊!

     怎么会是他出来了?

     从丹元台退出可是代表着失败啊!

     南海剑派的修者都满脸颓废,有些失落的盯着薛烁。

     “我败了,自然当出来。”薛烁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些师兄弟,说道。

     “败了?”众人一愣,旋即说道,“你连剑武魂都还没有催动,怎么就败了?”

     “是啊!”南海剑派的弟子纷纷附和道,“只要您催动剑武魂竭力一战,那萧云必败。”

     “败了便是败了,如果连这个现实都接受不了如何能成为一个强者?”薛烁眉头一挑,眸子带着几分凌厉扫视着身边的那些师兄弟说道,“一个强者,当醉心于武道,这些虚名何必在意?”

     “一时的成败,不要紧,若是你在心境,境界上停滞不前,那才是真正的失败。”后面的话语略带严厉,使得南海剑派的弟子都陷入了沉吟,不敢在继续多言。

     一些天赋略强的人却是在琢磨薛烁说的话语。

     “看来薛师兄的心境真的不是我能堪比。”一个青年眸露迷蒙,喃喃自语。

     很难想象,一个备受瞩目的天才在万众瞩目下败了还能保持这等心境。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体质的差距为天生,可是这心境上的差距却代表着一个人修养与境界。

     薛烁淡淡的道了一句后,他从那虚空飘然落地,独自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开始闭关。

     在刚才一战中他有所感悟,此刻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之消化。

     而在薛烁退出之际,那黄江鹤也退出了。

     在与李子龙一战中黄江鹤落败。

     另外一方杨海芸与费叶卿一战也落下了帷幕,竟然是费叶卿落败离开了丹元台。

     此时在丹元台上只剩三人。

     萧云,李子龙,杨海芸。

     接下来也就是他们角逐冠位了。

     只是此时的这结果却让杨海芸与李子龙感到有些出乎意料。

     甚至这两人心中很不是滋味。

     因为他们都没有把握在薛烁手中获胜,可萧云却赢了。

     这代表着什么?

     这岂不是说萧云比薛烁还强!

     这无形中给了他们一种莫大的压力。

     那李子龙心中更多的不服。

     “现在剩下我们三人,该如何一战?”杨海芸美眸眨动,瞅向了萧云和李子龙。

     “让我先与萧云一战。”李子龙眸光闪烁,说道,“我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

     很显然,李子龙要趁着萧云气势还在时与之一战,真正的领教一下他的实力。

     “也好,那么我在旁观战。”杨海芸略微沉吟,旋即微微点头。

     她也想看看萧云到底有何不凡之处。

     “那么便一战吧。”萧云眸光转动,瞅向李子龙道。

     “请!”李子龙眸光如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后走向了一个启战晶柱。

     萧云也是随着迈步而来。

     嗡!

     两人手掌一动贴在晶柱上,一个决战台当即便是演化而出。

     而先前那三个决战台却是已经消散。

     萧云和李子龙身形一晃就进入了那决战台内。

     “今天我会让你见识我剑道之势。”李子龙眸光闪烁,盯着萧云说道。

     “请!”萧云没有多说,嘴角开启只是吐出一个请字。

     见萧云这淡然的模样,李子龙眉头一挑,当下手掌一震一柄长剑便是出现在手。

     这是一柄碧光闪烁的长剑,如波纹荡漾绽放着耀眼的光芒。

     长剑在手,一股凌厉的剑势也是从这李子龙的身上弥漫而出。

     呼!

     剑势席卷而出,如同飓风扫荡,这种凌厉的气势足以让元丹境以下的修者心悸。

     萧云却只是淡淡的凝视着前方的李子龙,他一脸淡然,任由那剑势席卷而来。

     那可震慑普通修者的剑势在萧云眼中似乎只是一股普通的微风,不可足道。

     “这小子。”李子龙眸光一凝,当中有着几分冷意浮现,似乎他对萧云这种淡然的态度很不满,他可是堂堂的准元丹境强者,还身具武魂,为天之骄子,怎可如此被轻视?

     要知道,刚才他可是轻易击败了黄江鹤啊!

     李子龙身形一动,一股恐怖的气势如同大海翻滚,从他的身后怒卷而出。

     呼!

     浩瀚的气势席卷而出,要淹没天地,随后李子龙的长剑也是随之一动。

     灵蛇九剑!

     长剑一动,碧光闪烁,如同有着九条灵蟒从剑中吞吐而出。

     这九条巨蟒飘忽闪烁,却又气势汹汹,各自张开了血口似要吞没萧云。

     可是仔细看去,这又如同九道剑芒斩裂了虚空,一起攻伐而至。

     虚虚实实却蕴含着强大的气势,而去九剑当中气息还相互牵引,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这剑式中似乎有着那么一股势,可却还是差了一些。

     “灵蛇九剑?”这李子龙方才出手萧云对他的实力就已经了然。

     炎耀天地!

     萧云眸光一闪,旋即身子一动,手持着天炎戟向前迎击而去。

     刷!

     天炎戟一动,紫光闪烁,如同有着天炎照耀天下,那光芒刺眼夺目又如阳光穿了云雾,旋即向着四方笼罩而下,在这紫光的照耀下,虚空为之扭曲,元气被焚为虚无。

     嗡!

     那紫光就如同春天的太阳,方一绽放开来,就将冰雪融化。

     只是一瞬间那九道如同灵蛇一般的攻击就此溃散。

     呼!

     随后,一股炙热的火流席卷而出,将李子龙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波动尽数化解。

     在这种波动下,李子龙的身子连连后退,眼皮直跳,他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那火流太恐怖了,不仅炙热无比,当中还拥有着一股势,似可焚尽一切。

     在这种火流的席卷下李子龙感觉自己差点要被焚为了虚无。

     惊骇下他连忙催动体内的丹元,将那些侵入身边的火炎尽数驱散。

     如此他才松了一口气,只是那双眸子中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狂妄。

     “好强的火炎,怎么当中还有着一股焚尽万物的‘势’?”李子龙心中惊讶不已,口中喃喃道,“这就是那无暇武魂的真火之力吗?”他也听说了萧云有着无暇火之武魂。

     可是却没有料到这真火配上那种‘势’会那么强悍,单是那余波都让他感到了危险。

     这一刻,他再也不敢对萧云有着一丝轻蔑了。

     “对我,最好不要以这种试探性的攻击出手,否则你将连催动武魂的机会都没有。“一击之后萧云并没有趁势出手,他漂落在李子龙身前百米处,眸光微凝淡淡的将后者盯着,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还是竭力出手吧,不然就算败,你也不会心服口服的。”

     薛烁的话语很淡然,嘴角还带着几分笑容,可以看出他这话是由心而发。

     经过刚才的一战,他的气焰有所减弱,他对萧云的成见及不服也荡然无存。

     转而的是一种敬畏!

     对于强者的敬畏!

     “道无止境,只要以谦卑之心不断学习,一定可以超越前人。”萧云也是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说道,对于这薛烁他也是有着几分好感,这绝对是一个可和陆元堪比的天才。

     更让人敬佩是薛烁的心性。

     一个霸道,狂傲的人却敢于言败,足以说明此人的不凡。

     最难能可贵的是薛烁并没有如陆元那般非得要竭力出手拼个你死我活。

     这就说明薛烁的心性比陆元还强,并不太固执,狂傲的心中始终有着一盏明灯。

     不然换做一般人非得催动剑武魂,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希望你我以后能够在相互切磋。”薛烁淡淡一笑,抱拳道。

     “应该有机会的。”萧云一笑道。

     “好,我会找你。”

     薛烁眸中有着火热的光芒闪烁,他转身欲走,旋即回头问道,“你可会去玄元战场?”

     “会去。”萧云说道。

     “如此最好,我也会去。”薛烁微微一笑,随后转身便走,取出腰牌一片光芒闪烁,带着他从那个决战台内走出,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丹元台上,旋即他眸子微眯瞅向了那冠位。

     “冠位?”薛烁淡淡一笑,就此转身离去,似要离开丹元台。

     这次他虽然败了无缘冠位,可这一战给他带来的感悟却比踏入元丹境还难得。

     之前薛烁早就感悟到了人剑合一的一丝意境。

     可是他却没有将之领悟透,总觉得还差了一些什么。

     感觉这种意境和他那霸剑道的意境有些相差,陷入了一种迷惑魔障当中。

     可是在见识到,亲身感应了萧云所展现的那人炎合一的境界后,他终于是彻底明悟。

     原来各种势皆可融合,可以化为一种意境。

     这种明悟胜过十年苦修,相比而言那丹河灌顶的资格之得失却显得无关紧要了。

     “薛师兄!”在薛烁要离开的时候,另外一个决战台内,光芒闪烁李子龙和黄江鹤纷纷出现,显然他们也在此刻结束了战斗,当下李子龙连忙喊住薛烁眸露询问之意。

     刚才透过那决战台李子龙也看到萧云和薛烁一战的情况。

     李子龙心中狐疑,不明白为何薛烁会如此轻易的言败。

     他明明还没有竭力出手啊!

     那黄江鹤也是一脸诧异,这应该不是薛烁的风格啊!

     “呵呵,我败了。”薛烁一笑,似乎知道李子龙心中想。

     “可是……”李子龙皱眉,对薛烁的举动有些难以理解。

     “待会你与他一战,那么便会明白我所言了。”薛烁眸子微眯,笑道,“有时候双方一战并不一定要竭力出手,你便能知道谁强谁弱,既然如此又何必过多的执着了?”

     “接下来的角逐,你们继续。”薛烁展颜一笑,笑容如春风,转身便就此离去。

     呼!

     在众人狐疑的眸光注视下,薛烁离开了丹元台。

     当薛烁出现在虚空的刹那,南海剑派几位准元丹境,半步元丹境的天才便是汇集而来。

     “薛师兄,你怎么出来了?”见到薛烁出场,南海剑派的人心中充满了错愕。

     按理说,应该是薛烁获得第一才是啊!

     怎么会是他出来了?

     从丹元台退出可是代表着失败啊!

     南海剑派的修者都满脸颓废,有些失落的盯着薛烁。

     “我败了,自然当出来。”薛烁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些师兄弟,说道。

     “败了?”众人一愣,旋即说道,“你连剑武魂都还没有催动,怎么就败了?”

     “是啊!”南海剑派的弟子纷纷附和道,“只要您催动剑武魂竭力一战,那萧云必败。”

     “败了便是败了,如果连这个现实都接受不了如何能成为一个强者?”薛烁眉头一挑,眸子带着几分凌厉扫视着身边的那些师兄弟说道,“一个强者,当醉心于武道,这些虚名何必在意?”

     “一时的成败,不要紧,若是你在心境,境界上停滞不前,那才是真正的失败。”后面的话语略带严厉,使得南海剑派的弟子都陷入了沉吟,不敢在继续多言。

     一些天赋略强的人却是在琢磨薛烁说的话语。

     “看来薛师兄的心境真的不是我能堪比。”一个青年眸露迷蒙,喃喃自语。

     很难想象,一个备受瞩目的天才在万众瞩目下败了还能保持这等心境。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体质的差距为天生,可是这心境上的差距却代表着一个人修养与境界。

     薛烁淡淡的道了一句后,他从那虚空飘然落地,独自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开始闭关。

     在刚才一战中他有所感悟,此刻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之消化。

     而在薛烁退出之际,那黄江鹤也退出了。

     在与李子龙一战中黄江鹤落败。

     另外一方杨海芸与费叶卿一战也落下了帷幕,竟然是费叶卿落败离开了丹元台。

     此时在丹元台上只剩三人。

     萧云,李子龙,杨海芸。

     接下来也就是他们角逐冠位了。

     只是此时的这结果却让杨海芸与李子龙感到有些出乎意料。

     甚至这两人心中很不是滋味。

     因为他们都没有把握在薛烁手中获胜,可萧云却赢了。

     这代表着什么?

     这岂不是说萧云比薛烁还强!

     这无形中给了他们一种莫大的压力。

     那李子龙心中更多的不服。

     “现在剩下我们三人,该如何一战?”杨海芸美眸眨动,瞅向了萧云和李子龙。

     “让我先与萧云一战。”李子龙眸光闪烁,说道,“我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

     很显然,李子龙要趁着萧云气势还在时与之一战,真正的领教一下他的实力。

     “也好,那么我在旁观战。”杨海芸略微沉吟,旋即微微点头。

     她也想看看萧云到底有何不凡之处。

     “那么便一战吧。”萧云眸光转动,瞅向李子龙道。

     “请!”李子龙眸光如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后走向了一个启战晶柱。

     萧云也是随着迈步而来。

     嗡!

     两人手掌一动贴在晶柱上,一个决战台当即便是演化而出。

     而先前那三个决战台却是已经消散。

     萧云和李子龙身形一晃就进入了那决战台内。

     “今天我会让你见识我剑道之势。”李子龙眸光闪烁,盯着萧云说道。

     “请!”萧云没有多说,嘴角开启只是吐出一个请字。

     见萧云这淡然的模样,李子龙眉头一挑,当下手掌一震一柄长剑便是出现在手。

     这是一柄碧光闪烁的长剑,如波纹荡漾绽放着耀眼的光芒。

     长剑在手,一股凌厉的剑势也是从这李子龙的身上弥漫而出。

     呼!

     剑势席卷而出,如同飓风扫荡,这种凌厉的气势足以让元丹境以下的修者心悸。

     萧云却只是淡淡的凝视着前方的李子龙,他一脸淡然,任由那剑势席卷而来。

     那可震慑普通修者的剑势在萧云眼中似乎只是一股普通的微风,不可足道。

     “这小子。”李子龙眸光一凝,当中有着几分冷意浮现,似乎他对萧云这种淡然的态度很不满,他可是堂堂的准元丹境强者,还身具武魂,为天之骄子,怎可如此被轻视?

     要知道,刚才他可是轻易击败了黄江鹤啊!

     李子龙身形一动,一股恐怖的气势如同大海翻滚,从他的身后怒卷而出。

     呼!

     浩瀚的气势席卷而出,要淹没天地,随后李子龙的长剑也是随之一动。

     灵蛇九剑!

     长剑一动,碧光闪烁,如同有着九条灵蟒从剑中吞吐而出。

     这九条巨蟒飘忽闪烁,却又气势汹汹,各自张开了血口似要吞没萧云。

     可是仔细看去,这又如同九道剑芒斩裂了虚空,一起攻伐而至。

     虚虚实实却蕴含着强大的气势,而去九剑当中气息还相互牵引,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这剑式中似乎有着那么一股势,可却还是差了一些。

     “灵蛇九剑?”这李子龙方才出手萧云对他的实力就已经了然。

     炎耀天地!

     萧云眸光一闪,旋即身子一动,手持着天炎戟向前迎击而去。

     刷!

     天炎戟一动,紫光闪烁,如同有着天炎照耀天下,那光芒刺眼夺目又如阳光穿了云雾,旋即向着四方笼罩而下,在这紫光的照耀下,虚空为之扭曲,元气被焚为虚无。

     嗡!

     那紫光就如同春天的太阳,方一绽放开来,就将冰雪融化。

     只是一瞬间那九道如同灵蛇一般的攻击就此溃散。

     呼!

     随后,一股炙热的火流席卷而出,将李子龙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波动尽数化解。

     在这种波动下,李子龙的身子连连后退,眼皮直跳,他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那火流太恐怖了,不仅炙热无比,当中还拥有着一股势,似可焚尽一切。

     在这种火流的席卷下李子龙感觉自己差点要被焚为了虚无。

     惊骇下他连忙催动体内的丹元,将那些侵入身边的火炎尽数驱散。

     如此他才松了一口气,只是那双眸子中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狂妄。

     “好强的火炎,怎么当中还有着一股焚尽万物的‘势’?”李子龙心中惊讶不已,口中喃喃道,“这就是那无暇武魂的真火之力吗?”他也听说了萧云有着无暇火之武魂。

     可是却没有料到这真火配上那种‘势’会那么强悍,单是那余波都让他感到了危险。

     这一刻,他再也不敢对萧云有着一丝轻蔑了。

     “对我,最好不要以这种试探性的攻击出手,否则你将连催动武魂的机会都没有。“一击之后萧云并没有趁势出手,他漂落在李子龙身前百米处,眸光微凝淡淡的将后者盯着,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还是竭力出手吧,不然就算败,你也不会心服口服的。”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