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2.第372章 武魂异变!
    “呵呵,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错过?”陈相庭那眸中的贪婪之色越发浓郁了起来。

     身为元丹一重境的他对于萧云还是没有太多的忌惮。

     特别是现在萧云似乎正处于突破的关卡,正是出手的机会,让他的念头更加浓郁了起来。

     呼!

     陈相庭眸光一凝便是向着萧云所在的星台掠去。

     “你要干什么?”当陈相庭向着前方掠去时,在天梯上有着两个荒盟的成员喝道。

     “休管闲事!”陈相庭脚步踏于虚空,蓦地回首,双眸一冷便是向着身后的天梯瞅去。

     刷!

     与此同时,他腰间长剑出鞘,剑光闪烁,两道颇为惊人的剑芒便是向着那荒盟的成员斩去。

     虚空中剑气纵横,气势磅礴,那恐怖的气势便是将那两个荒盟的成员给震退了数米。

     “可恶!”这两人连连后退,露出满脸怒意,只是他们的修为不过才准元丹境根本无法与这陈相庭争锋,待得他们稳住身形时,那陈相庭身形闪烁,已经出现在了星台上。

     “这小子身上怎么有如此强大的生机涌现,好像他就是一个生命源泉一样?”当出现在那星台上后陈相庭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露出满脸狐疑,双眸不断打量着萧云。

     在之前他以为萧云是服用了灵药才会有着如此强大的生机气息流露出来。

     可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如今的萧云就还是一个源泉,那种气息简直如来自他的体内。

     “这是怎么回事?”陈相庭露出满脸疑惑。

     眼前的这青年盘膝在地,长发飞扬,衣袍无风自动,整个人有着一种出尘的气息弥漫。

     恍然间,陈相庭感觉眼前这青年就如同一尊神临,如今在领悟大道,透出超凡的气质。

     “他……他在觉醒本源?”仔细感应,这陈相庭眼瞳骤然一缩,想到了一些什么。

     此时的萧云明显已经踏入了元丹境。

     在加上现在他这诡异的气质,很显然是一些身具武魂的强者在觉醒本源。

     “咕噜!”一想到此点,陈相庭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惧意。

     觉醒本源时会产生如此异象,可见这萧云是何等不凡。

     只是这是什么武魂觉醒他却难以摸清。

     可是在心中,他却感觉到了萧云的不凡,一旦这青年成长起来绝对可以名动一方。

     “不行,绝不能让他觉醒成功!”陈相庭眸光一闪,如同有着剑芒在闪烁。

     一股浓郁的杀意从他的眸中迸发而出。

     “萧云,去死吧。”陈相庭眸光狰狞,手掌一动,那长剑光芒闪烁,便是向着萧云斩去。

     刷!

     剑光一闪,一道耀眼的剑芒斩裂虚空,将萧云头顶那绽放出来的碧光给尽数淹没。

     随后,远处的修者便是看到一道剑光出现在了萧云的身前。

     那距离,已然不过三米!

     呼!

     瞧得此幕,那些才赶到天梯上的青年皆是不由屏住了呼吸,心头一跳。

     “这家伙太卑鄙了,竟然趁人突破时偷袭:!”

     “这萧云完了,竟然敢在此突破,真是找死啊!”一人讥笑道。

     “这里丹元浓郁,谁愿意错过在这里突破的机会?”旁边也有人反驳道。

     “可惜了,一个天才却要这样不明不白的夭折于此。”在心中惊讶的时候一些人也是开口叹息,这片星台无数,大部分人都在趁此修炼,萧云会在这里突破也无可厚非。

     只可惜他运气不好,被有心的仇人发现了,必将遭此厄难。

     “萧师兄……”

     在天梯上,几个后来的天元宗弟子见得此幕后不由瞪大了眼睛开口悲呼道。

     虽然心中悲痛,可是这些人也无力回天了。

     因为此时剑芒已斩下,众人就算出手也为时已晚。

     刷!

     只是在那剑光落下之际,一道耀眼的火光绽放开来,旋即众人便是看到一只巨爪探出以极为狂霸的方式将那剑光之际给拍碎,只见得那巨爪开阖,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向着那陈相庭抓去。

     巨爪落下,伴随着一股炙热的火流席卷而来,那陈相庭还没有发现是怎么一回事便感觉到自己眼前火光一闪,旋即一只巨大的爪子便是将他整个人捏在了爪子中。

     当落入那爪中后磅礴的火流如同那大海一般将这陈相庭淹没。

     啊!

     陈相庭嘶声惊呼,在那炙热的火流肆虐下他感觉自己的血肉都要被烧熟了。

     “这是怎么回事?”陈相庭露出满脸惊恐,“这萧云不是在觉醒本源?怎么能分心出手?”这让他惊恐之余也是感到诧异不已,他正是算准了萧云无暇出手,才会偷袭的啊!

     因为觉醒本源必须全心融合,处于那种关键时刻时心神难以感知外物,根本就不能知道有人偷袭,可是萧云却在此时出手了,这让陈相庭心中诧异不已,实在想不清楚当中的问题所在。

     “他娘的,又来偷袭,当天爷是空气啊!”吞天雀在塔内冷哼一句,那利爪一动便是将那陈相庭直接捏碎,直取了一个储物袋摄回了吞天塔,旋即那星台上火光消散,已然不见了陈相庭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些还在为萧云担忧的人见得此幕后皆是傻了眼。

     “这是怎么回事?陈师兄人了?”一个南海剑派的弟子露出满脸迷茫,喃喃道。

     “陈师兄殒落了?”南海剑派的修者道。

     “一个元丹一重境的修者就这么被解决了?”

     “这也太恐怖了吧!”星台上另外一些门派的弟子也是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震了一震。

     只是一眨眼罢了,他们也只是看到星台上火光闪烁,然后等火光消散时就不见了这陈相庭的身影,甚至连萧云是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如此诡异的一幕让得许多人在惊讶之余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萧云不简单啊!”各派修者抿了抿嘴唇,对萧云不由高看了一眼。

     “这样深不可测的人物最好少惹为妙。”

     “这萧云怎么会如此厉害?”南海剑派的修者也是咂了咂,皆愣在了原地。

     这战力俨然超出了元丹一重境的修者啊!

     到了现在他们也不敢贸然出手了。

     “萧师兄真是深藏不露啊!”几位天元宗的弟子则是眉头舒展,嘴角间也是浮现出了轻松的笑容,如今看来,这萧师兄的底蕴远远不是他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呢。

     “走吧。”众人也不在停留,各自向着下方的一些星台掠去。

     虽然此时那些丹元浓郁的星台已经被人占据,可是下方那些星台当中所蕴含的丹元依旧可以供人突破,此时必须抓紧时间突破才是,不然只怕连这些星台都要被人占据了。

     而此刻萧云的心神却完全沉浸在武魂本源的融合当中。

     在他识海内武魂那本源在不断融合,他感觉到自己有着一个意识在武魂当中不断清晰起来,那种感觉颇为玄妙,就好像是多出了一个灵魂,可是自己的心神又可以与那种意识感应。

     这种意识最后化为了一个类似灵魂的光团出现在了生命之树内。

     通过心神感知,萧云可以发现自己这新孕育出来的‘灵魂’完全被一些碧光闪烁的线条所环绕,那些线条如大道痕迹,又如生命奥义,仔细感应而去,这些线条当中竟是无尽的符文。

     不知过了多久,萧云识海内的生命武魂一颤,一个散发着道韵的本源印记便是融入了他那方才孕育出来的‘灵魂’当中,当这生命烙印与之融合后,萧云也是感觉到自己彻底掌控了这生命之树。

     “好浓郁的精气,如由无尽的生命海洋演化而出。”萧云用心感觉,发现自己如处在一个生命海洋当中,那种磅礴的生命精气让他感到无比的清爽,甚至云这一种强大的自信从灵魂深处涌现。

     那种自信,竟然让他有着一种要去证道生命的错觉。

     似乎可以凭借这武魂踏破生死,成就永生。

     “生命武魂,这就是生命武魂吗?”萧云心中喃喃道。

     武魂本源的觉醒让他对这生命武魂有了绝对的掌控力。

     不过对于这武魂的一些奥义他却还需要不断去探索以及琢磨。

     甚至,他感觉到自己还并不了解这生命武魂。

     因为这种传承至先祖的武魂皆拥有无穷奥义,那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宝藏等待着去开发。

     嗡!

     也在萧云彻底融合那生命本源印记的时候,那生命武魂之树碧光闪烁,竟然直接是延伸出一道枝条,要去将他识海当中的紫炎武魂包裹,若是在以前萧云还得猜这生命武魂的意图。

     可是现在,武魂之树一动,他就已经了然。

     这是生命武魂要融合那个紫炎武魂。

     这武魂赫然有着包裹融合一切天地精气的能力,甚至是这些精气武魂。

     如火武魂!

     “那么,便融合吧!”萧云心神一动,控制着那枝条便是将紫炎武魂被彻底包裹。

     旋即光芒闪烁,一个繁复的符文涌现,开始融合那紫炎武魂。

     因为紫炎武魂当中有着萧云的心神,没有武魂自主意识反抗,所以这种融合颇为顺利。

     紫炎武魂被融合,最后化为了一个紫色的火炎符文出现在了生命武魂的魂环当中。

     萧云可以感觉到在融合了这紫炎武魂后自己的心神变得更强大了。

     与此同时,那生命武魂也是变得多了几分气势!

     就连紫炎武魂也是无形中似得到了提升。

     “给我出。”萧云心神一动,试着控制那紫炎武魂演化出来的符文。

     果然,在他心神一动下紫炎闪烁依旧被他如臂使指的驱使着。

     虽然被生命武魂融合,可是紫炎武魂依旧在,只是换了一种形式罢了。

     “呵呵,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错过?”陈相庭那眸中的贪婪之色越发浓郁了起来。

     身为元丹一重境的他对于萧云还是没有太多的忌惮。

     特别是现在萧云似乎正处于突破的关卡,正是出手的机会,让他的念头更加浓郁了起来。

     呼!

     陈相庭眸光一凝便是向着萧云所在的星台掠去。

     “你要干什么?”当陈相庭向着前方掠去时,在天梯上有着两个荒盟的成员喝道。

     “休管闲事!”陈相庭脚步踏于虚空,蓦地回首,双眸一冷便是向着身后的天梯瞅去。

     刷!

     与此同时,他腰间长剑出鞘,剑光闪烁,两道颇为惊人的剑芒便是向着那荒盟的成员斩去。

     虚空中剑气纵横,气势磅礴,那恐怖的气势便是将那两个荒盟的成员给震退了数米。

     “可恶!”这两人连连后退,露出满脸怒意,只是他们的修为不过才准元丹境根本无法与这陈相庭争锋,待得他们稳住身形时,那陈相庭身形闪烁,已经出现在了星台上。

     “这小子身上怎么有如此强大的生机涌现,好像他就是一个生命源泉一样?”当出现在那星台上后陈相庭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露出满脸狐疑,双眸不断打量着萧云。

     在之前他以为萧云是服用了灵药才会有着如此强大的生机气息流露出来。

     可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如今的萧云就还是一个源泉,那种气息简直如来自他的体内。

     “这是怎么回事?”陈相庭露出满脸疑惑。

     眼前的这青年盘膝在地,长发飞扬,衣袍无风自动,整个人有着一种出尘的气息弥漫。

     恍然间,陈相庭感觉眼前这青年就如同一尊神临,如今在领悟大道,透出超凡的气质。

     “他……他在觉醒本源?”仔细感应,这陈相庭眼瞳骤然一缩,想到了一些什么。

     此时的萧云明显已经踏入了元丹境。

     在加上现在他这诡异的气质,很显然是一些身具武魂的强者在觉醒本源。

     “咕噜!”一想到此点,陈相庭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惧意。

     觉醒本源时会产生如此异象,可见这萧云是何等不凡。

     只是这是什么武魂觉醒他却难以摸清。

     可是在心中,他却感觉到了萧云的不凡,一旦这青年成长起来绝对可以名动一方。

     “不行,绝不能让他觉醒成功!”陈相庭眸光一闪,如同有着剑芒在闪烁。

     一股浓郁的杀意从他的眸中迸发而出。

     “萧云,去死吧。”陈相庭眸光狰狞,手掌一动,那长剑光芒闪烁,便是向着萧云斩去。

     刷!

     剑光一闪,一道耀眼的剑芒斩裂虚空,将萧云头顶那绽放出来的碧光给尽数淹没。

     随后,远处的修者便是看到一道剑光出现在了萧云的身前。

     那距离,已然不过三米!

     呼!

     瞧得此幕,那些才赶到天梯上的青年皆是不由屏住了呼吸,心头一跳。

     “这家伙太卑鄙了,竟然趁人突破时偷袭:!”

     “这萧云完了,竟然敢在此突破,真是找死啊!”一人讥笑道。

     “这里丹元浓郁,谁愿意错过在这里突破的机会?”旁边也有人反驳道。

     “可惜了,一个天才却要这样不明不白的夭折于此。”在心中惊讶的时候一些人也是开口叹息,这片星台无数,大部分人都在趁此修炼,萧云会在这里突破也无可厚非。

     只可惜他运气不好,被有心的仇人发现了,必将遭此厄难。

     “萧师兄……”

     在天梯上,几个后来的天元宗弟子见得此幕后不由瞪大了眼睛开口悲呼道。

     虽然心中悲痛,可是这些人也无力回天了。

     因为此时剑芒已斩下,众人就算出手也为时已晚。

     刷!

     只是在那剑光落下之际,一道耀眼的火光绽放开来,旋即众人便是看到一只巨爪探出以极为狂霸的方式将那剑光之际给拍碎,只见得那巨爪开阖,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向着那陈相庭抓去。

     巨爪落下,伴随着一股炙热的火流席卷而来,那陈相庭还没有发现是怎么一回事便感觉到自己眼前火光一闪,旋即一只巨大的爪子便是将他整个人捏在了爪子中。

     当落入那爪中后磅礴的火流如同那大海一般将这陈相庭淹没。

     啊!

     陈相庭嘶声惊呼,在那炙热的火流肆虐下他感觉自己的血肉都要被烧熟了。

     “这是怎么回事?”陈相庭露出满脸惊恐,“这萧云不是在觉醒本源?怎么能分心出手?”这让他惊恐之余也是感到诧异不已,他正是算准了萧云无暇出手,才会偷袭的啊!

     因为觉醒本源必须全心融合,处于那种关键时刻时心神难以感知外物,根本就不能知道有人偷袭,可是萧云却在此时出手了,这让陈相庭心中诧异不已,实在想不清楚当中的问题所在。

     “他娘的,又来偷袭,当天爷是空气啊!”吞天雀在塔内冷哼一句,那利爪一动便是将那陈相庭直接捏碎,直取了一个储物袋摄回了吞天塔,旋即那星台上火光消散,已然不见了陈相庭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些还在为萧云担忧的人见得此幕后皆是傻了眼。

     “这是怎么回事?陈师兄人了?”一个南海剑派的弟子露出满脸迷茫,喃喃道。

     “陈师兄殒落了?”南海剑派的修者道。

     “一个元丹一重境的修者就这么被解决了?”

     “这也太恐怖了吧!”星台上另外一些门派的弟子也是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震了一震。

     只是一眨眼罢了,他们也只是看到星台上火光闪烁,然后等火光消散时就不见了这陈相庭的身影,甚至连萧云是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如此诡异的一幕让得许多人在惊讶之余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萧云不简单啊!”各派修者抿了抿嘴唇,对萧云不由高看了一眼。

     “这样深不可测的人物最好少惹为妙。”

     “这萧云怎么会如此厉害?”南海剑派的修者也是咂了咂,皆愣在了原地。

     这战力俨然超出了元丹一重境的修者啊!

     到了现在他们也不敢贸然出手了。

     “萧师兄真是深藏不露啊!”几位天元宗的弟子则是眉头舒展,嘴角间也是浮现出了轻松的笑容,如今看来,这萧师兄的底蕴远远不是他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呢。

     “走吧。”众人也不在停留,各自向着下方的一些星台掠去。

     虽然此时那些丹元浓郁的星台已经被人占据,可是下方那些星台当中所蕴含的丹元依旧可以供人突破,此时必须抓紧时间突破才是,不然只怕连这些星台都要被人占据了。

     而此刻萧云的心神却完全沉浸在武魂本源的融合当中。

     在他识海内武魂那本源在不断融合,他感觉到自己有着一个意识在武魂当中不断清晰起来,那种感觉颇为玄妙,就好像是多出了一个灵魂,可是自己的心神又可以与那种意识感应。

     这种意识最后化为了一个类似灵魂的光团出现在了生命之树内。

     通过心神感知,萧云可以发现自己这新孕育出来的‘灵魂’完全被一些碧光闪烁的线条所环绕,那些线条如大道痕迹,又如生命奥义,仔细感应而去,这些线条当中竟是无尽的符文。

     不知过了多久,萧云识海内的生命武魂一颤,一个散发着道韵的本源印记便是融入了他那方才孕育出来的‘灵魂’当中,当这生命烙印与之融合后,萧云也是感觉到自己彻底掌控了这生命之树。

     “好浓郁的精气,如由无尽的生命海洋演化而出。”萧云用心感觉,发现自己如处在一个生命海洋当中,那种磅礴的生命精气让他感到无比的清爽,甚至云这一种强大的自信从灵魂深处涌现。

     那种自信,竟然让他有着一种要去证道生命的错觉。

     似乎可以凭借这武魂踏破生死,成就永生。

     “生命武魂,这就是生命武魂吗?”萧云心中喃喃道。

     武魂本源的觉醒让他对这生命武魂有了绝对的掌控力。

     不过对于这武魂的一些奥义他却还需要不断去探索以及琢磨。

     甚至,他感觉到自己还并不了解这生命武魂。

     因为这种传承至先祖的武魂皆拥有无穷奥义,那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宝藏等待着去开发。

     嗡!

     也在萧云彻底融合那生命本源印记的时候,那生命武魂之树碧光闪烁,竟然直接是延伸出一道枝条,要去将他识海当中的紫炎武魂包裹,若是在以前萧云还得猜这生命武魂的意图。

     可是现在,武魂之树一动,他就已经了然。

     这是生命武魂要融合那个紫炎武魂。

     这武魂赫然有着包裹融合一切天地精气的能力,甚至是这些精气武魂。

     如火武魂!

     “那么,便融合吧!”萧云心神一动,控制着那枝条便是将紫炎武魂被彻底包裹。

     旋即光芒闪烁,一个繁复的符文涌现,开始融合那紫炎武魂。

     因为紫炎武魂当中有着萧云的心神,没有武魂自主意识反抗,所以这种融合颇为顺利。

     紫炎武魂被融合,最后化为了一个紫色的火炎符文出现在了生命武魂的魂环当中。

     萧云可以感觉到在融合了这紫炎武魂后自己的心神变得更强大了。

     与此同时,那生命武魂也是变得多了几分气势!

     就连紫炎武魂也是无形中似得到了提升。

     “给我出。”萧云心神一动,试着控制那紫炎武魂演化出来的符文。

     果然,在他心神一动下紫炎闪烁依旧被他如臂使指的驱使着。

     虽然被生命武魂融合,可是紫炎武魂依旧在,只是换了一种形式罢了。u

     ...